第83章 老鱼的邀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真的”
  吴亚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霍思宁,眼睛里都放着光彩。
  可是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什么,忙摇头拒绝道,“思宁姐,要不咱们还是别吃了,这么贵的螃蟹,还是留着卖钱吧。”
  霍思宁挺喜欢吴亚这个单纯质朴的小姑娘的,听到这话知道小丫头是心疼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促狭道:
  “光看着别人尝鲜,姐姐我也馋得流口水了啊。钱赚得多赚得少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得先饱了自己的口福,不能亏待了咱们自个儿的胃,你说对不对再说咱们几个能吃得了多少,这么多螃蟹呢。”
  吴亚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两人聊着天,那边吴均已经买来了大捆的细白棉绳。
  大闸蟹是需要进行捆绑的,来这家伙很凶,如果不用绳子绑起来,它会到处乱爬还还会夹伤顾客。
  二来蟹是活的,放在锅里蒸煮的时候它会挣扎,到时候蟹膏漏得厉害,就没有那么美味了。
  吴均虽然没吃过蟹,但是捆绑螃蟹的手法却是十分麻溜。
  他抿着嘴眼神盯着那些螃蟹,坚实如铁的臂膀伸入到水池中,也不怕那些挥舞着的大钳子,几乎是抓个准。
  那些螃蟹到了他的手中完全无法发挥凶悍的本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绳子捆绑住了。
  霍思宁看他三两下就将只凶悍的螃蟹给捆绑老实了,心下不由觉得佩服。
  也只有这种时候,霍思宁才觉得吴均有股军人气场,尤其是他捆绑螃蟹的手法干净利落,没有半分迟疑,就好像对待犯人般认真而执着。
  霍思宁本来还打算帮忙,忽而却是想到了什么,忙掏出手机给苏青青和靳晨宇打电话。
  吃货的本质就是有奶就是娘,苏青青本来还沉睡在梦中,接到电话还有些起床气,结果听到霍思宁说店里来了批黄江土著,起床气瞬间就消失不见,连床也不懒了,二话不说爬起来穿上衣服就急匆匆准备出门。
  看苏青青那风风火火的架势,黄红英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得追在她后面直问。
  靳晨宇倒是还有些矜持,接到霍思宁的电话后还想要推辞,不过拗不过霍思宁的坚持,答应会儿就到店里来取螃蟹。
  对待那些免费从黄江里捞上来的东西,霍思宁向来是不吝啬的,平日里她就时不时会给周围几个花鸟虫鱼店的老板们送河鲜。
  也正是因为这个,霍思宁这个外来户并未遭到这些老街住户的排斥,相反,她在这带的人缘还算不错。
  这回捞了这么多螃蟹,时半会儿肯定是卖不完的,霍思宁也不打算个人吃独食,准备也给大伙儿尝尝鲜。
  很快她就用袋子装好螃蟹,各家各户都送了几只。
  收到东西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而且霍思宁送的螃蟹确实是活蹦乱跳的黄江大闸蟹,即便只有三五只也不便宜,那些店主们接了东西都满心欢喜,对霍思宁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越发和善起来。
  距离仙鱼坊有家名为彩鱼之家的鱼店,做的也是观赏鱼的生意,这家老板姓余,年纪约莫五十岁上下,被人称之为“老鱼”。
  老鱼的鱼店开了二十多年了,在这带也颇负盛名。
  开始知道霍思宁接手了蔡建新的店,老鱼还有些不以为然。
  他觉得霍思宁个小姑娘哪里懂养鱼,估计又是哪家富家千金时兴起想要开店玩玩而已,这样的人通常都是三分钟热度,只怕那仙鱼坊开不了几个月就要关门大吉。
  自从霍思宁将店铺挂牌后,半个月都没有开门,老鱼就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半个月后仙鱼坊开张,当天进店的顾客出门时人捧鱼,几乎没有人走空。
  这下他对这个新店老板来了兴趣,当下就约了周围几个店铺的老板凑到仙鱼坊想要探究竟。
  若说开始他还抱着看笑话的态度,但是进了仙鱼坊他的脸色就变了。
  老鱼到底是在观赏鱼圈子mō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看到霍思宁店内水族缸里养的那些鱼,他只看眼就知道那些鱼都是精品。
  老鱼养鱼多年,在观赏鱼这门mō索出了他独有的养鱼门道,他辈子没在别的人面前低过头,也自认为在这条街上,养鱼方面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
  但是在与霍思宁这个小丫头接触之后,他却不得不承认,老天爷其实是偏心的。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几十年养鱼的心得在这个小丫头片子与生俱来的天赋面前完全是场笑话,不说别的,光是仙鱼坊那几条不足三月就已经段绯流红的锦鲤,他就自愧不如。
  “霍丫头,我看你店里的鱼品质都很不错,小丫头养鱼很有套啊。”
  霍思宁军训这个月都没有回仙鱼坊,老鱼这段时间经常到仙鱼坊去找人,却每次都只看到吴均在看店,他倒也不着急,这回霍思宁拎着大闸蟹送上门,老鱼忍不住跟小丫头寒暄起来。
  霍思宁摆摆手谦虚道:“余老板您就别光顾着夸我了,我那些鱼哪里是我养得好,不过是仗着品种好罢了。要论养鱼,我就是个门外汉,哪里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
  是品种好还是养得好,老鱼有眼睛自己能判断,霍思宁这番话他没有质疑和反驳,只是笑了笑,试探性地问道:
  “咱们s市观赏鱼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想要得到这个圈子里的人的认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既然开了这家店,想来应该也是对养鱼感兴趣的人。我也不跟你卖关子了,s市每年都会举办次斗鱼大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报名参加”
  “斗鱼大会什么斗鱼大会”
  霍思宁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老鱼,等着他的解释。
  老鱼笑了笑:“所谓斗鱼大会,其实就是观赏鱼品鉴交流大会。不过这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养鱼圈子自然也不能免俗,说是交流品鉴,但是还是要争出个高低,斗鱼大会就是在众多观赏鱼中评选出养得最精致最奇特最具有价值的鱼作为鱼王。”
  “鱼王”霍思宁皱了皱眉,觉得这个斗鱼大会挺无聊的,忍不住询问道,“获得鱼王称号能得到什么奖品”
  老鱼笑问道:“鱼王这个称号啊,这可是很多养鱼人追求辈子都难以获得的荣誉。”
  不过是个称号罢了,霍思宁对这玩意儿还真没多少兴趣,她耸了耸肩:“这比赛好像没什么意思。”
  老鱼倒是对霍思宁这个态度感到奇怪:“我还以为你会很感兴趣呢,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般来说刚刚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对斗鱼大会都会跃跃yù试很感兴趣才对。”
  霍思宁笑道:“我就是个倒卖观赏鱼的而已,半桶水哪里敢到那种场合丢人现眼”
  老鱼却是有些惋惜:“你不愿意参加我也不强求,不过说实在话,我倒是挺看好你的。”
  霍思宁摇了摇头:“您太看得起我了,我那店里的鱼可都是别的地方进的货,我有的鱼别人家的店里也有,若真是参加斗鱼大会,我也没拿得出手的鱼去跟别人斗啊。”
  “你还真是手握宝贝不自知,我之前去你店里看过,你养的那几条红白锦鲤个头不大,才四五寸长就已经出色了。这样优质的红白锦鲤可没几个人养的出来,你就别再谦虚了”
  老鱼听到霍思宁这话顿时就笑了,他觉得霍思宁是在故作谦虚。
  那几条锦鲤霍思宁就是在这条街上的个小贩手中买的,当时那些锦鲤不足三寸长,副病怏怏的样子,还有个大爷劝她不要买,她花了五十块钱买了六条。
  买回来后霍思宁经常会用灵气给那些家伙清理身体,没多久那些锦鲤的身体就开始疯长,而且体表开始冒出红色的斑点纹路。
  不过霍思宁并未放在心上,这会儿听到老鱼这番话,她知道老鱼不是开玩笑,不由得就愣住了。
  老鱼不知道霍思宁心中所想,见她愣愣的没有说话,以为她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忍不住继续劝道:
  “我知道你养鱼水平高,但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况且你年纪这么轻,想要在这个圈子里立足可不容易。你若信我,就听我的。你那几条鱼去参赛,我敢保证,就算拿不到名次,肯定也能卖个好价钱。而且有那几条鱼的模样在,借着这次大会的光,你这仙鱼坊的名头肯定能炒起来。”
  霍思宁先还不以为然,听到老鱼后面这番话却是入醍醐灌顶了般。
  对呀,鱼王那称号没什么意义,但是那个称号后面接踵而至的可都是钱啊
  仙鱼坊若是有鱼王做镇店之宝,那些附庸风雅的有钱人肯定会闻声而来,店里的生意还用愁
  到时候她只要坐在家里驱动驱动灵气,就能数钱数到手抽筋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