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大笔遗产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事你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我就不劝了。”老爷子的目光里满是慈爱,忽地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回过头看向黄家麟,朝着他示意道,“把我带来的那个箱子拿过来。”
  黄家麟连忙将个旅行箱拎了过来,黄成义颤颤巍巍的手拉开了箱子,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这些东西都是你奶奶还有你爸的遗物,我都收藏在箱子里直没有打开过,本以为这些东西就要被我带着入土,如今你出现了,这些东西舅公就交给你了。”
  黄成义将个木盒子递给霍思宁,接着又道:“这个木盒子里是你父亲的抚恤金、存折还有房产证,抚恤金跟存折里的钱不多,但我们都没有动用过。当年你奶奶离开梁家自立门户,她是个有成算的,担心她去世后你父亲无所倚仗,就将嫁妆都变卖了,换了几处宅院和店铺。后来你父亲出了意外,这些东西就转到了我们手中。”
  那盒子里除了存折之外,还有数张房产证,只看了眼,霍思宁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虽然霍思宁没去过北京,但是长安街王府井琉璃厂这些地方她上辈子也有所耳闻,这样眼熟的地方看就知道是繁华地带,即便是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寸土寸金的地段。这个盒子里的几张房产证就处在那几个繁华地带。
  “这舅公,这些东西我父亲既然都已经交给了您,就是已经送给您的意思了,这些东西我不能收。”
  不是霍思宁视金钱如粪土,而是她很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无可估量。都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些东西的所有人已经易主。
  只是如今她贸贸然地出现,本意是为了认几个亲人感受下亲情的滋味,若是因为几套房子几间铺子惹来误会反而不美。
  黄成义眼中闪过了然之色,大约是明白了霍思宁心中的担忧,他宽慰笑,道:“你不用担心你那几个舅舅姑姑,他们都是长辈,原就应该疼惜你。这些东西我也从来没有避开过他们,来历他们都清楚,如今我这么做不过是物归原主,你拿着就是,他们不会对我的这个决定有什么意见。”
  黄红英和黄家麟就在旁,见霍思宁的犹豫,又听老爷子这么说,顿时就笑了。
  “小丫头是怕咱们以为她回来是来争夺财产的,误会她呢。”黄家麟忍不住揶揄道。
  黄红英吃笑不已:“宁宁啊,不是姑姑自夸,如今你两个舅公家的资产,足够封荫子孙几代不愁了,你这点东西我们还真不看在眼里。你就放心收下吧,这些东西既然是姑姑留下来的,本来就应该交给你”
  霍思宁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她确实是担心因为利益纠葛而让几位舅舅姑姑对她心生不满,却没有想过这几位如今地位超群,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蚊子腿上的肉,没有什么稀罕的。
  “东西你自己收好,店铺如今都租出去了,房子每年都有专人修葺,等你有空去了帝都,你觉得要怎么处理都由你自己做主。”黄成义对霍思宁十分满意,知进退懂礼数,面对金钱诱惑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稳重诚实的孩子,他还真是既欢喜又心疼。
  “这次过来,我跟你二舅公主要是想看看你这孩子,你这支如今就你个人,你也不要把我们都当成远房亲戚,虽然你前面的十八年我们没在块儿生活过,但是舅公看待你跟舅公的亲孙女是样的。往后有舅公在的天,你有什么委屈就尽管跟舅公说,舅公为你做主”
  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自己都瘫痪在轮椅上,但是却脸坚定恳切地对她说出这样番承诺,霍思宁心下酸,眼眶不自觉地就红了:“舅公”
  “傻孩子,好好的哭什么以后你不是个人了,不应该高兴吗”黄成信笑着拍了霍思宁的肩膀宽慰道,“不是说你这孩子养鱼很有手,还在城隍庙那边开了家鱼店吗丫头你带路,咱们去你那店里看看。”
  霍思宁收起那些酸涩的情绪,吸了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黄家两兄弟:“舅公刚下飞机,不休息下再出门吗”
  “不用休息,这点时间累什么我们好着呢。”黄成义挥了挥手直接拍板,“走,去丫头那儿看看”
  行人刚准备出门,就碰到了从外面赶回来的苏青青,看到黄成义,小丫头瞬间眼睛就亮了,路狂奔而来,把搂住了黄成义的脖子就撒娇道:“外公青青好久没看到您,都要想死您了”
  黄成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条缝:“你这小丫头就会糊弄我这糟老头子咯,说想我,怎么放长假也不去看外公”老爷子脸傲娇地看着苏青青,大有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意味。
  苏青青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嘿嘿,我这不是忙嘛,我平时有给外公打电话啊。对了,外公您的身体还好吧腰伤还有没有复发”
  “都挺好的,就是医生说不能再喝酒也不能吃辛辣的食物,你外公我嘴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黄成义脸的不爽,只差没骂那个医生是庸医了,“丫头,外公跟你商量下呗,今天见了思宁这丫头外公高兴,会儿吃午饭的时候你给外公弄杯酒喝喝”
  周围的人觉得好笑又好笑,苏青青更是忍俊不禁:“外公这事儿可没得商量,人家医生可是为了您身体好,您要是不听医生的叮嘱,回头旧伤复发又住到医院里去,可比现在更让您难受。当然您要是愿意直闷在疗养院里面不让下床不让出门的话,那就当我没说。”
  黄成义闻言脸色讪讪的,尴尬地坐在轮椅上没有言语,只是眼神里还是有些不服气,跟个小孩子样噘着嘴。
  霍思宁站在人群中,忽然心念动,拉了拉苏晋原的衣袖,低声而好奇地询问道:“大舅公的腿是瘫痪了吗还有刚刚青青说的旧伤是怎么回事”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