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腿疾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黄家当年曾经被批为左派,整个家族都遭受到了极为残酷的迫害,老爷子当时刚刚从越战前线下来,身上带着伤,紧接着就被拉着示威游行,他的腿就是那个时候被红卫兵用棍子打残的。”
  被人打残的霍思宁闻言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抬起头看了坐在轮椅上谈笑风生的老人眼,脑海中想象着当年舅公被人打倒在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场景,心中顿时溢满酸涩和于心不忍。
  苏晋原的眼眸有些深邃,他幽幽地道:“他的腰伤也是在那个时候落下了病根,后来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治好,只要是下雨天就疼痛难忍受不了,所以老爷子鲜少到客气湿润的南方来。”
  此刻黄成义坐在轮椅上,转动着那个轮椅的车轮慢慢往前平移。
  “大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也许就是他的那双腿吧。几十年的瘫痪,半辈子没站起来过。跟他起上越南战场的老伙计如今都成了首长将军,只有他老人家什么都没捞到,连腿都废了。”
  听到霍思宁和苏晋原私下嘀咕,黄家麟也忍不住插嘴道:“去年大伯去看战友回来,我还看到大伯个人在书房里抱着他的张越战前的旧照偷偷的哭。”
  这事儿别说霍思宁,就连苏晋原都没听说过,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要说什么。
  那刻苏晋原很想要为外公做点什么,但是很快她就沉默地低下头去,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那个想法很可笑。
  几十年了,不只他个人在努力,可是尝试了这么多办法都没有用,他很明白外公的那条腿算是彻底地废了。
  霍思宁就站在黄家麟的身后,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你们啊年轻,没经历过那几年,不知道人间疾苦啊。这几年大伯的心态好了很多了,早些年只要提到给他治疗腿疾,他就跟个小孩子样总是问我们会不会治好,每次都空欢喜场。老爷子年轻时候是个硬汉啊,谁想到身体残疾了,到老了反倒跟个孩子样患得患失。”
  霍思宁听到黄家麟这番话心里没来由的阵心痛,虽然她和黄成义这是第天见面,但是老爷子的命运之坎坷让她为之怜悯,她蓦地心念动,她的灵气可以治愈外伤,不知道能不能治疗瘫痪的双腿和陈疾旧伤
  越想霍思宁的这个念头就越强烈,她觉得这事也许可以试试。
  行人到了仙鱼坊,吴均刚送走拨来买大闸蟹的回头客,看到屋里骤然进来这么多人,又听说都是老板的长辈,顿时就有些拘谨局促,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瞅了。
  黄家是军人家庭,对军人的气息自然极为敏锐,看到吴均愣生生站在店里的架势,两个老爷子还没开口,黄家麟的脚步就顿,上下打量了吴均几眼,忽然开口问道:“小伙子是部队出来的吧哪个军区退役的”
  吴均愣了愣,红着脸尴尬地看了霍思宁眼,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黄家麟皱了皱眉:“怎么,连你是哪个师出来的都说不出口吗”
  “报告首长,我是云理军区14集团军猎鹰特战队,代号秃鹫。”
  黄家麟有些意外,诧异地看了吴均眼:“你是特种兵14军是丛林作战,你什么头衔”
  吴均迟疑了下,拘谨的站得笔直:“报告首长,我是中尉副连。”
  这有些不对啊,这小子年纪不大,既然是特种兵,还是中尉,怎么会好端端地就退役了
  黄家麟还想再问,旁霍思宁知道缘由,见吴均神情有些不自在,急忙将话题岔开:“舅舅,家里有没有谁喜欢观赏鱼的要不让吴均给您介绍下,您看喜欢哪个品种,我给您捞几条带回去”
  黄家麟哪里还看不出这小子有问题,见霍思宁冲着他使眼色,他虽然心中疑惑,到底没有再继续追问。
  不过黄家麟是个糙汉子,哪里会对这些花花绿绿的鱼感兴趣倒是黄成义黄成信两兄弟年纪大了小孩子心性,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看到这么多鱼顿时就来了精神,个劲儿追着吴均问着是什么鱼那又是哪个国家的品种。
  因为有吴均和苏晋原在旁陪着,霍思宁便放心领着其他几个人到楼上去,经过后堂就看到了那三个大池子里养着的野生活物,黄红英忍不住惊呼出声,惊讶地道:“这么多大闸蟹啊,那得吃到什么时候啊”
  霍思宁闻言顿时忍不住笑道:“这些主要还是对外出售,自己吃哪儿吃得完。”说到这儿霍思宁忽然就来了主意,提议道:“正巧这批大闸蟹跟新鲜野生河鱼都是我前两天刚刚进的货,味道很不错的,不如中午大家就在我这儿吃饭,我来下厨怎么样”
  “好啊,我要吃宁宁你做的香酥鱼”听到霍思宁的提议,苏青青率先响应。这家伙吃过霍思宁做的菜,对香酥鱼简直情有独钟。
  霍思宁心里挂念着黄成义的旧疾,所以在等到苏晋原抱着黄成义来到楼上休息的时候,她看到黄家麟似乎要给老爷子吃药,霍思宁忽然走到了黄成义的跟前,轻声说道:
  “大舅公,我在蓉城的时候曾经拜过个老乞做师父,他教过我很多特殊的养鱼技艺,还传给我门特殊气功按摩手法,可以帮人疏通血脉,活血化瘀。这个我从没对其他人试过,如果舅公你信我,我就给您按压试试”
  霍思宁这番话说得小心翼翼,但是她的话出口,其他人都变了脸色,齐刷刷地紧张地看向黄成义。
  这话若是其他人说出来的,黄成义说不定就拍桌子破口大骂了,可是这话是霍思宁说出来的,她不知道他的病情,为了着想为他担忧已经足见孝心和真情,他若是无端乱发脾气反倒是有些无理取闹不近人情了。
  只是想到自己的腿疾,黄成义的眼中还是不由自主地闪过抹隐忍的伤痛,他强颜欢笑道:
  “傻丫头,舅公这病能不能治我自己清楚,这些年你那几个舅舅姑姑四处寻医,要是能治早就治好了。就是华夏国最顶级的医生也不过把我的命给延续下来,能保住老头子我这条命已经是万幸。到如今我也不指望这腿能康复了,只期盼着还能多活几年,能看到你们这些孩子都能成家立业,嫁人生子。”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