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放生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黄老爷子本来欢欢喜喜钓到了大鱼,听到那个男人说要买下来还有些不乐意,正想拒绝这个男人的请求,却没有想到公园方面居然这样不要脸,竟然想要截胡。;;;;;;;;;;;;;;;
  老爷子钓鱼本来就是时兴起,压根没有想过会钓到这么大条鲶鱼。
  享受到了钓鱼的喜悦和众人崇拜佩服的目光,老爷子觉得很满足,这样就够了。
  这条鱼活了十多年也不容易,肯定也像他样把年纪还贪生。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原是准备将这条鱼带回去养着,并没有想过要将这条鱼卖了或者是杀来吃。
  可是公园里的工作人员这强盗样的逻辑让老爷子很是生气。
  他天生就是个倔脾气,你不是想从我这儿占便宜吗,我偏偏就不让你如愿
  老爷子脸色沉,抱着那条鱼就往湖水里扔去,只见水花飞溅间,哗地声巨làng掀起,那条鱼已经重新落入了湖水之中。
  那条鱼得了自由,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三两下拍打着水花就从湖面上沉入水中,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大的变故,等到反应过来,大鲶鱼已经不见了。
  那个想买鲶鱼的饭店老板顿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黄老爷子竟然这么偏激,居然二话不说就将那条巨鲶给放跑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那名工作人员更是脸色涨得通红,又气又怒,这下那千块钱到嘴都飞了
  “这位同志,不是您说这条鱼是属于公园的吗那我就还给公园好啦这条鱼既然是我自己钓上来的,它的所有权不属于我,但是我还是拥有支配权吧我把它放生,您总该没意见了吧”
  老爷子盯着那名工作人员似笑非笑道。
  那名工作人员顿时噎住,脸色气地铁青,嘴张了半天愣是没想出来该怎么反驳。
  “哎呀,今天钓到大鱼了真高兴,丫头们,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了”
  黄老爷子打赢了这仗,成功打了那名工作人员的脸让他吃瘪,心情很是愉悦,叫上霍思宁苏青青二人就径直往回走。
  苏青青算是服了,她情不自禁地朝着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外公,您可真厉害”
  黄老爷子得意地扬起了下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你外公是谁,当年在越战的时候,你外公我单枪匹马闯进敌人的营地都不怯场,将那些老美打得落花流水的”
  在家吃过午饭,黄成信跟黄家麟就要回京,自然又是霍思宁跟苏晋原负责送行。
  “霍丫头,舅公这回过来本来只是想认认你这个外孙女,没想到你却给我们带了这么大的惊喜。你让舅公怎么谢你”黄成信抓着霍思宁的手,有些激动,眼眶都湿润了。
  看到哥哥经过昨天的治疗后精神状态明显好转,黄成信这回是真的相信霍思宁的按摩术对哥哥的病情有帮助,不管能不能根治,只要能够缓解,他也会不遗余力地请霍思宁帮忙治疗。
  “二舅公,瞧您这话说的,怎么点也没有把我当成您的家人您不是说把我当成您的亲外孙女儿吗,既然是亲外孙女儿,给大舅公治病不是应该的事吗怎么倒说起谢字这么外道的字眼了您要再说这话就是把我当外人,那我可是要生气了”
  黄成信听了这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行,舅公以后都不说了,你大舅公的病就劳你多费心了,需要什么尽管跟我们说,我们直接派人送过来。”
  “好的我会的,您就放心吧”霍思宁点了点头答应下来,笑道,“等过几个月我跟二舅公块回京定给您个大惊喜”
  黄成信闻言顿时乐了:“那行,那二舅公就在帝都等着。”
  送走了黄家父子,苏晋原开着车往回走,出了机场霍思宁就有些犯困,遂在车上做起了午休,没想到没过多久就被苏晋原给拍醒了。
  “思宁,醒醒,咱们到了。”苏晋原淡淡笑道。
  “啊这么快就到家了”霍思宁感到有些诧异,别墅区那边是市中心,离机场挺远的,她觉得自己好像才睡了会儿工夫,怎么这么快就到家了
  霍思宁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却发现苏晋原的车子停在了个陌生的停车场,霍思宁觉得有些不对劲,脑子瞬间清醒过来,疑惑道:“咱们不是回家吗怎么到这儿来了,这是哪儿啊”
  苏晋原笑了笑:“某些人的生日好像快到了,提前给你买个生日礼物怎么样”
  “啊”霍思宁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我生日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要给我买什么生日礼物啊”
  苏晋原酷酷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揉了揉霍思宁的脑袋温声道:“上去就知道了,走吧。”
  霍思宁跟个提线木偶般被苏晋原拉着往停车场外走,没过多远就来到了个汽车营销中心,抬头就看到了排的4s店。
  “本来我打算直接给你买辆的,又担心买了你会不喜欢,干脆我直接带你过来看好了”苏晋原径直拉着霍思宁来到了宝马车行,“喜欢哪种款式,你自己挑辆。”
  霍思宁都晕了:“不是,我确实有准备买车的计划,也的确打算就在近期购买,可是我没有想过要你送我车啊,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我可不能要。”
  苏晋原皱了皱眉,沉声问道:“那你是不是要我将之前拍卖的那八十万还给你还是说你想要回那颗大东珠”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回那颗东珠了”霍思宁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不就行了,己所不yù勿施于人,你既然不愿意欠我,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愿意欠你人情”苏晋原摊了摊手,“我这个做哥哥的什么表示都没有,还倒占了你这个妹妹的便宜,你觉得我心里会好受吗”
  霍思宁脑子都要被绕晕了:“那三颗珍珠本来就是抵那三十万店铺钱的,我们本来就互不相欠啊。而且你说的那根本就是两码事,那东珠你拍卖出去赚了钱那是你自己的本事,我从来不觉得我吃亏了啊”
  “但是事实上那三颗珍珠确实不止那个价,所以我还是占便宜了。”苏晋原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霍思宁。
  “在个专业从事商务圈多年的资深总裁面前,你确定你要跟我争论到底谁吃亏谁占便宜这种问题”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