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第388章 琉璃厂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离开奶奶的房间,霍思宁趁着那几个人不注意,悄悄将那个首饰盒给收进了储物戒指里。
  看完宅子,霍思宁将一个文件袋掏了出来,那个是附带在黄老爷子给她的遗产箱子里的,里面的文件分门别类叠放整齐,黄菡芸看了几眼就解释道:
  “这应该是街道办事处那边的文书,如今你继承了这一处的宅子,宅子就转移到了你的名下,这些文件就应该由你来签字才能生效。”
  “这一片四合院作为文化估计,是不允许被改建的,只能在它的基础上进行一定限度的修葺维护,这中间需要产生不少费用,这些文件应该都是明细表,我觉得你应该请一个律师来处理这些事。”
  霍思宁听了这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就是来看看房子铺子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多麻烦事。
  见霍思宁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黄菡芸倒是笑了:
  “这个你还用愁啊,你真是坐拥宝山不会利用啊,盛唐那么大的集团的老板你不是挺熟的吗,找他帮忙啊。顾叙那小子手里肯定有能用的律师,你给他打个电话,人家肯定二话不说就派人过来帮你处理了。”
  霍思宁其实并不想麻烦顾叙,但是转念一想,她已经接受了顾叙,就是抱着要跟这家伙过一辈子的打算,她又何必搞得这么生分将两个人分得这么清楚呢?
  霍思宁自己没有女朋友的自觉,那边顾叙却是有点郁闷了,女朋友来了帝都跟没来帝都没什么两样,除了上次吃了一次大排档烧烤之外,两个人一次面也没有见过。
  顾叙心想,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于是他一大早在公司露了个面就悄悄遁了,开着车跑去黄家找他媳妇儿玩。
  结果他也要找得到人才行啊,兴致勃勃地开车到了黄家,却被告知,他媳妇儿粗去了。
  顾叙一阵郁闷,无奈只能打电话给他媳妇儿求安慰。
  霍思宁这边正犹豫要不要给顾叙打电话呢,没想到这人倒是不经想,居然自己打电话过来了。
  霍思宁心下一喜,将电话接了起来,那边顾叙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委委屈屈地问道:
  “媳妇儿,你在哪儿呢?我刚到咱家门口呢,大舅公说你们出去了。”
  霍思宁听到顾叙这自来熟的口吻给逗乐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开:“我们在长安街这边呢。”
  “你们在长安街干嘛啊?”顾叙心下纳闷。
  “我奶奶留了个房子在这边,我过来清点一下房子,对了,你公司有没有熟悉房屋产权这一块的律师啊,我这有点事情要处理,没律师搞不定。”
  霍思宁本以为这话很难说出口,没想到现在就这么自然地说出来了,她的耳朵有些烧,有些忐忑害怕顾叙会拒绝。
  顾叙在那边也愣了下,随即就眉飞色舞唇角飞扬,自家媳妇儿有搞不定的地方需要他帮忙,他怎么就这么高兴呢?
  “这事儿好办,你在长安街那边等着,我这就派个人过来。”
  顾叙一个电话就打给了他公司的律师顾问团,很快就有一个律师屁颠屁颠地开车赶往长安街。
  顾叙这边速度很快,二十来分钟就到了长安街,问明白霍思宁的所在地点后,顾叙直接找到了老槐胡同。
  “哟哟哟,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节奏啊,瞧这热切的眼神,我们要是不在,你这是不是就准备把我们宁宁生吞了啊!?”
  见到自家媳妇儿,顾叙的眼神就黏在霍思宁的身上不动了,黄菡芸见状忍不住调侃起来。
  顾叙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霍思宁面上倒是有些羞恼,瞪了顾叙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
  那律师赶到老槐胡同后,霍思宁就将这旧宅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律师看完了宅子之后立刻表示没有问题。
  霍思宁倒是表示可以支付律师报酬来着,可是那律师却是连连摆手表示不费什么事儿,霍思宁无奈只能作罢。
  那律师夹着尾巴低眉顺眼地跟在几个人身后就往琉璃厂的位置走去,开什么玩笑,还敢收钱,没看到他家老板瞪着虎眼看着他吗?
  他要是收钱,他敢肯定他家老板下一刻就会让他收拾铺盖卷滚蛋,借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一行人到了琉璃厂,琉璃厂作为帝都的古玩市场,起源于清代,在当时各地来京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大多集中住在琉璃厂这一带,所以这一片出售书籍和笔墨纸砚的店铺较多,形成了一条较为完善的商业街。
  慢慢地这一带就成为了古玩集散地,不光是售卖文房四宝,还有其他的古玩珠宝业也糅杂混合进入。
  霍思宁手中的两处店铺,一处就位于琉璃厂。
  店铺据说是租出去了,签订的合同上租期正好到今年五月,霍思宁才想着要来店铺这边看看。
  如果店铺的位置不错的话,霍思宁也不准备续租了,到下半年她打算自己开一家古玩店,让李全全权负责店面的工作。
  至于店铺的货源,自然是不用霍思宁发愁的,湖泊大海山河广阔,这些就是她的进货渠道。
  琉璃厂沿街商铺近百家,驰名中外的荣宝斋以及中国书店和文物商店的许多门市部如文奎堂、邃雅斋、宝古斋等先后也在此设立,几个人顺着地址找过去,很快就发现了霍思宁的那家店。
  这是一家名为观复堂的店,卖的主要是仿古文物,霍思宁在店内四处瞧了瞧,对于店铺的面积以及位置都挺满意的。
  交接这事儿她自然是交给顾叙的律师来做,店铺老板得知了霍思宁的来意之后面露顿时僵住。
  这老板租这家店十多年了,因为是在梁睿宁的手中租的,当时的价格可以说极为便宜。
  这么多年帝都物价飞涨,琉璃厂的店面租金也呈直线飞涨,但是因为梁睿宁过世了,所以店铺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涨价,那老板当然是占了大便宜。
  如今霍思宁要将店铺收回,那老板自然是始料未及,可是已经让他占了这么多年的便宜,他如果要续租就肯定不是之前的那个价格了,而且看这新老板的样子,也没有要续租的打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