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蛊毒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什么得罪人了?医生,麻烦您能不能解释清楚,我们真的没有得罪什么人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美玲和徐霞母女听得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另一边刘明也是一头雾水,更不要提完全搞不清状况的霍勇父子了。
  “对啊,您就别藏着掖着了,他们这样我看着都难受,您说清楚我们警察也好去调查。”刘明也有些不耐烦了,焦急的追问道。
  他倒不是热心,本身也不是多么乐于助人的人,只是人都有好奇之心,这陈医生越是吞吞吐吐藏着掖着,他就越是好奇,想要知道这里面都藏着什么秘密。
  陈医生看着那边强忍着痒意不去抓挠的霍龙江一眼,到底是不忍心,心软地道: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却在一本书中看到过,那书中所描述的症状跟你们的情况恨恨相似,同时发病,病因不明,而且用什么方法都治不好。”
  说到这儿,陈医生的眼中露出了那种复杂的情绪,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传说中的事,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让他在现实生活中真的遇到了。
  他吸了口气,这才鼓起勇气道:“我说他们得罪了人,那是因为,我怀疑他们恐怕都中了蛊毒。”
  “蛊毒?!”
  刘明的脸上满是震惊,看着徐莲几个人忍得难受,一脸痛苦狰狞的表情,顿时感觉到很是荒谬:
  “您是开玩笑的吧?这玩意儿不是小说里面才有的东西吗,怎么会出现在咱们这儿?这世上要真有这东西,那岂不是人人自危,早就乱了套了。”
  陈医生笑了笑:“你不信,我也不信,当然,你也可以怀疑是我的医术不够高明,但是你大可以带他们去别的医院看看,你看看其他皮肤科的医生有没有办法吧。”
  刘明见陈医生那自嘲一笑的表情,脸上的神情不由得一滞,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这个老医生不是在开玩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有蛊毒这东西?难道是苗疆那边的人?可是这些人就算有这东西也不会随便动手暴露身份吧,他们怎么会惹到这样的人?”
  刘明心下觉得纳闷,这几个乡下人虽然有些不懂规矩,但是还不至于做出太出格的事儿,怎么会被人下了蛊毒呢?
  陈医生听到刘明这问题忍不住笑了,朝着这几个人努了努嘴,道:
  “这你得问他们啊,我说过了,这蛊毒应该就是这两天下的,不然不会现在才发作,他们这两天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人,发生过什么冲突,问问就知道了。”
  刘明顿时回过神来,冲着徐莲几个人问道:“你们这两天都遇到什么人了,有没有跟什么人闹过什么矛盾?”
  徐莲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就是从巴蜀省城做火车过来的,之前一直都在火车上,昨天上午九点多才下火车,并没有遇到过什么人。”
  “在火车上有没有跟人产生过冲突?”刘明听到徐莲这回答不由得皱了皱眉。
  徐莲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愣,和霍勇徐霞对视了一眼,眼神闪烁了一下,这才吞吞吐吐地开口道:“没……没有。”
  刘明虽然在办案方面没有什么特别拔尖的地方,但是基本功还是有的,看徐莲那眼神闪烁的样子明显就是心虚,他顿时意识到这其中有隐情,顿时脸色一板,喝道:
  “我劝你们还是说实话的好,这关系到的可是你们自己的身体健康,如果你们不说,我们这边就没法帮你们查到下毒的人!”
  徐莲那肥胖的身形不由得缩了缩,她看了刘明一眼,不确定地问道:“这位警察小哥,我们真的是中毒了?”
  刘明哪里敢给与肯定的答复,别说他了,就连陈医生自己都不能完全肯定吧,可是有这种情况,他们做警察的就必须认真调查,逐个排除掉这些可能性。
  “蛊毒可跟普通的化学中毒不一样,这玩意儿很诡异,除了下蛊的人,别的人都解不了。我看你们也忍得难受,想不想解毒,就看你们自己配不配和了!”
  徐莲心下一颤,看到霍龙江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顿时又是气恼又是心疼,连忙抓住了霍龙江的手反手挽在身后不让他挠。
  霍龙江浑身都奇痒无比,被徐莲这样禁锢住身形自然是动弹不得,顿时嘴里就开始怒骂道:“一定是火车上的那个贱人干的!”
  霍龙江年纪虽小,但是却是随了徐莲一个德行,一张口说出来的就是粗鄙脏话,什么“贱人”、“娼妇”、“sǎo蹄子”这些难听的名词都被他学了去,他这一开口,顿时就让屋子里的陈医生和那名护士不由得皱紧了眉。
  但是刘明却是顾不得去计较这么多了,他一听到霍龙江这话就察觉到异常,急忙追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在火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明眼神锐利,加上一身警服到底带着震慑力,徐莲被刘明那眼神一瞪,顿时就老实了,支支吾吾地将熊孩子在火车上干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原来在徐莲一家子上了从巴蜀到s市的火车之后,霍龙江这小子在火车上就开始不老实起来,瞻前顾后私下张望,目光鬼祟东偷西mō。
  徐莲也不管他,她行事霸道,总认为自己的孩子怎么做都是好的,出了事儿都是别人的错,所以霍龙江在火车上小偷小mō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错,反而觉得很是骄傲得意,觉得她儿子很厉害。
  可是没过多久,霍龙江却是捂着红肿的脸哭哭啼啼地被一个乘务员给拎到了徐莲的跟前。
  原来霍龙江在过道里走的时候瞄中了一个小孩手里抱着的一个遥控车,霍龙江在农村没见过这么高级的玩具,顿时就起了贪念,想趁着那小孩不注意把遥控车给偷过来。
  可是霍龙江毕竟不是专业的小偷,偷盗技术蹩脚,才将遥控车偷到手就被那小孩给发现了,那小孩一哭,顿时就将大人给引了过来。
  那小孩的妈也不是个好惹的,一见自己的儿子的遥控车被偷了,一怒之下就扇了霍龙江一个耳光,然后交给了乘务员说要报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