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427章 谁干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柳曼淑急忙将梁君琦护在身后,见梁君琦虽然浑身狼狈,但是并没有被那藏獒咬伤,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柳曼淑的心里却是有些气不过,尤其是想到之前周世涛收霍思宁为徒的事儿,再加上刚刚血腥的一幕,柳曼淑心中的怨气似乎找到了发泄口,她忍不住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霍思宁:
  “霍思宁小姐,今天这事儿还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妥善的处理结果!”
  黑炭情绪很激动,一直在狂吠着,霍思宁脸上的笑意收敛,蹲下身来mō了mō黑炭的头安慰了几下,同时悄悄将灵气输入黑炭的体内,好让黑炭的情绪冷静下来。
  霍思宁这样的安慰方式果然见效,黑炭这家伙享受地蹭了蹭霍思宁的手掌,不再闹腾。
  霍思宁松了口气,随着她给黑炭输送灵气的次数变多,黑炭与她的关系就越发亲近,仿佛和它建立了某种特殊的联系一般,霍思宁甚至隐隐能察觉到黑炭的喜怒哀乐情绪。
  感觉到黑炭心中的愤怒和委屈,霍思宁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她不动声色地扫了柳曼淑和梁君琦一眼,站起身来淡淡问道:
  “这位夫人,不知道您想要一个什么处理结果?”
  柳曼淑扬起眉,冷哼一声:“纵狗伤人,你这狗恐怕不是得了狂犬病就是有其他别的问题,怎么处理还用我说吗?”
  柳曼淑话里的意思是要直接将这条狗给打死了事,霍思宁听到这话顿时面色沉了下来,但是身后的梁君琦却是心下一动。
  梁君琦刚刚被黑炭吓得不轻,本来都已经歇了要偷狗的念头,现在听到柳曼淑这话,她那被吓了回去的贪念又重新生起,她眼珠子一转,直接朝着霍思宁开口道:
  “对,你这狗咬了我,一定不能轻饶了它!得交给我来处理,我要宰了它!另外我被你这狗吓着了,你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就赔五十,不,一百万!”
  这会儿梁君琦被解救出来,面色恢复正常,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也不再慌张嘶哑,霍思宁顿觉这声音有些熟悉。
  霍思宁之前还没注意梁君琦的长相,现在听到这声音,再仔细打量梁君琦的那张脸,她脑子里一个人影一闪而过,顿时就认出了梁君琦。
  想起了之前在琉璃厂的时候梁君琦试图用一万块钱买下她的黑炭的事,霍思宁瞬间就意识到今天这事儿有问题。
  她的狗栓在后院好好的,黑炭也很听话,根本不可能随便发狂。
  这后院距离宴客厅有一段距离,一般宾客是不可能走到这边来的,这梁君琦好端端地又怎么会跑到后院来呢?
  而且刚刚黑炭一脸的委屈,还冲着梁君琦怒吼,这说明梁君琦并不是无意中闯进来的,而是故意的!
  想到这儿霍思宁忍不住朝着黑炭所在的位置看去,这一扫,果然就在不远处看到了地上扔着的几块肉骨头和不远处的一根针管一眼。
  霍思宁嘴角微勾,露出了一丝冷笑,她看着梁君琦,故作好奇地问道:
  “这位小姐,我有个问题很好奇,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为什么大家都在宴客厅就餐,你却一个人跑到后院来了呢?”
  梁君琦听到霍思宁这问题不由得呼吸一窒,面色一僵,下意识地看了柳曼淑一眼。
  柳曼淑心下也觉得奇怪,原本梁君琦跟她说去洗手间的,但是她却根本没去洗手间,而是跑到后院来了。
  霍思宁似笑非笑地看着梁君琦,梁君琦咬了咬嘴唇,自以为完美地解释道:“我吃了饭来上洗手间,结果迷路了,无意中就进了后院,并不知道你们后院养了狗。”
  柳曼淑顿时信以为真,心中暗自庆幸的同时也对黄家今天办的这事儿极为愤怒。
  后院栓了一条凶猛藏獒也不给人警示一下,这不是故意坑人吗?如果不是她无意中听到后院这边有声音,恐怕梁君琦这会儿已经被那条藏獒给咬伤了
  霍思宁听了梁君琦的解释微微点头,笑问道;
  “这位小姐,你说你是无意间闯入后院,但是我这狗栓着狗链,狗链的长度只有两米,就算它拉直了铁链,距离门口应该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请问小姐你是怎么到院子中央去的?后院有夜灯,你别告诉我,一条这么大的狗趴在那儿,你没有看见。”
  梁君琦刚想开口解释,却不料就在这时候霍思宁蓦地转身,蹲到地上将那几块肉骨头还有那支注射针管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梁君琦:
  “对了,还有这些东西,应该也是你丢的吧?肉骨头是给我的狗吃的吗?你既然是无意中闯进后院,又怎么会事先就知道我这后院养了狗,还特意准备了骨头?”
  “还有这根针管,这里面的药剂是什么成分,用来做什么的,还希望小姐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梁君琦的面色顿时煞白一片,强装镇定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些东西不是我丢的,我进来后院的时候根本没留意你这后面养了狗,直到走到你栓狗的位置才发现有狗,等到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
  梁君琦故意装糊涂,打算来个死不承认,她自以为她的狡辩很高明,可是下一刻霍思宁就将她从云端打入了地狱。
  “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误会你了,这东西也不知道是谁扔的。”
  “对了,顾叙,我记得你们春景园这后院好像装了摄像头吧,只要把监控录像调出来就知道是谁干的了,要再不行的话,还可以将这两个东西去鉴定科做指纹提取,肯定能把这个人给揪出来的!”
  梁君琦毕竟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心思没有这么缜密,听到霍思宁这番话,顿时吓得面无颜色。
  那边顾叙听到霍思宁这话会意,转身就作势要出门去调取监控。
  梁君琦见状自知躲不过去,梗着脖子又是愤怒又是不甘地冲着霍思宁吼道:“就是我扔的,那又怎么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