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第438章 印章有问题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哪里不对劲?”欧阳军低下头看了看那印章,没看出问题来,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那中年男人回道:“我在故宫也工作了十多年了,唐伯虎的画故宫可是藏了好几幅,我天天都能接触到,自然看得比你们要细致些。唐伯虎的印章要比这个小上一些,这话作假做得巧夺天工,只可惜在这印章上却有些疏忽了,否则还真没有人瞧得出真假来。”
  中年男人的话让场上所有人都惊住了,纷纷朝着那幅画的印章看了过去。
  那个穿唐装的老头皱了皱眉,忽然抬起头来冲着欧阳军喊道:
  “你去拿笔记本过来,把上次华利拍卖行拍卖的那幅唐伯虎的《山路松声图》调出来。”
  欧阳军mō了mō鼻子,转身就出去了,不多时就拿了笔记本过来,很快,一副山水画放大到了和《李端端落籍图》同样的大小,这么一比较,果然印章的比例有些出入。
  那个被称作吴老的老头看了看电脑屏幕上那幅山水画,又回头瞧了瞧圆桌上那幅仕女图,忽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张脸变得惨白,嘴巴张开双眼发直,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吴老,听说您准备把这幅画卖掉?”
  那个中年男人见结果果然如他所料,眼中的得意之色愈发浓烈,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吴老精神奔溃一般,似乎觉得那老头还不够惨似的,接着又补了这么几句:
  “依我看,这画无论是从纸质还是画工都还算不错的,仿得很像,如果您真准备出手的话,不如让给我如何,五千块我买下来。”
  那个吴老头听了这话,顿时受了刺激,一根手指指着那个中年男人,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然而就在这瞬间,他眼睛忽然一翻,竟是毫无征兆地背过气去。
  众人顿时惊叫起来:“吴老……吴老……”
  “快掐人中!军子,快,赶紧去端杯水来给吴老头顺顺气!”
  那个唐装老头急得直跺脚,回过头来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唉,年轻人做事太冲动了啊!”
  其他人看向中年男人的眼中也露出了责备之色。
  吴老头中年丧子,尝尽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所幸还有一个孙女在身边养着。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不久前吴老头的孙女却被查出得了白血病,急需很多钱动手术。
  吴老头在古玩界混了这么多年,却还是穷孑一身,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东拼西凑也没筹到钱,只能想方设法把他家里值钱点的东西都变卖了。
  《李端端落籍图》就是吴老头收藏的一件宝贝,得知唐装老人想收,他就亲自上门找到了唐装老人,想要把画卖给他。
  唐装老人从别人口中得知了吴老头家里的情况,就故意联合几个好友给吴老头设了一个局。
  大家都是古玩圈子里的,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吴老头手中的那幅画是假的?
  《李端端落籍图》失去消息这么多年,全国的博物馆派了多少人出去打探消息,国内根本没有看到过这幅图出现,连故宫博物馆珍藏的都是赝品。
  虽然吴老头手中的仿品做得跟真的一样,但是这样的东西若是真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鬼市上,而且还被吴老头给捡漏了?
  大家都知道吴老头的这幅画是假的,正是知道内情,所以唐装老人才想要做个局,让吴老头把这幅画当做真品卖给自己。
  不过因为吴老头是聪明人,若是他贸然就把画买下来,肯定会引起吴老头的怀疑,所以唐装老人就找了几个人来“鉴定”,这样的话就不怕吴老头看出端倪了。
  唐装老人设想得很好,只要让那几个老伙计看几眼,然后鉴定师确定为真品,骗过了吴老头,他就能把这幅画“买”下来了。
  哪里想到这事儿眼看着就要成了,偏偏跑出来一个搅屎棍来捣乱,把好端端的局给破了,唐装老人只差没气得吐血。
  霍思宁一见那老人面色发青就知道不妙,三两步窜到了老人的跟前,一面给老人掐人中,一面将碧珠的灵气传到老头的体内护住了心脏,很快,老头幽幽转醒了。
  屋子里那几个人见吴老头醒了,连忙围了上去,霍思宁也不在跟前碍事儿了,急忙退了出来。
  那边欧阳军也把水端进来了,将水递给其中的一个人,那人立刻将水全过去给吴老头喂了一口。
  欧阳军看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忽然问道:“他怎么在这儿?”
  欧阳军看向秦天,嘴巴却是朝着那中年男人努了努。
  秦天冷笑一声:“这人可不是老爷子请来的,是他听说吴老头要卖画,自己屁颠颠跑过来凑热闹,居然这点眼色都没有,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当上专家的!”
  虽然秦天只说了只言片语,但是霍思宁也猜到了七八分。
  这个局是唐装老人故意设的,另外那些人也都是唐装老人找来演戏的,唯独那个马教授是吴老头自己带过来的。
  虽然不清楚那个唐装老人是什么身份,但是这老人的本意其实是想帮吴老头。
  只可惜那个马教授不懂规矩,其他人的眼睛都贼亮的,知道唐装老人的用意,也都愿意配合唐装老人演戏,唯独这位马教授跟个愣头青一般,直接当着买家跟卖家的面就点破了。
  站在专家的角度上看,这马教授鉴赏古画追求真实本无可厚非,可是后面吴老头已经情绪失控了,他还要继续刺激吴老头,这就太卑鄙了。
  “吴老头也不容易,五十来岁死了儿子,如今都快入土了,孙女儿又得了白血病,他脾气又倔,不愿意开口求人帮忙。他若是开口,老爷子还能并不帮他一把,哪里就要轮到他去变卖他收藏的那些破烂了?”
  “唉,本以为这事这样就成了,偏偏……看来今天这事儿是要被这马教授给搅黄了。”秦天忍不住感叹道。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