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第441章 打个赌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单凭一个印章就判断这幅画是假的,您这未免也太过武断了吧?既然如此有把握,那我们不如打个赌如何?”
  霍思宁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不是她想要欺负人,实在是这个马立文太过无耻了。
  “哼,我说这东西是假的,它就真不了,再怎么打赌也是假的!”
  马立文冷笑道,显然他并不打算上霍思宁的当。
  这人是不把吴老头逼上绝路决不罢休还是怎么的?他还真以为他就是权威了?居然一口咬死这东西是假的,看来她不给这马立文一点颜色瞧瞧,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怎么,马教授这么有信心,难不成害怕和我这么个小辈打赌?难不成其实马教授也对自己的这个结论没有信心?”
  秦老和其他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霍思宁只是为了配合他们帮吴老头解围,可是现在看霍思宁如此不依不饶非要跟马立文打赌的架势,屋子里的人顿时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众人眼中都露出了疑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霍思宁这么认真,好像非常有把握一般,大家隐隐有一种感觉,难道这画真有其他说道?
  秦老毕竟是老姜,比其他人的心思转得快,见马立文不上钩,忍不住就笑道:“年轻人就是冲动,这说出去的话可是收不回来的,你这么肯定这画是真的,是不是有确凿的证据?”
  霍思宁微微颔首,秦老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露出笑意:“既然如此,你就直说吧,长江后làng推前làng,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如今眼拙了,看不出这画的问题,你们年轻人有这劲儿,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霍思宁正想应下来,那边马立文见秦老这么说,顿时不乐意了。
  他虽然看不起吴老头,但是秦老他还是不敢得罪的,见秦老似乎看不起他,生怕秦老误会他没本事也没胆量,忍不住朝着霍思宁冷哼一声:
  “你既然要赌,那我就陪你赌,不知道小姑娘你想要赌什么?”
  吴老头见马立文欺负他就算了,居然还想要欺负一个小女孩子,面色顿时冷了下来,黑着脸沉声斥道:
  “马立文,我劝你适可而止!你也大半辈子的人了,欺负一个年轻小辈,就不怕遭人笑话?”
  马立文不以为意,笑道:“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这分明是她自个儿提出来的!她既然不知轻重,那我就替她师父好好教育一下她低调做人的道理,免得她揣着半桶水满世界淌,落了她师父的名声!”
  霍思宁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怒极反笑:“好,我跟你赌,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落了他师父的名声!”
  说着霍思宁就从包里掏出支票签了一张一百万万的银行本票:
  “这是一百万支票,我若是输了,这一百万归你。你若是输了,就由你来支付吴老孙女儿的手术费用!怎么样?”
  马立文听到这话有些迟疑,然而他一抬头看到屋子里众人都用嘲讽不屑的眼神看着他,顿时心中火起,立刻抬起下巴扬声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别说一百万了,就是五百万我也奉陪!不过你这支票能兑现么?”
  五百万也奉陪,这样的大话说出来,马立文的眼神明显心虚,不过他的一双眼睛斜睨了霍思宁一眼,反而怀疑霍思宁开出来的是空头支票,根本不能兑现。
  “如果你怀疑她的支票不能兑现,那用我的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爽朗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众人回过头去,就看到顾叙从屋外走了进来。
  霍思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顾叙冷冷地看着马立文,二话不说就从他的xiōng前口袋里掏出了支票,三两下写了另外一张支票。
  “这是华夏银行的一百万本票,由盛唐集团开出,想来马教授应该就没有疑议了吧?”
  马立文不认识霍思宁,觉得她一个小姑娘根本不可能轻易动用一百万的巨款,但是顾叙他却是认识的,也知道顾叙在盛唐集团是什么职位,所以顾叙开出来的支票他根本不怀疑。
  但是马立文看到顾叙替霍思宁出面,却是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看了看霍思宁,心中暗暗猜测着这两个人的关系。
  秦老也对顾叙这突如其来的主动有些错愕,他看了看顾叙又看了看霍思宁,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顾叙询问道:“这小丫头,难道就是前阵子那个……”
  话未说完,欧阳军就接口道:“她就是霍思宁。”
  秦老到嘴的话重新咽了回去,看了看朝着自己使眼色的欧阳军,了然一笑,不再多嘴。
  马立文没听说过霍思宁的名字,所以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什么来历。
  不过他觉得自己掌握了绝对的证据,所以并不担心霍思宁会玩出什么花样来,遂拿起顾叙那张支票确认了一遍,点头道:“我没有异议!”
  顾叙主动写支票替她解围,霍思宁也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一会儿顾叙就可以将这张支票收回去。
  “欧阳大哥,麻烦你帮我取一把小刀过来。”
  霍思宁对着欧阳军吩咐了一句,这才转过头来看向吴老头,笑着问道:“吴老,这画您既然要撕毁,不如交给我来处理如何?一会儿我做什么,希望您不要阻拦。”
  吴老头这会儿虽然不知道霍思宁要做什么,但也知道霍思宁肯定是想帮自己,当然没有异议,连忙点头道:“丫头你只管处理,不要有什么顾虑。”
  既然得了主人的同意,霍思宁也就不担心了,直接将欧阳军递给她的小刀给接了过去,抽掉那幅画上下卷轴的轴杆,直接就用小刀在画的边角处磨了起来。
  看到霍思宁的动作,众人顿时愣住了。
  其他人看不懂霍思宁的动作,不代表秦老和马立文看不懂。
  尤其马立文还是专门研究古字画的,对于古字画自然十分熟悉,所以看到霍思宁的动作,他立刻就明白了霍思宁的目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