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第457章 东西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陆首长这话振聋发聩,将屋子里的几个人都彻底震住了。
  不知情的几个人都以为陆首长是来教育孩子的,只有霍思宁和顾叙知道,陆首长这是在护短,怕她受了委屈,所以特意跑来给她撑腰来了。
  霍思宁眼眶一红,心下一股酸涩涌了上来。
  那边田所长却是心下一颤,自知大势已去,他再怎么硬撑着也是徒劳,任他本事再厉害,也不可能颠倒黑白,尤其这人还是第一首长的孙女儿,就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陷害。
  霍思宁将在大栅栏的事情娓娓道来,越听陆首长就越是皱紧了眉。
  “在我来警局的时候,田所长没收了我今天在古玩街买的那套珐琅彩瓷碗。”
  “田队长说那是赃物,还说是刚刚出土不久的国家文物。但是据我鉴定,那套瓷碗一共七只,里面有五只都是现代仿品,只有两只是真品,至于刚出土这种说法,就更是荒谬了。”
  “田所长可能有所不知,那两只真品珐琅彩,是康乾时期的巅峰之作,市价大约为一千万左右。”
  这话霍思宁说得淡然,好像那不是一千万,而是一千块一般。
  一千万!
  郭栋梁顿时就怒了,他一开始还想着如果真是霍思宁做错了事儿,陆首长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事儿就不会牵连到他的身上。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事儿竟然是田卫国联合安家那个二小姐直接陷害,而且这陷害用的手段极为低劣。
  最重要的是,这田卫国得罪谁不好,得罪了这么一个大罗神仙,居然还把人家这么值钱的东西给没收了,一千万啊,这事儿落在谁身上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吧?
  “田所长,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那套什么珐琅彩瓷碗还给霍小姐啊!”
  郭栋梁很想抬脚往田卫国的身上招呼,可是陆首长和顾叙都在场,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打人,所以只能恶狠狠地朝着田所长喊道。
  田所长心里也苦啊,他哪里知道那套瓷碗值这么多钱,本来以为就是几万块了事,见那安月茹又一副极为喜欢的样子,为了讨好安月茹,他就做主让安月茹拿着那套瓷碗离开了,现在让他上哪儿去弄一套这样的珐琅彩来?
  郭栋梁见田卫国无动于衷,顿时察觉到不对劲了,忙追问道:“田卫国,东西呢?”
  田卫国哭丧着脸道:“郭局,东西不在我这里,被安家小姐拿走了!”
  陆首长愣了一下,问道:“哪个安家小姐?”
  田卫国吓得脸色一白,低下头去不敢看陆首长,只能小心翼翼地答道:“安钟海安厅长家的千金。”
  陆首长喝茶的动作一顿,他就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若是没有大人物撑腰的话,这田卫国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地犯下这种原则性错误?
  安钟海他有印象,倒是对他的闺女不太清楚,不过看一个人的好与坏,从他教育出来的孩子的品质就能看出一二来,想到这儿陆首长心下一顿,本来对这个安钟海的好印象因为今天这事儿顿时大打折扣。
  “你这不是胡闹吗?那珐琅彩就算是赃物,你也没有理由把它交给一个不相干的人啊?那安家小姐就算是安厅长家的千金,也没有权利接管赃物吧?你赶紧给安家那姑娘打电话,让她把东西送回来!”
  郭栋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田卫国,其实他会不知道田卫国的心思和打算吗?不,他很清楚田卫国这么做的原因,人都是这样,在一个位置上呆久了,就想继续往上爬。
  只不过田卫国没看清楚形势,他以为帮了安家小姐就能上位,却不料得罪了另一个来头更大的。
  如果霍思宁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平民百姓,郭栋梁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连陆首长都出面了,这事儿如果不处理好,别说田卫国这个所长,就是他这个局长的位置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关系到他头顶的乌纱帽,他不可能再装糊涂,所以还算尽快和田卫国撇开关系为妙。
  郭栋梁的心思霍思宁又怎么可能看不明白,她只是不点破,静等着郭栋梁给她一个交代。
  她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那套瓷碗绝对不能落到别人的手里。
  田卫国战战兢兢地掏出手机给安月茹打电话,不过连打了三四个始终无人接听。
  田卫国心急如焚,郭栋梁见他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实在没办法了,查到了安厅长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下,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是小郭啊,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安厅。”郭栋梁看了看屋子内悠闲喝着茶的陆首长三人,也不知道这事儿该如何说起。
  “小郭,你有什么事吗?”见郭栋梁支支吾吾不吭声,安钟海察觉到不对劲了。
  “安厅,是这样的,今天在大栅栏,安月茹小姐让田所长抓了顾部长他儿媳妇儿,现在我正在前门大街派出所这边处理这件事。”
  “我们这边联系不上安小姐,所以把电话打到了您这儿,能不能麻烦您带安小姐过来,顺便把她拿走的那套珐琅彩送回来?”
  安钟海本来以为郭栋梁是来找他疏通关系的,谁知道这话一说,他整个人就懵了。
  他闺女儿抓了顾部长的儿媳妇儿?安钟海的额头青筋直爆,只觉得分外头疼。
  “那个珐琅彩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安钟海追问道。
  郭栋梁没法,只能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包括被安月茹拿走的那套珐琅彩的价值也都说了,安钟海在电话那边沉默不语,害得郭栋梁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听完郭栋梁的话,安钟海的心就沉了下来,面色也变得铁青。
  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己知道,野蛮骄横,自尊心又强,是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不过他现在想的却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刚刚明明从郭栋梁的口中听到,被抓的那个女人,是顾家的儿媳妇儿。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