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坑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顾家的儿媳妇儿陈玉他认识,是宣传部的,整天跟文字打交道,是不可能跑到大栅栏去买古玩的。
  安钟海的脑子里瞬间就回忆起了年前柳曼淑去春景园参加黄家晚宴的事儿。
  那天柳曼淑回来之后就跟安钟海说了宴会上发生的事儿,包括霍思宁被周世涛收为关门弟子,被陆家认了干孙女,柳曼淑直叹黄家这次是捡了个大便宜,傍上了大树。
  安钟海不笨,很快就明白过来,郭栋梁不会撒谎,所以他指的顾家的那个儿媳妇儿不是陈玉,而是未过门的那个,也就是最近在帝都掀起轩然大波的那个黄家刚认回去的外甥孙女。
  安钟海知道今天这事儿闹大了,安月茹以往仗着家里的权势野蛮骄横胡作非为他都可以包庇,但是这次她却惹了一个安家根本惹不起的人物。
  郭栋梁并未跟安钟海说陆首长亲自到了派出所这件事儿,不然这会儿安钟海一定会吓晕过去。
  那边安月茹在拿到那套瓷碗之后,并未将瓷碗交给马立文,而是拎着那套瓷碗回了安家。
  这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闯了大祸,正捧着那两只瓷碗一脸得意地给柳曼淑解说这套珐琅彩的真正价值,直说得柳曼淑惊叹不已。
  母女俩正聊得高兴,不想这个时候安钟海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劈头盖脸地朝着安月茹一顿臭骂:
  “限你十分钟内给我赶紧滚回大栅栏前门大街,你老子我在这里等你,把你今天拿到的那套珐琅彩也给我原封不动地带过来!”
  安月茹对她爸还说有几分畏惧的,安钟海说让她出来,她就忙不迭地赶到了大栅栏。
  不过此刻她还不明白因为她闯的大祸整个安家都要变天了,所以她在赶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脾气,说话都带冲:
  “爸,你这么着急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儿啊?”
  安钟海强忍着xiōng口那股怒气,指着安月茹手中的那套珐琅彩道:“把那套珐琅彩给我看看!”
  安月茹见安钟海脸色不好看,遂老媪身上地将珐琅彩递给了他,只是这会儿她还茫然着,不知道她老子这是突然弄的哪一出。
  安钟海将那套瓷碗拿出来一一检查了一遍,确认这些碗都没有差错,这才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安月茹:
  “这东西哪儿来的?”
  安月茹一愣,随即想到了她今天做的事儿,也有些心虚,眼神闪烁了一下,手不自觉地捋了一下耳鬓的头发,说道:“我在大栅栏买的啊。”
  “买的?花了多少钱?”安钟海一看安月茹那样子就知道她在撒谎,他是看着安月茹长大的,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习惯他自然知道,安月茹在撒谎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去捋自己的头发。
  “不多,八万。”安月茹的眼珠转了转,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爸,你到底找我过来做什么?”
  安钟海气结:“八万?你哪里来的八万?别拿哄你妈那一套来哄我,她不知道你,老子还不知道?你就算是买古董,也就花个万儿八千,让你花八万去买套瓷器,你肯定会来跟我要钱。而且你跟着马立文研究的是古玉古画,瓷器根本就不是你擅长的!”
  安月茹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爸,难道我不懂瓷器就不能买了?这套瓷器是教授看过后我才买的,珐琅彩你知道值多少钱吗?这里面虽然只有两只是真品,可是一只就能值上千万!我花八万买两只上千万的古董,这有哪点不对吗?”
  安钟海听了安月茹这话简直要吐血,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安月茹怒道:
  “你如果真是靠自己的本事花了八万买的,我绝对不会多问一句,可是这真是你买的吗?你是从别人手里抢的!”
  “这东西要是只值八万也就罢了,上千万的古董,你都能滥用你老子的职权抢过来,还把人弄进局子里去了!”
  “你这么做,不只是背上了偷盗抢劫的罪名,还会让你老子我被人戳脊梁子!”
  安月茹见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也有些慌,但是想到霍思宁不过是个没钱没势的孤女,也就不以为意了:
  “爸,这事儿没有人会知道的,那霍思宁不过是个小市民,我找的那个田所长也是个嘴巴严的,不会把这事儿说出去。再说他还想靠着您这棵大树升官发财呢,不好好把这事儿处理了,我让他收拾铺盖卷滚回家去!”
  安钟海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
  以前他觉得自己的女儿比梁家的孩子懂事,打架飙车吸毒混夜店这种事儿安月茹都不沾,那些纨绔子弟的做派安月茹看在眼里,但是她就不会做。
  安月茹拜马立文为师,玩古董学鉴宝极有天赋,安钟海一直为自己有一个这么乖巧的女儿感到骄傲,但是现在他不这想了,他这教出来的哪里是女儿,简直是个祸害!
  “你还得意了是吧?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是小市民了?她的脸上写着我是小市民三个字了?你有几斤几两,就说人家是小市民?”
  安钟海的脸彻底冷了下来,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女儿变成这样,他有很大的责任,就是因为他的纵容和庇护,安月茹才会变得这样无法无天自以为是。
  “爸,你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套瓷碗吗?怎么您就给我开批斗会了?我知道这事儿做得不对,您放心,下次我再也不这么做了,成了吧?”
  安月茹到底是在官宦之家出生,每日耳濡目染的都是各式各样的溜须拍马,现在见父亲脸色不对劲,她立刻就告饶讨好了。
  可惜她根本不知道,她这次得罪的是连安钟海都开罪不起的人物,别说是下次,就是这次她也逃不了。
  安钟海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道:“你一会儿将东西还给那个女人,然后给人家道个歉。我已经让秘书去准备了,如果人家不原谅你,你晚上就走,去你小姑那儿去,在国外呆几年再回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