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第477章 换一箱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冯洋收起脸上的笑容,不屑地瞥了霍思宁那边一眼,对着李萱冰压低了声音道:
  “那个季坤教授十有八九是在吹牛皮,这会儿怕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你看那个霍思宁分明就是个菜鸟,她连放大镜都不会用呢,一看就是个新手!”
  李萱冰微微一愣,她刚刚一直在忙着看她分到的箱子,没顾得上看霍思宁那边,这会儿听到冯洋这么说,连忙抬头朝着霍思宁那边看去,只是这一看,她也愣住了。
  “周世涛收她当徒弟,真不知道是看重了她什么。你看她辨玉的样子就知道她的实力不怎么样,尤其是她那速度这么快,以为是在挑白菜吗?这么挑挑拣拣的,回头咱们不是还得给她重新筛选一遍?”
  冯洋一边鄙夷霍思宁鉴定玉器的潦草一边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得意模样。
  这回李萱冰没有回应。
  她原本也和冯洋一样抱着看轻霍思宁的心态,可是丁亮的那番话让她警醒,对霍思宁这个女孩她也有些看不明白了。
  一个只用了二十分钟就从百赝箱里挑出仅有的十件真品,而且命中率百分百的人,谁也不敢小瞧了她;
  可是从霍思宁鉴定玉石的架势看起来,她又确实像是个外行,没有手电筒也不用放大镜,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李萱冰不敢怀疑丁亮说的那番话的真实性,她记得丁亮当时的复杂表情,对于霍思宁他分明是又佩服又嫉妒,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把霍思宁当成了一个挑战的对手。
  能够做丁亮对手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一文不名的草包。
  霍思宁自顾自地按照自己的方法鉴定她面前的箱子,当然没有经历注意冯洋和李萱冰那边的窃窃私语。
  和其他人鉴定的方法不一样,霍思宁箱子里的东西她都挨个儿抓起来检查。
  有过珐琅彩和卵白釉这两次捡漏之后,霍思宁心中已经认定,古玩这东西肉眼所见不一定为实,所以即便是那种一眼就能判断出是假货的东西,她也还是更愿意相信她的天眼。
  因为天眼能明确地告诉她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哪怕用的是雾隐法隐藏的东西在她面前也无所遁形。
  虽然是这样,怕自己表现得太突出,霍思宁刻意放缓了速度,实在是她怕速度太快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玉器的作假手法不多,要么染色要么做旧,这些东西霍思宁直接无视,拿到手里一验便知。
  整箱玉器都是现代制作的工艺品,没有一件是古董。
  这个时候,那边李萱冰和冯洋已经找出了好几件疑似真品的东西交到了各自的教授那儿。
  眼看着那两人箱子里未鉴定的东西只剩下了两三件,霍思宁这才不紧不慢地将她鉴定过的东西全部敛入箱子里,然后一股脑搬到了季坤的跟前。
  “一个也没有?”
  见霍思宁摇头,季坤诧异地看了霍思宁手中的箱子一眼。
  虽然他对霍思宁的水平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玉器鉴定的确不是霍思宁擅长的领域。
  季坤记得很清楚,当初在和田的时候,霍思宁可是请教过他有关和田籽玉的辨别情况,因此对于霍思宁提交给他的这个结果,季坤有些怀疑。
  不过分组之前就已经有过约定,学员们的测试教授们不得插手,所以季坤纵然怀疑,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大略扫了一眼就点了点头:
  “行,你先把这个箱子放到筛选去,那边还有三口箱子,你挑一个接着看,动作慢点不打紧,重要的是仔细,任何一个疑点都不能马虎地放过。”
  霍思宁点头,因为比李萱冰和冯洋的速度略快,所以第二口箱子她优先选择,这一回霍思宁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装满瓷器的箱子。
  那边马立文当然也看到了霍思宁在挑箱子,看到霍思宁选了瓷器,顿时气结,狠狠地瞪了那边磨磨蹭蹭的冯洋一眼,似乎在责备他不该这么慢让人捷足先登。
  冯洋被马立文这么一瞪,心里一阵发慌。
  马立文的性格他十分清楚,极为看重输赢,早上吃饭的时候就一再跟他强调不能让霍思宁出了风头。
  为了打压霍思宁,马立文甚至将第一箱子瓷器抢先分到了冯洋的手中,可是冯洋心中也有些郁闷,霍思宁不擅长玉器,可是他擅长的也未必就是瓷器啊。
  冯洋跟马立文有好几年了,主修的是古画鉴赏,在瓷器上的研究不算深,对于瓷器的鉴定也多是一知半解,因此马立文将一箱子瓷器交给他,不是在刁难霍思宁,而是在为难他。
  面对一整箱子瓷器,冯洋只觉得束手束脚,担心出现纰漏,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仔细观察,因此速度当然比不过霍思宁。
  好在他在鉴定过程中时不时偷瞄几眼霍思宁那边,发现霍思宁连放大镜都不会用。
  冯洋觉得霍思宁只是个菜鸟,箱子交得这么快十有八九是敷衍了事,心里顿时就有了几分底气,认为他再怎么差也并不至于被一个菜鸟给比下去。
  因为不会使用放大镜,冯洋就给霍思宁打上了菜鸟的标签,所以他注定要输给霍思宁,为他的自负,也为他的轻敌。
  这一回拿到手里的箱子是瓷器,虽然霍思宁对瓷器的了解不比玉器多,但是能让马立文吃瘪着急的事她很乐意去做。
  比起上一箱子玉器仿制品,这一回她手中的这批瓷器的做工显然就要高档得多,里面也不乏工艺精品。
  瓷器所含的紫气浓度代表了它的年代,不过可惜的是,纵然这些瓷器做工精湛,但是霍思宁的鉴定结果依然是仿品。
  看了这么多依然一无所获,霍思宁不免有些怀疑,会不会是顾叙他们搞错了?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一排茶碗引起了霍思宁的注意。
  那是一批青瓷茶碗,整整十只,茶托口沿卷曲作荷叶状,茶碗则为花瓣形。
  这是一批高仿柴窑,仿古瓷器的釉色和釉质虽然进行了做旧处理,但是它的侧面又用墨釉镌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字样,底部戳印为“乾隆年制”。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