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第479章 狡辩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急功近利,这是鉴定不是捡漏,能找出来一件已经不易,你认为那些文物贩子会傻到将所有古董都放到一个箱子里吗?”
  看出了李萱冰的情绪不对,她的老师石庆云教授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虽然被骂,但是李萱冰却从石教授的眼中看到了欣慰和鼓励,看来对于她的这个成绩还算满意。
  李萱冰心中一喜,这才定下心来看另外两个人的测试结果。
  和李萱冰一样,抱着“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个”的想法,冯洋挑出来的东西有七八件。
  本来嘛,真品不多,赝品无数,孰轻孰重当然应该有所权衡,李萱冰和冯洋两人的做法无可厚非,广撒网才不会有漏网之鱼。
  冯洋自以为这个做法很聪明,却不想在看到桌子上的那些东西后,不只是石庆云和季坤,就连马立文都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有几件物件只看一眼就能发现问题,有一些甚至是非常低级的错误,但是冯洋没有看出来,连马立文都觉得有些丢人。
  他忙朝着剩下的几件物品看去,视线在一只吉州窑玉壶春瓶上停了下来。
  那是一只rǔ白釉色玉壶春瓶,春瓶器腹两侧压印一组鸾凤主题图案,图案以外的空间部位饰以缠枝牡丹,近底部环以凸如意首纹一周,釉色白中泛青黄,釉薄不及底。
  看到这只玉壶春瓶,马立文眼前一亮,正准备伸出手去将那玉壶拿起来仔细观察,却不料一旁的季坤抢先一步将其拿在了手中。
  “这只吉州窑是假的。”
  只看了一眼,季坤就毫不客气地下了结论。
  霍思宁将那个装满赝品箱子的瓷器放进筛选区,忽然听到季坤这话,不由得抬眼望了过来。
  “假的?”
  马立文愣了愣,他抬起头来看了面露愤然之色的冯洋一眼,随即就想到了什么,怀疑地看向季坤。
  “季老弟你可得看清楚了,咱们这虽然掺杂了孩子们的比试,可是到底还是有任务在身,你可别感情用事,到时候弄出乌龙来徒惹笑话!”
  马立文这话分明是在说季坤以权谋私,伺机报复。
  霍思宁听到这话便不由得撇了撇嘴,这个马立文还真是个极品,之前也并不知道是谁故意为难她将一箱子玉器推到了她的手中,这会儿他倒是大义凛然教育季坤不能以权谋私,真是可笑的双重标准!
  果然,季坤也是不肯吃亏的主,他冷笑一声,嘲讽一般地看着马立文:“你以为我是你吗?我既然说这玉壶是假,它就真不了,你爱信不信!”
  说着他就将那玉壶春瓶递到了马立文的手中,马立文虽然人品不行,但是在古玩鉴定方面还是有自己独到的眼光的,他接过那玉壶春瓶后看了几眼,很快就发现这瓶子不对劲了。
  那玉壶春瓶口至腰部斜面大半边瓷器都是真正的吉州窑,但是却是碎瓷。
  这玉壶春瓶的下半边底足是有人采用专门的修复术粘黏上去的,只是因为作假之人手段高明,一般人用肉眼根本无法辨别。
  见马立文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季坤不屑地撇了撇嘴,斜睨了马立文一眼:“怎么样,到底是谁没看仔细?”
  马立文紧绷着一张脸,放下手中的春瓶:“这春瓶的确是假的。”
  看到冯洋那迷茫的表情,季坤冷哼一声,冲着霍思宁道:“霍师妹,你来看一下!”
  霍思宁闻言一愣,看了一旁脸色阴晴不定的马立文一眼,快步走了过来,在季坤的示意下拿起了那只玉壶春瓶。
  没有用放大镜这种东西,霍思宁将瓶子前后看了一遍,连瓶底的款识都没有看,就开口道:
  “瓶身上半部分纹样严谨径直,布局均匀明丽,的确是吉州窑没错,但是下半部包括底足却是拼接而成,纹案清浅,应该属于釉色回填,另外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发现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有细微差别。”
  这只玉壶春瓶的做旧手法足以以假乱真,但是对霍思宁来说却不算高明,她用天眼一扫,就只能看到玉壶上半部分散布有紫气,但是下半部分却没有,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果然,她这话一说完,季坤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马立文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他没有料到霍思宁这小丫头居然真能看出名堂来。
  这里面只怕最不服气的就是冯洋了,听了霍思宁这番话,他冷笑一声:
  “我看你是信口胡诌的吧?两位教授都已经说了这春瓶是假的,你当然也会顺着他们的话往假里说,上下嘴皮子一动谁不会,我要知道这东西是假的,要说几个小瑕疵瞎蒙我也会啊!”
  这是输不起咯?
  霍思宁本来还觉得这冯洋只是争强好胜,却没想到这人还是个心xiōng狭隘之人。马立文就已经够极品了,没想到他教出来的徒弟一个比一个无耻,之前的安月茹是,现在的冯洋也是,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人非圣贤我孰能无过,既然错了为什么不能坦然承认,难道你这样耍赖,这东西就能变成真的了?”
  听得冯洋无耻狡辩,就连一旁站着的石教授都看不下去了。
  “别人说出了她的观点看法,自然就有她的见解。你不能看出这东西的问题,难道就觉得别人也没有这眼力劲儿?”
  “你这学生心态根本就没有摆正,我们这些老头子哪个不是磕磕绊绊过来的,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看走眼过?就连周世涛和贾炳荣两位老前辈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吧?”
  这话虽然说得重了些,但是却阐述了一个非常基本的道理。
  古玩圈子里打眼是再常见不过的一件事,如果这都不能平心静气地对待的话,那这个人在玩古这条路上就别想走得太远!
  石教授是好心想要点醒冯洋,可是看冯洋抿着嘴唇沉默不语的样子,他就知道刚刚那番话他是白说了。
  霍思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真怀疑这个冯洋脑回路是不是有问题。
  既然错了,认个错有这么难吗?坚持你自以为是的自尊自大,得到的不会是别人的认同,而是失望无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