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第481章 使绊子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马立文也知道季坤这么做的缘由,显然也明白季坤这么做是在提防他使绊子告黑状,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眼中也闪过一丝阴沉。
  撇到一旁站着的冯洋和李萱冰几个,马立文摆了摆手:“既然这样,干脆让几个学员都跟过去看看吧,这边我看着就行。”
  季坤没有反对,石庆云忙示意霍思宁三人跟上,一行人往门口走去。
  急于知道这只瓷碗的真假,两位教授都有些心情激动,没有人留意到身边人的异常。
  就在走到门口的瞬间,冯洋忽然伸出一只脚来,霍思宁一时不察,直接就踩在了冯洋横出来的那条小腿上,顿时一个趔趄,身体不受控制一般朝着前面的季坤撞去。
  “啊--”
  意识到是冯洋在使坏,霍思宁顿时脸色大变,可是已经来不及多想,她知道这一撞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当心!”
  旁边的李萱冰急切地想要拉住霍思宁,可是还没来得及抓住她的衣服,霍思宁整个人就摔了出去。
  季坤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在知道自己将要被撞到的一瞬间,他顾不得摔断两条胳膊的危险,急切地伸出手将手中的茶盏高高举起,只希望能护得这只越窑秘色瓷的安全。
  只可惜他的反应还是太慢了,那只秘色瓷在他往前扑的瞬间直接脱离了他的双手。
  眼看着那茶盏飞了出去,季坤的心瞬间往下沉,已经料想到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顿时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霍思宁即将扑倒季坤的瞬间,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冲了出来,一双结实的手臂扶住了往前扑的季坤,并且在那只茶盏落地的瞬间顺利地抓住了。
  后面霍思宁却是完全失去了支撑,几个踉跄直接磕在了门槛之上,顿时膝盖被撞出了一条大口子,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将季坤扶稳,把瓷碗交给季坤,顾叙这才转过头来想要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不料这一低头就看到了双膝跪在门槛上的霍思宁
  “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瓷碗差点……”
  被扶起来的季坤回过神来,紧张地看了一眼手中安然无恙的秘色瓷,心中除了庆幸还有无边的怒火。
  他猛地回过头来满脸愤怒地斥骂开,却不想话才说到一半,就看到了霍思宁那两条膝盖上的裤袜已经被磕破,两道伤口鲜血宛如泉涌。
  霍思宁的脸色煞白一片,在摔下去的一瞬间,她的脑子里空白一片,完全不能思考。
  直到被顾叙抱起,她才回过神来,膝盖传来的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顾叙一双温柔中泛着心疼与担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霍思宁:“你没事儿吧?”
  霍思宁摇头,只是眼睛有些发直地看着季坤手中的那只碗,确定它完好无损,她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尽管她对于古玩鉴定并无太大的兴致,可是她既然决定进入这个圈子,不管赢也好输也罢,至少不能以这样的方式宣告结束。
  一只碗摔碎了,也许她还可以找晏枫帮忙修补,可是一旦这个大错铸成,不光会让她的师父师兄颜面扫地,甚至她在古玩鉴定这个圈子里也将再无立足之地。
  只要一想到这一撞将会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霍思宁就心有余悸,这一刻她想到的不是对罪魁祸首的恨,而是对及时雨顾叙的无限感激。
  一旁的冯洋整个人都懵了,因为刚刚玉壶春瓶和秘色瓷的事他被霍思宁接连打压,受了刺激的他被嫉妒和怨恨冲昏了头脑,脑子里就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那就是他一定要给霍思宁一个教训。
  本来冯洋的初衷只是想让霍思宁摔倒在地上出个糗,可是他却完全忘记了,在霍思宁前面走的正是季坤。
  季坤的手中还捧着一只价值连城的盛唐秘色瓷茶盏,这只茶盏身上带着的不只是历史研究价值,还有特警侦查文物贩子的线索。
  结果他这么伸脚一绊,让霍思宁整个人朝着季坤扑了过去。
  在霍思宁撞向季坤的一瞬间,冯洋完全愣住了,忘记了呼吸,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马立文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就听到霍思宁啊的一声痛呼,马立文跳将起来冲到了门口,顾不得留意冯洋的异样,直接就拨开了他冲到了季坤跟前,急切地追问道:“碗呢,摔碎了没有?!”
  看到瓷碗没事,马立文长吁一口气,一旁的石庆云也是一脸凝重而小心翼翼地看着那只秘色瓷,声音都带着几分颤音:“没坏就好,没坏就好!”
  除了近身的三位学员,其他人不知缘由,只以为是霍思宁不当心所致,马立文在确认瓷碗无碍之后,回过头来就朝着霍思宁怒斥道:
  “身为一名鉴定人员,首先要懂得的就是行事谨慎,心细如发。我不否认你的鉴宝能力,但是我认为你今天的行为有失妥当,如果没有这位特种兵同志,你的这个闪失将酿成大祸!我认为你必须退出这次考古专项行动,好好反思你自己的行为!”
  马立文这分明就是故意借题发挥,因为之前霍思宁让他们师徒难堪了,所以有教训霍思宁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但是霍思宁没有反驳,她静静地看着马立文,淡淡一笑:“这件事我愿意承担错误,因为我的缘故差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很抱歉。”
  哪怕明知道是冯洋出于嫉妒之心狭私报复,可是霍思宁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她太过大意,没有留意到身边人的异心,才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
  霍思宁的这个反应出乎了冯洋的意料,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霍思宁。
  霍思宁这么做,分明就是要背下这个黑锅,可是冯洋不明白霍思宁为什么只字不提他使绊子的事。
  也许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有利,可是对于霍思宁来说,却是不可磨灭的污点,这件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各位教授学员口中传出去,她未来的路将会异常艰难。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