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第482章 谁之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思宁又何尝不明白,只是她不愿意因为这样一件事而毁了一个人。
  冯洋固然有错,但是霍思宁知道他只是单纯想要给她一个小教训而已,并没有想到会引发这么严重的连锁反应。
  如果她主动承担这次的错误,她这只是不当心,并非故意为之,最多也就是一个警告处分,但是她如果将冯洋使坏的这件事说出来,冯洋这个蓄意破坏国家文物的罪名就肯定逃不脱了,毁掉的会是这个学员的一辈子。
  相比要毁掉一个人的一生,霍思宁宁愿自己承担这个过错,毕竟她的无意过失和冯洋的处心积虑搞破坏相比较起来,她承担的后果要小得多。
  “既然如此,你收拾好东西,让顾先生送你回s市区吧。”
  季坤护短,但是那也是在自己人不犯错的情况下,他很明白,霍思宁这事造成的影响不小,最妥当的办法还是将霍思宁送回去,远离了风暴中心,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看到冯洋一脸的心虚,而一旁的李萱冰则yù言又止,顾叙不由得皱紧了眉。
  霍思宁虽然年纪小,但是却不是这样不知轻重的人,顾叙敏锐地察觉到这件事情中间另有隐情。
  但是这会儿却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霍思宁膝盖伤口虽然已经被他强制止血,但是却明显地肿胀起来,必须要赶快处理,不然破伤风极有可能会留疤。
  想都没有想,他直接抱起霍思宁就往楼下走去。
  霍思宁成功被赶走,冯洋却没有了喜悦的心情,心里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
  李萱冰也不明白,冯洋伸脚的那个动作她可是看得分明,这件事明明是冯洋捣的鬼,为什么霍思宁要承认是她自己的错?她难道不明白,她承认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严重?
  “好了,该鉴定的去鉴定,该检测的去检测吧。”季坤叹了口气,“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影响的。”
  季坤这话令冯洋羞愧不已,尤其是李萱冰那异样的眼神,令他又是懊悔又是难堪。
  他的脸色涨得通红,眼看着众人就要各归各位,他的内心一片挣扎,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说道:
  “这件事是我的错,与霍思宁无关!”
  “你说什么?”马立文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季坤也诧异地回过头来。
  冯洋的脸上满是悔意:“是我造成的,我想要给霍思宁一个教训,所以刚刚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伸脚绊了她一跤……”
  马立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之前他教训霍思宁的时候义愤填膺义正言辞,可是这会儿得知了真相,他却只觉得讽刺难当,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和霍思宁师兄妹的大度宽容相比,马立文与冯洋多么像两只跳梁小丑。
  一旁的李萱冰也终于忍不住了:“我也看到了,是冯洋给霍思宁使绊子,霍思宁才会刹不住脚冲撞出去的,这事的责任不在霍思宁。”
  李萱冰的确嫉妒霍思宁,可是她也懂得是非,这事不是霍思宁的错,没道理责任却由她来承担。
  季坤的眼中笼罩着阴霾,他不是并不知道自己给霍思宁拉了仇恨,让学员们都针对霍思宁,可是他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想到霍思宁的膝盖受伤被人冤枉仍然强颜欢笑,季坤只觉得一阵憋屈气闷,浑身顿时僵住,老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马立文也自知理亏,想要讨好季坤:“季老弟,这事……”
  马立文一愣:“什么?”
  “我说你之前的话说错了,作为一名学员,不,作为一名考古教授,古董专家,首先要懂得的不是行事谨慎、心细如发,而是要学会如何做人,学会如何虚心求教、与人为善、xiōng怀宽广,而不是自私自利、妒贤嫉能,狭私报复!”
  季坤冲着马立文沉声道:“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不配称为专家教授,也不配为人师表!”
  马立文无力反驳,面上胀成了猪肝色,季坤并未得理不饶人,只是冷哼一声:“今天的事,我并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霍思宁被送进医务室进行伤口消毒处理,顾叙心有疑虑,打电话给季坤:“季教授,今天这事有古怪,我怀疑那两个学员……”
  “我已经知道了。”
  季坤的声音有些沉郁:“霍思宁那边你来处理吧,如果伤不是特别严重,就让她继续跟进这次专项行动,马立文这边我来搞定,想来他也不想自己的学生因为这事而毁了前途。”
  顾叙回头看了屋内的霍思宁一眼,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想为她出这口气,可是我觉得以她的脾气,未必会领情。”
  说到这儿季坤叹了口气:“今天这事她是受害者也是知情者,以她平时的行事作风是不可能吃这哑巴亏的,可是她选择了沉默,证明她并不想追究对方的过错。”
  那边霍思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冲着顾叙微微一笑。顾叙眼神一暗,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季坤松了一口气:“你想办法将鉴定室那边的监控录像拿走,这事先不要张扬出去,冯洋那边放他一马,希望那孩子能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吧。”
  瓷器的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如大家所料,那只青瓷茶盏的确已有一千两百多年历史,也就是说,那只瓷碗正是盛唐越窑秘色瓷。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所有的专家教授和学员们都震惊不已。
  有监控录像的把柄在季坤手上,马立文这一回老实多了,也不敢再邀功,而是将这只碗的鉴定者是霍思宁一事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季坤一脸的得意,好像是他鉴定出了越窑秘色瓷一般高兴:“看吧,我就说过我这师妹能力不俗吧?”
  当然,让众人吃惊的不只是那只瓷碗,还有霍思宁筛选过的箱子。
  学员们筛选过的箱子,教授们还需要进行二次筛选,尤其是霍思宁挑选出一只秘色瓷之后,教授们更加不放心了,担心学员们挑选过的箱子里面还有漏网之鱼,所以每只箱子都仔仔细细地再筛选一遍。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