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第492章 出事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凌晨一点多,霍思宁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一声枪响。
  霍思宁尚未反应过来,那边宋乐尹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惊呼道:“出事了!”
  霍思宁骤然惊醒,穿好衣服跟着宋乐尹出了门,外面一片喧哗,古墓那边警戒处一片混乱,还有刺眼的强光照射过来,丁亮和其余学员也被吵醒了,纷纷从宿舍里跑了出来。
  “好像是在古墓那边!难道那些盗墓贼又来了?”
  “东西都从古墓里清理出来了,那些人跑来作死不成?”
  “我觉得不像是盗墓贼,那帮人没这么蠢。”
  学员们议论纷纷,霍思宁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头,一行人朝着出事的地点跑去,就看到古墓口围满了警察和士兵,吴大队长正在打电话跟谁汇报工作。
  “出什么事了?”
  霍思宁他们刚刚赶到现场,那边谢道远等诸位教授闻声也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看到眼前这情况,都赶到莫名其妙。
  大家都疑惑,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人抬着担架走了出来,看到担架上的那个人,霍思宁瞬间就僵住了。
  “我们的人一直在站岗警戒,确定没有人能跑进来,但是这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到古墓里面去了,山那边的底下通道已经被炸毁,这人肯定不是从那边钻过来的。”
  吴队长指着那个被抬出来的人,冲着谢道远解释道:“这人当时就站在古墓门口,我们的队员让他离开他也没有反应,不得已才鸣枪示警,可是这人根本无动于衷。”
  “几个队员正准备去逮人,结果这个人自己就先倒下了,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倒是把我们那几个队员吓得不轻。”
  谢道远愣了愣,那边李萱冰也注意到了担架上那个瞪大着眼睛眼神空洞面色青紫的男人,顿时吓得一声惊呼:“啊,这个人……就是白天来送唐三彩的那个!”
  “你们见过?”谢道远皱了皱眉,看了霍思宁几人一眼。
  吴大队长点点头:“白天我们都见过,这人拿了一只唐三彩马俑过来,几个学员察觉到他神情不对,就通知我们对他进行了盘查,结果一审问才知道,这个人跟那些盗墓贼也有关系,当天他就是负责给盗墓贼放风的,那只唐三彩马也是那些盗墓贼给他的报酬。”
  李萱冰本来是无神论者,可是看到那男人一脸惊恐的样子,她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她朝着霍思宁那边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吴队长,这人还有救吗?”
  吴大队长摇了摇头:“已经没气了,看样子是被吓死了,这人白天就有些精神恍惚,估计是这几天担惊受怕给吓的。”
  李萱冰闻言顿时面色煞白,想到了白天她mō过那只唐三彩马的事,几乎就要哭出声来;一旁的冯洋也吓得七魂丢了六魄,眼神惊慌地看了那个躺在担架上的农民工一眼。
  “怎么回事?”谢道远见那两人神情异样,忍不住提高了声调喝问道。
  李萱冰本来就害怕,见谢道远追问,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开腔就露出了哭音:
  “白天吴队长审讯的时候,那个人就说那三彩马是不祥之物,他把三彩马拿回去后,他老婆就流产了,跟他一起住的工友mō了一下那匹马,不久之后就摔断了腿。”
  “现在这个人居然莫名其妙地死在这古墓里,那三彩马肯定有问题!白天我跟冯洋还有霍思宁都mō了那匹马,说不定下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们!”
  那几位教授顿时面面相觑,马立文第一个别不信邪,问道:“那匹三彩马俑呢?拿来我看看!”
  吴大队长解释道:“已经让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带走了。”
  说着他又觉得好笑,开口宽慰道:“您放心好了,这不过是个巧合而已,这人肯定是做多了亏心事,自己把自己给吓破了胆。”
  李萱冰的脸色一片灰败,显然是吓得不轻:“那您怎么解释,他大半夜地不在工地宿舍睡觉,却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这古墓里来?”
  吴大队长干巴巴地道:“八成是想来看看古墓里面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好捡回去发财吧……”
  说完这话吴大队长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这解释牵强,对方要真抱着想发财的心思的话,就不会将那只三彩马交出来。
  正尴尬地想着该怎么解释,那边顾叙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接过电话没多久,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文物局那边打来的,有一批文物在运送过程中翻车了,司机和副驾驶上的工作人员都重伤昏迷。”
  顾叙的眼神惊疑不定,尤其是担心霍思宁:“那只唐三彩马,就在那辆车上。”
  上了年纪的人都多多少少对神灵鬼怪有敬畏之心,尤其是谢道远,他曾经跟陆怀如一块儿做过土夫子,见过的离奇古怪事不知道多少,现在听到顾叙这话,他脸色顿变,直接就开口问道:“都有谁接触过那匹三彩马俑?”
  季坤愣了愣,不解地看着谢道远:“谢教授?”
  谢道远叹了口气:“人点烛,鬼吹灯,听说过吧?这是一条活人和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终不得破。”
  “我并不是无神论者,虽然我也觉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幽魂厉鬼一说,但是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科学来解释。”
  “保险起见,明天我请一位五台山得道高僧来做场法事吧,接触过那匹三彩马俑的都让高僧帮忙驱邪避晦压压惊吧。”
  听到谢道远这话,其他几位教授一脸的不认同,觉得谢道远这个做法实在太荒谬了,马立文对于谢道远的这番说辞更是嗤之以鼻。
  石庆云也想要开口反驳,可是看到李萱冰和冯洋二人一副紧张骇然的模样,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霍思宁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幽幽地扫过李萱冰的脸。
  就在刚刚,霍思宁握紧李萱冰的手准备宽慰李萱冰的时候,霍思宁发现了一件让她感到惊骇的事。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