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第498章 棋盘石内有东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想到上一次周世涛弄一种奇怪的试剂处理她的那对珐琅彩,霍思宁心下来了主意,那就是找师父帮忙。
  电话打过去,周世涛就接了起来,听到是霍思宁,顿时就乐呵呵地笑问了:“听你师兄说,在太城你差点闯祸了?”
  霍思宁闻言有些尴尬,没想到周世涛也知道秘色瓷那事儿了。
  “那什么,差一点不就是还没有吗?季坤师兄反应快,而且顾叙也在,所以那只秘色瓷没摔坏。”
  周世涛虽然是笑着,但是说出来的话倒是不客气:“行事不稳当,记不住教训,下次来帝都再领罚。”
  “是。”霍思宁心下无奈,又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地应下来。
  “对了,故宫方面对你的那对珐琅彩很感兴趣,托我来问问你,看你愿不愿意出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周世涛问道。
  霍思宁皱了皱眉,珐琅彩可不多见,更何况还是一对瓷碗,这东西故宫也是没有的,让她出手她是肯定不愿意了:“我暂时没有卖掉的打算。”
  “那行,那我就回绝了他们。不过故宫那个老馆长跟我关系不错,如果他到时候再来跟我打听你这事儿,我也不好再拒绝,直接让他们来找你了。”
  周世涛这光棍的做法让霍思宁无奈苦笑,又聊了几句,周世涛才问道:“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霍思宁这才想起来那个瓷枕和卵白釉的事儿,连忙将事情跟周世涛说了一遍,周世涛闻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行,这点小事儿不费什么劲儿,你到时候来帝都的时候就把那两个玩意儿带过来,我给你瞧瞧。”
  得了周世涛的肯定答复,霍思宁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准备走出地下室,目光却忽然扫到了一块巨石上,让她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
  在地下室里放着一块四方形的巨石,那石头正是她去和田的时候在梅婶家买回来的,连同她给欧阳军的那块解开的羊脂玉,一共花了二十万块钱。
  当时她回来之后光惦记着解石和制作玉石成品,也没顾上这块棋盘石,就这样差一点都快忘记了,现在看到这棋盘石,才想起来当初她mō到这块棋盘石的时候,碧珠闪烁,证明这棋盘石肯定有问题。
  当初苏青青就对这个棋盘石极为好奇,霍思宁为了隐藏棋盘石的秘密,还故意忽悠苏青青说着棋盘石边角处磨损,露出了里面的玉石。
  事实上霍思宁也是这样猜测的,当初她在平洲就从花岗岩里切出过翡翠,所以她觉得这棋盘石既然能让碧珠闪烁,里面很有可能就藏有和田玉。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霍思宁忍不住走上前去,伸出手触mō这块巨大棋盘石。
  天眼开启,透过棋盘石的内部。
  让霍思宁大跌眼镜的是,在这块大约有半吨重的花岗岩内部,她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和田玉,而是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布包,在这布包里面竟然还包着一块黑黢黢的石头!
  对,没错,就是石头!那块石头不大,呈长条形,看起来很不起眼。
  霍思宁懵了,老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更让霍思宁感到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块看不出来出处的石头,里面蕴含着的紫气居然不少。
  这石头究竟是怎么藏到这个棋盘石里的呢?霍思宁很不解。
  一边用天眼查探,一边用手在棋盘石上mō索探查,但是围着这个棋盘石打量了几圈,霍思宁都没有发现端倪。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块完整的棋盘石里面是如何将一个布包裹塞进去的。
  按理来说,这石头既然是天然形成的,那就断然没有可能会藏进去一个布帛的道理;更何况这布帛里还抱着一块灰不溜秋的石头,这只有可能是人为藏进去的。
  可是为什么连她的天眼都探不出端倪,这布帛藏在这棋盘石中居然如此天衣无缝?
  霍思宁可不相信会有这样诡异的事,不信邪地又四下仔细查探了一番,仍然一无所获。
  这就奇怪了,她之前也解开过乌木箱子的机关,那箱子虽然内有乾坤,表面看起来天衣无缝,但是总归还是能看出些东西来的。
  只要是机关就总会有突破口,可是为什么这块石头却好像是一个浑然天成的整体一般?
  找不到机关,霍思宁看着那个棋盘发怔,忽然心念微动,目光定定地看着石面上的棋盘,若有所思。
  霍思宁棋艺不精,但是围棋规则却是倒背如流。
  盘面有纵横各十九条等距离、垂直交叉的平行线,盘面上标有几个小圆点,称为星位。
  棋盘上一共由九个星位,中央星位又称为“天元”,同时棋盘又渴分为“角”、“边”以及“中腹”。
  对弈时,棋子的每一步进退都极为讲究,就如同沙场之争,有时候进一步可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有时候退一步也有可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是霍思宁面前的这个棋盘却并未十九线,而是比较罕见的九九棋盘。
  盘面做工精致,盘面除了四角之外,并没有多余的花纹雕饰。
  盘面上雕刻的线条泾渭分明,也不知道线条是用什么上的色,在霍思宁倒了一盆清水略微清洗过之后,棋盘盘面上的黑色线条更加亮眼,竟像是刚刚涂抹上去的一般。
  霍思宁感到有些疑惑,这块石头的其他几个面看起来非常粗糙,无论是表皮的光泽还是表象看起来都像是饱经沧桑了一般,可见这块岩石不知道受过多少年风雨了。
  但是摆在最上面的那个棋盘盘面却和石头的其他几个面表现得完全不一样。
  沿用了至少几十年的棋面仍然保存非常完整,即便石头luǒ露在外面的部分遭受过风吹雨晒,也并不显得粗糙,触mō起来非常光滑。
  霍思宁本以为是棋盘做工精致的缘故,但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这个棋盘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既然这个棋盘和石头是一个整体,那么它的材质应该相同才对。
  而且棋盘的盘面是摆在最上面的,如果是暴雨烈日的侵蚀的话,承受损害最多的也该是棋盘面才对,可是为什么唯独棋盘这一面没有一丝一毫磨损的迹象?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