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第499章 玲珑棋局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思宁皱眉,将手按在棋盘上一点点移动,在mō到某个横竖线交叉点的时候,微微顿了顿。
  这时候她才发现,在那个黑色交叉点之下,似乎有一个细孔,因为那些交叉点上都途了油漆,所以那些细孔根本微不可见。
  霍思宁在第一次触mō这个棋盘的时候并没有在意那些细微的孔洞,她以为是花岗岩在成型过程中形成被气泡冲开的细洞,所以不以为意。
  可是这一回mō下去,她却发现不对劲了,在这个棋盘面上,这样的细孔居然有五十六个,毫无规则地分布在那些横竖线交叉点上,有的为圆孔,有的为方形孔。
  如果说只有三两个孔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五十多个孔,而且都在交叉点上,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了。
  霍思宁从地下室的工具箱里找了一根细铁丝朝着其中一个细孔用力插了进去,并未发现棋盘又什么动静。
  她纳闷地看着这块巨石,有些搞不懂那些孔究竟是什么用意,难道需要用什么特殊的方式才能打开?
  想了想,她打电话给院子里正在逗弄雷狮和黑炭的晏枫:“晏枫,你快来看看,我这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晏枫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霍思宁到底发现了什么,霍思宁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没多久,晏枫就来到了地下室,这时候霍思宁已经用铁丝将那五十六个孔都刺穿了,每个孔里面都用铁丝插进去试了一次,但是棋盘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东西?”晏枫进门之后就看到霍思宁在捣鼓,不由得有些纳闷。
  霍思宁把她对棋盘石这么多年居然没有磨损的疑惑说了出来,又告诉晏枫她在棋盘石上奇怪地找到了五十六个细孔,最后才说她用天眼看到这个棋盘石内藏着一块奇怪的石头。
  “你的目的就是想要取走那块石头吧?”晏枫直接就道破了霍思宁的小心思。
  霍思宁嘿嘿一笑,倒也不觉得尴尬。
  不过就算霍思宁不说这石头里面的东西,只要是懂一点行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个棋盘石有古怪。
  晏枫虽然不玩古董,但是他玩石雕和木雕,没有谁会无聊到在一块石头上钻五十多个孔,更何况这块石头还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棋盘石另有文章。
  所以在听了霍思宁的话之后,晏枫的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光亮,显然他也对这个奇怪的棋盘石有了一点兴趣。
  他在棋盘石上mō了一圈,随即也学霍思宁用铁丝插进那些孔里面捣腾,发现棋盘没有动静之后,他摩挲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忽然盯着那五十六个细孔皱紧了眉头。
  “我数了一下,五十六个孔,有二十四个为圆形,剩下的为方形,虽然看起来分布很散乱,但是其实都紧紧聚拢在棋盘中央。”
  霍思宁解释着,说到这儿她的语气顿了顿,犹豫着,又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接着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五十六个孔,如果摆上棋子的话,像不像是一个残局?”
  “残局?”听了霍思宁的话,晏枫的眼前顿时一亮。
  他惊讶地发现,那五十六个孔的分布看似散乱无章,其实并非没有规律可循。
  而且方圆孔很容易区分,又在这个棋盘上,只有残局这个解释才是最合理的。
  事实上,这也只是霍思宁的一个猜测,她在看到这个棋盘的某个瞬间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想到了《天龙八部》里面逍遥子为寻求传人而白瞎的那副旷世奇局--玲珑棋局。
  逍遥子的弟子苏星河也算是智商极高了,留下八个徒弟,琴棋书画乃至旁门左道、奇巧yín技,各人有专攻。
  但是苏星河为一盘棋皓首穷经三十年,却一无所得。
  玲珑棋局中“金鸡独立”、“老鼠偷油”等妙招环环相扣,可以说步步为营,招招杀机,奈何它遇到了一个不懂围棋也不按常理出牌的臭和尚。
  虚竹二三路自紧一气,随后黑棋倒扑拔掉白棋十六字,误打误撞用白棋一断,置之死地而后生,将黑棋八十目都吃掉了。
  当然这个棋局只是金庸先生笔下杜撰出来的,和霍思宁面前的这个棋盘并不尽相同。
  霍思宁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就想到那儿取了,不过她所说的话显然给晏枫很重要的提醒。
  手中没有趁手的棋子,晏枫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霍思宁捡回来的那一堆玉石上。
  几个风刃飞过去,玉石碎了一地,棋子也咕噜噜滚了出来。
  霍思宁嘴角抽了抽,从那堆碎石里将五十多颗棋子都捡了起来,然后就在棋盘上摆弄了起来。
  白棋摆放在圆孔上,黑棋在方孔上,等到棋局完整地摆放出来,霍思宁惊愕地看着盘面,晏枫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谁也没有想到,霍思宁竟然真的猜对了。
  这竟然真的是一副残局!
  若论下围棋,霍思宁的棋篓子是真的很臭,但是只说观看棋谱,她还是能看出一点门道的。
  眼前摆出来的这个局,看似温和,实则步步杀机。
  虽然表面上看,白棋处于劣势,但是实际上黑棋已经入了白棋的彀中。
  霍思宁假设自己执黑子,却无奈地有种入了牢笼的感觉,任凭她怎么挣扎,想要从白棋的包围圈中撕开一道口子逃出去,即使突围,牢笼之外,仍有牢笼。
  “局中局,这是一局死棋?!”
  霍思宁额头见汗,面对这样的棋局,不知不觉地内心就产生了一种压力,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局棋,其实就一步,只要黑棋多走一步,就能反败为胜。
  然而就是差了这一步,让黑子山穷水尽,只能做困兽之斗,无论怎么努力,都逃不掉……
  虽然金庸笔下的棋局是杜撰的,但是看到这副棋局,霍思宁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她不过就是随便想想,谁知道居然真的被她说中了。
  这副残局,不正如金庸先生笔下所描绘的珍珑棋局一样,精巧得如笼子一样牢不可破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