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第1811章 屁滚尿流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杨晨升也被这三个救援队队长给吓了一跳,乍一看,还以为这几个人是被人给打了,结果凑近了看,才发现三人脸上脖子上之所以会肿起来,不是因为被人打了,而是起了脓包。
  那三队长在杨晨升的办公室还忍不住伸手挠,结果手臂上甚至肚皮后背上,也很快开始长包了。
  杨晨升看在眼里,一时间只觉得他自己身上都开始忍不住痒了,好不容易才克制着不去挠的冲动,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将这三人给赶了出去。
  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是这毕竟是邻邦,总不好做得太明显,所以他还是吩咐军医来给这些人检查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杨晨升对这些人的症状感到诧异和不解,尤其是下面的人来汇报,说染上这种奇怪症状的人,就只有琉璃、高丽国还有东洋三支救援队的人,其他的包括华夏国和e国的救援队,都没发现这样的怪病。
  这个情报一报上来,杨晨升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仔细地回味了一下,他隐约好像明白了什么,眼底不自觉地就划过一丝笑意。
  不过表面上,杨晨升还要装作一副严肃的表情,将他的态度给传达下去,全力治疗,查清楚病因,不能有任何怠慢。
  一帮军医早就因为这两天的事儿,对这几支救援队感到厌恶和不耐烦了,现在得知了这样的巧事儿,一个个都恨不得奔走相告,放鞭炮庆祝,真要他们尽心尽力给这些救援队治疗,恐怕也难。
  而且,这帮军医在检查过这些救援队员的症状后发现,他们身上的症状,不像是皮肤感染倒是起疹子,而且也不传染,只要不挠,那些脓包就不会长出来,但是偏偏这些人都感觉到身体里面奇痒难耐,根本克制不住。
  那帮军医在查看过之后,也一个个感觉到诧异和震惊,拿着这帮子队员充当小白鼠,反复研究病情,却始终找不到病根。
  就这样磨蹭了两天的时间,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由于地震导致青雅眉山一带气候变化,空气和水质都出现了问题,所以琉璃、高丽国和东洋三支国际救援队的队员来到此地后,由于水土不服,导致感染疾病。
  这个诊断结果一出来,那边杨晨升顿时感觉瞌睡送来了枕头,急切地就向上面汇报了,很快,结果就反馈了回来:
  华夏政府感激国际救援队的支持和援助,体恤救援队员的身体和健康状况,将会将这些队员送到华夏最好的医院进行救治。
  然后,不容这些救援队有任何异议,军区方面就派来了专机,一股脑地将那些救援队员和记者都给送出了蜀地。
  华夏政府将国际救援队给遣送出地震灾区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英格兰、米国、法国等国家的媒体得知此事后,根本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儿,都认为这是华夏政府捣的鬼。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儿,e国的救援队就没有事,偏偏琉璃、高丽国和东洋的救援队就出了问题,而且一个不落都出现了这样的症状,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那些外国媒体在脑补了华夏政府的各种阴谋手段之后,开始大肆宣扬,明朝暗讽地指责华夏政府组织国际救援队的救援活动,试图挑起多国矛盾。
  华夏方面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直接就将那三支队伍的队员检查报告和浑身长满脓包的照片给公布了出来。
  华夏方面甚至没有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表示,哪个国家的医生如果能有本事治好这些救援队员身上的疑难杂症,华夏方面会支付绝对丰厚的报酬。
  这个消息一出,不少国家的名医都心动了,齐齐赶赴华夏,试图一展拳脚,然而,让这些国际名医束手无策又无可奈何的是,他们的治疗办法,一点也没有用,完全没有减缓那些队员们的症状。
  这下,那些媒体顿时集体哑然,没人敢再叫嚣了。
  哪怕他们心里再怀疑,这些极有可能是华夏政府暗地里动的手脚,可是华夏方面将一切都抛到明面上来,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心虚气短,也没有回避责任的意思,外媒根本找不到华夏政府在这件事上的任何诟病。
  而且,那些救援队员的症状是真的,这些人的的确确都感染了,而且病情奇怪,无人可治。
  那些外媒心中怀疑,可是谁也不敢真以身犯险,跑到蜀地去,想到那些救援队员的症状,这些人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栗,生怕进了蜀地之后,也感染了这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疾病回来了。
  那些救援队员忍受着奇痒难耐的折磨,一个星期后,用药无数,却迟迟没能缓解病情,这下这些队员都沉不住气了,一个个鬼哭狼嚎的,不停地抗议和叫嚣,只想离开华夏这个吃人的魔窟。
  华夏方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表面上还要装得各种愧疚歉意,挽留再三,最后才将这些队员们遣送回家。
  那些队员们一个个就跟逃离洪水猛兽一般,屁滚尿流地上了飞机,经此一难,这些人心中对华夏莫名地产生了一种恐惧,暗暗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鬼地方了!
  灾区通讯在地震的第四天,就已经大面积抢修过来了,手机通讯和网络都可以使用,所以救援队被遣送回家这个消息,霍思宁他们在当天就知道了。
  欧阳军差点没笑得肚子疼:“笑死我了,这些人太惨了,回去的时候,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好的,据说都挠烂了,到处流脓,还散发恶臭,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一进入他们的房间,就差点没昏厥过去,就连护工都不愿意接他们这些病房的看护工作。”
  倒是秦天看着那些人的图片,总觉得这症状怎么看怎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了那边一脸淡定微笑的霍思宁一眼,若有所思。
  霍思宁没有注意到秦天目光中的古怪,和顾叙对视了一眼后,抿唇一笑,道:
  “这不是正好吗,这些人一走,军区这边也能轻松一点了,起码不用跟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斡旋,估计杨司令那边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一番吧?”
  ,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