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重生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现在才发现不舍得了?想反悔吗?”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傲慢的声音。
  “她毕竟没有对不起我,还那么信任我。我……”傅昕迟疑着,表情十分为难。
  “没问题,你可以放弃,但是你推她爸爸下楼至死的那段视频,明早就出现在她的邮箱。”女人冷冷地威胁,“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
  “那是意外。”傅昕试图说服女人,毕竟杀人是重罪,“如果我跟她解释的话,她那么爱我,或许……”
  “但你亏空公款的事怎么说?她知道你害死他父亲,还会借钱给你吗?”女人冷冷地打断,突然哽咽道,“你想丢下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去坐牢吗?”
  “不不,我不会丢下你们的。”傅昕坚定了决心,安抚道,“你快别哭了,我会按照原计划做的。”
  “那就好,”女人放心下来,声音也变柔了,“我知道你跟她夫妻这么多年,会有不忍心,但是你想想当年她爸爸怎么害死你爸爸的,她这些年又怎么对你呼来喝去的,就该硬硬心肠了。况且这么做不是为了你一个人,还有我和孩子的将来呢。”
  “我知道了,刚才是我糊涂了。”傅昕深吸了口气,认同地保证说:“金沅菲该死,为了我们的将来,她必须要死!”
  “那我等你好消息。”女人挂了电话,坐等着那个属于她的豪门少奶奶的头衔。
  傅昕放下手机,闭着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婆,车子拿到了吗?”
  “嗯,拿了。正在开会,晚点回家再说。”金沅菲典型的女强人,因为父亲过世,一个人扛起整间公司。
  “哦,那你记得回山顶别墅哦,今天我们结婚七周年纪念。”他知道山上下了雪,山路很滑,也就很容易发生意外。
  “好。”金沅菲低低地应了一声,不难发现语调中带着一丝愉悦。不管外表多强势的女人,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总是愿意表现自己的温柔的。
  可是,就在她开车回去的路上,这辆所谓修好的跑车刹车竟然失灵。
  “怎么会这样?!”金沅菲脸色煞白,即使卯足了劲踩油门,也只能看到时速表不停地加速,一个拐弯,车轮因为积雪打滑,惯性地地撞向围栏,冲出山路,连车带人摔下山崖。
  刹那间,金沅菲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可她真的不想死,因为对人间还有深深的留恋,对自己的死也有巨大的怀疑。
  ——应该是积雪打滑,刹车线老化,剧烈踩踏的时候,把刹车踩断了,车子失控撞飞围栏,摔落山崖,豪门千金死于意外。
  “不,不是意外!”她挣扎着从床上做起来,浑身好像散架了似的,疼得发怵,“嘶——痛。”
  “小姐,你总算醒了,快点躺下,躺下。”福妈上前扶着她躺回床上,对着身后的男人道:“少爷,小姐没事了,没事了。”
  少爷?不是姑爷吗?
  她疑惑这个称呼,睁开眼睛看向女佣人的方向,视线有些模糊,头疼得发昏。
  “可爱,能听见我说话吗?”温柔而又低沉的男声,听起来好像三月的春风,暖暖的挠人心。
  可爱,是什么?
  她想mō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绑着石膏,没办法弯曲。视线好不容易变得清晰起来,眼神的男人有着最好看的五官,宝石一般的眼睛静静凝视着她,眼神如水般清澈柔和。
  “唔,你是谁啊?我……老公呢?”她不认识这个男人,拧着眉问着,可是声音很低,到了最后几乎听不清楚。
  “小姐,你可别再胡闹了,少爷都担心死了,”福妈拍了拍她的手劝说着,又双手合十,谢天谢地地念叨起来,“还好老天保佑,你总算醒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是谁啊?”她不耐烦地质问,心里只想立刻见到自己老公傅昕。
  “小姐,你没事吧?”福妈脸色一白,笑容瞬间僵滞:“我是福妈,这是少爷,你的叔叔呀。”
  “叔叔?”她忍不住笑出声,结果浑身痛得快窒息,连忙止住了笑,说:“他才多大啊?”她根本可以做他姐了。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男人悠悠地开口,声音宛如天籁,叫人莫名心动。
  “当然,我是……”她又差点笑出来,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半撑着手想坐直一点面对他,却发现窗玻璃上映出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的脸。
  “我是……”她看到自己的嘴动,玻璃上小姑娘也在动,连手和脚的动作都一模一样,顿时蒙了。
  “怎么会这样?我是谁?”她转头看向男人,疑惑的水眸正对上他温婉淡漠的眸子。
  “福妈,去把赵医生请过来。”那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只是隐隐透着几分淡薄。
  赵阳为她做了全身检查,尤其是脑部做了ct。得出的结果是,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头,可能会出现失忆现象。
  “赵医生,你是说小姐把我们都忘记了?”福妈追着医生发问,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那她还会不会记起我们?”
  “这个不一定,可能是暂时性的,也可能是永久性的。”医生翻看着检查单,照实说着,“不过你们可以试着为她恢复记忆,国外就有类似的案例,亲人朋友带病人做她以前喜欢做的事情,或者回忆一些另她记忆深刻的片段,都有可能帮到她。当然,做这类尝试一定不能着急,否则可能会适得其反,让她精神崩溃。”
  “哦,那还是顺其自然吧。”福妈已经跑医院跑怕了,最好小姐能把那些坏朋友和逃课、打群架的事情统统忘掉,做个乖萌的名媛淑女。
  她走到女孩面前,握着她的手说:“小姐,你别害怕,不记得没关系,我们不是坏人,会好好照顾你的。”
  狗屁失忆!她知道自己叫金沅菲,乐飞娱乐的董事长兼ceo,z国十大风云人物商界篇中唯一的女人。
  只是,不明白自己出个车祸怎么就变成一个十几岁的毛丫头了?
  眼神不经意地瞥见座椅上的报纸,上面头版头条竟然就是:巾帼商豪金沅菲结婚周年日飞车坠崖,当场死亡!
  噗——
  她死了,竟然死了!?那现在的她又是谁?
  “福……妈。”她不太确定地喊了胖女佣一声,拧着眉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谁?”
  “你是我们家小姐呀。”福妈热络地回答。
  她撇了撇嘴,无奈叹了口气接着道:“我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他又是谁?”暗暗看向病房外正和医生交谈的男人,莫名想要了解他。
  “哦,您的名字叫郝可爱,他是季莫少爷,您叫他叔叔的。”福妈大大咧咧地回答,脸上始终是那种憨憨的笑容。
  好可爱,寂寞?!
  这名字……
  她无语望天,想了想接着道:“既然我叫他叔叔,我们的姓怎么不一样的?”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说……”福妈顿了顿,似乎是认真想了一下,“您是少爷死去战友的孩子,少爷代替他照顾您,所以就做了您的监护人。”
  这么复杂?
  她暗忖着,又道:“那我今年几岁了?”
  “15岁,国二。”
  哇哦,一下子从30岁的熟女变成青春无敌美少女了。
  这倒是她乐意接受的,女人嘛,都想自己越活越年轻的。
  “小姐,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福妈最大的优点就是自来熟,不管认识不认识,她都能高高兴兴搭上话。
  “我为什么会伤成这样?”她蹙眉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绑着石膏,似乎是有很多处骨折,头还裹着绷带,整个一个埃及木乃伊。
  福妈迟疑了片刻,故意隐瞒了打群架的事情,只说:“您是失足从四楼摔下来,已经昏迷了五天了,医生说再不能醒过来,很可能就会成为植物人了。结果您就醒了,真是老天保佑,阿弥陀佛。”
  “也就是说这个女孩也是生死一线?”她小声嘀咕着,心里暗暗盘算起来。
  “啊?”福妈显然没听清楚她的话,张着嘴问道:“小姐,您说什么?”
  “没,就是伤口有点疼,”她笑着回答,紧跟着肚子竟然“咕噜”了一声。
  季莫从外面走进来,听到这声音,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笑了。他来到她床边,对着福妈说:“去准备点清粥小菜来,可爱饿了。”
  福妈二话没说,点了头就退出了病房。
  “你是……季叔叔?”她别扭着,总觉得有点拗口,毕竟现在属于30岁装15岁。
  季莫抬手,轻柔地拨开她脸颊上的发丝:“看来是真的失忆了,以后直接叫叔叔吧。”他脸上笑容加深,要知道以前的她从来只叫他“小老头”的,现在倒是因祸得福,一下子变得乖巧懂礼貌了。
  她抿了抿唇,点头算是答应了,灵动的大眼睛认真地打量着他,发现他真的属于帅哥中的极品,即使这么近距离观察都是360度无死角。跟这种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也不算委屈。
  好吧,既然上天给她这个重生的机会,就好好利用这个身份,找出那个害死自己的凶手。想用“意外”逃脱法律制裁,门都没有!
  从今以后,她就是青春无敌的15岁国中生郝可爱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