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被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手电筒的光照在脸上,跟拍恐怖片似的。章节快
  季莫看着她那阴森的表情,不禁笑了,随手开了台灯:“不是说睡觉了吗?为什么拿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目光很警觉地朝着床尾看去。
  “想吓唬你呀。谁让你大人骗小孩,说话不算话!”可爱随机应变地撒了个谎,偷偷用脚把小书藏在床垫下面,空闲的左手做成虎爪的样子对他扮鬼脸。
  季莫笑着摇头,抽走了她手上的电筒:“嗯,今天确实是叔叔不好,要给什么惩罚,说吧。”他在床边坐下,琥珀色的眸子温柔恬淡,流露着淡淡的宠溺。
  可爱撇了撇嘴,半眯着眼睛朝他勾了勾手指。
  季莫很自然地凑上前,闻到她身上那种少女特有的馨香,竟有一瞬间的晃神。
  可爱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不罚叔叔,就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温热的气息吹在他的脖子上,那种感觉酥酥痒痒的,很奇怪,但不会让他讨厌。
  “什么?”季莫看着她,自从成为她的监护人以来,还是第一次靠得这么近。
  “叔叔,外面是不是很冷?”她的手感觉他身上凉凉的,连忙往旁边挪动了一下,空出一点床铺位置给他,“到被子里捂一下。”
  季莫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洗澡换衣服,当然会带着室外的寒意。只是可爱这样的举动,让他颇为意外,认真凝视了她片刻,发现那就是小孩子最单纯的撒娇。
  他欣然接受了可爱的好意,侧身靠在床头,为她盖好被子:“好了,说吧,想叔叔答应什么事?”
  她靠在他怀里看着他,说:“不要再找老师帮我补课了。”
  “那落下的功课怎么办?”季莫也猜到了她的要求,但作为监护人不可能放纵她的学习不管。
  “叔叔不是可以教我吗?”她才不要每天看着有目的的女人在她面前晃呢,会影响心情和食yù。
  季莫捏了捏她的鼻尖,说:“空的时候当然没问题,可这段时间叔叔会很忙,不找家庭老师给你补课,等伤好了回学校怎么考试?”
  “不要,我不喜欢那些女的。她们都好凶,好坏。”她嘟着嘴,任性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那就换到你喜欢的为止。”季莫早就知道她每天都想着法子把来的老师赶走,这其实在她受伤前就是家常便饭的事,只是以前她都是动手把人打成猪头再丢出去,现在做法相对斯文,会动脑筋耍小聪明了。
  “只要是女的,我就不喜欢!”她生气地瞪着他,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抿了抿嘴接着道,“除非换成男老师。”
  “男老师?”
  “对呀。”可爱点头,一本正经道,“人家不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换成男老师,我就乖乖补课,好不好?”一双大眼睛好像小鹿斑比那样满是期待得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季莫垂眸想了想,说:“换成男老师,可爱真的会乖乖上课?不会又像这几天似的,每天挑刺把人赶走吧。”
  可爱脸红,没想到他知道是自己搞鬼,抿了抿唇肯定道:“绝对不会了,我保证。”她一脸真诚,以前谈生意的时候都没现在这么真心。
  季莫挑眉看着她,依然表示怀疑。
  “哎呀,叔叔。”她扯着他的衣服撒娇道,“你就相信我嘛,大不了我再挑刺的话,你扣我零用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零用钱等同生命,因为作为国中生,还没有赚钱能力。
  “你确定?”
  “嗯!”她用力点头,眼神无比坚定。
  季莫长长叹了口气,答应道:“好吧,就找男老师来给可爱补课吧。”
  “谢谢叔叔,你最好了。”她二话没说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想到可以调戏那些斯文书呆子,心情就无比雀跃。
  季莫从没见过她这么开心的样子,似乎失忆以后,人变得开朗善于表达感情了。
  “好了,都过12点了,该睡觉了。”他拉着她的手放到被子,为她掖好被子,想起身离开。
  可爱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说:“叔叔,不许走,等我睡着再走。”口气听起来像命令,极为霸道。
  季莫无语地笑了,靠回床头,拨过她额头的发丝:“好,快睡吧。”声音很轻柔,暖暖的很舒服。他看着她,以前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跟她这么亲近,总觉得这次受伤失忆之后她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让人喜欢和期待跟她相处了。
  均匀的呼吸声听起来非常安详,他知道她已经熟睡,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尾,拿起她藏在床垫下的小书。随便翻了几页,一串啊了哦了描述,让他无语的笑了。
  小丫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暗忖着,把小书放回远处,悄悄退出房间。
  第二天,正如两人约定好的,请来的是男老师。
  福妈把人领到房间,热络地介绍:“小姐,这位是全国最好的中学物理教授,刘老师。”她又是倒茶又是拿点心,把那人当菩萨一样供奉着。
  我擦!
  可爱看着那个大腹便便,带着深度近视镜的地中海老头,第一次很没修养的在心里爆了粗口。原本满怀期待的心情完全蔫了。
  失策,真是失策!她竟然犯了双方谈判的最低级错误,没有附加男老师的特征限定条件。
  “混蛋,枉我这么信任你!”她脸色铁青,气得牙根痒痒,决定把人赶走。
  “福妈,我不要他……”
  话没有说完,福妈就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小姐,少爷说了您如果想让刘老师走的话,没问题。只是,这个月的零花钱就没有了。”
  ……
  可爱很想吐血,作为一个15岁的国中生,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每个月的零花钱。为了能在身体复原后,光鲜地约见自己的前夫傅昕,必须忍耐,忍耐再忍耐!
  “让他上课吧,我会好好听课的。”脸上扬起甜灿灿的笑容,心里恨不得把季莫凌迟处死。
  死季莫,臭季莫,敢坑我,咱走着瞧!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