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第一次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季莫就站在那里,俊朗、帅气,集合了所有韩剧、小说中最有型的画面于一体。
  可爱站在原地和他对视,心里斟酌着要不要过去。身旁的傅昕凑上前小声道:“如果实在不想回去,可以在这里住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金沅菲死后,他并没有留别的女人住在家里,就算是陆娉婷,也只能说经常来,却从没留宿过。
  可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朝着季莫走过去:“回家不代表我们讲和了,暂时我还不打算跟你说话。”没有拥抱他,而是绕过他坐进车后座。在她看来,女孩子有时候就该带点傲气,不能轻易说原谅,否则自己的生气就会变得很廉价,对方也不会从中得到教训。
  季莫收回手,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轻松了不少。只要她肯回家,就算不理他,也认了。转身回到车里。
  傅昕看着两人离开,心里莫名失落。他今天刚从m国回来,只是抱着一丝侥幸从他们那个别墅区路过,为的就是能够路边偶遇。没想到真的被他遇到了,可现在又走了。他不懂自己对那个小女孩是什么感觉,心里总是记挂着,又有莫名的亲切感,好像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可爱。”他念着她的名字,脑中竟然浮现出金沅菲的样子。那年她很好,扎着马尾,穿着短裙,霸道又可爱。
  回家的路上,车内显得格外沉寂。可爱靠着椅背看着窗外,强烈的睡意席卷而来。这一晚上她又是翻墙,又是逃跑,还不停的生气,体力有点超负荷运转。到了现在紧绷的情绪好不容易松弛下来,人就开始犯困了。
  季莫透过后视镜,看着她平静的睡颜,把暖气开大了一点。突然,他看到可爱的手上和裙子上都沾着血迹,立刻停车叫她:“可爱,醒醒,是不是伤口裂开了?”来到后座,扶着她的左腕,想检查伤口。
  “你干嘛?!”她推开他,心里正疑惑呢,看到自己手上和裙摆上的血迹也吓了一跳,“怎么会?”她蹙眉想着,但可以肯定这血和手臂的伤没关系。裙摆下凉凉的感觉,让她顿时明白过来,看着季莫那副紧张焦虑的表情,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是不是伤口裂开了,让叔叔看看。”
  “不,不是的。”她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恐,抓着他的手说:“怎么办,我的老毛病犯了,如果没有药会死的!”眼眶通红,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季莫慌了,甚至没做思考,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顺着她的话道:“什么老毛病?药有带着吗?”
  可爱哭着摇头,搂着他的脖子说:“药在家里,我有溶血性贫血,没有药,血根本止不住。”哇的大哭起来。
  “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回家,很快的。”季莫的心乱极了,看到她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绕到驾驶座,完全不管什么限速,红灯,只是一个劲地猛踩油门,极速飙车。
  原本需要半小时的路程,他竟然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到了。车子还没有停稳,就抱着可爱上楼,几乎是拎小狗那样,把钱绎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快点帮她检查、止血!”直接把人丢到可爱床边,脸色是前所有为的难看,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医生都抓来救人。
  钱绎mō着发疼的脑袋和脖子,为可爱检查,下一秒表情好像死鱼似的瞪着季莫:“这血止不了的。”
  “什么意思?”季莫一听止不住,三魂不见了七魄,揪着他的领子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能让她有事!”
  “我靠!这血止了,她以后怎么做女人,生孩子?!”钱绎猛翻白眼,“这是小女孩开始成熟的标志。”
  季莫蹙眉,这时留意到可爱嘴角扬起的坏笑,心里只觉得“咯噔”了一下。
  “这是……”
  “丫头,第一次来月事吧?看把你叔叔急得,好像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似的。”钱绎挑眉看着可爱,用脚趾想也知道这是小丫头的恶作剧,精得好像狐狸的季莫竟然还着了她的道,太搞笑了。
  月事?他心里的石头整个落下,正想去mō她的头,眼前一黑,倒在了她身上。
  ……
  ------题外话------
  小剧场
  “哈……”某只庸医贼拉拉地笑着,口中还不停重复:“月事当贫血?有点常识好吗?”
  “你常识一个我看看。”某只狐狸勾着唇走上前,眼神似笑非笑。
  “喂喂,不带私下报复的。哇……”紧接着一长串哀嚎,某庸医鼻青脸肿地躲在墙角,手上画着圈圈诅咒他。
  “老易,把他送到韩国,变性之后就能跟我谈‘常识’了。”说完,走人。
  噗——
  “老季,你不能这样!”庸医挣扎着,反抗着,谩骂着,“喂,死狐狸,我走了,谁帮你们治病!哇,救命……”
  某无良作者救命啊——
  “雅蠛蝶,雅蠛蝶!”
  某无良作者撇了撇嘴,说:傻叉,大叔那叫“关心则乱”,是最有爱的!
  心血来潮写了个小段子,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