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童亮很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可爱听了他的问话,心凉了一大截,蹙眉上前,勉强保持着镇静说:“叔叔,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季莫看着她,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浅笑,只是这笑容很淡很淡,没有了平日的亲切感。乐-文-
  “你就是老郝的女儿吧,我记得。”他点头说着,对于这件事是有印象的,因为是他在老郝临死前亲口答应下来的。
  可爱的眼眶渐渐红了,抿了抿唇,说:“那你还记得为什么受伤吗?”
  “妈不是说,为了救你吗?”他mō了mō头,似乎是努力在想着,可始终记不起来。
  “那是怎么救的,为什么要救我,还记得吗?”可爱忍不住追问,双手紧揪着自己的睡衣,表情纠结。
  季莫低头尝试着去寻找答案,可是想多了却一阵刺痛,不禁倒抽了口腔:“嘶……”抬头看向可爱道,“对不起,我好想想不起来了。”又看向杨丽敏,道,“妈,怎么会这样?完全记不起受伤的事了。”
  “学长别紧张,我想可能是脑震荡的原因。”凌嘉文轻轻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抚说,“所以暂时想不起一些事情,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季莫点头,脸上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不过嘉文,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也是我忘记了什么。”
  “是啊,嘉文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杨丽敏笑着附和,声音特意很大声,“你昏迷的时候,她眼睛都没合过,一直守着你,可要对人家好一点。”
  “未婚妻?什么时候的事?”季莫很茫然,自嘲地笑了笑说,“看来我真的忘了重要的事。”眼角的余光看向可爱,发现她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脸色苍白,较小的身形在宽松的睡裙下更显纤细,弱不禁风。
  “放心,慢慢会好起来的。你和嘉文订婚就在几天前,可爱也在场的。”杨丽敏转头看向可爱,根本就是跟她一个下马威,想让她知难而退,“是不是呀,可爱?”
  “……”可爱蹙眉沉默,唇紧抿成线,稍微发白。
  “是,你们订婚了。”她深吸了口气,点头承认,黑亮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季莫,眼眶发红,盛着点点晶莹的泪珠,微微昂起头,倔强地不让泪水滑落,说:“既然叔叔醒了,我就回家了,你们慢慢聊。”转身的瞬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她的背却挺得直直的,看起来无比坚强。
  老易看到她哭着走出病房,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想送她回去,却被拒绝了:“易伯伯,叔叔失忆了,他不记得我了。”顿了顿,声音因为泪水哽咽了,“我想一个人走走,会自己回家的。”
  “小姐……”老易想劝她直接回家,但望着那双伤心的眼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叹了口气,点头说:“那小姐想回去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他知道可爱的手机被装了卫星定位,所以不怕找不到她。
  可爱茫然地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电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到一楼的,反正就是跟着一大堆人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就是漫无目的的,看着路上车水马龙,来来往往,就像在走一条生命的路,总会有遇到很多擦肩而过的人。而她就在人群中寻找着一个真正关心她,守护她的那个身影,之前找到了,所以路上的一切都变成了彩色的,明亮宽阔,美得令人心情愉快。但现在似乎失去了,路又变回了最初的黑白色,蜿蜒曲折,暗得让人心生余悸。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经过了多少地方,她在一个很老的,即将被拆掉的剧院前停下来。
  “为什么会就走到这里了。”她喃喃自语,看着周围没有人,便跨过旗标,往里面走去。深褐色的舞台,挂着红色的大幕布,十多排的观众席,还没拆掉,让她不觉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她是金沅菲,跟着母亲来了这里,看了一场当时最热的话剧:重生。
  台下的她只有8岁,目光却深深地被那场演出所吸引,尤其是演员们那么淋漓尽致地表演,让她感慨,原来生命也可以这么多姿多彩,并不是只能每天读书学字练钢琴。这才是她向往的人生,所以当演出结束后,她轻轻搂着母亲,奶声奶气又无比坚定地说道:
  ——妈咪,等我长大了,也要做演员!演最好的剧,给你和爸爸看。
  母亲的笑容那么温柔,轻扶着她的脑袋,点头答应:
  ——好,妈咪等着,小菲一定可以成为最优秀的演员。
  她记得跟母亲一起的日子,是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选择进入艺术高中的时候,上天夺走了她幸福的源头。
  母亲突然就过世了,紧接着中学毕业,她就被送去了国外。
  想想真是讽刺,似乎每次她感觉开心幸福,被人宠着的时候,就会被无情地夺走。最早是母亲,后来是傅昕,现在是季莫。
  叔叔失忆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她又要回到自生自灭的生活了,没有人会再像父亲那样包容她,呵护她,给她最温柔的宠溺。
  可爱勾起一侧的唇角,带着明显的自嘲。这不就是她该有的生活,自强,从来不依靠任何人。
  只是,她心里真的这么想吗?
  不,不是的,她真心希望的其实有人能护着她,宠着她,让她不会活得太累,太辛苦。
  眼泪再次滑落,“吧嗒吧嗒”滴在地上。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真的不坚强,甚至是脆弱的。曾经那些硬如磐石的坚强,只是一个女人独自拼搏时不得不具备的伪装。一旦有人给她一个宽阔的肩膀,包容的拥抱,这种坚强就会顷刻瓦解。
  可爱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她以为偌大的剧院只有她一个人,没想到还会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童亮循着哭声从后排走过来,原以为是哪个小女孩迷路了,没想到会是可爱。
  “可爱?”他快步上前,关心地握住她的手,问道,“昨天的事,你有没有受伤,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他其实已经给她拨了几百通电话了,但是都没人接。想去别墅找她,恰好遇到父亲回国,只能在家陪着。
  结果又是一通老生常谈,要他放弃做演员,回家继承道馆。好不容易训完了,他想着这里快拆了,就来看看,谁知遇到了自己最想遇见的人。
  “童亮?”可爱抽泣着,意识有点懵,声音哽咽着,“你怎么也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我走上演艺之路的起点,可明天就要拆了,所以来看看。”他拿出手帕,为她擦掉脸上的泪水,说:“你呢,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大叔呢?”
  一听到他提起季莫,可爱的心就莫名纠痛,眼泪更加止不住的落下。双手用力抱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上大声哭泣。
  童亮被她哭得慌了神,手轻轻拍了她的后背,柔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他,他受伤了。”可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是因为昨天的事吗?严重吗?”他跟着担心起来,想安抚她,又不知该如何安抚。
  可爱点头,说:“严重,他失忆了,他不记得我了。童亮,他怎么可以不记得我呢?怎么可以?”
  童亮蹙眉,轻抚她的后脑:“你说大叔失忆了?”
  “嗯。他不记得我了,我该怎么办?”
  “可爱,你听我说,”他扶住她的肩膀,让两人拉开一段距离,“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真的?可国外有很多案例都是好不了的。”她是真的不希望季莫忘记自己,可是失忆这种事非人力可以救治,所以才更伤心。
  “但也有很多不药而愈的案例呀。陪在他身边,帮他回忆一些过往的事情,会想起来的。”他温柔地擦掉她眼角的泪痕,拇指偶尔会蹭到她的脸颊,柔嫩细腻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可爱看着他,灯光下的发丝透着深棕的色泽,软软的让人不禁想要mō一下。清俊的五官,带着很浓的书卷气,是都市言情中最典型的男二,又或者是青春校园故事中的邻家大男孩。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儒淡和季莫是想通的,只是年龄的局限,他看起来少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你说这里明天就要拆了?”她的眼泪好不容易止住了,抽着鼻子问道。
  “嗯,明早9点爆破拆除。”
  可爱抬头环顾四周,长长叹了口气:“其实,这里也是我梦想的启蒙之地。”
  “这么巧?”童亮笑了,转头看向舞台,眼神变得幽远:“我真的很喜欢做演员,体验不同的人生。可是我家只有我一个儿子,所有人都希望我能继承自家的武道馆。”
  “童伯伯,不是季老爷子的贴身保镖吗?怎么还能经营道馆?”她有点想不明白了。
  “我三姐和四姐还没有嫁人,所以暂时由她们打理。”
  “原来是这样,那可以一直让她们做下去呀,为什么一定要你去继承?”她算是长在国外的,所以并不了解有些家庭重男轻女的思想。
  “因为是儿子。”他也觉得这种思想迂腐,可偏偏他的父亲特别注重这个,“女儿嫁人了,就是人家的人了,所以不能继承家业。”
  可爱拧眉,说:“现在都21世纪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儿女不都一样吗?都是自己的孩子。”
  “是啊,如果我爸能这么想,我就不用这么苦恼了。”他苦涩地摇头叹息,见可爱不哭了,稍稍松了口气,说:
  “我看时候不早了,你应该也累了,送你回家吧。”
  可爱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竟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她还以为最多是中午而已,看来自己从医院出来走了很长一段路。
  “可是家里就我一个人,现在回去好无聊的。”
  “那要去医院吗?”童亮以为她想见季莫。
  可爱想都不想直接否定:“不要。”她才不要看到凌嘉文在那里你侬我侬呢,而且老太后也会各种针对她,面对这两个人太辛苦了。她现在很累,完全不想进入战斗状态。
  “还是回家吧。”她只有这个选择,毕竟除了那里,自己没有其他容身之所。
  童亮站起来,伸手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走出剧院。
  他们拦了出租车,只是到别墅区路口的时候可爱已经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童亮轻轻把她背到背上,让她可以大面积地靠着平整的后背,睡得更加踏实一点。
  可爱感觉到他在走路,头靠在他的肩上,小声询问:“到了吗?”
  “嗯,就快了。”
  她觉得他的背虽然不是特别宽厚,却很温暖:“童亮,你很好,真的很好。”闭上眼睛,声音更小了,“我该喜欢你的……”
  童亮侧头看着她憨憨地睡颜,心想如果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就好了,可惜面前已经是季家别墅外了。
  医院里,老易为季莫倒了杯水,说:“小姐已经回家了,是童亮送她回去的。”
  “她哭了?”季莫一想到可爱离开时的背影,就心疼不已,但为了找出“赵海事件”的主谋,只能暂时隐忍。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怀疑是凌嘉文,但这个女人太小心,根本抓不到任何痛脚,只好以失忆来降低她的警惕性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