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害她烫伤?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她哭了?
  季莫一想起可爱离开时那个倔强的背影,心里就揪得发疼。这孩子就是这样,人前不管怎么样都要忍着,人后哭得稀里哗啦。越是这样,越让人心疼的厉害。可他暂时不能告诉她真相,她的表现越真实,凌嘉文才会越放松警惕。
  老易端着晚餐放到他面前的长桌上,又把床稍微摇起来一点,说:“好像眼睛是红红的,不过回去时已经睡着到了。”他把筷子递给季莫,表情似乎是yù言又止。
  “想说什么直接说吧。”季莫的左手并没有生疏感,是长年接受训练的结果。
  “少爷既然怀疑凌小姐,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把她处置了,何必一定要这么做?”他太清楚季莫的实力了,手握兵权,只要他一句话,国家元首也不过是件摆设。
  “老易,你还不了解吗?我不是爷爷,不会用他那套铁血手腕。”季莫有自己做事的原则,他处置的人,都是罪证确凿的犯人。至于那些没有证据定罪的人,他绝对不会滥用职权,私下处置。就像文家,还有王达海和李明睿,原本已是负罪累累,又触犯了他的禁忌,自然是格杀勿论了。
  但凌嘉文不一样,她做事很谨慎,任何时候都不会让自己惹上麻烦。这么多年,她能成为世界顶尖的女钢琴家,依仗的不只是自己的才华,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社交”关系。可是,迄今为止,竟然没有人爆出过这样的黑幕。在世人眼中她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高贵圣洁,神圣不可侵犯。可想,她的心思缜密,手段高明,从没有留下过任何可以遭人诟病的蛛丝马迹。
  “我知道,只是觉得少爷这么做太委屈自己了。可爱小姐也没办法理解。”老易抿唇笑了笑,心里明白他的意思,季家的铁血政策已经生出了不少弊端,滋长了家族内不少人贪婪享乐、中饱私囊、以权欺人的歪风邪气,久而久之必然引起公愤,到时整个季家都可能备受牵连。这就好像一颗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内部却生了蛀虫,迟早有一天会轰然倒塌,不复辉煌。
  “等水落石出了,她就会理解的。”他是在保护她,让凌嘉文觉得她不再是威胁,就不会再害她。
  老易点头,本想把福妈煲的骨头汤盛一碗出来,就看到凌嘉文到了房门口。
  “凌小姐,您来啦。”老易有意提醒季莫。
  “是,易管家,伯母让我留下来照顾学长。”她笑盈盈地走到季莫身边,看他正在用晚餐,便拿起勺子说:“学长,你受了伤,怎么还乱动,快点放下筷子躺好,我喂你。”说着,就挖了一勺米饭送到他唇边。
  “额,谢谢,不过我伤口疼得厉害,实在吃不下去,晚点再说吧。”季莫的脸上保持着一贯的笑容,用眼神意识老易把东西端走。
  “很疼吗?”凌嘉文坐在床边,刚碰到他的手,就听到季莫倒抽了口气,说:
  “嘉文,别碰,真的很疼。”他不想她碰到自己,所以表情看起来真的很痛苦。
  凌嘉文连忙收回手,看着他全身的伤,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如果我能帮你痛就好了。”
  “傻瓜,这么大了还掉眼泪,让我妈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季莫笑了笑,柔声说,“快别哭了。”
  “那你答应我,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凌嘉文看着他,眼神温柔动情,“虽然可爱一定要救,但那是警察的工作,你这么不顾安危地飙车过去,又跳车,我都快吓死了。”
  季莫的眸光微微一沉,脸上笑容不变:“是吗,我都不记得了。”
  他说不记得,她却这么清楚,显然当时是在现场的。
  “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爱为什么会有危险?”他要她多说话,这样就有机会暴露一些只有主谋才知道的细节。
  可是凌嘉文似乎很谨慎,摇了摇头说:“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新闻里看到了,跟母亲一起被吓得心惊胆战的。”转头看向老易,说:“你真想知道当时情况的话,问易管家吧,他在现场的。”
  季莫看了老易一眼,说:“那明天再说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那我帮学长把床摇下去。”她拿起遥控器,把床放平,又对着老易说:“易管家,你先回去吧,让福妈煲点骨头汤,明早带来给学长喝。”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另外照顾好可爱,别让学长担心了。”说到这里,眼角的余光瞟向季莫,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她其实对季莫的失忆有点怀疑,所以一直留意着他对可爱的反应。
  季莫清楚她的用意,当然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同时,他也懒得再跟这个女人废话,直接装睡,眼不见为净。
  第二天,可爱被福妈从床上叫起来,换了水手服,吃过早餐就去了学校。一路上,她不停地打着哈欠,表情严重欠睡。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的后半夜竟然会翻来覆去睡不着,好像这么长时间下来,都习惯季莫陪着自己入睡了。他不在,翻身都抱不到东西,怎么睡都睡不踏实。
  “真讨厌,什么时候养成这坏毛病的。”她单手托腮,懊恼地叹了口气。以前和傅昕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情况。
  看来季莫真的把她宠坏了,偏偏现在又给她玩失忆,气死人了。
  罗毅把她送到学校,并没有开车离开,而是听从季莫的吩咐,继续留在这里保护她。
  可爱的脚才踏进教室,就被依依和晓玲拉到了一旁,从头到脚地检查了一遍:“你没受伤吧?竟然敢从高速轿车上跳下来,太厉害了!”
  “我没事,但是叔叔受伤了,还失忆。”可爱没好气地说道。
  “失忆?”依依愣了一下,忍不住笑道:“嘿,你们两个真有意思,排着队玩失忆。”
  “滚!”可爱没好气地低吼,她是假失忆,某人却是真的记不起她了。
  “哎呀,别生气嘛。”依依拍着她的肩膀说,“失忆,你多陪着他,增加一点熟悉感,说不定很快就恢复了。”
  “还多陪他,老太后都不许我去医院。”可爱走到自己的课桌前坐下,一想起昨天杨丽敏的表情,就浑身冒冷汗,那眼神简直想把她扒皮抽筋。
  “不会吧,老太还这么不待见你。”晓玲拧眉问道,她记得季家都对外承认她的身份了。
  “是啊,就好像我要跟她抢儿子似的。”可爱也不知道杨丽敏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真的好想自己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噗,难道她怕你成为她的未来儿媳?”依依忍不住调侃。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才15岁,怎么可能给她做儿媳,那叔叔得多大年纪才能结婚呀。”可爱从没这么想过,心里一阵恶寒,连忙摇头道,“这画面根本无法想象,太恐怖了。”
  “哎哟,开个玩笑,这么认真干嘛。”依依笑着勾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说道:“我们知道,你已经有童亮和郑浩这两块小鲜肉了,不会再要一块老腊肉的。”
  “去你的。”可爱很不客气地用手肘撞她的xiōng,心想有时候老腊肉吃起来还是很有滋味的。
  “喂,干嘛,妒忌我xiōng大啊。”依依大大咧咧地揉着自己的xiōng口,那动作非常猥琐。
  可爱和晓玲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做了个呕吐的姿势。
  “拜托,你那是肥的。”可爱忍不住损她,又道,“不过,今晚我让福妈准备了火锅,一起去我家吃吧。”她不想一个人吃晚餐,更不想总是纠结季莫的事情,所以决定邀请两个死党回家热闹一下。
  “哇,入夏吃火锅,我喜欢!”依依是标准的吃货,一听到吃就浑身来劲。
  “那就说定了,放学后一起去我家。”可爱跟她们敲定了这件事,就听到上课铃响了,大家各归各位,等待今天的第一堂课。
  下午放学后,依依和晓玲跟着可爱坐车回别墅。
  福妈一早已经准备好了两个锅,一个麻辣的,一个靓汤的。见她们来了,连忙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快点洗了手坐下吃吧。我还为你们准备了秘制的冰镇酸梅汤,开胃又降火。”
  可爱看她张罗了一桌的菜,不只是火锅用的菜料,还有烤肉和西点。她甜甜一笑,由衷说了一声:“谢谢福妈,你真好。”
  “唉哟,不就是一桌菜吗,怎么就客气起来了,快点吃,吃得不够我让厨房接着做。”福妈其实也是为了照顾可爱的心情,现在不许她去医院,少爷又似乎失忆了,知道她心里难受,自己又实在帮不上什么,只好多做些吃的来让她高兴了。
  “哇,这么多好吃的,不行了,我现在就要吃。”叶依依一闻见香味就把持不住了,直接就坐下大吃特吃起来。
  三个女生,除了叶依依,都是瘦瘦小小的,但吃起东西来一点都含糊,一盘烤肉一会儿工夫就光了,还有各式的丸子,羊肉片、牛肉片、鱼片,反正都是没多久就见底了。
  她们打打闹闹的,吃着正欢,就听到门口有人来了。
  “呀,今晚这么来客人啦。”凌嘉文竟然来了,脸上是亲切和煦的笑容,对着福妈说,“我回来帮学长拿些换洗的衣服。”
  福妈听了这话,立刻上楼去收拾。
  凌嘉文慢慢吞吞地走到饭桌前,看着她们的吃食,笑道:“哟,这么多好吃的,挺香的。”
  依依和晓玲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可爱则始终低着头,吃着碗里的东西。
  她见大家都不理她,脸上有点挂不住,抿了抿唇说:“可爱,你可以放心,学长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再过一个星期应该就可以回家了。”
  “哦。”可爱低低应了一声,继续不鸟她。
  “对了可爱,你知道学长睡着了,会磨牙吗?”她的嘴角勾着浅浅的弧度,简直就像跟她示威,“那模样真的太可爱了,而且他还一直握着我的手哦……”
  “凌老师,你前段时间好像刚教了我,淑女的用餐礼仪。”可爱实在不想忍她了,轻挑着眉梢道:“我们三个现在正吃晚饭,以淑女礼仪来说,根本不能说话,而你也不该来跟我们说话。否则,就是没有修养的表现。”
  ……
  凌嘉文蹙眉,一下子被她的话塞到了,眼神含怒地瞪着她。
  “什么没修养的表现,我看直接就是个泼妇。”依依的嘴巴向来很贱,根本不会管对方是谁,只要是不爽了,直接就骂了。
  “你说谁是泼妇?!”凌嘉文长这么大没被人这么红果果地骂过,心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音调一下子就高了许多。
  “说你了,怎么样啊?”依依昂着下巴说着,态度特别嚣张,“有本事,你咬我啊!”
  凌嘉文狠狠瞪着她,原本真想动手的,正好听到福妈叫她,说是衣服已经收拾好了。才收敛了脸上的怒气,换上温柔的浅笑,转身走过去拿。
  “切,走路下盘吹风,一看就不是原包装,贱。”依依冷嗤一声,说出的话更损了。
  可爱和晓玲听完,就“噗”的一声趴在桌上笑了起来。
  这种话她都想得出来,真是个天才。
  “丫头,你说话干净一点,什么下盘吹风?!”凌嘉文的脸都绿了,再好的忍耐力也经不起这么粗俗的谩骂。
  依依耸了耸肩,摊了摊手,表情要作死:“隔膜没了,当然漏风了,难道不是?”
  哈哈哈……
  可爱和晓玲瞬间捧腹大笑,气得凌嘉文想折回来跟她理论。谁知走得太急,踩到了自己的长裙裙摆,人惯性向前,扑倒在饭桌上,右手正好按在沸腾地火锅汤里。
  “啊——”她尖叫一声,掀翻了整只锅子,沸腾地汤水立刻朝着可爱身上泼去。
  幸好罗毅快一步从厨房出来,连人带椅子一起挪开,汤才全部洒在的地上。
  “可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凌嘉文扶着烫伤的右手,振振有词道,“为什么要用脚绊我,害我被烫伤!”
  ……
  ------题外话------
  嗯,今天晚上8点二更哦,六一确实会有奖励活动哦,活动内容会在明天的更新公布哦。啦啦啦,啦啦啦,筒子们和我一起来过儿童节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