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我要出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别墅楼顶上,罗毅整个人平趴着,就在可爱的房间和傅昕的房间相邻的中心位置。````手上拿着一只微型小屏幕看着。一根细长的管子从楼顶沿着落水管往下延伸,直到可爱的阳台外。管子的前头是个软红外线的微型摄像机,能够把房间里的每个角落拍的清清楚楚。同时还具备热能探测仪的功效,可以在窗帘被拉上以后准确检测到室内有几个人的体温。
  一系列高科技的仪器,很多时候只有在m国特工剧里才能看到,现在却被用在这么没营养的盯梢上。
  罗毅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个变态偷窥狂,做着让万人唾弃的事情。可是boss的命令不能不服从,只能强忍着被蚊虫sǎo扰的痛苦,默默盯着。
  突然,他看到傅昕把可爱抱回床上,两个人的气氛无比暧昧。
  糟了!
  罗毅心里暗忖着,想立刻下去阻止,又想起季莫的话,不能让可爱知道自己的存在。于是,找了一颗小石子,准确无误地丢到她房间的阳台上,力道恰到好处地打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啪……
  这样的响声,让可爱顿时回了神,猛地把人推开。
  傅昕跌坐到了地上,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第一个感觉不是摔得有多疼,而是很尴尬,怕自己的举动会吓到可爱:“对,对不起可爱,我,我,我不是有意要亵渎你的,我只是,只是不由自主的就,就……”
  “我又让你想起你太太了?”可爱坐在床上,表情略显冷淡,黑亮的眸子充满了对他的审视。
  “不是,不是想起我太太,而是你本身对我有吸引力。”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喜欢上了可爱,或许一开始是因为她的言行举止真的很像金沅菲,但后来就不是这样了。他觉得她是个谜,有时候亲切温婉,让人无比熟悉;有时候又冷若冰霜,叫人无法琢磨。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我原本只是想抱你回床上休息的,没想到会这样。”他语无论其,越想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深吸了口气说:“你可以原谅我吗?我不希望因为这样,让你讨厌我。”
  “可以。”可爱接着他的话,说,“不过,现在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
  傅昕愣了一下,问道:“你,确定不生我的气?”
  “嗯。”可爱点头,走下床开门,请他离开。她当然要原谅他,否则怎么好像没事人一样,留下调查她想知道的事情。
  傅昕看她脸色放松下来,总算是抒了口气,起身往外走:“那你早点休息,沅菲的衣服你可以穿,明早我让司机送你去学校。”
  可爱朝着衣厨看了一眼,微笑点头,“好,我知道了,晚安。”轻轻关上门,听他离开后“咔咔咔”连上三道锁,把门反锁了。
  她有点疲惫地靠着门坐到地板上,手搭着额头闭上眼睛。熟悉的房间,没有太多的改变,原本应该是亲切欢喜的,现在却感觉沉重压抑。她长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床前,好像“大”字一样倒在床上,眼神直视着白色天花板,思绪有点茫然。突然,她侧头看向阳台,发现了窗边的那颗小石子,便过去拉开落地窗,走上阳台。
  初夏的风,不像春天那么还寒冷,也不似盛夏那么热làng,吹在脸上凉凉的,特别清爽。她弯腰蹲在地上,捡起那颗小石子,心里竟然有点感激。
  “小石头呀小石头,多亏你掉落及时,才让我没有被坏人占便宜。所以,为了感谢你,我决定把你收藏起来。”她率真又孩子气地说着,真就把那块石头捡起来放进桌上的音乐首饰盒里。这里面还装着很多其他石头,五颜六色的,特别好看。
  这些都是她小时候收藏的,每颗石头都有一个快乐的故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快乐也越来越少,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些残留记忆和片段。
  可爱轻轻合上盖子,不愿意再去缅怀金沅菲的童年。现在的她是重生的可爱,一个努力追逐梦想、实现梦想的崭新生命。
  她起身关上落地窗,拉上窗帘,关灯睡觉。
  到了后半夜,她却悄悄mō进傅昕的书房,用手机手电筒翻查着抽屉里和书架上的东西。突然,她找到了一本设有密码锁的旧相簿,心里又疑惑也有好奇。
  一连输入了好几个密码,都无法打开。最后,正当她想放弃时,锁扣“啪”地弹了出来。她没想到这个密码竟然是金沅菲的生日数字。
  她立刻翻开相册,里面都是黑白色的老照片。很多都是一家三口的合照,每一张都笑得很开心,可以看得出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后面开始就只有他和他母亲两个人的照片了,表情明显变得拘谨、压抑起来。似乎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因为生意失败,跳楼自杀了。
  可爱记得交往的时候曾经听他提起过一次,但因为太悲伤,所以后来也没有再谈到过。现在想想,他心底的阴郁或许跟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
  她又翻了几页,想收好不再看了,相册尾页却掉下来一张照片,那上面是两个男人的合作。一个当然是傅昕的父亲,另一个……
  可爱仔细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个人竟然是她的父亲!
  “怎么会这样?”从她把傅昕介绍父亲知道,到他们结婚,父亲都没有说起过这件事。他和傅昕的父亲是认识的?而且看照片上勾肩搭背的样子,关系还很不一般。
  可是,为什么父亲从没有提起过,而傅昕也没有跟她说过?
  可爱轻抚那张照片,只觉得有自己父亲的半张上面都是划痕,很明显是用指甲一道道画上去的。
  这是为什么?!
  她的心情凌乱了,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连忙把照片和相册都装好,锁上,放回原处。然后,悄悄躲到阳台上。
  傅昕开灯走进书房,随手拿起一份文件,坐下。眉心轻蹙,感觉到椅子竟然是有温度的,起身在房内查看了一下,接着往阳台走去。
  可爱看到他往阳台上来,只好翻过栏杆,扶着落水管,躲在外面。此时整个人基本上跟蜘蛛侠似的,悬在外面。
  傅昕走到阳台上,看没有人,便想探头到栏杆外面看看。
  谁知,楼下传来佣人们的喊声,紧接着警报声响起。
  “有小偷,抓小偷……”
  傅昕听着叫声,连忙转身往楼下走去。
  可爱这才松了口气,重新爬回书房,然后装成被警报声吵醒,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有小偷吗?”
  “没事,你先回房间,警察很快就会到了。”傅昕抬头看向二楼,温柔的安抚。
  可爱这才装作乖巧地回到房间,她真是经历了无比惊险的一刻。幸好有这个搅局的小偷出现,才能逃过一劫。她双手合十,心里暗暗为这个小偷祈祷,希望他可以平安脱逃。
  罗毅快速跑进了附近的小树林,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他发现这个任务,比要他杀十个人还辛苦。做了偷窥狂,又做小偷,还一定不能让当事人知道,真是有够辛苦的。
  所以,他决定把刚才拍到的“床上”影像,传送到季莫的手机上,向他认真汇报一下今晚的工作!
  病房内,季莫原本已经睡着了,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警觉地醒过来。冷冷飘过身旁的凌嘉文,确定她已经熟睡,才点开那段视频。
  上面竟然是傅昕把可爱压在床上,而且还打算吻她!?
  这是什么乱七八的?!
  季莫再也按捺不住了,单手撑坐起来,对着门外喊道:“老易,立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