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少爷来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出院?
  凌嘉文被这喊声吵醒,眼神有些恍惚:“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易推门进来,表情有些为难:“少爷,现在才凌晨三点,医生都不在,根本没办法办理出院手续。
  季莫哪里管这些,只知道再不出院,小可爱就要被某大灰狼吃干抹净了。直接道:“把钱绎找来,让他办。”
  “可是,钱医生昨天去了m国,人不在a市。”老易蹙眉,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那就先出院,明早再办出院。”季莫心心念念的都是可爱会吃亏,一定要立刻把她接离傅家。
  “不可以!”凌嘉文不等老易开口,严肃地打断道:“学长还在观察期,明天有一系列的检查要做,绝对不能出院。”
  “我没事,骨折而已,坐轮椅就行了。”季莫是真正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骨折比起之前的那些伤真的不算什么。
  “不行,有过脑震荡,还失忆了,一定要检查才行。”凌嘉文放柔了嗓音,试图安抚劝说。突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谨慎地问道:“学长,你是不是想可爱了?”她是个心思很细的人,随便一句话都会引起她的怀疑。
  季莫不能让她怀疑,否则这两天的努力,乃至可爱离家出走都变得白费了。他很自然地接了一句:“可爱是谁?”眼神满是疑惑,忽然又恍然大悟:
  “哦,你说老郝的女儿吗?”皱了皱眉,又道:“我为什么要想她?我和她关系很好吗?我好像记得她前两天刚被接回家的时候,还在我的饭菜里下了泻药呢。是不是啊,老易?”
  “是……”老易愣了一下,无奈地看了凌嘉文一眼,才说,“不过少爷,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好几个月了吗?”他想了想,明白道,“哦,我失忆了,忘记了这几个月的事情。”
  季莫伸手mō着额头,蹙眉闭上眼睛努力回想着,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行,想不起来,头好痛!”倒抽着气,样子有点抓狂。
  凌嘉文怕他弄伤自己,连忙握住他的手,安抚说:“想不起来就别想了,等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季莫稍微平静了一些,点了点头,靠回床上。
  凌嘉文为他盖好被子,声音很柔,听起来特别温柔贤惠:“你看你,根本还需要治疗,怎么能出院呢?”
  “可是,我不想呆在这里。”季莫的表情有点孩子气,就像是每个患有失忆症的病人总会带点过去没有的任性。
  “那要不这样,明天会有一系列的检查,做好以后我们就去问医生,他说可以出院,我们就出院。”凌嘉文努力扮演好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希望他在失忆的这段时间培养彼此的感情。这样即使他以后恢复了记忆,也不会不理她。
  季莫看着她,心里是一百万个厌恶,想把人直接甩开,但脸上还是笑着答应道:“那好,医生说可以,我就出院。”
  “嗯。”凌嘉文很高兴他愿意听自己的,这让她非常有成就感。
  “嘉文,我有点饿了,可以帮我买点吃的吗?”他微微扬起唇角,眼神淡然柔和。
  “让老易去就是了,我在这里陪你。”凌嘉文才不想离开他,半秒钟都不愿意。
  季莫的眸光滑过一道黯淡,转换之快让人完全无法捕捉。眼神依然温柔含笑:“他就只会清粥小菜,很难吃,我不喜欢。你去吧,你知道我的口味。”
  这话,让凌嘉文一下子就脸红了,心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那我去买,等我一会儿。”
  季莫点头,看着她走出病房,又用眼神示意老易跟出去看看,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少爷,出什么事了?”老易重新回到病房,这才可以正常对话。
  “傅昕竟然把可爱压在床上!”季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冷沉严肃,琥珀色的眸子流露着明显的怒气。
  “会不会是误会?”老易觉得这是罗毅故意发过来的,事实一定不是这样。偏偏他们少爷一遇到可爱的事情,就会抓狂,刚才还差一点就露陷了。
  “什么误会,那个男人本来就对可爱有企图。”季莫拥有最敏锐的观察力,即使傅昕从没有公开表示过喜欢可爱,但他的眼神早就出卖了心里最深的*。
  “而且我一直觉得他太太的死并不单纯,好像是有人故意设计的意外。”这是他的直觉,一种接近野兽的原始第六感。
  老易有些意外,小声道:“您的意思是,傅先生为了继承遗产,谋杀妻子。”
  “这只是我的猜测,总之这个男人很危险,我不希望可爱跟他走得太近。”季莫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可爱离开傅家,哪怕暂时不住回别墅,也不能跟傅昕住一个屋檐下。
  老易的想法也比较单纯直接,说:“那明天,我去把小姐接回家。”
  “你觉得她会回去吗?”
  “那怎么办?”
  “明天我做完检查以后,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让医生同意我出院。”季莫现在还装作不知道可爱离家出走,一旦出院,这件事自然就瞒不住了。而他出于监护人的责任,肯定不能让可爱流落在外,接她离开傅家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可是,您的身体,真的伤得很重,才三天就出院,我怕会有后遗症。”老易是真心为他的身体着想,不想他落下病根。
  “放心,我的身体自己清楚。”季莫看他的脸色,知道他真的不放心,便道,“要不这样,等钱绎回来,给他安排一个长住客房,每天帮我做检查。”
  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说法,但是老易真的就接受了:“那我现在就去安排,凌小姐应该也快回来了。”
  季莫一听这话,这个人都不好了,扶着额头道:“如果我的伤稍微轻一点就好了。”
  “我觉得您还是这样比较好。”老易矍铄的眼眸划过一抹笑意,难道开起他的玩笑:“这样,等真相大白的时候,就能得到可爱小姐无微不至的照顾了。”
  诶,这话没错。
  季莫轻轻挑眉,觉得这伤确实有点好处。
  然后,到了早上11点多,做完一系列的检查过后,医生竟然真的同意为季莫办理出院手续了。这让凌嘉文无比意外,忍不住提出质疑:
  “张医生,您不是开玩笑吧,学长他真的可以出院了吗?”
  “所有检查报告都很正常,想出院的话完全可以。只是手脚不能乱动,需要用轮椅代步。”医生已经跟老易友好沟通过了,哪里还敢说不行,恨不得立刻把人送出去,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可是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想起来,这不要紧吗?”凌嘉文不想他这么快知道可爱离家出走的事情,很想把他留在医院。
  “选择性失忆,并不是什么危险病症,也没有药物可以治疗。不如早点回家修养,说不定很快就会恢复的。”说着,医生直接在出院单上签字同意。
  凌嘉文心里很不愿意,还想说什么,就听季莫道:“好了嘉文,我知道你担心我。其实住回家只会对我的复原更有利,因为照顾我的人更多了,不是吗?”
  她抿了抿唇,也不好再反驳,只好点头接受了。
  很快的,老易安排的车子都到了,凌嘉文推着季莫下楼,两个人一起坐车回别墅。
  路上,凌嘉文知道可爱离家出走的事情瞒不住了,便把事情告诉了他。同时也为自己和杨丽敏开脱,说得可爱脾气很爆,不通人情,根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可爱身上。
  “学长,我当时真的已经跟她道歉了,可她还是走了……”她显得特别无辜,低着头,满是愧疚道:“对不起,。”
  季莫安静地听完全部故事,心里已经是怒海翻腾,脸上依然不动声色:“不要紧,这丫头就是野惯了,老郝那时候也天天为她头疼。等会儿我去学校把人接回来就行了。”
  凌嘉文委屈地撇了撇嘴,说:“我怕她还在气头上,不愿意回来。”
  “这就由不得她了。”季莫故意把声音放冷了,说,“作为监护人,我有权利对她进行管教。离家出走,可不是一个好女孩应该做的事情。她既然已经是季家的小姐,就要守季家的规矩。”
  凌嘉文还是第一次听他这么说可爱,那口气跟杨丽敏和老太爷同出一辙,这才是季家人该有的气势。她一下子就放心了,对自己的将来也充满信心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学长也不要太为难可爱了,她毕竟还小,又才到季家几个月,有点叛逆也是正常的。”她尽可能表现出一副善良温柔的的模样,都可爱也是宽容有加。
  季莫笑着点头,脸上的表情始终温婉和煦:“我知道。”心里对凌嘉文的嘴脸充满鄙夷,这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嘴脸,没有人比她演得更好了。
  下午,可爱拎着从教室走出来,傅昕已经在楼下等了她很久了,见她出来,主动接过她的书包,又跟依依和晓玲打招呼:“嗨,好久不见,昨晚后来没有睡不着吧?”
  “傅总哦,您怎么亲自来了?不怕狗仔拍到照片吗?”依依斜睨了可爱一眼,眼神很暧昧。
  “老板慰劳一下员工,接她和她的同学一起吃个晚饭,没什么大问题吧,随便他们拍吧。”傅昕半开玩笑地说着,和她们一起往校外停车场走。
  “吃晚饭?”依依一听到吃,眼睛立马亮了,“这个好,我喜欢!吃什么?”
  “你们决定。”傅昕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拿出车钥匙按键开门。
  “那我要吃日式料理。”依依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提出要求。
  傅昕正想答应,就听到老易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姐,少爷来接您了。”
  ------题外话------
  10点还有一更,可以等的亲,就等一下哦,困的话就早点睡,明早和明天的更新一起看,也行。主要今天比较忙,所以晚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