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演绎吻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12
  噗——
  他就知道会这样!
  所谓艳照,就是他小时候的一些光屁股的照片,这也能威胁到他吗?
  向烨把手机拿得远离耳朵很多,语调懒散温吞:“拜托,你才刚醒,省点心好吗?不是我要吻可爱,是可爱会吻我,是我吃亏,好不好呢?”
  “哦?你吃亏?”季莫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温和,软软的语调不愠不火,“那不妨更吃亏一点吧。。しw0。”
  “切,就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照片,你还想威胁我啊?”他不以为然,又故意调侃说,“其实,你真的不想可爱演吻戏,我有个非常好的办法,就是你直接把她锁在家里。而且普通的家还不行,最好是那种童话故事里才有的古堡塔楼,然后你想见她的时候呢,就朝着上面喊,‘小可爱,小可爱,快把你的长头发放下来,叔叔来看你了。’接着你就顺着她的头发爬进塔楼,跟她幽会。几百年以后,你们的故事被流传下来,名字叫做‘怪蜀黍与小可爱’。”他说得眉飞色舞,声音中还饱含笑意。
  突然,耳边传来一串信邮箱的收件铃音,随手点开,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我擦,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你说呢?”季莫的尾音很自然地扬起,故意怄他说,“当然是在你猎艳的时候了。”
  两人的情势一下子就对换了,变成向烨憋屈了。
  他看着手机上的照片,那是他开春去巴黎参加时装节时认识的一个嫩模,当然会相互吸引地做一些成年人喜欢做的事了。然后,竟然就被他拍到了,这是时刻被人监视的节奏啊!
  “老季,你这么做很不道德,这属于个人*!”
  “我只是接受了向伯父的请求,派人保护你。至于拍到什么,不是我能控制的。”季莫的口气特别轻描淡写,连威胁人都是气定神闲的,“怎么样,要不要帮你发给媒体,我看拍的不错,你那身材挺好的。”
  “你敢!”他急了,口气一下子就重了。
  “嗯?”季莫没有说话,只是低低地扬了一个音调,向烨连忙放柔的语调:
  “老季,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他把手机拿到耳边,服软道,“我保证不吻可爱,也不让她吻我,把底片还给我吧。”
  “你的保证,有用吗?”
  “有用,有用!”他连忙答话,说,“我如果说话不算话,让我这辈子娶不到老婆。”
  “你本来就不打算结婚,这保证没什么用。”季莫其实很记仇,表面看着温文尔雅,宽容大方,其实私下里可能直接人整死。
  向烨太清楚他的脾气了,哭丧着脸,说:“那你想怎么样嘛?”完全变成弱受气质。
  “如果做不到,就以后都不能人道。”他的语调无比温柔,说得却是最恶毒的诅咒。
  一个男人,不能人道,那比杀了他还悲惨。
  向烨心想,他是怎么都不会不能人道的,所以直接就答应了:“好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只要把底片给我就行。”
  “可以,晚点自己来拿。”他算是跟他达成共识,又强调了一句,“不过,我最后说一句,如果你出尔反尔,我会亲自找人阉了你。”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你妹的!
  向烨有种狂吐血的感觉,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能跟这只臭狐狸攀上朋友关系!表情满是委屈,嘟着嘴玩着自己的手指,他就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都不行吗?
  “坏蛋,都是坏蛋,拍不好,不给工钱,你养我啊!”向烨蹲在角落,真的很想画圈圈诅咒他。
  第二天下午,可爱放了学就直接去了公司的排练室,那里存放着很多影视剧需要的道具,也有钢琴,工作人员按照剧本上的要求,简单布置了一下场景。
  一架钢琴,两张椅子,一道透进室内的夕阳余晖。
  向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演绎了男主第一次为女主上课,教她指法;到弹奏出第一首曲子;又到熟练二重奏;最后是女主的钢琴独奏。他每一个动作,眼神都是恰到好处,从开始的平淡,到后来的温柔,渐渐的又变得深邃复杂,最后眼神每次落在她身上,都是暖暖的,带着一丝不言而喻的羁绊。
  他把这段相识,相知,到暗许的过程,用短短10分钟表现得淋漓尽致,紧接着随着女主琴声越来越流畅,进入了所谓的音乐会前的最后一场练习。
  可爱用她纯熟的技艺,把一首月光曲弹得几乎完美。向烨坐在一旁闭着眼睛静静听着,慢慢地靠向身后的椅背,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脸上,更显得安静祥和。
  一曲毕,她有点雀跃地转头看去,目光这一瞬间变得柔和,手指微微抬起,想触碰他的脸颊,又不自觉地缩了回来。手指凌空描绘着他的五官,嘴角勾着浅浅的弧度。
  突然,她看着落在墙上的倒影,自闭症的孩子很会自娱自乐,头凑上前,两个人就依偎在一起了。良久,她看着他熟睡的脸,手指划过他性感的薄唇,倾身向前想要亲吻,就听到“噗嗤”一声,向烨笑场了。
  艾玛,前面都好好的,周围的人也都看迷进去了,偏偏就被这一个不和谐的笑声给拉回的现实。
 。king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可爱看着他,无语地撇了撇嘴,说:“有这么好笑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第一次被这么小的女孩吻,有点不好意思,再来一次。”他脸上笑呵呵的,万分抱歉地跟她打着招呼,心里却把季莫骂了个底朝天。
  然后,第二次他依然笑了,第三次还是笑了……
  可爱蹙眉看着他,脸色不太好看:“k。king你是故意的吧?”
  “没有啊,真的没有。”他冤枉呀,都是臭狐狸害的。
  “那再来一次吧。”可爱蹙眉叹了口气,强调说:“麻烦你专心一点,别再笑了。”
  向烨认真点了点头,但结果依然是笑了。就连他的经纪人都看不过去了,忍不住来到他身边小声质问:“阿k,你今天怎么了,前面都很入戏,怎么最后就笑场,不像你的水准呀。”
  “额,可能是真的没和这么小的女孩子拍过吻戏,所以没办法适应吧。”看向可爱,说,“要不我回去再揣摩一下,我们明天再排一下。”他不想继续丢人现眼了,干脆去找季莫,让他赔自己精神损失和名誉损失。
  可爱也觉得不可能继续排下去,所以就接受了他的提议,明天再排。因为6月是考试月,她去医院看过季莫之后,就回别墅休息复习了。
  紧接着又是一天紧张的课程,下午放学之后,依依和晓玲也很有兴趣看这场预演的吻戏,就跟她一起去了“乐飞”的排练室。
 。king同样已经先到了,今天做找来了一张轮椅,完全按照剧本里的装扮出现在众人面前。《破茧》的故事中,男主就是个双腿残疾的钢琴老师,所以对于女主的感情才会那么压抑,他不想让自己成为“那只振翅高飞的漂亮蝴蝶”的负担。
  “哇,k。king!这次的打扮也好帅,好有味道,我等会儿一定要他帮我签名。”
  可爱瞪了她一眼,走向k。king说:“你今天没问题了吧,不会再笑场了吧。”
  “我想不会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眼神温柔和煦,轻暖地好似4月的风,让人顿觉心情舒畅。
  可爱坐到钢琴椅上,说:“那开始吧。”
  他没有说话,微笑着点了点头。很奇怪,今天的步骤虽然跟昨天差不多,但总觉得多了几分亲切感,她真的惊叹于k。king的演技,只是一个晚上竟然能进步这么多,变得无比自然,好像他们真的相处了很久。
  等到吻戏的时候,他却没有按照熟睡的构思去演,而是拉着她的手,在他腿旁的软垫上坐下。可爱会意地把脸靠在他的膝盖上,任他轻抚自己的发丝。良久她仰头看着他,水亮的眸子无比清澈单纯:“安老师,明天你会来听我的演奏吧?”
  他没有说话,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庞,眼里满是宠溺。指腹停留在她蜜色的唇瓣,不自禁地亲吻她的唇。
  可爱怔愣了,没想到他会这么演绎,双眼圆睁着看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题外话------
  感谢亲耐滴“na在wo心安”送的一颗闪钻(づ ̄3 ̄)づ么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