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有什么解释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可爱真的没想到他临时变换戏码,而且还主动吻她,这明显不符合剧情走向呀。し故事中带着忧郁气质的安老师,时刻都在压抑自己的感情,哪能这么开放呀!
  正想着,就看到他猛地抬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震惊,同时又显得懊恼、自责,连忙拨动轮轴,向后退去。
  他还在戏里,所以可爱配合地叫了一声:
  “安老师……”眼神很清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对不起。”直接离开了琴室。
  她看着他的背影,没有去追,只是愣愣地坐在原地。
  表演在这一刻结束,在场的人忍不住鼓掌,依依和晓玲更是由衷称赞:“可爱,绝了,你每个眼神,都好棒,好像在说话。”
  “我也觉得,一下子就把明明爱着,又不能爱的感情演出来了。”晓玲竖起拇指赞她,眼角的余光却看向k。king的方向。那个男人的易容真的很高明,即使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太出来。
 。king从门外回到室内,细长的眸子瞟向身旁的经纪人陈恪,隐约带着几分得意。
  身旁的陈恪没好气地撇了撇嘴,他其实才是真正的向烨,昨晚为了销毁“艳照”,只好答应帮季莫易容成自己的样子,让他来演这段吻戏。
  结果,现在还用这种眼神鄙视他,真叫人光火。
  “k。king果然是影帝,今天诠释的非常好。”有人忍不住这么夸赞。
  可爱看着他,真的发现他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尤其心里还是莫名的熟悉感,这才让她感觉奇怪。
  “确实很好,我想明天詹姆斯导演那关一定能过了。”傅昕鼓着掌从门口进来,他已经在办公室看到了这场表演,含笑的眸子看向可爱,说:“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晚饭。”
  “好啊。”
  “她没空。”
  几乎是同时,可爱答应了,但一旁的k。king却帮她拒绝了。
  “我为什么没空?”她蹙眉,不解地看着他,眼神很谨慎,带着几分怀疑。
  季莫立刻意识到小丫头的敏锐,那眼神简直就是对他的身份存在异议。他掩饰似的低下头,清了清嗓子说:“因为,你要回医院陪季先生呀。”
  “吃完饭也可以呀。”可爱微微挑眉,水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是哦。”他的笑容有点尴尬,顺着她的话说,“我多管闲事了。”身旁的向烨眼眸含笑,透着一丝调侃,故意握着拳抵着唇咳了两声,勉强不让自己大笑出来。
  可爱看他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才稍微放下一点疑心,对着傅昕说:“带上依依和晓玲吗?”
  “当然。”他欣然接受。
  “那好。”可爱笑嘻嘻地拉着两死党,说:“我们走。”经过k。king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提醒说:“明天应该不会笑场吧,千万别像昨天那样哦。”她显然还是有怀疑的。
  季莫抿了抿唇,没有说话,第一次觉得这丫头的洞察力不容小觑。
  他们走后,向烨再也忍不住了,看着季莫哈哈大笑道:“我发现你俩真是绝配,都是狐狸投胎,一样的狡猾、精明。”
  “陈经纪,注意形象。”季莫冷睨了他一眼,语调很温吞,听着似乎没有火气,可熟悉他的人,立刻就知道他生气了。
  向烨无奈地嘟了嘟嘴,连忙收敛了笑声,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明天,你真的还打算这么演?”
  “不然呢,让你占便宜吗?”季莫斜睨了他一眼,让他推自己离开。
  晚饭的时候,可爱其实并不尽兴,心里一直都今天下午那个k。king的身份表示怀疑,而且他一直都坐在轮椅上,没有下来过。试问一个行动正常的人,可能这样吗?
  “可爱,想什么呢?都不好好吃东西。”依依吃了一口牛排,用手肘撞了撞她的手臂问道。
  “没什么,就是在想明天能不能让詹姆斯导演审核过关。”她回神,脸上露出甜萌萌的笑容,不打算把这个猜想告诉其他人,但她也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放心,一定可以的,我觉得这段感情诠释的非常到位。”依依是给了十二万分的赞,一边吃一边说,“而且,说不定能把这段加进原故事里呢。”
  “嗯,我也觉得有可能。”傅昕持有同样的观点,说,“因为这样更能表现出那种想爱而不得的感觉。”
  “借你俩吉言,干杯。”可爱笑着举起玻璃杯,以橙汁代酒跟他们碰杯,喝了一口后,又道:“对了傅总,下个月的电影宣传,我可能不能全部出席。”
  “为什么,不是放假了吗?”他疑惑,身旁的晓玲接着他的话,解释说:
  “因为我们有社会实践报告要完成,这关系到初三的升学考试,每个人都必须参加。”
  “哦,类似大学的毕业论文。”傅昕恍然大悟。
  “嗯,所以可能无法全部出席。”可爱必须先跟他说清楚,以免在宣传的安排上出现矛盾,这就不好了。
  傅昕点头,说:“这没关系,毕竟你现在应该以学业为主。但是詹姆斯导演的电影开机以后,你不能请假。”他是真的为她着想,同样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每周也就拍三、五场戏,如果还不能准时参演,我怕他会有艺术家的脾气。”
  “这个我知道。”可爱是清楚詹姆斯的做事风格的,而且能让他选亚洲人做主角实在不容易,她不会随随便便làng费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于是说:“到时候我会根据他的拍摄时间,安排自己社会实践的时间。”
  傅昕对她的处事真的很放心,喝了口酒还想说什么,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是公司的助理打过来的。
  “又吃进100万股吗?”他的声音压低了不少,拧着眉,表情看起来很严肃,“这个月几次了?”
  “2次。”
  “是私人账户?”他接着询问。
  “是。”
  “那先盯着吧。”他简单地吩咐下去,然后挂了电话。
  “怎么了,有人大手笔得买进‘乐飞’的股票?”可爱听着那个电话,能大概猜到一些。
  “不算吧,可能是某个富二代随便玩玩。”他回答,主要是没有接二连三地大幅度买进,所以还不清楚对方的意图。
  可爱想了想,小声提醒:“小心有人恶意收购。”
  “嗯,我知道。”傅昕认真地点了点头,突然带点好奇地看着她,问道,“你懂上市公司的流程?”
  可爱憨憨一笑说:“偶尔看财经新闻会讲到嘛。”她心里并不认为这是“随便玩玩”,反倒像是在试水,便开口建议:“你下个月不如把股价抬高一点,看对方还收不收。如果照样买进,就很可能想恶意收购了。”
  “乐飞”是她辛苦打下的基业,不管现任老板是谁,她都不希望自己的公司被别人收购。这就像是自己亲生骨肉,即使再不好,她绝对不愿意他叫其他人做“妈妈”。
  “好,就用这个办法。”傅昕眼眸一亮,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经商头脑,大学不如直接读工商管理学吧,等毕业了就可以直接来帮我了。”
  可爱摇头,说:“我只想做演员。”
  “无所谓,反正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要签你做我的员工或者艺人。”他像是在给她承诺,说得半真半假。
  身旁的依依和晓玲也跟着起哄:“那我们呢,我们呢?是不是也签我们?”
  “可以啊,不过要等你们大学毕业。”他很大方的耸了耸肩,算是答应了。
  可爱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着桌上的东西。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傅昕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那是夫妻十年都没有过得认识。看起来他是现在比较真实自在,而跟自己共同生活的十年,似乎充满着隐忍和压抑,至少她没有看他这么爽朗的笑过。
  晚饭过后,他先把依依和晓玲送了回去,再把自己送去了医院。
  病房外,老易告诉她,季莫已经睡了,就不想再去打扰他,只是站在他床边看了一眼,低头在他脸上印下一吻。熟悉的气息,让心里再次升出对k。king的怀疑。
  不过,她不急着查出真相,只要他明天还敢去,她就一定能让他露出马脚。
  紧接着,第二天下午,所有人都如约来到“乐飞”的排练室,詹姆斯已经迫不及待了,看人齐了,直接就让他们开始了。
  一切就如昨天排演得那样,所有都是意到、情到,表现极为自然。只是在可爱坐在他的腿边的时候,手指在他的轮轴上贴了一张很小很小的胶带。细微的动作,根本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吻戏成功演完,詹姆斯的表情就已经证明他是满意的。手上的剧本用力敲打着自己的手掌,口中不停重复着“good”。
  “非常好,你们真的进入角色了!正式开机时间是下周一和周四,这部片子几乎都是内心戏,所以我一周只排两场,有问题吗?”他说着自己的安排,大家面面相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不赶时间的戏,工钱不会少,人也轻松,何乐而不为呢。
  所有事情都商量妥当以后,可爱也不做停留,直接让罗毅送自己去医院。
  一路上,也不知道罗毅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运气不好,每次到十字路口,总是需要等一个红灯,所以花费的时间的也比平时多了半个小时。
  可爱快步走进病房,季莫就坐在床上,见她来了,脸上露出最温柔和煦的笑容:“今天这么早就收工了吗?詹姆斯导演满意吗?”
  “满意,一遍通过。”可爱笑盈盈地走到床边,水亮的黑眸不经意地瞟向轮椅的轮轴,上面可不就是粘着自己刚才贴上去的胶带嘛。
  她的笑容越发甜萌了,两颊梨涡浅浅,坐到他的床边,轻轻握住他受伤的右手,问道:“这两天,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
  “哦,不疼了,就可以到处乱跑吗?”说话的同时,手不客气地按住他的手臂,痛得他立刻蹙眉倒抽了口气。
  “排练室跟我拍吻戏的k。king是你,对不对?”她板起脸,从轮轴上撕下那张胶带,以免他狡辩,“这是我在排演时特意贴在k。king的轮椅上的,现在在这张轮椅上找到,你有什么解释?”
  ------题外话------
  雪儿的笔记本出了问题,所以发晚了,抱歉,抱歉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