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初恋女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16初恋女友?
  大叔,竟然是大叔。
  这话让可爱蹙眉朝着她们指的方向看去,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身旁的依依还特地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说道:“难怪我们的待遇这么好,我还以为是可爱有效沟通的功劳,原来是大叔牛掰啊!三军总指挥官,好威武!”
  可爱死死瞪着他,原来看到他每天一条接一条的新微信,各种道歉,各种求原谅,心里还挺受用的,想着实践课程结束,就理他。
  结果,跟她来这出。
  他不是商务部的头头吗,怎么还能任职三军总指挥?这就是说,上次的校门口阵仗和后来的劳斯莱斯,都不是花钱雇来的,而是他真实做到的。
  靠之。火大。不淡定。
  可爱一想到自己还蠢萌地猜测那些“群众演员”的行价,心里就郁闷得想哭。她深吸了口气,别过头不去看他。
  偏偏他一上来,主席台的位置就有了变动,可爱身边竟然空出来一个座位,就看到老易推着季莫走了过来。
  尼玛……
  她手一撑,想站起来跟晓玲换位置,却被他轻轻按住,而且还是那种看似很不经意的按住,头偏在另一侧,跟旁边的军官说着话。
  该死的老混蛋!
  可爱暗忖着,手用力扯动着,想摆脱他的束缚,但他就是纹丝不动,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得气定神闲。
  她明明应该直接甩脸子走人的,可看着眼前列队整齐,威武不屈的子弟兵战士,心里就不好意思这么做了。因为这是一种尊重,不管怎么样她既然坐在这里了,就该表现出对军人最基本的尊重。
  所以,她用指甲用力掐他的手背,一下一下的,还特别恶劣的用这些半月形的指甲印组合成了一个字:猪。
  季莫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个字,眉心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用力扣住了她能够活动的手指,接着移动了一下衣袖,稍稍遮挡住那个字,脸上依然不动声色。
  可爱没好气地怼他,贝齿轻咬着下唇,视线移向主席台下面。随着运动员进行曲的响起,一个一个连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嘹亮的口号从出席台前正步走过。
  周围的军官各个鼓掌以示鼓励,只有季莫始终没有动作,左手一直按着可爱的右手。
  仪仗结束之后,是军体拳的演练和两两格斗。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干净利落,充满力量的。尤其是格斗的时候,那整齐划一地背摔,响声都能让人感觉地面在颤动。
  依依和晓玲被这种强悍的身体对抗所吸引,可爱则一直都没有卸下劲,努力跟坏蜀黍抗争着。
  近身格斗之后,是射击演练和障碍翻越。这些训练有素的战士,每一枪都正中红心,每一个身形都无比灵活,那些铁丝网、独木梯、石板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如履平地,那速度比正常人跑步速度还快。
  可爱顿时被这么精彩的射击和障碍翻越吸引,也不再理会季莫的手是不是还抓着自己,只是很专心地看着。尤其是穿越火圈的时候,那么小的圆,要一丝不差地钻跃,让人不自觉地捏起一把冷汗。
  季莫感觉到她的手重新握紧自己,不过不是为了挣脱,而是因为紧张,为那些子弟兵的每一个动作紧张。
  他小力度地回望她的手,希望她可以不要这么紧张。
  这样希望的动作,对于精神高度集中的可爱来说,几乎是感觉不到。直到演练结束,才发现她和季莫的手是紧握着,自己的掌心还透着薄薄的汗珠。
  她偷偷瞟了他一眼,想不动声色地把手抽走,就见他转头看着自己,嘴角勾着浅浅的弧度,故意把手握得更紧了。
  ……
  可爱很想扁他,就听到主席台下大部队的指导员小跑上前,行了军礼道:“各连队演练完毕,请长官检阅。”
  季莫因为右手不方便,就由身后的老易代为敬礼,下达指示:“请在座长官对在场12支连队进行检阅。”
  话音刚落,主席台上的人齐齐起立,先后走下楼梯来到大操场。
  老易推着季莫走在最前面,作为三军的最高指挥官,他的出现无意识振奋士气的。可是坐在轮椅上,让很多初生牛犊的新兵产生了疑问。
  其中就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小战士在他经过时,大声喊了报告,站了出来。
  “报告!我有问题想请教季长官!”他叫王晓伟,才刚满18岁,皮肤黝黑,浑身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劲。
  他刚一开口,身边的小班长黑了脸,特别谨慎地朝着季莫看去。
  “想问什么?”季莫不缓不慢地开口,语调如平时一般平静,听起来更像是个读书人,不像军人。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锐利锋芒,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魄。
  “都说长官曾经在手腕骨折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百发百中,手刃战犯头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晓伟觉得就他这种文质彬彬的样子,传言绝对是夸大其词了。
  “王晓伟,你……”连队指导员脸色铁青,正想大声喝止,就见季莫挥了挥手,说:
  “是真的,你还有问题吗?”
  “没有。”他昂首挺xiōng,声如洪钟:“但是我想跟长官比一下远程射击。”
  周围立时响起了窸窣的议论声,经指导员一声喝斥,戛然而止。
  “王晓伟,你疯啦,这么挑战长官的权威。”身旁的小班长已经满头黑线,在他耳边小声制止。
  王晓伟却是个直肠子,完全一副不怕死的姿态:“大家都把长官说成好像神一样的存在,我只是想知道您到底是不是一个神话。”
  季莫笑了笑,说:“我不是神,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你想比,就比一下吧。”他觉得这种不怕死,敢于面对强敌的年轻小战士,虽然冲动,却也是令人欣赏的。
  一般没有点过人的能力,也不敢这么怼自己的上级。
  “长官。”老易担心他的手,想阻止,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谢谢长官!”王晓伟的口气有点狂,眉宇间透着三分傲气,显得特别自信,“因为您右手受伤,所以我同样用左手跟您比。”
  “那么目标物是什么?”季莫看向远处的射击靶,摇头道,“打靶的话,太普通了。”
  “您说,目标物是什么,由您选定。”王晓伟是全营的射击冠军,所以无论选择什么作为目标物,都不会胆怯。
  “那就用5毛硬币吧。”可爱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5毛硬币,又用细线和胶带黏住,让它悬荡在半空中。
  “100米的距离,谁能射穿这枚硬币,就算赢。”她挑眉看向季莫,心里其实期待着他被小战士打败。
  “没问题。”王晓伟欣然接受。
  季莫也点头表示赞同。
  营队指导员拿来了两管狙击枪,一管给了王晓伟,一管给了季莫。
  可爱走到王晓伟身边,小声问道:“喂,你一定要赢他哦,我看好你。”她希望季莫在人前出丑,因为这种出丑,其实并不算太丢面子,毕竟他有伤在身,能动的只要左手。
  王晓伟愣愣地看着她,愣头青一样的少年,第一次被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寄以厚望,黝黑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红,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好。”
  季莫看着她跟王晓伟说话,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却能猜个*不离十。小丫头一定是很想他输,然后当众出丑,打破军营传颂的神话传奇。
  营队指导员接过可爱手上的扯线硬币,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说:“可是,这硬币应该挂在什么地方呢?”
  “不用挂,直接拿着就行了。”可爱轻轻勾起细绳,小跑到一百米开外的地方,大声道:“我就这样拿着,你们打就行了。”
  ……
  全场又一次变得不安静了,不少人倒抽了口气,这个距离,要是手一抖打到了人,那很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季莫微微蹙眉,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会伤到可爱,但身边的小愣头到底是什么技术,真的不得而知。如果有什么偏差,他可承受不起,看了老易一眼,示意他去替换可爱,毕竟老易身经百战,有突发事件也能随机应变。
  谁知臭丫头就是跟他作对,朝着王晓伟挥了挥手,无比信任道:“喂,小哥,我相信你的技术,放心大胆地射击哦。”
  王晓伟的脸变得更红了,给了她一个ok的手势,立刻伏地瞄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枚在半空中晃悠的硬币,大胆心细,毫不迟疑地开了一枪。
  子弹干净利落地穿过硬币正中。
  他收起枪,比了一个v字手势,脸上扬笑,露出健康皓白的牙齿。
  可爱捡起那枚穿洞的硬币,回到众人身边,把硬币交给营队指导员,而后又准备了一枚,走到原来的位置,对着季莫大声道:“季长官,开始吧。”
  季莫刚才被她吓出一身的冷汗,手心还湿湿的,长长舒了口气,左手单手举枪,右手只是做了简单的辅助,琥珀色的眸子半眯着,眼神凌厉,就着阳光的反射弧,第一枪准确打断了硬币上方的细线,在硬币落之前又是一枪,稳稳打中了硬币中央,直接钉在了可爱身后不远处的圆心靶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叹了,这两秒之间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叹为观止。
  可爱看着身后的圆心靶,那枚穿孔的5毛钱硬币稳稳固定在红心中央,这样的技术确实神乎其神。
  王晓伟愣愣地看着他,同样是左手,他的左手还有伤,竟然能打出这样的靶子,不觉心生佩服,赶忙行了个军礼,挺xiōng收腹,大声道歉:“对不起长官,是我见识浅薄,不自量力了,您罚我吧。”
  “没有,你的技术很好,枪法也很准,只是年轻人应该多一点虚心,毕竟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季莫并不打算责怪这样的年轻人,而且他的技术也能够胜任狙击手的职位,简单记下了他的连队,这种人“暗盟”可以收。
  “是!请长官务必给我惩罚,这样才能记住,以后绝不再轻敌。”他一脸正气,在他的价值观中似乎只有黑和白,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任何理由。
  季莫看向全营指导员,见他毫无异议,便道:“那就等检阅结束之后,自己留做100个腹地挺身吧。”
  “谢谢长官!”王晓伟敬礼,退回自己的连队,季莫和其他军官继续对后面的连队进行慰问检阅。
  可爱则摆弄着那枚硬币回到主席台,心里是真的折服于他的枪法,但嘴上绝对不会承认的。依依一把抢过硬币,口中碎碎念:“妈呀,大叔真是太帅了,竟然能这样命中目标,太强悍了。”
  “拜托,有点节操,擦掉你那口水行不。”可爱没好气地数落,眼角的余光偷偷瞟着季莫的方向。
  “喂,你这么久还没有理大叔啊?”依依拍着她的肩膀问道。
  可爱摇头,不屑道:“没有。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我干嘛理他。”
  “艾玛,你真是暴殄天物。”依依摇了摇头,眼神充满鄙视,“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大叔,一定像无尾熊那样挂着他。”
  “噗……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花痴呀!他不但骗我,还监视我,理他才怪。”
  “那或许真的像他说的,出于爱,为了保护你呢。”依依眨巴着眼睛,故意调侃她。
  可爱蹙眉瞪她,低吼道:“滚!他连自己是三军总指挥的事情都没告诉我,哪里有爱了,根本就是对我很不信任。”她有自己的执拗,最见不得亲近的人对自己欺骗或者隐瞒。
  依依看出她是真的生气,撇了撇嘴不再多话。很快的,检阅完毕,士兵们各自列队会宿舍;长官们则陆续退场离开。只有季莫没有走,本想逮着可爱跟她结束冷战的,谁知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再看宿舍的方向,可爱正拉着依依和晓玲快步跑着,明显是不想被他逮到。
  他笑了笑,心想:鬼丫头,整个军营都是我说了算,你跑得了吗。于是,他让老易先推自己回宿舍,然后又以军令的形势让贾跃去请可爱,请不来当然就直接受罚了。
  可爱看着贾跃那副战战兢兢,楚楚可怜的样子,只好答应跟他走一趟。到了季莫的住处,她也不敲门,直接就走进去,口气不善:“季长官,你找我有什么事?”
  季莫听着她疏离的称呼,不觉拧眉道:“你叫我什么?”
  “季长官。”她重复了一遍。
  “都两个多星期了,气还没消吗?”他滑动轮轴来到她身边,想去拉她的手,就见她如避瘟疫似的向后退了两步。
  “季长官,如果想跟我商量关于社会实践事项,我觉得把我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叫过来比较好,因为这份报告的基本要求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可爱跟他特别客套,说话都好像是谈判,完全公式化。
  “那如果谈私事呢?”季莫轻挑着眉梢问着,尾音微扬,听起来柔柔的,带着令人放松戒备的慵懒。
  “军营没私事。”可爱很简单地回答,“如果是私事,麻烦等回去以后再谈。”说完,转身就走。
  季莫也不急着去追,只是低头把玩着手机,口气轻飘飘的,一副满不在乎的调调:“哦,那算了,本来还想让你看看你睡觉的样子呢,既然不能谈私事,就回家再说吧。”
  “我睡觉的样子?”她停下脚步,转身瞪着他,质问道:“什么意思?你拍了什么了?”她想到那些摄像头,自然就联想到自己睡觉的那些照片会被拍摄下来,连忙上前去抢他的手机。
  季莫轻轻扣住她伸过来的手,翻转、折腕,轻松反剪到她背后,迫使她背对着他坐在他的腿上。
  “该死的混蛋老男人,你放开我!”可爱的火爆脾气上来了,言语也带着很强的攻击性。
  老男人,这三个字让季莫大受打击,双眸微微眯起,故意凑到她耳边小声:“你说谁是老男人?”唇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吹在耳根和后劲处,敏感的肌肤不禁发出一阵颤栗,脸颊、耳朵、粉颈顿时全红了。
  “你,就是你!卑鄙无耻下流的老男人,死大叔!”可爱低吼着,扭动着手想挣开他,却怎么都无法动弹。
  “好,继续骂,反正你也不想看自己的照片,等会儿我直接传到网上,应该有不少小影迷追捧。”他侧着头,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那样子羞答答的,分外诱人。
  “你敢!”可爱怒斥一声,停止了挣扎,说:“你要怎么样才肯把照片给我。”
  季莫抿唇笑道:“你不乱挣扎,乱骂人,就可以。”
  可爱拧着眉,嘟着嘴,不再骂他:“现在可以了吗?”
  “嗯,比刚才好一点了,但表情还是好凶。”他欣赏着她脸上的变化,嘴角的弧度加深。
  可爱白了他一眼,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脸上梨涡浅浅,露出甜甜的笑容:“现在可以了吗?”
  季莫长长的“嗯”了一声,又不太满意道:“好像还少一句好听的称呼。”
  可爱真的很想扁他,深吸了口气,甜笑地叫了一声:“叔叔,这样满意了吗?”
  季莫被她那揍人又一定要装出甜俏笑容的表情逗乐了,点了点头,把手机放到她面前。其实那里面的照片根本什么她睡觉的样子,而是季莫戴着小狗耳朵和小狗尾巴自拍道歉的照片。有很多张,各种不同的姿势,学的都是小狗撒娇卖萌的样子。每一张都在脸上用“美图”画了小狗的胡须和粉嫩嫩羞答答的小红脸,做成了动态摇头或者招手的模样,底下还写了一串一串的卡通文字。
  ——小可爱,对不起,叔叔错了,原谅我好不好,嗷呜……
  ——汪汪,给个笑脸吧,不要再不理我了。
  ——呜,冷战好辛苦,停止好不好?
  ……
  可爱原本还在板着脸,强忍着笑,可看着那双小狗爪子,挠啊挠,抓啊抓的,“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把小p的小狗爪子p在了自己手上,看起来特别好玩。
  “喏,笑了。”季莫听着她的笑声,板过她的身体说道,“笑了就不许再不理人了。”
  可爱其实还不想原谅他的,可看到他那张脸,脑中浮现的全是手机的照片,直接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这是什么时候做的?”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抿了抿唇问道。
  季莫让她再次坐回到自己腿上,这次是面对面地坐着,说:“就上个星期。叔叔都自毁形象了,不许再生气了。”
  “那可不行,你是三军总指挥的事都骗我呢,才不要原谅你。”她一脸傲娇地扬着下巴,别过头不理他。
  “谁说我瞒你了,当时那个阵仗就是想告诉你,这个身份的,”他不认同地为自己申冤道,“是你自己说那些是群众演员,叔叔也就不好再拨驳你的面子了,你说是就是吧。”
  “明明是你不及时澄清,不怪你怪谁呀。”她嘟着嘴,努力为自己找台阶下,“再说了,你不是商务部的头头吗,怎么还能是总指挥嘛。”
  他没好气地在她额头戳了一下,说:“谁告诉你,一个人只能有一个职务的?叔叔就是有两个了,不行吗?”他其实有三个,只是那个对谁都不能说。
  “行,你厉害,我蠢。”她故意以退为进,“那你干嘛要一个蠢人理你呢,手上随便一抓就有一大堆聪明人愿意跟你说话呢。”
  季莫捏她的脸颊,笑道:“因为蠢人可爱呀,我就喜欢蠢萌蠢萌的小可爱。”
  “去你的,你才蠢萌呢,尤其是这里面的照片。”可爱抓着手机不再还给他,以后如果在干惹她生气,就把这些萌照昭告天下。
  季莫想拿回手机:“还给我。”
  “不给,让我看了,就是我的了。”她把手机藏到身后,不给他拿到。
  季莫也不去抢了,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问道:“那这意思就是不生气了吗?”
  “生气,依然很生气。”
  “那怎么样才能不生气呢?”他苦着脸,眼神充满了求知yù。
  可爱想了想,说:“给我打一顿,应该就可以了。”
  季莫不躲不闪,四肢一摊,往椅背上一靠,说:“打吧,最多再回医院住半个月。”
  可爱二话不说,扬起手挥向他的脸庞,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手掌和他的脸只有零点几公分,手指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一推,头靠入他怀里,道:“好了,就算打过了吧,谁让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呢,原谅你了,但是绝对下不为例哦。”她看着他一身的伤,其实已经原谅了,只是心里的一口气一直不顺,现在都好了,气也被那些萌照弄顺了。
  季莫轻轻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答应了:“好,下不为例。”他这么多天一直静不下来的心,因为这句话变得安心下来,琥珀色的眸子温柔娇宠,静静凝视着她含笑的脸庞。
  总算,她又和他说话了,好不容易。看来以后做什么都要三思,三思,再三思。老这么折腾,他不想变老,都很快成为她口中的老男人了。手轻抚她如缎的黑发,下巴亲切地贴着她瓷白的额头。
  突然,她仰头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透亮,好似宝石一般光彩夺目:“对了叔叔,下个月的月中我要跟着剧组去威尼斯。”
  “威尼斯?”
  “嗯,《破茧》有在那里的拍摄,加上8月是威尼斯电影节,《青春年少》是入围的影片,所以会在那里逗留两个月。”她得告诉他后面的暑假的工作安排,免得到时候才说,让他措手不及。
  季莫蹙眉,不太愿意道:“为什么是威尼斯,那个地方不好。”
  “怎么不好?”她不懂,那是个充满了làng漫和艺术气息的地方,“水城呀,很漂亮,我一直都想去呢。”
  “额,”季莫略带迟疑,可看着可爱那满是期待的表情,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只好摇头说,“没有,只是我不喜欢而已。”
  要知道,那里可是demon的地盘,会喜欢才怪。
  “为什么不喜欢?”她好奇地看着他,忍不住开他的玩笑,说:“该不会那里有叔叔伤心的回忆吧?难道是和初恋分手的地方?”
  季莫斜睨了她一眼,手指灵活地拨动,黠装生气地在她身上哈痒:“让你胡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
  “啊,哈……不敢了不敢了,快点住手,住手……”可爱哈哈大笑起来,左躲右闪地想避开他的手指,实在避不开只好软萌萌地求饶:“叔叔,不要了,以后都不敢了,饶了我这次吧,哈哈……不然,不然,不然我就,就不理你了,哈……”
  “啊?还敢不理我?根本就不知道错嘛,才不放过你。”他说着,加快攻势。
  “哈……错了,错了,知道错了。”可爱笑得都快哭了,“快点停手,停手啦。”
  季莫这才放过她,手指点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尖,眼神满是宠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
  可爱嘟着嘴,朝他皱了皱鼻子,重新靠入他怀里,耳朵贴在他xiōng口,听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人也渐渐平静下来。
  “叔叔,我可以去威尼斯吗?”她算是尊重他,所以征求他的意见。
  “我说不可以,你会不去吗?”他挑眉询问。
  可爱认真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你可以去。”他笑着同意,说,“到时候,叔叔陪你一起去。”
  “可以吗?”她担心他的伤。
  季莫把她抬起的小脑袋压回怀里:“再过半个月,行动会比现在方便一点。”
  “伤筋动骨一百天哦。”
  “嗯,没事的。”他了解自己的伤势,再过半个月会好很多。而且demon的地盘,他必须跟着,否则就会像那个男人说的,把可爱拱手相让了。
  好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了正事,柔声问道:“对了可爱,军营的社会实践想写些什么?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让老易帮你安排。”
  怀里的人并不回应,低头看去,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季莫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拨开了一缕垂落在脸上的发丝,低头在她脸上印下一吻。
  关于国中生的社会实践,其实很简单,就是类似写一篇“游记”或者“观后感”那样的作文,只是可爱记录的东西相对全面一点,有每天的日志报告,记录战士们每日的训练和生活,包括他们的日常娱乐活动。最终在加上一个自己的总结,比较真实系统地阐述了士兵训练的严酷和苦中作乐的精神。
  转眼两个星期就过去了,离别总是带着一点恋恋不舍的伤感。贾跃因为跟她们几个走得最近,忍不住掉起眼泪来了,为她们拎着行李说:“你们以后学校军训一定来我们这里,别去其他部队了。”
  “好啊,再过一年就真的要军训了,高一新生的军训,到时候再来。”依依点头,给予承诺。
  可爱好笑地看着她,这军训的部队都是学校定的,她搞得好像她能做主似的。
  三个人跟他们告别后,坐车离开了部队。
  季莫并没有跟他们一起,一来避嫌,二来军部好像有事,跟某国有了什么大的冲突,就先行离开回总部了。
  一结束社会实践,日子就已经接近7月中旬了。可爱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打包自己的行李,接着三天后跟着剧组转战威尼斯。许是军部真的遇到了棘手的大麻烦,一连三天季莫和老易都没有回家,只是每天打个电话给她,或者下半夜的时候发来一条微信留言。
  曾经在部队说好的“一起去威尼斯”,现在已然是不可能实现了。可爱坐在飞机上,无聊地按着手机,身旁紧挨着自己位子的是傅昕,隔开一条走廊的是k。king和他的经纪人陈恪,后排是导演詹姆斯和其他工作人员。
  飞机起飞前,她收到了季莫的微信:乖,自己照顾好自己,凡事要小心,叔叔迟点就过去。
  可爱嘟着嘴,发过去一个么么哒的符号图片,接着便开启了“飞行模式”。身旁的傅昕看她带着倦容,便温柔地提醒:“累的话就睡一会儿。”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想起之前的事情,就开口询问:“对了,那个人有再大量购入‘乐飞’的股票吗?”
  “我按照你说的,抬高了价格,这段时间都没有。”他稍稍松了口气,如果是恶意收购,就必须一场拼钱的战争,以他现在所持的资金恐怕很难打赢这场仗。
  幸好那个账号没有再大幅度的买进,否则他真的可能失去“乐飞”。
  “嗯,反正这段时间要密切关注,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可能就要花大力气和大价钱了。恶意收购拼的就是财力和精力。”
  傅昕点了点头,笑容有点苦涩:“如果真是那样,恐怕‘乐飞’就保不住了。我现在的财力真的很紧张,不可能跟大公司拼。”
  可爱低头蹙眉,她记得自己的小金库里还有不少现金可以周转了,这会儿听他的口气是已经没什么钱了。那是怎么回事,都被花了?亏空了?她腹诽着,脸上没有任何表露。
  “如果是这样,我也就没办法了。”她嘟着嘴,两手一摊,显得特别无奈。
  “不要紧,这不是没有发生吗。”傅昕笑了,漆黑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她,眼神温柔如水:“季先生,没事了吧。”
  “是啊,本来打算陪我一起去的,不过临时有事,只能晚点到了。”可爱侧头看向窗外,白白的云层好像棉花糖一样,又一次让她想起了季莫那对白色的小狗耳朵,不自觉地轻笑出声。
  “笑什么?”他好奇地询问,不知道她为什么笑,但是那笑容很甜,好像会被渲染一样,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
  “没什么,就是看到这云朵各种形状,有些形状特别可爱。”她不想跟他分享私事,所以随便找个说词敷衍。
  “是吗?”傅昕微微探身向前,凑过去跟她一起看,黑亮的眸子却只是注视着她的脸。
  此时,隔开一条走道的向烨看了两人一眼。他这次任务艰巨,要在季莫没到威尼斯的这段时间里看着可爱,以免被傅昕和demon之流有机可乘。
  从a市直接乘飞机到威尼斯,大概需要10个小时,两地时差7小时。所以中午的飞机,到那里差不多是当地时间下午3点左右。
  傅昕作为投资人,看到大家下飞机之后的疲态,就做了个安排,说:“等会儿到了酒店,大家都先洗澡休息一下,晚上我带你们去威尼斯最好的餐厅用晚餐。”
  众人都接受了这样的提议,不过这个时间离晚饭时间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正好又是下午茶时间,所以傅昕拉着可爱到一旁,小声道:“想吃甜点吗?”
  意大利的甜点举世闻名。
  可爱用力点了点头,这里有她最喜欢的甜点屋:“想。”
  “那放好行李之后下楼,我带你去这里最好的甜点屋。”他跟她勾了一勾手指,一起坐车回酒店。
  10分钟后,两人约好了在门口等。
  torrefazione。marchi是威尼斯比较出名的咖啡店,有最好的意大利咖啡和蛋糕小甜点,也是金沅菲以前最喜欢的店铺。每次来这里出席电影节,都会到这家店里小坐片刻。
  可爱倒是没想到傅昕还记得这个地方,悠扬的音乐让人身心放松,店里的小电视里播放着很优质的商品广告,其中就有一则是可爱前不久在伦敦街头拍得香水广告。
  店主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清纯的亚洲女孩,一个劲地竖着大拇指,又免费送给她一块蓝莓芝士蛋糕。
  可爱看着那则唯美的爱情香水广告,刚好是播的季莫强吻她的那段,脸颊不觉浮上红晕。他在里面看起来那么干净洒脱,眼神桀骜不羁,却又透着温柔,周身又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韵味。可以说比起任何一个男星或者男模,都丝毫不逊色。
  傅昕留意到她的表情,眉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问道:“这就是上次在伦敦拍的吗?”
  “嗯,很巧合的一次拍摄,没想到他们就认可的。要知道这个牌子的香水从没有用过东方人。”可爱吃了口蛋糕,那味道酸酸甜甜的,很开胃,也很让人回味。
  “拍得很好,你穿白色的很好看。”他这是由衷的称赞,正说着,就听到一个媚里含娇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傅总,没想到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蓝蔓姿穿着一件青花瓷的中式改良连衣裙,黑发垂肩,举步优雅地来到他们身边。
  “蓝小姐,确实很久不见了。”两人客套地握了握手。
  蓝蔓姿的视线移到可爱身上,漂亮的杏眸上下打量着她,露出明媚的笑容:“你就是傅总发掘出来的新人吗?听说你的第一部电影就入围了电影节,真是恭喜哦。”
  可爱看着她,对于这个女人她是了解的,以前曾经有过2次合作,而且票房都是大卖的。可以说她是现在唯一可以跟薛洁儿相提并论的国际影后。只是她的人品比起洁儿,实在有点糟糕。
  “谢谢。”她淡淡应了一声,继续吃着手上的蛋糕。
  蓝蔓姿倒是挺意外她对自己的冷淡,一般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很多都是她的脑残粉。她瞟了眼屏幕上的广告,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这广告真的很棒,尤其是那个吻,很戏剧性。只是我记得季莫应该是从政的,怎么就拍起广告了?”
  她竟然可以准确的说出“季莫”这个名字。可爱微微蹙眉,抬头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我和他是中学同班同学,你说我知不知道?”她笑得很暧昧,又看向傅昕,说:“傅总,我看这次的影后之争会成三足鼎立的趋势。”
  “三足鼎立?除了你和可爱,还有谁?”
  “薛洁儿的新片也入围了。”她道。
  洁儿也入围了?可爱心里一喜,脸上不动声色,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那是好事,说明z国电影在进步。”他只是投资人,能看到z国电影的进步就是最大的欣慰。至于影后的头衔,可爱可以胜出是最好,不能也没关系,因为她的演艺之路才刚刚开始,以后会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傅总想得可真多,难怪能成为企业家,不像我们这样的小演员,心里关心的就只有影后的宝座。”她笑了笑,态度傲慢又自信,“当然了,长江后làng推前làng,说不定这次就是这位小妹妹的囊中之物了。”
  可爱低着头继续吃着盘子里的蛋糕,完全不打算理她。
  蓝蔓姿顿觉没趣,正好店门外来了一辆红色保时捷,车上的男人朝他挥了挥手。她也回了一个飞吻,轻轻拍了拍可爱的肩膀说:“小可爱,等回国了,我再约你和季莫吃东西,先走了,电影节再见。”
  说完,一摇一摆地走出店铺,坐着那个外籍男人的车扬长而去。
  可爱听到她和季莫认识,就浑身不自在,脑中好像还隐约记得什么。她蹙眉认真想了想,一下子就回忆起凌嘉文差点把她掐死的时候,一直说:蓝学姐,是你,是你抢走他的!
  难道蓝蔓姿就是她口中的蓝学姐?
  那么,她不就是大叔的初恋女友了!
  ------题外话------
  感谢“婷妞”的一朵小花,么么哒,上架了,上架了,大家快点抢楼,得奖励
  推荐同征文组好友文
  《权宠病态萌妻》刃上舞
  一对夫妻俩有病同治有药同吃的故事。
  顾曲幽是个病咖,医生断她命不过20!
  而她这辈子做过最病态最无耻的事就是偷那个老男人的户口本写自己的名字,死也要坑他做一回,寡夫!
  却不料,坑他没坑成,反而坑了自己。
  男人壁咚一声把她抵到墙上:“既然领了证,就要履行义务!”
  “什,什么义务?”
  “传、宗、接、代!”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