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跟我结婚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18
  可爱被迫坐进他的车里,身体紧绷着,每个毛孔都竖着,充满了对他的警戒。
  demon留意到了这一点,从中后视镜看到了追出来的陈恪,便示意司机开车,修长的手指从烟盒里捻出一支烟,防风的打火机“咔”的一声,点着了烟头。
  他抽烟的姿势很好看,甚至有点优雅。
  是的,优雅。用这个词来形容抽烟的男人,真是一种殊荣。
  “怎么,上次都能从容淡定地面对我,跟我谈合作,这次成小白兔了?”他说的依然是中文,语调中流露出明显的戏谑。
  可爱转头看着他,身体稍微放松了一点,眼神依然充满警惕:“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任何瓜葛了,你又找人抓我是什么意思?”
  “没有瓜葛?”他挑眉,笑道:“你忘了我花5亿买了你吗?”
  “你少忽悠人。”可爱冷睨了他一眼,道破个中玄机,“那种交易市场,你即使不是正儿八经的老板,但也一定要占几成好处。5亿能让伟大的demon先生花吗?除非那些人都不想活了。”
  “你就这么了解我?”他转头看着她,冰绿色的眸子透着几分邪气,如狼一般锐利锋芒。
  可爱顿时感觉到自己脖子寒凉,有一股凉意从衣领处灌入脊背。
  “我不了解。”她不屑地撇了撇嘴,说:“像你这样的男人,估计连你自己都不能说完全了解自己吧。”
  demon听了这话,熄掉了手上的烟头,道:“那季莫呢,你了解多少?”高大的身形突然就靠近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可爱不自觉地向后靠了一下,说:“没多少,但一定比了解你多。”
  “你真这么认为吗?”他的表情稍微柔和一点,嘴角勾着浅浅的笑,“那说明你根本还不了解他。”他断定季莫没有把暗盟的身份告诉过她,因为那是个神秘的暗杀组织,知道的人绝对是越少越好。而他也不打算揭穿,以免让她有报恩的念头。
  因为他知道,在古老的z国。女人们经历过英雄救美的戏码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以身相许”。他可不能让小丫头有这样的想法。
  “那也是我和他的事,你管不着。”她不喜欢被人质疑,尤其是跟季莫有关的事情,口气不觉重了点。
  “是吗?”他更加靠近了,以三根手指抬起她削尖的下巴,迫使她正视自己的脸庞,“那如果把你和他的事,变成我们三个人的事,我是不是就管得着了?”
  “什么意思?”她警惕地瞪着他,双手缓缓握拳。
  “如果你做了我的女人,不就是三个人的事,我不就可以管了。”他笑得暧昧,冰绿色的眸子专注在她蜜色的唇上,指腹轻轻摩挲着那果冻一样的柔软。
  噗——
  可爱原本应该带有强烈危机感,或者恐惧感的。偏偏他的话,画面感太强烈,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好像是跟叔叔差不多年纪,算是一个辈分吧。”顿了顿,笑得更厉害了,“如果你和我一起了,不就无故矮他一辈了?你愿意叫他‘叔叔’?”
  demon蹙眉,他当然不会愿意。叫季莫“叔叔”?开什么国际玩笑。
  可爱看出他的迟疑,连忙又道:“反正z国的传统就是小辈见到晚辈都是要行叩拜之礼的。你要每天给他下跪哦。”水亮的眼睛天真灵动,眼底却划过一丝狡黠,转瞬即逝。
  可也是这瞬间的眼神流转,让demon警觉地捕捉到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小丫头狡猾,现在再看根本就是只披了人皮的小狐狸。可是,当狐狸遇到狼,她只能认栽了。
  “z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所以,我们可以按照意大利的风俗来。”伸手将她车咚,唇优雅地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就是先上床,满意了再补票。”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耳根,唇似有若无的擦着她冰凉的耳垂。
  可爱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白皙的肌肤稚嫩剔透,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上面的小血管。她知道此时如果还不动手,就真的有麻烦了。
  拳头快而狠地朝他脸上砸去,膝盖也同时顶向他的胯部。
  艾玛,这是想让他绝后呢!
  demon眼神一凛,下盘一转,堪堪避过。头后仰躲闪,顺势想扣住她向前的手腕,被她挥指弹开,指甲擦着他的咽喉,划出一道血痕。
  “你个小丫头,属猫的,还带挠人。”
  可爱才不理他,车内空间狭小,脚下的攻势基本用不上,只能全部用在手上,出拳、甩指,劈、砍、缠,把自己全部学过的东西都用上。偏偏对于这个男人,这些都毫无杀伤力,转瞬间就轻易化解了。
  妈的,黑老大真不是làng得虚名的。
  demon不想再跟她玩了,一个虎扑,把她压到座椅上,大手快而准地扣住她的右手手腕,拉高至头顶。
  可爱想挥出左手,但就目前的情势,真的这么做的话,也会被扣住,那就真的完全受制于他了。所以她把左手放在座椅上,微昂着下巴瞪着他:“堂堂黑手党教父,想对未成年少女用强吗?传出去,会不会太丢人了?”
  demon知道她是激将法,好看的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眼神带着王者的傲气,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猎物:“你觉得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传的出去吗?”
  可爱几不可见地皱眉,眼神暗了几分。她知道如果他真的想做什么,在这个地方根本没人敢跟他抗衡,意大利本来就是他的天下。
  “当然,demon先生这么强大,绝对有办法封锁各种消息,可是你这里过得去吗?”她抬手左手,指了指他的心口,声音变得甜腻腻的,很酥人,“这可是关系到你的自尊的。”水亮的大眼睛带着几分魅惑,手指勾着他的衬衣领子,轻轻拉下,唇凑在他耳边暧昧地说着。
  demon再一次觉得她很有意思,明明年纪很小,可是举手投足都散发着熟女的诱惑,而且并不做作,好像外表是天使,骨子里就是个妖精。
  “那你不能直接给我这份自尊吗?”他轻挑着眉梢,唇缓缓凑近。
  “当然可以。”她闭上眼睛,左手轻轻勾住他的脖子,就在他以为可以吻到她的时候,脖子闪过一道寒意。一根银针从她食指的戒指里伸出,抵在他的咽喉。
  这是她来这里前,晓玲给她的,说是近身被俘的时候,可以在主帅靠近时,挟持他,反败为胜。开始她还觉得没必要,因为自己是来拍戏和宣传的,现在真是庆幸戴上了这戒指。
  她挟持着demon坐起来,对着司机道:“停车。”
  司机看了demon一眼,见他点头,便把车子停了下来。可爱拽着他下车,拿走了司机怀里的枪,有从后车箱里拿出了绳索,脱了两人的衣裤,把他们绑在树上,又用他们的袜子堵住他们嘴。
  唔唔唔!
  demon的眼中饱含怒意,身体用力挣动着。
  可爱长长舒了口气,压根不理会他的眼神,抱着他们的衣服,说:“抱歉了,demon先生,为了我能够顺利离开,只能委屈你了。等我安全了,会通知警方过来为你们松绑的。至于这些,我就带走了,反正现在的天气也不会着凉。”说完,转身离开。
  demon火大地踢掉了脚边的石头,然后把耳朵贴在树干上,触动了耳垂上的金色耳钉。那是一个小型发信器,一定发出信号,很快就会有手下前来救他。
  可爱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看着周围一片漆黑的树林,怕黑的弱点再次暴露。她mō着demon他们的衣服,找出了一部手机。紧接着就拨通了向烨的电话。
  “喂,k。king,是我。我不知道被demon带到哪里了,这里有一片树林。”
  向烨本来还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想着要第一时间通知季莫了。这会儿接到她的电话,才暗暗松了口气。
  “可爱,现在没事吧,你逃出来了?”
  “嗯,我把他们绑在树上了,但是我不知道该往哪走。”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看周围比较偏僻,所以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没人可以立刻救到demon,自己还是安全的。
  “把周围的环境再形容一下,我开车去接你。”他认真听着,亲自开车去找她。
  可爱就把那些衣服丢在了地上,把玩着手机等待救援。
  只是她不知道,这种大人物的手机都是有卫星定位的,就像季莫的手机、手提,包括她自己的这些数码东西,都是被安装了定位装置的。
  所以,即使是关机都会有信号发出。
  demon也就能很轻易就跟踪着自己的手机信号,找到她。
  “先生,我去把她抓过来。”暗处,demon的手下主动请缨。
  demon摆了摆手,说:“玩过猫捉老鼠的游戏吗?”他这次绝对不轻饶那丫头,竟然把他脱光绑在树上,还给他塞袜子,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害怕。
  他故意让人做出动静,让可爱察觉到。小丫头果然一下子变了脸色,站起来观望了一下,拔出手枪警惕着周围的情况。然后慢慢退入树林,借着树影隐藏自己。
  可是,对于黑暗的环境,她真的会心跳加速,无比害怕。才跑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压抑起来。
  “k。king,拜托你快点来。”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抱住自己的手臂,风声吹动树叶,发出飒飒的声音,听起来很恐怕,完全刺激着她的感官,侵袭着她内心不太坚固的防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开始感觉呼吸困难,靠着树干缓缓蹲下,四肢也变得非常冰冷。她就是害怕,不管多少次,就是没办法克服这个从小就烙下的心里阴影。双手抱着头,口中小声自语:“叔叔,你在哪儿,这里好黑,我好怕……”
  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闭着眼睛不敢去看周围的一切。
  “小丫头,怎么不跑了?继续跑啊。”demon并不知道可爱的心理阴影,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站在她面前,冰绿色的眸子隐约透着笑意,语调不愠不火,透着一丝玩味。
  可爱已经完全听不到他说什么了,只是觉得这黑暗太可怕,可怕到让人浑身僵硬。
  demon不懂她为什么不说话,静静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大步上前扶着她的肩膀道:“怎么了?病了吗?”
  可爱已经不管对方是谁了,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口中不停的念叨:“好黑,好可怕,我不要呆在这里,带我出去,带我出去。”
  demon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连忙抱着她往外走。同时对着身后的随从说:“杰明,联系威尔逊医生。”他抱着她回到车里,让司机开车回别墅。
  经过检查,可爱安静地睡下了。
  demon看着她依然苍白得脸色,不解地询问自己的私人医生:“她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而且好像有窒息的辛苦。”
  “心理病。”威尔逊收拾好了自己的医疗包,说,“她应该在很小时候被关过黑暗狭小的空间,然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幽闭空间恐惧症?”
  “是,不过她挺严重的,迟一点可能会窒息死亡。”威尔逊走出房间。
  demon跟着出去,表情严肃认真:“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吗?”
  “比较难,反正不能再让她滞留在黑暗的地方。”
  demon明白他的意思,心理病治疗会比较困难,时间周期也很长,而且未必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他让人送医生离开,临走时老医生看着他,眼神显得无比冷静睿智:“demon,你并不是普通人,如果只是需要发泄,随便一招手就会有一大批女人心甘情愿为你献身;但如果是动了真心,你和她都会有危险的。”
  做老大的,其实就跟古代帝王差不多,可以雨露均沾,但是不能复出真心,因为那会成为他的软肋,随时威胁自己的生命。
  demon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以前也觉得自己不该有情,尤其对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但是可爱给他的感觉真的很特别,即使她那样让自己颜面尽失,但是看到她那种害怕的样子,心就不由自主的软了。那一刻他完全没有生她的气,反而气自己不懂得怜香惜玉,把她逼进黑暗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一定要平安无事。否则,他会抱憾终身。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却在可爱手上栽了两次,换成其他人,早就被他碎尸万段了。对她却只是想吓唬一下,把她留在身边。
  或许一开始,他对她只是觉得好玩,所以没有杀她,想看看她还能给她带去什么乐趣。就像猫捉老鼠,永远不会直接咬死,一定要玩一会儿,等兴趣磨光了,才产生杀机。
  但刚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不再是这种心态了,是真的在意她了。而且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或者就像有些人说的,一直高高在上久了,内心期待着有个人来反抗自己。
  只有这样,你才会发现自己并不是无心无情的神,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黑道教父,希望自己只是普通人,这种话说出去都没信会信,可偏偏这就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遇到可爱,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会被她投机地挟持两次,被她威胁,被她脱了衣服绑在树上。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好变态,竟然有受虐倾向。她这么对自己,反倒让他觉得开心。回到房间,手指轻轻滑过她白皙的脸颊,总算现在她安心地睡着了,脸色也比刚才好了许多。
  再次睁开双眼,可爱看着陌生的环境,手mō了mō床铺,猛地坐起来。
  “这是哪儿?”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头有点晕,耳边传来浴室“哗哗哗”的水声。她蹙眉,想下床看个究竟,就听到门被打开,demon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而且全是光溜溜的。
  “你?”她上下打量着他,思绪还有点不清晰。几秒钟后,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再次把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oh。my。god!
  她连忙低下头,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其实,以前做老板的时候,也经常办男模服装秀,看到这种已经不足为奇,偏偏眼前的男人那身材可比拟季莫,那种尤物一样的倒三角,马甲线,会让人血脉贲张。她很担心,自己会再次流鼻血。
  demon有点意外她的镇静,围上了浴巾来到她身边,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她削尖的下巴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什么?”她不解。
  “我的身材呀。”
  噗……
  她的脸更红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没好气地说道,“我要回酒店,今天有戏要拍。”
  “可以,不过先要答应我一件事。”他欺身上前,将她床咚。
  可爱本能地跟他保持距离,向后靠去:“什么?”
  他笑了笑,说:“跟我结婚。”
  “嗤,”可爱觉得他脑子不好使,笑道,“拜托,我才15岁,未成年,结什么婚。”
  “我有说按照z国的年龄办吗?”他挑着眉,态度很认真。
  “荷兰,俄罗斯,法国,随便你选。他们的法定年龄都在15岁以下。”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