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我不同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可爱全当没听见,反正能拖着一天是一天。
  法国是个举世文明的làng漫之都,这里的有最好的葡萄酒庄园,还有最美的薰衣草花圃。普罗旺斯,一个好像诗一样的美丽地方。
  demon其实算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黑道教父了。他在法国的薰衣草之都赛尔(lavender。sault)附近拥有一间小别墅。下了飞机,车子一路穿行石子路铺就的小路上,高雅的紫色,迷人的幽香,无一不刺激着可爱的感官。
  茂盛的薰衣草田,在夏日的风中摇曳,如同一串串làng漫的音符,纯粹绽放着。薰衣草的花语很美,美得叫人心疼,就像是最沉静的思念,最甜蜜的惆怅,和那份深藏在深爱者心中却永远无法执子之手的身影。
  “等待爱情”。
  永远那么安静,温暖,在你以为所有人都离去的时候,有个身影继续在原地等待着,等到着爱情转身的那一刻。
  车子在一个三层的小别墅前停了下来,周围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田、金色向日葵、葡萄树、橄榄树和雄伟的梧桐树。偶尔坐落着一、两间风情别致的旅社,小咖啡馆,有各国的游客,也有当地人,闲暇时来度假休息。
  里奇为她拉开车门,可爱看着周围这种好似童话故事里的画面,忍不住感叹了:“好美。”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demon笑了,拉着她的手走进别墅。
  管家理德夫人已经在庭院里搭好了野餐的台椅,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中式西式,面包,奶酪,水果和红酒,应有尽有。
  空气中着薰衣草的香气,这种味道让人心情舒畅。可爱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衣服上,头发上都沾上了淡淡的香气,如果现在回国,她应该也可以演那个能招引蝴蝶的清宫娘娘了。
  因为在飞机上才吃过东西,所以可爱并不觉得饿,倒是对周围的景致充满好奇,尤其是远处的中世纪城堡,让她无比向往。
  “那里现在有人住吗?”她就像个好奇宝宝,黑发纷飞,白色衣袂飘飘,红瓦白墙的小别墅,配上成片的紫色花海,简直就像是一副田园风的油画,美得令人心动。
  demon就站在台椅旁,看着她小步向前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微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单纯笑容。
  里奇从屋里出来,看到这景象简直惊呆了,冷酷无情的教父笑了,虽然平时也会笑,但那些都会让人觉得是恶魔的微笑,让人毛骨悚然。此时此刻,却完全不是,他的笑容很亮,像一抹冬日的阳光,淡淡的,却也带着一丝暖意。
  “有事?”他意识到里奇在看他,表情瞬间恢复了平时的冷淡。
  “是。”里奇点头,恭敬地行了礼,说:“先生,关于傅天昊,我们查了一下,确实在意大利开过公司,而且赚了很大一笔钱。不过是和他的朋友两个人合开的。”
  “这个朋友是谁?”
  “金沅菲的父亲,金世恒。”里奇把手上的递给他,“回国之后,两人本来计划合伙开公司,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只有金世恒一个人开了‘乐飞唱片公司’,而傅天昊却销声匿迹了。三年后,金融危机,股市大跌,傅天昊就跳楼自杀了。”
  “这么说,傅昕真的可能是为了报仇,才做了金家的女婿了。”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可爱,看着她弯着腰闻那些薰衣草的香气,粉嫩嫩的脸颊蛮含笑意,简直就是童话里开心快乐的小公主。
  “这个不清楚,因为任何资料可查。不过傅昕和金沅菲结婚6年后,金世恒突然从别墅的楼梯上滚落,抢救无效,身亡。我觉得有点奇怪,就特地查了一下。”把第二份报告递到他手上,说,“发现当时‘乐飞’有一笔数目不小的亏空,可能跟傅昕有关。”
  “他喜欢收集红酒?”demon翻开了资料记录,眉心几不可见地皱了皱,说,“珍藏品,不惜高价入手。”
  “是的,所以我怀疑当时乐飞的亏空,跟他有关。”里奇大胆猜测着。
  “挪用公款被发现了,杀人灭口吗?”demon若有所思,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这一切告诉她。毕竟有些只是他们的猜测,不能作为证据来证明傅昕就是杀人凶手。
  他看着可爱的身影,觉得她现在的纯真很可贵,如果知道了这些事情,会不会就失去了这么美丽的笑容了。
  可爱采了很多的薰衣草,她决定把这些都风干,然后放在柜子里熏衣服,或者是做成薰衣草的枕头,送一个给季莫,让他可以睡得更好一点。
  “demon,你要不要薰衣草的枕头,我让福妈做了以后,送你一个。”她跑到他面前,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这一刻她是忘我的,完全就是一个率真的孩子,只有无忧无虑的快乐。
  “送我?”他示意里奇离开,好看眉头微微挑起,似乎有些受宠若惊。
  “对呀,你带我来这么漂亮的地方,我就送你一个枕头。”她觉得他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劣,至少还是可以正常沟通的。
  demon微微扬起唇角,冰绿色的眸子好像宝石一般漂亮。不过这次不像过去那么冷厉,反而多了一抹温柔,长臂一伸,搂着她的腰扯入怀里,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道:“我不要枕头,只要你。”
  ……
  可爱拧眉,觉得自己应该把前言收回,什么好相处,根本就是腹黑大灰狼。她一把推开他,看到他手里的文件,问道:“这是什么?”
  他并不因此而生气,坐到椅子上,说:“你要我查得东西,已经查出来了。”
  “真的。”可爱在他身边坐下,期待着他手里的资料。
  “傅天昊和金沅菲的父亲金世恒是同学,也是朋友,两人在意大利合伙开过一个快餐公司,赚了点钱,然后就回国了。”他把资料递给可爱,接着道,“不过回国之后应该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就各做各的了。后来金融危机,傅天昊因为投资股票,欠下一屁股的债,直接跳了自杀了。”
  “他真的是我爸的朋友。”可爱低着头,小声自语。
  “什么?”
  “没,我在想欠下了那么高额的债,傅昕和他母亲是怎么还清的?”可爱提出疑问,继续拿着那份报告。
  demon摇头,说:“这上面没有具体的提到这些,但是他母亲后来在红蜻蜓夜总会工作,我想应该是借了高利贷,然后被迫做了那种不光彩的事。”
  可爱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为了还债,他的母亲出卖了*。
  “所以,她没多久也去世了。”这让可爱觉得伤感,不管傅昕变成什么样的人,有过这样的童年,是极为悲惨的。
  “那傅昕后来怎么把那些钱还清的呢?”她知道他在学校,日子虽然清贫,但并没有人向他追债,而且学费也是有着落的。
  “这个真的不知道了。”demon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可爱看着那些文字,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所以,傅昕应该是恨金沅菲的父亲的。如果回国之后,他们依然合伙开公司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这个只能问当事人了。”
  可爱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只觉得傅昕接近当年的自己,从交往到结婚,都只是为了报仇。他觉得是她的父亲,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吗?可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她的父亲真的见死不救吗?
  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失落起来,拧着眉不发一言。
  “好了,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你是不是也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他的手按在资料上,故意打断了她的思绪,冰绿色的眼眸半眯着,隐约带着几分坏笑。
  可爱顿时就回了神,抿了抿唇道:“什么承诺,我可从来没有给过你承诺。”
  “你想不认账?”他的声音比刚才冷沉了几分,眼底滑过一丝危险。

  可爱完全不想惹恼这头猛兽,好像小兔子似的抱着那份文件和那些薰衣草向后跳了几步,说:“我确实没有给你什么承诺,但是你却说过,今晚我可以平安度过的,所以我会房间了。”
  话音刚落,逃跑似地蹿进别墅。
  demon看着她那狼狈娇小的身影,忍不住轻笑出声。
  当晚,他以为可爱会乖乖留在房间里的,毕竟之前已经被黑夜吓哭过一次了。结果,她还是不老实,用床单和被套连接成绳索,从二楼的阳台爬下去。刚一转身,就被吓了一跳。demon就静静地站在她身后,这次逃跑被抓了个人赃并获。
  “这么晚了,还想去哪儿?”
  “我看我采的薰衣草不够多,想再多采一点。”她只能撒谎编故事,如果直接说自己要逃跑,不就是老虎脸上捋胡须,找死的节奏。
  “是吗?”demon忍不住就笑了,“那现在要我陪着你去采吗?”
  “不,不用了。我回房间睡觉了。”她郁闷地嘟着走,绕过他回去楼上房间。经过这么一折腾,她哪里还能溜,把门窗都关好之后,仰面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突然,一张360度无死角的俊脸,放大在她眼前,吓得她尖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紧抓着被子瞪着他。
  “这本来就是我的房间。”demon觉得她太有意思了,直接跑到他的卧室,然后躺在他的床上,这会儿还在问,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你的房间?”可爱环顾四周,又看看床上的床单和被子,再看看阳台,好像真的不是自己的房间。
  ohmy。god!
  这真是被吓迷糊了,连忙爬起来,想要离开。谁知,脚还没有落地,就被他拽回床上,又一次被床咚了。
  他好像是刚洗完澡回房间,头发还滴着水珠。难怪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没有人,所以就以为这是自己的房间了。
  “你,你放手,我要回房间。”她警惕地看着他,那个古铜色倒三角的身材,结实精壮,毫无赘肉,真的美得让人不敢多看一眼,垂着眼眸小声要求。
  “可爱,是你自己mō上我的床,现在要让我放手,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他的手指轻柔地划过她的脸庞,恋恋不舍地停留在她蜜色的唇上。
  “拜托,我只是走错了房间,又没想怎么样。”她的脸红到了脖子,真怕自己会因为血脉贲张,再次流下经典的鼻血。
  艾玛,千万不要啊,这种事在叔叔面前丢丢人,也就行了,绝对不能在其他人面前再重蹈覆辙了。
  “我的心思,你很清楚,就是想要你。而且,我已经预约了明天登记结婚,所以今晚我们是可以同房花烛的。”他的头缓缓压下,彼此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明天!?”她惊愣,蹙眉道,“那我的证件……”
  “下午已经让人去办了。”他勾起她的下巴,低头想要吻她的唇。
  ……
  可爱连忙转头避开,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demon,你别这样。”
  “可爱,告诉我,你这里是不是爱着别人?”他指着她的心口,眼神极为认真。
  可爱摇头,嘴角勾着一抹苦涩:“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了。你信吗?”她是真的不知道了,她以为很爱自己的人,可能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甚至还是害死自己的凶手。这样的打击,让她内心充满了疲惫感。她曾经倾尽一切去追求那份爱情,到头来只是镜花水月,爱的越深,伤的也越深,不爱就不会受伤。所以,她宁可选择这辈子都不再去看。
  “我信。”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真实和忧伤。她确实有着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这份成熟早已饱经风霜。
  可爱愣了一下,没想他会这么轻易表示相信。水眸直直地注视着他,想找出他的敷衍和虚伪,但是并没有找到。
  “那你还要我嫁给你?我不爱你。”她不明白了。
  “只要你嫁给我了,我相信你会爱上我的。”他现在最大的劲敌是季莫,所以一定要抢在他之前先坐定了这场婚姻。只要这样,他才能有所谓的胜算。
  可爱摇头,菱唇动了动,想否定,被他以食指点住了:“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承诺。我们结婚以后,除非你自愿,否则我不会碰你,这样可以吗?”
  ……
  可爱觉得他脑子不好使,竟然愿意接受无性婚姻?!转念又一想,说:“但是我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找别的女人发泄。”
  “谁说我要找别的女人了?”他轻轻弹了她的额头,眼神有些生气:“我demon,结婚了,就不会再找其他女人了。”
  “你脑子没问题吧。”可爱无语了,好像看个怪兽似的看着他。
  “你才有问题。”他冷睨了她一眼,说:“放着这么优质的男人不要,还想拒他以千里之外。”
  噗——
  可爱立时笑了,心想现在的男人这么都这么自信,而且说这话的表情,还特别臭屁。
  “笑什么笑,难道不是事实?”冰绿色的眸子轻轻一挑,有点傲慢,“黑手党教父,愿意终身只要你一个女人,用z国的古话,绝对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爱无语了,摇着头说:“那我宁愿让别的女人修这个福气。”
  demon看她心情好了一点,才松开手,说:“行了,早点回房间休息吧,明天要早点起床去注册结婚的。”
  可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下床离开。快到门口时,被他叫住,刚一转身,额头就被他吻了一下:“晚安。”
  为她,他愿意谈场恋爱。
  可爱没有说话,低着头离开他的卧室,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觉得他是个好人,可是到现在心里仍然怀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明天季莫可以出现,阻止这场婚礼。
  她有过一次错误的婚姻,不想再错第二次。
  第二天,真的是很早,可能也就7点的样子。她就被里德夫人从床上叫起来了,换了一身干净的吊带白裙子,很长,很飘,有点像礼服,但是没有礼服正式,很日常的一件连衣裙。
  她并没有化妆,头发也只是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只是耳边带着昨天的那只银色碎钻小发卡。据说这是件高价品,是古董,以前某位公主的配饰。
  她跟着demon坐车去镇上的婚姻登记所,心情显得无比紧张。
  “你在害怕?”他握着她的手,发现她手冰凉凉的,掌心却冒着汗。
  “你确定真的要结婚吗?”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恐婚了,才会这么紧张,看来前世那段婚姻给她带去了很大的阴影。
  他看着她,眼神专注又认真:“我决定了,就是一辈子。”
  ……
  可爱不再说话,只是转头看着窗外,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的花田,似乎比来的时候多了几分忧伤。
  有些人这辈子注定实在“等到爱情”,这场爱情可能毫无结果。
  很快的,他们到了注册登记的地方。白色的礼堂看起来无比圣洁,工作人员把文件放到他们面前,说:“我会问你们几个问题,如果觉得没问题,就请签字吧。
  “可爱小姐,您愿意嫁给demon先生为妻吗,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那人的话没有问完,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
  “她不愿意。”季莫滚动着轮轴,从门口进来,身后跟着老易和罗毅。
  “叔叔!”可爱欣喜万分,站起来,就被demon拉住了手。
  季莫几不可见地皱眉,脸上是一贯平淡疏离的笑容:“demon先生,我是可爱的监护人,在z国的法律上她还未满18岁,我不同意你们的婚姻,这场婚礼就无法继续进行。”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