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不该触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季莫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西装男人们,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这么做好吗?伤到了我,可爱更不可能答应跟你结婚了。樂文小說”
  “demon!他受了伤,你别再伤到他了!”可爱心里着急,用力挣扎着想摆脱他的大手。
  “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但是我会用他的命来逼你就范。”demon的表情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冰绿色的眸子阴沉、冷厉。就算卑鄙,他也要做一次,用季莫的命,换可爱的签字。
  可爱瞪着他,抓起他的手狠狠咬下去,试图让他放开自己。可是,即使已经流出血了,他依然没有松开半分。
  “咬吧,就算咬断我的手指,也绝对不会放你回到他身边。”demon的表情如恶魔一般冷酷,稍一用力,将她扯入怀里,又对着季莫,眼神高傲,目空一切,一字一顿清楚地宣誓自己的所有权,“她是我的。”
  季莫的眼神瞬间转沉,身后的老易果断做了个手势,礼堂里又出现了一队人,个个穿着陆战队军服,手里握着一柄ak47,把整个礼堂包围了起来。
  “demon,这里不是你的地盘,所以你并没有胜算。”季莫早已弄清楚他带了多少手下来法国。对于周围的环境也是了如指掌,琥珀色的眸子锐利锋芒,脸上的笑容未变,“放了可爱,我也会让你全身而退。”
  “有可爱在这里,他们敢开枪吗?”demon勾唇冷笑,言语中多了几分嘲讽,其实如果换成是他,估计也不可能命令开枪,因为谁都不希望伤到可爱。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多了一个红色小光点,如同挑衅一般地上下晃动。
  可爱寻着光源看去,四周的建筑物楼顶都趴着一个狙击手,demon身上的光点顿时增加到了4个。
  “demon,你已经没有胜算了。”可爱抿了抿唇,希望他不要再执着下去,“放开我吧。”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没有带太多的人过来,是他的失策。不过,在法国,他也确实不可以带太多的人来,因为这里有他的敌对,带多了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反而不好。
  他冷眼注视着季莫,明明就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在“可爱最后会爱上谁”的问题上跟他分庭抗衡,多一半的胜算,现在只能是功亏一篑。
  他转身拥抱她,很用力很用力,性感的薄唇在她耳边小声道:“不管以后怎么样,我就在这里等着,只要你转身就可以看到。”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缓缓松开手。
  可爱看着他,唇动了两下,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候,室内滚进来几个易拉罐似的小圆柱,瞬间炸开。有闪光弹,有催泪弹和烟雾弹。周围顿时陷入换乱,大家的眼睛,都因为那刺眼的光线,和刺激性的气体,完全无法睁开。窗外的狙击手也没办法瞄准,只能先开枪打破窗玻璃,让室内的气体散去。
  季莫蹙眉,半眯着眼睛在能见度极低的烟雾中寻找可爱的身影,却并没有发现,而且连demon也不见了。室外想起了激烈的枪声,耳朵里的通讯器也响了:
  “长官,有三辆不明身份的军用吉普带走了两个人。”王晓伟的声音响起,“其中一个好像是可爱小姐。”
  “狙击他们。”季莫果断下达指示。
  “不行,都是防弹玻璃和防弹轮胎,那些人也好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雇佣兵。”王晓伟已经试过了,没办法使他们停车。
  紧接着“轰”的一声,火光四射,那些人直接丢下了手雷,扬长而去。
  季莫看到了这一刻的爆炸,联系楼顶的王晓伟:“晓伟,跟上他们,我要他们准确的位置。”
  “得令!”
  烟雾渐渐散去,老易看着室内的情况,来到季莫身边:“少爷,demon也不见了,但是他的手下都在。”
  “我知道,是另一伙人趁乱把他们劫走了!”季莫的脸色从未有过的严肃,冷峻,琥珀色的眸子幽暗深沉,对着老易说:“我怀疑是安娜那个女人的杰作。”
  “安德烈夫人?”老易蹙眉,表情很是不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demon来法国,没有多带人,因为这里有他的敌对,他不想惊动对方。”季莫也只是听说过这件事,并不清楚是不是真实。
  “您的意思是,他的敌对是安德烈夫人?”老易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那小姐会很危险!”
  季莫当然知道,都说那个女人是疯子,为了报仇,手段可以惨绝人寰。
  “罗毅!”他要让罗毅以暗盟boss的名义发函,向安娜示警,让她不要伤害可爱,或许还能稍微缓一缓。
  老易朝着室内看了一眼,说:“小罗不在,可能是追着他们的车子走了。”
  季莫认同地点头,如果是罗毅跟着,或许还好一点。他让老易跟他先回大使馆,然后与当地政府协商救援。
  安德烈夫人,是拥有高贵的皇室血统的后裔,但是巴士底攻占后,路易十六被处死,皇室也就不复存在了。她15岁就嫁给了75岁的老安德烈,这个男人异常强大,给了她最高贵身份和地位,享用几世的金银钱财。同时,也给了足够变态的婚后生活。花季一样的少女和一个迟暮垂死的男人,每晚玩着bt的游戏,没过多久老头死了,老头的所有财产都名正言顺地到了她的名下,她开始招兵买马,过着好像中世纪女皇的生活。
  她手上的雇佣兵足可以组建一支军队,跟正规军抗衡,所以她的实力虽然不能跟三大黑帮比,但也绝对是让国际政府头疼的一类暴徒。
  漂亮奢华的旧式古堡,是她新买的产业,完全按照中世纪的王宫那么装修了,庭院里是开得艳足的蔷薇园,红色、粉色、白色,美丽迷人,充满了贵族的优雅。室内金碧辉煌,每一件摆设都是出自名家之手,设计都是独一无二得,精致特别。
  古堡的地下设有监狱,各种刑拘一应俱全。
  demon被他们绑在了十字木架上,用水将他泼醒。不远处一张污秽的床垫上,可爱就躺在那里,很明显还没醒。
  “安娜?”他看着她,金色的宫廷礼服,衬得她的身材更加丰满*,如玉一般白皙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并没有因此失色,反而好像镀上了一层光辉,更加耀眼夺目。
  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美得令人窒息,而且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完全可以艳压任何当红的女星。
  “真是难得,伟大的demon先生还记得我。”她起身走到他面前,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他削尖的下巴,半眯着眼睛认真审视。
  蓝色的眼珠好像海蓝宝石一样迷人,只是眼神无比冰冷,看不到丝毫暖人的情意。
  啪啪——
  她重重甩了他两巴掌,漂亮的指甲也因此折断了,划破了他英俊的脸颊。
  “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女人嘛?为什么要跟她结婚!”她指着床垫上的可爱,眼神狠辣,充满嫉妒。
  demon蹙眉,没想到她会把可爱一起绑来,心里暗暗拿捏了一下,说:“她是暗盟boss的女人,你也知道我一直在查那个男人的身份,跟她结婚不过是为了引出那个男人。”
  “你还想骗我?”安娜生气地挥手,身旁的彪形大汉抡起鞭子,重重打在demon身上。
  “你以为我真的没查过她的底吗?她顶多就是伦敦老季家收养的女孩,连嫡亲的都够不上,哪里又会跟暗盟的老大扯上关系。”她吃吃地笑了,手指用力扣住他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你想救她,也找个好点的借口,这种谎话太烂了。”
  “我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是暗盟boss的女人,你最好不要碰她,否则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他的眼神清冷,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
  “你越这么说,我也越想碰她。”安娜微微扬起唇角,笑容很魅,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到可爱身边,侧身坐在床垫上,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这皮肤真不错,以东方人的肤色来看,她算是偏白的那种。”
  demon拧着眉,不说话,希望自己的冷淡,能让可爱逃过一劫。
  “小脸蛋长得也不错,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板过可爱的脸庞,仔细打量着,说,“我记起来了,是现在热播的那则香水广告,她就是那个清纯脱俗的女主角。”
  她自言自语,眼角的余光瞟向demon,见他没什么反应,又接着道:“长得好像确实不错,就是xiōng小了一点。身材比例很完美,这细长腿好漂亮。”
  “demon,你抱过她没有?”她重新回到demon面前,蓝色的眸子看起来在笑,其实阴鸷渗人。
  “我已经说了,她是暗盟boss的女人,我只是为了用她把人引出来,才上演结婚戏码。”demon再次强调,冷嗤道,“对于没有xiōng的女人,我向来没兴趣。”
  “真的如你所说的话,她的死活都跟你无关了?”她完全不相信他的话,挑着眉问道。
  “当然。你想动她随便,但这就意味着你要跟暗盟为敌。”demon的眼神凌厉,嘴角勾着一抹邪笑。
  这种半真半假的语气,让安娜真的有了迟疑,毕竟谁都不想惹上暗盟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她认真想了想,依然决定试一试demon这话的真假。
  她笑了笑,说:“那我就偏要动她,看暗盟能把我怎么样。”打了个响指,十几个男人走了进来,躬身询问:
  “安德烈夫人,有什么吩咐?”
  “那个姑娘赏给你们了,好好玩,别把人弄死了。”她指着床垫上的可爱,冷冷地下了命令。
  demon的眸光暗了几分,就看到那群人把可爱抓起来,直接甩了两巴掌把她打醒。
  “……”可爱惊愣,双手一下子就被扣住,身上的衣服“撕”的一声就破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放开我!”她完全不了解情况,抬头看到了被帮着的demon,旁边还站在一个高挑的女人。
  “小姑娘,他说你不是他的女人,所以随便我处置,我看你长得很不错,我的伙计们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你就慰劳慰劳他们吧。”目视始终注视着demon,留意他脸上表情的变化。
  可爱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跟demon有私仇,挣扎着喊道:“我当然不是他的女人,我是暗盟boss的女人!”
  安娜没想到她也这么多,抬手示意手下先停止,问道:“你真的是暗盟boss的女人?”
  “是!”言语简单肯定,黑亮的眸子直直地跟她对视,完全没有任何畏惧和退缩。
  安娜迟疑了片刻,眼神忽然变得阴沉,一字一句道:“那也没用,不不怕跟暗盟为敌!”说完,就让手下继续。
  “不要,放开我,我放开!”可爱尖叫,十几个人一起按着她,她根本不可能自救。
  demon没办法继续装下去,怒吼道:“够了,她是我的女人,放开她!”
  “我就知道。”她给了个手势,让那些人住手,慢慢凑近demon,“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你心动?”
  “你想怎么样,冲着我来,别再碰她。”demon别开视线,根本不看她,眼神冷冷的,充满了不屑。
  “好,我就冲你来。”她做回座椅上,让手下把可爱抓到自己身边,锋利的刀片抵着她纤细的咽喉。然后就看到有人把玻璃酒瓶砸碎在地上,铺成了一条路。
  “放他下来。”她示意解开他的绳索,说:“跪过来,向我道歉,说你辜负了我对你爱,让我惩罚你。”
  ……
  可爱看着那满是玻璃碎片的路,虽然不算长,也就五、六米的样子,可是这一跪,就算只有一米也是痛不yù生的。
  “demon,不要。”她摇头,试图阻止他,“我不爱你,你不需要这么做。”
  demon静静凝视着她,没有说话。“啪”的跪了下去,周围立刻想起了玻璃碎裂的“哔啵”声。鲜红的血迹一点一点站在那些玻璃碎渣上。
  他跪了,竟然真的跪了,毫不迟疑!
  安娜心底无比愤怒,左手不觉紧握成拳,骨节还依稀可以听到“咯咯”的响声。
  “别,别这样,不值得。”可爱的眼泪缓缓滑落,她真的不值得让他这么做。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对我的爱,请你惩罚我。”他跪在安娜面前,一字一句的说着,心里却好像一下子清楚了。他真的不能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因为他会给她们带去灾难。
  如果不是他的一意孤行,可爱不会在这里,自己也不可能被这个女人挟持。是他的错,错得离谱!
  “好乖,”她轻抚他的脸颊,笑容阴狠,“你总算跪倒在我的裙下了。曾经,我愿意臣服在你的脚下,你却无情地把我推开,你知道我当时都多伤心吗?”
  “所以,你想怎么惩罚我?”他抬头看着她,眼神平静的让人发憷,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膝盖的伤都毫无感觉。
  “吻我的脚。”她抬起腿,放在他的手上,女皇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充满蔑视。
  “你变态啊,如果你爱他,怎么能这么对他?”可爱忍不住咒骂,脸上又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你闭嘴,我就是要看他为了你能不能像我当初一样,把自尊踩在脚底下!”她曾经为了让他自接受自己,当众下跪求他,可是他只告诉她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人,更不可能跟任何人结婚。但是现在呢,他不但违背了誓言,还为了这个rǔ臭未干的小丫头,如此卑微地做着以前绝对不可能做的事。
  他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只为了救这个女孩!
  demon没有说话,完全照做地低头亲吻她的脚。
  “哈……”她大笑着,mō了mō他的头,说,“好乖,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成为我的仆人,供我驱使。”转头看向可爱,“至于你,铐上手铐和颈圈,在这里做个女仆吧。”
  ……
  可爱觉得这个女人不是一点点的变态,践踏别人的人格和自尊,来满足自己统治者的心理。她mō到了自己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快速按下开关,刺破了抓着自己的那个男人的手,针头上是有麻药的,所以,刺中以后那人的手就麻痹了。
  与此同时,她打落了安娜手上的刀片,一个扫堂,把身后的两个壮汉撂倒在地。
  demon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手上稍一用力,拽着她的脚使劲一拖,让她整个人摔在了玻璃碎片上。
  安娜的身上和腿上立刻被割出无数道血口子,痛得她倒抽了口气。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直接就跟demon在玻璃渣的路上打了起来。
  她并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女人,身手了得,招招都足以致命。她的腿狠狠踢向脖子,用力下压,想让他爬到在玻璃碎片上。可爱则跟周围的十几个雇佣兵过招,这些人很强,每个都是各国退伍的军人。眼看就快招架不住了,罗毅和王晓伟及时踢开了地下监狱的门,一脚踢开了扑向可爱的男人。
  “小罗,王晓伟!”可爱脸上一喜,连忙去帮demon。
  “小姐,您先离开,这里交给我们。”两人挡住了雇佣兵的去路。
  可爱上前去帮demon,一脚侧踢,把安娜踢开好几米远,扶起他道:“怎么样,能不能走?”
  “嗯。”他点头,扶着她的肩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安娜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发的,爬起来追了上去,按下了城堡的自我毁灭装置,决定跟他们同归于尽。
  这辈子,她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城堡开始剧烈摇晃,顶上的砖块不停掉落。可爱扶着他,发现出去的路被石块堵住了,只能往顶上跑。反正先到面前,再想法办法。
  古堡外,季莫和当地的警方也已经赶到了,他看着古堡摇晃的样子,让老易把直升机升到楼顶上空盘旋,如果见到可爱他们就第一时间援救。
  可爱扶着demon到了古堡最顶层,安娜也跟着追了上来,手里拿着一只银色手枪。
  “今天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她拨下枪栓,随时准备开枪。
  “值得吗,就这么毁了你好不容易建立出来的‘王国’。”demon真的无法理解这个女人的想法,明明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土皇帝,非要把一切都毁灭。
  “一个没有爱情的‘王国’,毁了一点都不可惜。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那次你救了我,我们很自然就做了。可是之后,你就不再理我了,好像完全不认识一样,为什么?我明明可以为你巩固你的黑暗帝国,为什么你不选我做你的爱人?”她真的不明白,她那么有钱,那么强大,可以让他更快、更顺利的坐上现在的位置,他却视而不见,而眼前的女孩根本什么都给不了他,还会成为他的软肋和死穴,他却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放开。
  “因为你不是我要的女人,在我身边,像你一样的女人太多,而我也不需要女人的帮助,因为我足够强大。”他是个极其自信的男人,不屑别人的帮助,尤其是女人的帮助,会让他觉得自己在吃软饭,那是他嗤之以鼻的。
  “那你可以告诉我啊,我愿意为了你舍弃一切!只要你一句话,我会只做你的小女人。”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他,嫁给75岁的男人,她从没用体会过什么事爱情,被他救起的那一瞬间,才知道爱情原来会让人心跳加速。但被他拒绝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好像碎了,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意义。她开始变得变态,在这种乐趣中寻找自己的存在感。
  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会是这样了,偏偏让她知道他要结婚了。一个说这辈子不会爱上女人,不会结婚的男人,打破了这个誓言,选择结婚,这让她愤怒,心寒,充满了对他的怨怼。
  所以,她把人抓来这里,想困住他一辈子。
  现在,他想逃跑,那么她就把一切都毁灭。
  她直接朝着两人开枪,demon一把推开可爱,两人倒向不同的地方,避开了她的子弹。紧接着她盯着demon开枪,一定要把他杀死才甘心。
  可爱见状,飞身将她扑倒,手紧扣着她拿枪的手腕,两人一起争抢着那支手枪。渐渐的,安娜的焦点不再是demon,而是可爱:“既然你不让我杀他,那就你去死吧。”
  手枪回转,“砰”的一枪,子弹擦着她的耳边弹开。
  “可爱!”demon想过去帮她,膝盖的伤让他连站起来都变得艰难。
  可爱跟安娜扭打着,一个使劲,手枪被丢了出去。安娜坐在可爱身上,用力掐着她的脖子,发狂似的想把她掐死。
  巨大的力气让她脸颊通红,呼吸困难,好不容易抬脚,把人顶了出去。原以为这样就算结束了,安娜却垂死地抓住了可爱抬起的小腿,把她一起拉了下去。
  该死!
  可爱单手抓着顶上的石梁,脚用力踢她,却怎么都没办法踢开。她的手劲越来越小,身体开始往下坠了。
  就在她松开手的时候,demon飞扑边沿抓住了她的手腕:“可爱,抓紧我,千万别松手!”
  季莫在直升机上,看着下面的情况,迅速掏出手枪,瞄准安娜的手臂打了一枪。
  “啊——”安娜惨叫一声,重重摔到了地上。
  让直升机降低,单手抱住了可爱,将她稳稳拥在怀里。
  “叔叔!”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抚着她的脑袋柔声安抚。
  demon仰面躺在楼顶,感觉着古堡一点一点塌陷,又看到可爱平安无事,才松了口气,闭上眼睛。
  他就是个黑暗中孤独的帝王,就该享受自己的最高贵冷傲的寂寞,不该去触碰那种童话故事里的爱情,永远都不该去碰的。
  因为,从他成为教父的那刻开始,就失去了爱的资格。
  ------题外话------
  今天多了一点,早上拉肚子厉害,所以现在才搞定,么么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