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礼服崩落 二更 微修改润色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22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中带着不少湿气和泥土的馨香。。しw0。
  季莫坐在床边,左手指着额头,眉心轻蹙着,闭目睡着,不过那样子显然是很不踏实的。可爱救回来以后,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却已经睡了三天了。
  医生说,可能是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的生理疲惫,睡醒了就好了。
  可爱紧拧着眉,耳边不停回荡着砖块坠落的声音,眼前的视线很模糊,她拼命朝着有光的地方跑着,身后的阶梯一层一层陨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好不容易,她还有几步就爬到顶上了,看着前面那个身影,大喊道:“老公,拉我一把。”
  傅昕转身,伸手拉了她一把。她以为自己安全了,他却突然推开她,眼看着她跌进深渊,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笑容:“你爸爸害死了我爸爸,我是找你报仇的,报仇的……”
  “……”她猛地睁开双眼,粉色的天花板看起来暖暖的,充满温馨感。周围很安静,只能听到窗外的雨声打着玻璃“啪啪”作响。
  “额,这是什么哪儿?”她开口说着,发现自己的喉咙很干,几乎发不出声音。
  咳咳,咳咳咳……
  她被自己的气呛了一下,不觉咳嗽起来。
  季莫被这声音吵醒,握着她的手道:“可爱,你醒了!”扶着她坐起来,为她倒了杯温水。
  “叔叔。”她喝了两口水,看着陌生的房间,道:“这是什么地方?”
  “威尼斯的酒店客房。”他救了她以后,就把她带回这里了。
  可爱mō着有点酸疼的双肩,想起了当天紧张情景,连忙道:“demon呢,他没事吧?”
  “嗯,没事,他的手下把他接走了。”季莫听她问起demon,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回想他离开时候的情景,那样子简直太让人生气了。
  回忆中:
  ——季莫,我把可爱还给你,但是从今以后你只能让她笑,不能让她哭。如果哪天你害她伤心难过掉眼泪了。我一定会重新把她带回到身边,那时候绝对不会再把她还给你。
  ……
  季莫觉得那就像是在命令他做事,可实际上说的全是废话。他当然不可能让可爱哭,宠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得让她伤心落泪呢。
  他当时真的应该揍他一顿的,让他以后都不敢再这么臭屁,嚣张,目中无人。
  季莫暗暗想着,发现自己竟然对demon这么不爽,完全把他视作人生中最强的对手。无论是在黑道的争端,还是对可爱的感情,demon都让他有深深的危机感。
  “走了吗?”可爱心里是担心的,蹙眉小声道,“他的腿不知道有没有事。”
  “没事的,只是暂时跟我一样,得坐轮椅。”他指了指自己的腿,故意转移可以的注意力。他真的而不想她继续想着demon,不然心好塞。
  可爱回神,看着他的手和腿,石膏都已经拆掉了,但是绷带依然绑的很厚很厚。
  “拆掉石膏没事吗,会不会移位?”她看着他的双腿和右手,那也是为了救她受的伤,心里不禁多了几分内疚。重生之后,她好像总会遇到各种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八字跟这个身体不合,每次还都是大事件。
  “医生说因为打了钢钉,只要不受到严重的外力,不会有事的。”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表情自责愧疚:“对不起,叔叔来晚了,害你又一次受惊了。”
  可爱摇头,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脸颊上,轻轻蹭了蹭,语气无比温柔:“但你还是出现了,就算远在m国,依然赶过来救了我,不是吗?”
  “那是因为你的那条信息,我看到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还充满了忐忑,坐立不安。于是就让老易安排了飞机,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捏了捏她的鼻尖,琥珀色的眸子满是宠溺。
  可爱俏皮地坐起来,拉着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靠近他怀里:“叔叔,我以后都不和你吵架了。”
  “真的?”他有点受宠若惊。
  “嗯,经历过这两次的事情以后,我觉得生命很有限,不应该为了一些小事跟你吵架,那样太不值了。”她仰头看着他,黑亮的大眼睛骨碌一转,说:“所以,我决定以后你惹我生气,就问你要钱,然后去shopping,气我越厉害,我就买越多,多气次我几次,你可就破产了!”
  季莫看着她那鬼马俏皮的模样,用力捏粉嘟嘟的脸颊说:“你这小脑袋瓜子,倒是装了不少损招,就是变着法子整我,是不是?”
  “谁让你是我叔叔,法定监护人,所以我做什么你都必须担待着。”嘟着嘴,威胁道:“怎么样,答应吗?”
  “怎么可能不答应。”他两只手捏她的脸颊,不过右手基本上只是形式,使不上力。
  “唔,很疼呢。”可爱拉下他的手,原本欢快的表情,突然就变得黯淡下来。
  “怎么了,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他看着她那种略带伤感的表情,伸手把她扶起来,发现她的眼眶有点湿润,“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伤心了?”
  “叔叔,我可不可以去看看demon,他的膝盖是因为我受伤的。”可爱是真的担心他,那些碎玻璃跪了一地,真不知道膝盖成什么样子了。
  季莫几不可见地皱眉,他可以说“不”吗,显然是不行的。抿了抿唇,想答应她,就听到她的手机响了。
  可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傅昕打给她的,脸色微变,稍作迟疑之后,才按了接听键:“喂。”
  “可爱,你没事吧,我听k。king说你平安回来了,现在在威尼斯吗?”傅昕的声音有点急促,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
  可爱“嗯”了一声,说:“没事了,怎么了,剧组有事发生?”
  “不是,电影节前的宣传晚宴,很多大咖云集,我希望你可以一起出席。”他要为可爱制造人气和影响力,希望她能多参加这些大场面。
  “今晚吗?”她有些迟疑,因为想先去看望demon。
  “是,今晚,洁儿的剧组也会出席。”他知道可爱对洁儿的印象很好,便特地把她提了出来。
  可爱认真想了想,说:“那好,我出席,不过现在已经5点了,我可能会迟一点到。”
  “不要紧,你愿意到就行了。”他似乎松了口气,声音也比之前高亢起来。
  可爱点头挂断了电话,看着季莫说:“叔叔,我今晚有事,所以你帮我让老易准备一点东西送给demon吧。等过两天,忙完了,我再去看他。”
  “好。”季莫的笑容温柔和煦,心想demon那种人怎么可能会收他的礼物,估计刚送过去,就被丢出来了。但是既然可爱说了,那就照办吧,毕竟不管自己有多不待见他,但他确实救了可爱,就看这点,他也应该探望慰问一下。
  可爱下床,看着沙发上老易为她准备的新衣服,拿着就去盥洗室换了。这只是普通的衬衫和短裤。季莫喜欢她穿白衬衫的样子,就特地让老易准备了。白嫩的双腿在短裤的映衬下,看起来特别纤细修长。她的身高不高,但是身材比例非常好,穿什么衣服都特别好看。
  她换上了蓝色运动鞋,拎着包往外跑。
  “可爱,等等,叔叔送你去。”他不放心她一个人,正好自己跟这里的国防大臣也约了今晚见面洽谈,便决定先送可爱去电影宣传晚宴。
  可爱停下来等他,微微蹙眉道:“叔叔,你还是别去了吧,这伤应该好好休养。我让小罗送我去就行了。”
  “不要紧,因为叔叔也刚好要出去。”他笑着拨过她耳边的碎发,动作轻柔自然,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举动。
  可爱明白地点了点头,推着他的轮椅下楼。
  季莫把她送到了晚宴场所,那里有主办方的人为女星安排晚宴礼服。当然这是按照每个女星的名气来的,可爱因为拍了那则广告,被很多外媒熟知,所以才曝光率上被第一次参加的那种小明星要高很多。
  主办方为她安排的行头也相对奢华。
  巴黎春季展最新款的紫色拖尾长礼服,上面点缀了很多的钻饰,穿在可爱身上,为她增添了不少熟女的韵味和贵气。
  可爱从试衣间走出来,正好撞上了刚到的蓝蔓姿。她因为不喜欢主办方安排的服饰,就带着自己喜欢的晚礼服到场了。结果发现,她的衣服和可爱的那件是同款。完全就是红果果的撞衫呀。
  身为国际影后,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冷睨了可爱一眼,便走过去跟主办方负责人理论。因为她是当红的女星,又在国际上小有名气,当然会先满足她的要求了。
  为可爱做设计的造型师很抱歉地跟她打招呼,让她把身上的礼服换下来,又拿了另一个白色素雅的斜肩长礼服给她。
  可爱因为是新人,不想跟她在衣服上面争个面红耳赤。反正那件紫色她也不是非常喜欢,反倒是现在的白色她很喜欢,就重新进试衣间换了。
  由于可爱去的比较晚,又一连换了两次服装,所以到了最后,化妆后台就只剩下她和刚到的蓝蔓姿了。
  蓝蔓姿是个喜欢摆场的人,化个妆还要好几个人忙前忙后地伺候着,一会儿倒水,一会儿扇风,一会儿又要吃东西了,总之十个人都不够她使唤的。
  可爱那里化妆进行地差不多了,化妆师却忘记了一个蝴蝶结似的小发卡,就抽身离开了了一会儿。这时候,蓝蔓姿也支开了自己的助理、跟班、化妆师,自己独自走进更衣室。
  突然,她一惊一乍地叫道:“啊呀,可爱,你还在吗?能不能帮我把我的礼服递给我,我脱掉了衣服,才发现把礼服忘在外面了。”
  可爱原本是不想理她的,可她指名道姓地喊了她,周围又没有别人能帮忙,就拎着她的礼服递进了更衣室。
  她觉得蓝蔓姿就是公主病晚期,喜欢指派人,最好是所有人都能围着她转,为她服务。这样她才开心,才有成就感。
  “哎呀,真是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她甜腻腻地赞她,接过礼服穿了起来。
  此时,可爱的化妆师也拿着发卡回来了,为她戴好之后,整体看了一下,觉得很不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好了,很完美,你的剧组应该已经在门口等了,快点去吧。”
  可爱说了声“谢谢”,便提着裙摆,一路小跑着出去。因为这个晚宴的时间离电影节开幕还有1个月的时间,所以整个《青春年少》剧组就只有她和傅昕两个人。至于k。king虽然也有参加,但是他是代表另一个叫《车霸》的剧组出席的。
  傅昕看到可爱从里面走出来,只觉得眼前一亮,她的礼服不是那种华丽的,简约素雅,如果是一般的女星穿着,可能根本无法给人留下任何印象。但是她不一样,乌黑的长发,较小的身形,提着裙摆的样子,好像从森林中跑来的小精灵,举手投足充满了大自然的灵气。
  可爱看到他,心里总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知道他可能是为了报仇才娶自己的,更多他有了芥蒂和排斥。但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面对这种场合,再多的私人情绪也应该放下。她优雅地挽过他的手臂,微笑着向面前的媒体挥手打招呼。
  傅昕穿得是很中规中矩的西装白衬衫,但因为不出彩,所以反而把可爱衬得更加引人注意。不少外媒都把聚光灯对准她,甚至忽略了前后上场的女星。
  在他们身后出来的就是蓝蔓姿和她那部戏的投资人,两人亲密地勾挽着,紫色抹xiōng式的前片故意绷得很紧,把xiōng挤得相当饱满,完全可以称得上是f了。
  她的出场引来了不少关注和欢呼声,她也同样热情地回给所有人飞吻。不过,这种关注只持续了一会儿,媒体的聚焦点很快又回到了可爱身上。
  蓝蔓姿看到可爱抢了自己的风头,心里当然是很不高兴的。正好这时候薛洁儿的剧组也到了,就跟在蓝蔓姿身后。她穿得是黑色晚礼服,长发高挽在头顶,如同夜色中的黑天鹅,冷艳高傲,美丽不可方物。她一出场同样是呼声一làng盖过一làng,媒体的聚焦点也同一时间对准她猛拍。
  一时间,三部影后入围作品的女主都到场了,主办方要求她们三个站到一起,拍一张合影。毕竟同一个奖项,三个人都来自一个国家,这种事情是史无前例的。
  薛洁儿看到可爱,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同时也极为优雅地揽过被外界传言跟自己水火不容的蓝蔓姿。两人都是笑脸相迎,看起来那些谣言好像是不攻自破了。可实际上,她俩就是面和心不合,主要是蓝蔓姿妒贤嫉能,对薛洁儿诸多排挤。
  可爱站在两人中间,想比之下她的清纯更加灵秀,在黑色和紫色的映衬下更为突出。
  “可爱,好久不见,今天很漂亮哦。”薛洁儿由衷称赞。
  “谢谢,你也非常性感。”可爱甜甜一笑,脸贴脸地跟她合影。
  蓝蔓姿则站在一旁,显然是无法融入进这两人之间的。她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心情却差到了极点。于是便想出了一个抢镜地方法,优雅地跟在两人身后,双手轻轻一扯,礼服瞬间滑落下来。她连忙蹲下,露出花容失色的表情。
  “哎呀,我的礼服,怎么会这样?!”她尖叫着,脸颊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她的投资人连忙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一时间所有聚光灯都对准她猛拍。
  工作人员连忙扶着她跑去休息室,可爱和薛洁儿因为跟她的距离很近,便也跟在到了休息室。蓝蔓姿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小声哭泣,指着自己的礼服拉链说:“这明显是被人动过手脚的!怎么可能做这么低劣的事情呢!”
  “可是这衣服是您自己带过来的,全程都没有人碰过,怎么会被动过手脚呢?”主办方负责人查理先生询问在场的化妆师、造型师,“你们有谁动过蓝小姐的衣服吗?”
  大家都摇头否则,表示没有碰过。
  其中有一个人回想了一下,说:“我记得,当时蓝小姐去更衣室换衣服,我们都去帮她弄其他东西的,整个化妆间就只要可爱小姐一个人。”
  ……
  蓦地,所有人都转头朝着可爱看去,眼里全是对她的猜忌。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