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接小公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蓝蔓姿的礼服在大庭广众滑落,罪魁祸首的矛头突然就指向可爱了。因为当时的后台化妆间,就只有她和蓝蔓姿两个人,正常人的思维蓝蔓姿不可能自己害自己,那么就只剩下可爱动手脚了。                    所有人都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她,蓝蔓姿更是泪盈盈地抽泣道:“可爱,你为什么这么做?就因为我不让你穿跟我同款的那件礼服吗?”这口气,完全就是咬定是她干的了。                    “什么意思,你们以为是我做的?”可爱以前就知道女明星之间会有这种事,现在到了自己身上真的有种踩狗屎的感觉。                    “如果不是你,还有谁能这么做?我出来的时候都是检查好的,绝对没问题。”蓝蔓姿擦着眼泪看着她,“可爱,你如果真的不愿意换礼服,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去换别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害我在人前出丑,对你有什么好处?”                    噗……                    这可真是猪八戒上城墙——倒打一耙。                    “可爱小姐,这个真的是……”查理的话没有问完,就听可爱直接否认道:                    “不是我!”她冷眼看着蓝蔓姿说,“首先,你这么一口咬定是我做的,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诬陷诽谤的。”                    “可爱,做人要诚实,休息室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不是你,还会是谁?”蓝蔓姿红着眼睛质问她,情绪看起来非常激动。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可爱微微挑眉,水眸锐利锋芒,有一种能够看穿人心的感觉。                    蓝蔓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确实有点心虚了。可是化妆间确实只有她和可爱两个人,所以咬死自己的说法,最多就是各执一词,谁也定不了谁的罪。                    “问我?你想说是我自己故意扯坏的吗?”她的语调微扬,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怎么可以这么恶劣,竟然说出这种话!”转头看向主办方负责人,“查理先生,我要求她向我道歉,不管怎么样当时化妆间除了她,没有别人,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是她做的手脚。除非她能证明不是她做的,否则必须道歉!”她的语气很重,显然实在给主办方施压。                    “额,蓝小姐,您先不要这么激动,我们会把事情查清楚的。”查理看可爱那个样子,并不认为这事是她做的,可是周围确实没人,所以无从追查。                    “查,怎么查?你们有监控录像吗?”蓝蔓姿算准了他们没有,才敢这么理直气壮地询问。                    “额,这两天刚好送修了,所以没有。”查理尴尬地解释。                    “那你们能查出什么?”蓝蔓姿高傲地昂起下巴说,“我还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呢,化妆师的工作不到位,如果你们可以多检查一下,这事就不会发生。”                    “可是,您说这礼服价格昂贵,不让我碰的。”小化妆师感觉委屈,连忙开口澄清。                    蓝蔓姿很冷淡地瞪了她一眼,说:“我什么时候不让你碰了?你不要为了推卸责任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小女生还想说什么,就被身旁的人拉了拉衣摆,用眼神示意她别再说了。                    蓝蔓姿留意到了她的举动,顿时就把对可爱的气全部撒到她的身上,说:“怎么了,还不服气了?查理先生,就这种员工,你也敢用?今天得罪我是小事,以后得罪了其他大咖,可就是大事了。”                    查理清楚蓝蔓姿有后台,跟这里最有钱的企业家的公子正传着绯闻,而且也被媒体拍到过好几次一起入住酒店的照片。                    他不敢得罪她,便点头哈腰地赔不是:“是是是,蓝小姐说的是,这样的人不能用。”他看向那个小女生,说,“你收拾一下,明天开始不用来了。”                    ……                    “等等。”可爱拉住了那个哭着要走的小化妆师,水眸冷厉,透着明显的怒气:“蓝蔓姿,你对我不满意,可以直接说,何必为难其他人。”                    “我对你不满?”蓝蔓姿杏眸锋锐,怒瞪着她,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是你对我不满吧,为了冒进抢风头,故意把我的礼服弄坏。”嘴里冷嗤一声,带着几分轻蔑和鄙夷。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                    “你说我就信吗?你问问在场的有谁信你的话?”她一脸得意地扫过周围众人,大家都无法断定她们之间谁是谁非,而且蓝蔓姿确实小有后台,即使有人想帮可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是不敢的。                    “我信她的话。”突然,一个清雅的声音打破了现在的僵局,薛洁儿拿着另一件主办方刚才给可爱穿的同款蓝色礼服,走到两人面前:“这应该只是个意外,跟你们两个都没有关系。”她的脸上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优雅、成熟,看起来就是个最迷人的女神。                    “什么意思?意外?”蓝蔓姿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说,“洁儿,你可别为了保护新人,在这里信口雌黄。”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洁儿又拿起蓝蔓姿的那件礼服,把两件衣服的拉链处展示给大家看,说,“这两件同款的礼服,按理说细节的处理也应该是一样的。可是你们看两件的拉链是不一样的,左手这件是蔓姿的,右手这件是主办方的。”                    众人凑过去一看,立刻发现了不同之处,两条拉链,右手上的刺轮很密,左手的就相对欠缺一点,这是为什么呢?                    “咿,怎么会这样?”大家不仅感叹。                    “大家都知道刺轮疏的拉链,容易崩开。尤其是蔓姿想要穿出爆rǔ的效果,就需要挑小一码。但这样拉链就必须得是很密的。”薛洁儿不缓不慢地解释,言语中更是不经意地对她进行了嘲讽,“但你们看这件,明显是不过关的。”                    “可是两件都是设计师‘岚峯’的作品,怎么会有这样的差别?”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                    洁儿笑了笑,说:“因为这一件是a货。”                    “薛洁儿,你不要胡说,我这件怎么可能是a货?!这是我花了300万买的!”蓝蔓姿的脸色顿时铁青,声音尖锐,流露出明显的怒气。                    “蔓姿,你先别生气,被骗买错假货也是正常的,我也犯过这样的错误。”薛洁儿依然是笑盈盈的,语调不缓不慢,听起来温柔悦耳,“‘岚峯’这款设计一共只出了三件,一件是主办方的这件,一件在我那里,还有一件是奥斯卡影帝格瑞先生送给他太太的。”洁儿拿出手机,又道,“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立刻连线格瑞先生,或者是设计师‘岚峯’。”                    ……                    “不可能的,这件怎么可能是a货,这版型和料子,还有碎钻,根本就是一样的。”蓝蔓姿怒红了脸,如果说她穿a货,那这脸可就丢大了。                    “你应该知道原单货吧?”薛洁儿放下主办方的那件,双手拿起蓝蔓姿的那件,对众人解释道,“材料几乎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嫡出’和‘庶出’。不过,这件的拉链,是个败笔,差别比较大。”                    “不会的,ben说这是他找‘岚峯’本人买的,怎么会是a货?”蓝蔓姿故意把责任推给自己的绯闻男友,就是当地最具实力的那个企业家的儿子。                    “那就是ben先生被骗了。”洁儿挑眉,笑了笑,又对着在场全部人说:“所以这件事已经很明确了,并不是可爱做了什么手脚,也不是蔓姿有什么阴谋,只是因为衣服是次品,所以拉链崩坏了。”                    “原来如此,原来是衣服本身的问题。”查理有点感激薛洁儿的澄清,又对着可爱道:“可爱小姐,实在对不起,误会你了。”                    可爱笑着摇了摇头,对蔓姿投去感激的目光。不过她觉得衣服并不是最大的问题,这件事本身就是蓝蔓姿为了炒作,故意弄出来的噱头。在娱乐圈这也是见怪不怪的,为了上位争头条,很多女明星都会故意走光、露点,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既然洁儿用这种方式解决了,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在娱乐圈能不得罪人就最好别得罪,否则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有被报复的时候。                    因为事情和平解决的,所以晚宴如时开始。傅昕看到可爱和洁儿她们从休息室走出来,连忙上前关心道:“没事吧,都说清楚了吗?”                    “嗯,是衣服的问题。”可爱点头,拉着洁儿的手,感激道:“这次多亏了洁儿,我才沉冤得雪呢。”                    “哪有这么夸张,就是说出一个事实而已。”薛洁儿看向傅昕,礼貌又客套地跟他握手:“傅总,有机会再合作电影,我倒是很想和可爱一起出演一部戏。”她的脸上永远带着女神一样的笑容,温柔优雅,又特别亲民。                    “这个肯定有机会的。”傅昕送上一个吻手礼,又半开玩笑道,“不过以洁儿你现在的身价,我恐怕会签不起你哦。”                    “嗯,‘乐飞’可是我的老东家了,我会给个友情价的。”她是那时候金沅菲带出了的影后,也是金沅菲让她改签其他公司的,因为这样会更有利于她的发展。                    投新东家“在线”三年,确实也有了不错的成绩,各种大奖的影后桂冠几乎拿全了。目前娱乐圈唯一可以跟她抗衡的,真的就知道蓝蔓姿了。                    不过,蓝蔓姿从出道到现在一直都是在骂声中前进的,也就是被骂红的,属于最典型的话题女王。                    “那不如零片酬客串了,也好帮可爱赚一点人气。”傅昕的眼神转向可爱,对于她现在是公司重点包装的新人。                    薛洁儿留意到他看可爱的眼神,嘴角的弧度不觉深了许多。这是属于恋爱的眼神呀,傅昕爱上可爱了?                    不远处的庭院里,k。king和自己的经纪人陈恪正跟同剧组的导演说这话,看到了可爱,就端着酒大步走了过来。                    “嗨,刚才没事吧?”他的语调轻快,带着些许小滑头一样的玩世不恭。                    “嗯。”                    “之前呢,也没事吧?”他问的时候和demon一起时发生的事情。                    可爱点头,想到demon,脸上不觉又露出一抹失落:“我没事,就是不知道他的膝盖怎么样?”                    “不是吧,你在关心那个大魔头?!”他感觉不可思议,圆睁着眼睛看着她。                    “什么大魔头,他人挺好的,只是不喜欢把内心的想法表露出来而已。”可爱没好气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不喜欢有人这样误解demon。                    哦吼吼,这才几天,已经帮着黑老大说话了,臭狐狸你大功告成的日子更遥遥无期了。                    可爱看着他那副猥琐的表情,不客气地踩他的脚,说:“干嘛笑得那么阴沉,你是不是又再密谋什么?”                    “噗……哪有,很疼的。”他吃痛地想去mō脚,但是碍于大庭广众的形象,还是强忍着趾间的痛处,解释说,“我只是想那种黑老大也有人理解了,这世道变了。”                    “切,懒得跟你说话,我去吃东西。”她不再理他,走到中间长桌上挑东西。                    意大利这个地方的甜点她是最喜欢的,不觉得多拿了几块蛋糕。                    “呀,都是蛋糕,年轻就是好,都不怕吃肥。”洁儿羡慕地看着她餐盘里的东西,再看看自己的,只能吃蔬菜沙拉。                    “你也可以吃呀,你又不胖。”可爱嘟着嘴,发现一旦做了女明星,就会忌口很多美食,因为怕长胖,影响身材。可是她没有这个顾虑,因为这个身体的体制好像是吃什么都不会胖。她都吃很久的木瓜牛奶了,结果xiōng前还是那么一点点,真愁人。                    “不行,最近接了一部新戏,饰演一个民国盲女的苦情剧,绝对不能胖,而且还得减一点才行,否则哪里像是丈夫不爱,婆婆欺压的受气小媳妇呀。”洁儿又拿了一点水果,说,“我先过去跟其他同行聊聊,你在这里慢慢吃吧。”                    “嗯,”可爱点头,看着她离开之后,觉得周围太吵了,而且都是些相互吹嘘、攀比的人,便想一个人到庭院里去坐会儿。                    她刚一转身,就撞到了刚走过来的傅昕身上,只见他脸色非常阴沉严肃,拉着可爱,小声说:“你说的恶意收购,真的开始了。”                    “什么?”她没有会意。                    “之前不是说有个账号偶尔大批量买入‘乐飞’的股票吗,今晚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在购入,没有停止过。”他的表情显得特别沉重,双手紧紧握着,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那你提价呀。”她知道这种情况出现,就只能抬价,抬价,拼的就是钱。                    傅昕摇头,说:“我抬了,如果继续下去,不出一个半月,‘乐飞’就是别人的了!”                    “有报表吗,给我看一下。”可爱拉着他到庭院里坐下,接过他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走势,问道:“你有多少现钱?”                    “全部算进去,也就5亿美金。”他的心情很复杂,仰头靠向椅背,“难道,我连她的最后一点东西都留不住了吗?”                    “她的?”可爱关注着屏幕上的曲线,然后进行简单的操作。她直接把单价多加100块钱,看那边是否同样毫不犹豫的收购。                    果然,那里只是迟疑了几秒钟,便一口气全部购入。                    “‘乐飞’是沅菲的心血,是她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不想‘乐飞’就这么被人收购。”他弯腰,将双肘抵在膝盖,双手捂着眼睛,看起来懊悔、惭愧,又纠结。                    “傅昕,你到底爱不爱金沅菲?”可爱的声音有点冷淡,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他转头看她,那清冷的表情看起来多了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她用手机键盘的样子,也似曾相识,专注认真,好像外界的任何事情都无法造成干扰,可偏偏她还能和他说话。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信吗?”他深吸了口气说,“其实,对于沅菲的感情,我一直都很迷茫,不知道是爱,还是恨。可是,看着‘乐飞’的股份被购入,想着我可能会永远失去这个她一手建立事业王国,突然心情去差到了极点。很痛,很想哭。”                    可爱转头看着他,那种失落,带着忏悔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他的手紧捂着自己的眼睛,肩膀微微颤动。                    他是真的哭了,好像是压抑了很多年的感情,突然就决堤了,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不去理会身边的是什么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可爱,你能不能帮我,帮我留住‘乐飞’,我求你帮我留住乐飞,可以吗?”他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了,竟然对着一个15岁的孩子跪下了,抓着她的手使劲恳求着,就好像她是自己的救世主,只要她答应了,就一定没问题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任感,但他就是相信她。                    “其实,以你现在的实力,‘乐飞’收购了,也可以再开一间更大规模的娱乐公司。”她就事论事,想抽回自己的手,不予理会。                    “我知道我可以,但是我不想。”傅昕紧紧抓着她的手,漆黑的眸子专注又认真地看着她,“我只想保留最后一点关于沅菲的东西,不想失去和她之间仅剩的羁绊。”                    可爱蹙眉,淡淡道:“人已经死了,留下这些有什么用。”                    “我也不清楚自己在执着什么,但是我想留住‘乐飞’,仅此而已。”他的眼神无比坚定,额头靠在她的手背上,似乎是在忏悔着什么。                    只是对象是金沅菲。                    可爱其实不需要他说,也会尽量保住“乐飞”的,因为这是她的心血,花了一辈子唯一的成就,怎么能轻易交给其他人。                    她长叹一声,答应道:“我尽量,但是不一定可以保住。”                    “真的吗?”傅昕感激不已,拉着她的手放在额头,就像是在对她磕头,“谢谢,谢谢。”                    季莫谈完正经事之后,就决定去宴会场接可爱,车子刚刚停好,经过庭院时,就看到了傅昕和可爱,那样子很暧昧,就好像是他把头枕在可爱腿上,彼此说着贴心话。                    老易看着这个情景,脸色微变,眼角的余光看向季莫,发现他的眼眸深邃,隐隐透着锐利的寒芒。                    “季莫,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蓝蔓姿看到他的身影,从厅内走出来,眼眸含笑,脸上竟然还露出了小女人的羞涩。                    “蔓姿。”季莫蹙眉,倒是没想到还能看到她,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知道可爱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目光朝着她的方向看去:“我来接我的小公主。”                    ……                    ------题外话------                    先发上来,可能要小修一下,这两天就是莫名感觉很累,应该跟天气有关,晚上10点或者10点半二更哦,么么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