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薰衣草枕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24
  接小公主?
  蓝蔓姿朝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可爱正和傅昕一起走过来。他的小公主是可爱?为什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额,你是可爱的……”她迟疑着,小声试探。
  “我是她的叔叔。”季莫没有看她,目光只是凝望着可爱,对于她和傅昕刚才的举动耿耿于怀。
  “叔叔?”蓝蔓姿小声应了一句,她可从来不知道他有这样的侄女。其实早在看到那则香水广告的时候,她就很意外的,季莫竟然会是男主,而且那个突如其来的吻,美得让她嫉妒。她以为那是一次偶然的拍摄,因为圈里人都在传那是个意外,刚好被导演抓拍到了,才第一次启用了东方人做那品牌的模特,现在看来并不只是偶然。
  她看着他的背影,学校一别,真的很久没有见过他了,白色的衬衫是他最标志性的衣服,在学校的时候,也最喜欢穿。白色,儒淡优雅,充满了书生气。同时,白色又是那么性感不羁,尤其是领口多开了几颗纽扣,露出里面结实紧致、肌理分明的麦色xiōng膛。
  他是十年如一日呀,俊雅帅气依旧,只是少了年少时的稚气,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这些年,她似乎故意忽略和他有关的消息,只是知道他入伍当了官,其他就不知道了。
  “叔叔,你怎么来了?”可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蓝蔓姿蹙眉朝她看去,发现她竟然毫不避嫌地吻他的脸,那动作自然极了,看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刚谈完事情,就想着过来接你回去。”他温柔地mō了mō她的脸颊,又看向一旁的傅昕,客气地打了招呼:“傅总,好久不见。”
  “季先生,您的伤没事吧。”
  “正在恢复中,麻烦你照顾可爱了。”他的笑容多了几分疏离,拉着可爱的手说:“怎么样,可以回去了吗?”
  “嗯。”可爱点头,脸颊梨涡浅浅,见到他的心情,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高兴的。
  她推着季莫转身,就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蓝蔓姿。那个女人冷眼瞪着她,眼神并不友善,脸上却保持着微笑:“可爱,今晚真是抱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和你叔叔是中学同学,以后希望我们可以相互扶持。”伸手到可爱面前,语言表情都显得温婉和气,落落大方。
  可爱蹙眉不予理会,这种虚伪的善意,令她嗤之以鼻。
  季莫看着可爱的脸色,猜测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笑着大了圆场:“可爱还是新人,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我先带她回去了。”
  “好,等空了,我们再老同学聚聚。”蓝蔓姿故意发出邀请,黑亮的眸子故意看向可爱,带着几分示威和挑衅。
  突然,主办方的查理领着一个穿着绅士的男人急匆匆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季,季先生,国,国防大臣的秘书找您。”
  男秘书严肃地行了个军礼,把西装上衣递给老易,说:“霍尔夫先生让我把您的外套送过来。”
  “有劳了。”季莫笑着应了一声,又听那秘书说:
  “另外,霍尔夫先生让我对你表示感谢。今晚,他和您谈得非常愉快,您对军队的管理也值得他借鉴学习。过段时间,他一定亲自到z国拜访。”
  “霍尔夫先生客气了,我也有很多需要跟他学习。”季莫的回答显得特别大方得体,转头示意老易,把人送了出去。
  季莫把西装外套披在可爱肩上,柔声道:“好了,我们走吧。”他其实是故意把外套留在国防大臣那里的,这样就可以想所有人表明可爱的后台强硬,不是什么当红艺人、企业富贾可以比的。
  事实也正如他所料,查理知道了他和国防大臣见面会谈的事情以后,立刻就领着媒体来拍摄了。不少当红的国际明星也不自觉凑过来偷看,只有向烨不屑地撇了撇嘴,继续吃他的美味三文鱼刺身和象拔蚌刺身。
  薛洁儿站在远处静静看着,心里对季莫不觉就多了几分欣赏。
  蓝蔓姿愣愣地站在原地,内心是充满疑惑的。她知道他入伍以后做了军官,但是就现在的阵仗,绝对不只是军官这么简单,能让一国的国防大臣亲自接见,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身旁的外媒记者频频挤过来,就是想占据最好的位置,多拍几张季莫和可爱的特写。
  “嘿,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吗?”蓝蔓姿拍了拍身旁的一个小记者,用英文询问。
  “我刚跟那个秘书打听了一下,他是z国的三军总指挥官,也就类似于国防大臣的职务了。”那人一脸得意地解释,手中的快门不停地按着。
  ……
  蓝蔓姿震惊,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初中还靠着奖学金交学费的人,现在会成为这么厉害的人物,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那种总指挥的职务,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一个三十出头的人去做?
  “他还这么年轻,怎么能可能?!”
  另一个记者凑上前说:“我刚在网上查了一下他的背景,军门世家,祖孙三代都就任过这个职位。可以说‘总指挥官’就是季家的世袭制职位了。”
  ……
  蓝蔓姿听了这话,差点晕倒。她一直以为他是个家境很普通的人,中学还是靠着奖学金读完的,人也特别低调,完全不像有钱人家的少爷,没想到是她错了,他家不但有钱,还有权,完全就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族子弟!
  “怎么可能,我都错过了什么!?”她mō着自己的额头,情绪有点混乱,一时之间无法立刻接受。
  可爱推着季莫回到车上,半眯着眼睛凑到他面前,仔细审视着,说:“叔叔,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他笑着拉她坐下。
  可爱直接就枕着他的腿躺下,仰面看着他说:“你故意让那些人知道你和这里的国防大臣谈事情,让他们知道我的后台很硬,以后都不敢欺负我,是不是?”她伸手捧着他的脸,用力揉弄了一下,问道。
  “唔,小脑袋瓜子还算好使,不是小笨猪。”他笑了,手指捏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眼里满是宠溺。
  “拜托,我一直都很聪明的。我不聪明,你早就冻死了。”她拍开他的手,朝他皱了皱鼻子,拿自己最自豪的一件事堵他的嘴。
  季莫没好气地皱眉,连连点头,说:“是是是,幸好有你,否则叔叔早死了,你是叔叔的救命恩人。”
  “那有没有奖励呀?”她眨巴眨巴眼睛,表情满是期待。
  “有。”
  “什么?”她欣喜地追问。
  “以身相许。”
  噗……
  可爱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侧了个身不理他。
  “怎么了,”他被她这表情搞得有点不是滋味,拉着她的手说道,“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吗?”
  “你也知道是电视剧呀。”可爱等他,一脸鄙夷道,“而且你竟然看这种电视剧,这都是家庭主妇一面做着家务,一面看的东西,你堂堂三军总指挥,也看?”撇了撇嘴,一脸嫌弃道,“那不就跟那些家庭主妇一个层面了,丢不丢人啊。”
  “小丫头,你哪天不损叔叔就不舒服是不是?”季莫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完全说不过她那张嘴,只能动手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左手直接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下,不给她机会逃走,说:“让你坏,老是欺负叔叔,以后还敢不敢?”
  “哇,会痛呀。”可爱也不依不饶,抓着他的手打回去。
  两个人这么闹着,一个刹车都跌下了座位,季莫刚好到她在身上,唯一使得上的左手撑在她耳边的空地上,车里顿时安静下来了。
  四目相对,他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她耳边的发丝,视线静静凝望着她的眼睛,彼此的瞳孔中都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倒影。他的手指划过她柔软的嘴唇,恋恋不舍地来回摩挲着。头缓缓靠近,耳边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一声声暖暖的呼吸声。
  他想吻她,唇一点一点凑上去。
  可在最紧要的关头,小丫头很不配合地开口道:“对了叔叔,有没有把东西送给demon?”
  艾玛,真是醉了。
  他真的快恨死demon那个混蛋了!
  “嗯,已经送过去了。不过,他没有收。”季莫被可爱推着坐了起来,心情显得非常失落,就好像从云端直接跌落到了谷底。
  可爱皱了皱眉,表示不解:“为什么不收?”
  “不知道,反正就是没收,而且他还让人把这个带给你。”说着,拿出一封信交给可爱。
  “信?”可爱连忙拆开信封,认真阅读起来。
  季莫因为好奇,忍不住凑上前去看,被可爱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只好做回到座椅上,长长叹了口气,眼睛很没意思地看向窗外。他原本可以先看了,再交给可爱的。但是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他没有这么做,有些时候即使他心里不乐意,但还是会让可爱保有秘密的私人空间。因为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a。secret。makes。a。woman。woman。(秘密使女人更有女人味。)可想让可爱的内心保留一点神秘感会更好。
  可爱蹙眉看完了信的内容,双手用力在座椅上敲了一下:“那个混蛋,他以为他是谁啊,竟然敢命令我!”
  可不是,这也是他最讨厌demon的地方,真的把自己当成国王了。
  “可爱,不气不气,他不领情,就别理他了。”季莫好像哄孩子似的哄她,心里其实暗爽demon把可爱惹生气了,结果下一秒他就想哭了。
  “他越不让我探望他,我越要去探望他!”可爱就是这种犟脾气,而且对方就是为她受伤的,不去看他,就太不仗义了,一定要确定他的腿没事才行!
  尼玛……
  季莫无语地抿了抿唇,说:“可爱,这样不好吧,以他的性格,很可能闭门不见。”
  “那我就等着他,我不信他不出门。”她其实是想找他帮忙的,关于“乐飞”和傅昕的事情,既然让他查了,那么关于强行收购“乐飞”这件事,也就希望他可以帮到自己。
  季莫看她那副认真的真样子,真的很想立刻去把demon给宰了,竟然让他的小公主这么劳师动众的去找他,真把自己当成角儿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去?”
  “明天!”可爱有了决定,mō了mō手上的水晶手链,那是在薰衣草别墅时他给她的,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见到这个,就一定会答应为她做一件事。
  季莫暗自叹了口气,对着老易说:“明早安排一下,送小姐过去。”
  “是。”
  “谢谢叔叔。”可爱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那上面传来了傅昕的信息,是明天的价格计划。
  这一次,她并不是帮傅昕,而是帮自己,绝对不能让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
  第二天一早,老易准备好了很多保健品和康复药物,便跟着可爱一起去了demon在威尼斯的住所。因为他的伤需要静养,所以暂时没有回罗马,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交给了自己的副手汉斯去处理。至于重要的,他们会直接传到电脑上,等待他的指示。
  老易按了门铃之后,就自报了家门。屋里的管家显然是已经接到了demon的指示的,礼貌地拒绝道:“对不起,demon先生说了不见客,所以您的好意心领,请回吧。”
  “你好,麻烦你把这个交给demon先生,就说我在这里等他,他一天不见,我就等一天,一个月不见,我就等一个月,一定等到他见我为止。”可爱把手链和一封自己的回信交给老管家,对方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离开。
  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把门打开了:“可爱小姐,先生答应见您,不过其他人必须留在这里。”
  “好。”
  “小姐!”老易是为她担心的。
  “放心,没事的。”可爱跟着老管家进了别墅,室内的装修只有单一的黑白两色,虽然干净,却显得非常沉闷。
  她来到二楼的房间,老管家为她推开门:“先生就在里面,您请进。”
  可爱走进去,看到demon正在坐在阳台上看书。
  “你干嘛不愿意见我。”她走上前,口气带着不满和埋怨。
  demon看了她一眼,合上书籍说:“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简单明了,那表情和声音显得特别严肃。
  “喂,不能好好说话吗?搞得好像完全不认识似的。”她真的觉得他很奇怪,之前还逼着她结婚,现在就冷得好像陌生人了。
  “你给我这个,就是有事求我,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否则我就要休息了。”他尽可能的压抑自己的感情,之前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无论如何是不能在她卷进危险中的。他的生活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稍有不慎,就可能死无全尸。而她是童话里的公主,纯洁、美好,完全没有被黑暗污染。他不能像她伸出手,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自信保她一世无忧。
  “你妹的!”可爱生气地坐到他面前,说:“我非要等我高兴的时候才说,你敢赶我试试!”
  ……
  demon不理她,继续看书。可是从她坐下来之后,他虽然在翻页,但书里的那些字一个都没有看进去。他长长舒了口气,说:“可爱,有什么事,说吧。”
  他的声音柔和了一点,也叫了她的名字。
  可爱抿嘴一笑,连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个小枕头手:“喏,我答应送你的,不过针脚有点丑,但我已经尽力了。本来是想让福妈做的,可她在z国呢,时间来不及,我又赶着见你,就自己做了一个,不许嫌弃哦,不然我一定揍你。”她把枕头放到他手里,里面塞满了薰衣草和棉花。
  demon愣愣地看着她,留意到她的眼睛红红的,应该是昨晚熬夜了;再看她的手指,戳了好多小红点,心顿时就软了,握着她的手看了一下,说:“就为了这个,把自己的手指伤成这样?”
  “拜托,我答应要给你的,当然要说话算话。而且也怪你呀,都不收老易准备的礼物,那我就想做个礼物给你吧。”可爱撇了撇嘴,想到昨晚她还一口气做了两个,一个给他,另一个等晚上回去,要送给季莫的。
  demon看着那枕头的形状,不觉蹙眉,道:“这是什么形状?”
  “狼呀!你看不出来吗?”可爱的心情好郁闷,皱着眉瞪着他。
  噗……
  demon差一点没笑出来,那就像个不规则的菱形,然后多了几个长条条。
  “你的美学是数学老师教的吧。”他忍不住损她。
  可爱狠狠瞪他,一把抢回来说:“不要就算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了。”他重新抢回来,脸上的五官比开始柔和的许多。把那只所谓的“狼”枕头放到身后的椅背上,道:“说吧,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可爱的表情转为严肃,重新坐回到他面前的椅子上说:“有人在强行收购‘乐飞’,傅昕的资金可能不够支持的,我希望你可以借点钱给我。”
  “你要帮他?”
  “不是,算是帮金沅菲吧。”可爱摇头,说,“而且我希望你帮我查一下到底是谁想收购‘乐飞’。只有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才有办法打赢这场仗。”
  ……
  ------题外话------
  啊呀呀,一下子就这么晚了,抱歉抱歉,先发上来,然后要修改一下用词的,么么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