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该死的Affogato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可爱的话,让demon微微愣了一下,笑道:“这算是无条件的支持了。”
  “那你帮不帮呢?”可爱挑眉看着他,说:“不帮别勉强哦。我可以找别人的。”
  “找别人?谁,季莫?”冰绿色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她,嘴角勾着浅浅的弧度。
  “当然不是。”可爱立马摇头,说,“如果要找他,第一时间就找了,干嘛还来跟你说。”
  “那是谁?”他倒是好奇了。
  可爱撇了撇嘴说:“山口介一。”
  demon蹙眉,这个男人可是他的宿敌,山口组的总长,就和暗盟一样,是最强大的黑暗势力之一。
  “你和他也有交情?”他的脸色转沉,显然是特别不喜欢这个人。
  “不是我,是金沅菲。”可爱解释说:“金沅菲曾经在m国救过他,所以他一定会愿意帮忙的。”顿了顿,看着demon的表情,接着道,“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一旦出手,‘乐飞’就是他的了,到时候我应该就是他旗下的艺人了,会怎么样……”故意拖长了尾音,好没说完就听他道:
  “好了,我帮。”他算是答应了,说,“这样你是不是就是我旗下的艺人了?”
  “当然不是,你帮我的话,我就当你入股,年底会给你分红的。”可爱在这种事上有着jiān商的本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绝对不让自己吃亏。
  “山口介一可以直接继承‘乐飞’,我只能得到分红,是不是太不公平了?”demon轻挑着眉梢,觉得自己相当吃亏。
  “不一样呀,交情不一样。”可爱走到他身后,拍马屁似的为他按摩肩膀,说,“他是和沅菲姐的交情,沅菲姐去世了,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全盘接收的。你是和我的交情,我知道你对这样的公司没兴趣。不是吗?”
  demon侧头看她,拉着她的手,绕到自己面前:“那我对什么感兴趣?”冰绿色的眸子专注认真,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明明决定不再和她有任何交集的,偏偏情之所钟为之所苦,还是会情不自禁。
  可爱的脸一下子红了,清了清嗓子,一把拿起他身后的枕头,说:“枕头呀,你对这个感兴趣。”
  “duang”的一下,打在他的头上,脸上梨涡浅浅,笑容甜甜的,很灿烂。
  demon看出她故意打马虎眼,不想正面回答,也不为难她,松开手说:“要吃蛋糕吗?厨房有刚做好的黑松露蛋糕。”
  可爱一听蛋糕,眼睛好像会放光,用力点了点头:“吃。”
  demon让管家准备了一份给她,其实他早就料到她亲自过来,明明是不打算见她的,却还是让厨房一早就备下了。好像知道自己一定会违背原则让她进来,然后吃着就刚好了。
  可爱是最喜欢甜食的,因为甜食能让人心情愉快,以前是金沅菲的时候,她不敢吃,只是偶尔偷偷吃一块,因为霸道女总裁,配上草莓慕斯,蓝莓芝士,实在有点不合时宜。其实,她是爱极了蛋糕的。
  她吃了一口管家送上来的蛋糕,那种好似丝缎一般细腻柔滑的感觉,巧克力的味道带着淡淡的苦涩,却无比香醇,真是太棒了。
  “demon,你用的一定是最顶级的黑松露,这味道一级棒!”她是由衷地称赞,含着蛋糕就忍不住说着话了。脸颊鼓鼓的,萌得好像一个大肉包。
  “招待小吃货,不是顶级的,都拿不出手。”demon喝了口茶,他很喜欢z国江南地区的一种茶叶“碧螺春”,那种淡淡的馨香,滑入口中,不只是回味,更多的像是一种人生,隐约有点苦涩,却萦绕着挥之不去的幽香。他的生命中,因为遇到了可爱,才有了味道。
  可爱一口气吃了三块蛋糕,配上顶级的蓝山咖啡,绝对是一天中最美丽的享受。
  她的嘴上沾了一圈的巧克力而不自知,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的膝盖,眉心微微皱了一下:“还疼吗?”手不自觉地触碰他的膝盖,眼神微微暗了几分。
  demon把手搭在膝头,轻叹了口气说:“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抬眸看着她小花猫似的脸庞,无语地拿起手帕:“你吃东西都会这样吗?季莫会不会每次都笑得肚子疼?”
  ……
  可爱抬手mō了mō自己的嘴角,就沾了一点褐色的巧克力,立刻抢过他手上的手帕,说:“要你管!”自己擦了擦,而后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呀,快1点了,我还有戏要拍,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哦。”
  说着,把手帕放在桌上,又觉得不妥,毕竟那么漂亮的手帕,被她弄脏了,于是道:“这个我洗干净再还给你。”
  “可爱。”demon拉住她的手,把水晶手链重新戴在她手腕上,说:“自己小心一点,那件事我会帮你查的。”
  “嗯。”她笑着点头,好像亲人那样在他脸上亲了一下“chu”,然后就往外走。到了楼下,她还不忘叮嘱道:“demon,记得枕着那个枕头睡觉哦,薰衣草助眠的。”她把他看成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大哥,虽然比不上季莫那么亲切,却也非常值得信任。
  demon的脸颊因为那个吻,温度上升,手里捏着她做的枕头,那形状真的是“其丑无比”,就这样竟然还被她定义为“狼”,真是太没审美了。不过,淡淡香气中穿插着一点点她的味道,那种暖暖的,好像阳光一样的味道,为他全部黑暗的生命力点亮了一抹灯塔一般的光源。或许他永远也接近不了这座灯塔,却为他指明了一个有着温暖的方向。
  可爱离开demon的别墅,就去了片场,傅昕看到她,立刻就迎上前:“可爱,怎么样了?今天又被收购了5个点。”
  “嗯,从现在开始,他收一次,我们就加1000。”
  “1000!每一股?!”他震惊,这样加他的可用资金可能两三天就用完了。
  “对,如果他们继续,我们就加5000。!”可爱的表情无比自信,她就是要在短期内打垮对手,让他们无力,也无资金继续收购。
  “这么多,我的钱……”他迟疑,很担心。
  “你放心加,钱今晚就会补充进来。”可爱笑了笑,demon的钱加进来以后,“乐飞”就等于是回到自己手上了。她的心血,绝对不会让给其他人经营的。
  傅昕看着她无比自信的表情,心里满是疑惑,好奇地打听道:“晚上有钱?你向别人借钱了吗,是季先生吗?”
  “这点你就不用知道了,总之有人会帮你,但不是叔叔。”可爱冷睨了他一眼,有些事情不需要向他解释太多。这种事,她也不可能让季莫知道,因为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商场上的处事手段,那不是一个小女生应该会的东西。在他面前,她只想做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随时可以使个小性,撒个娇,依赖他给予的一切,享受他无私的宠爱。
  这种想法,或许让她看起来无比自私,可是前世活得太无私,从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既然重生自然要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多为自己照想,活得开心自在一点。
  “可爱,这场的台词都过了一遍没有?”k。king看着她和傅昕在一起,很仗义地为好兄弟着想,故意把可爱叫到了自己身边。
  “还没有,要对一下吗?”可爱是以工作为先的,听他这么说,当然是走一遍台词更加好。点头坐到一旁,两个人专心地对着戏。
  傅昕看着她做事的风格,越发觉得熟悉,尤其是那种锐利的眼神,即使用少女的天真进行掩藏,还是能隐约察觉到。
  沅菲,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像呢?
  这天下午,或许是第一场拍摄的效果特别好,又或者是詹姆斯的心情不错,所以又加拍了两场戏。
  全部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疲惫。可爱吃力地伸了个懒腰,就感觉到脸颊一凉,季莫拿着一罐冰镇过的鲜橙汁贴到她的脸上。
  可爱转身看去,脸上露出甜萌萌的笑容:“叔叔,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去法国吗?”
  “刚回来。”他是早上去,晚上就赶回来了,毕竟这两个国家很近,而且有一部分是接壤的,来回也就4,5个小时。
  “上午demon那里怎么说?”他比较关心这个,因为老易告诉他,两人是单独见的。
  “他精神不错,而且还请我吃了黑松露蛋糕,真的不错哦。”可爱从背后推着他的轮椅,低头凑在他的耳边,轻快地说着,“然后他不是不收老易准备的东西吗,我就送一个薰衣草的枕头给他。”
  “枕头?哪来的?”他几不可见地皱眉。
  “我亲手做的呀,你也有一个,就在老易的车上。”她甜甜一笑,推着他小跑了几步,来到车前,从车后座拿出一个白色的薰衣草枕头,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直接就抱给季莫了。
  “额,这下面垂着的长条是干什么的?”季莫认真看了看,对于几条长长的“尾巴”很费解,放到腰上比了比,说,“这做系在腰上的绳子,还有点短呀。”
  “去,什么绳子啊!”可爱生气地抢回枕头,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的,怎么那么没有想象力呢?
  “明明是小狗的四条腿好不好呢!”她不满地解释,抱着枕头坐进车里。心想,现在的男的都这么没有艺术细胞吗?竟然看不懂这是一只小狗!
  季莫皱眉,表情显得非常无奈。那是小狗?他真的没有看出来。弯腰坐进车里,拿过她做的枕头说:“嗯嗯,小狗,是小狗。”他违心地说着,有点哭笑不得,拿过那个枕头又认真看了一下,心里实在是不敢承认这个东西是“小狗”,嘴里却不停地称赞道:“好像很不错,很软哦。”他放到身后垫了垫,不想针脚太粗,还有棉花和薰衣草往外跑。
  顿时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可爱的脸立马红了,抢过枕头不理他。真没想到这个会这么糟糕,直接就穿棉了。她不就是想快点做好,然后就把针脚弄得很大,结果就悲剧了。
  她嘟着嘴,生着闷气,表情有点懊恼,很不开心,眼眶竟然还红了,眼睛里闪着点点晶莹的泪光。
  季莫连忙收敛的笑容,琥珀色的眸子留意到她受伤的食指,眉心不自觉地拧起,轻轻拉过她的手说:“傻丫头,怎么就哭了。”将她拥入怀里,握着她的手说:“那个枕头叔叔很喜欢。”
  “骗人,这么破,都漏风穿棉的,你怎么可能喜欢。”她生气的不是他笑了,而是自己没用,连个这么简单的针线活都做不好。
  “因为是你做的,所以喜欢。”季莫拿过那个枕头放到身后垫着,“看,挺合适的,以后坐车时间长了,就不会腰疼了。”
  “额,别垫着了,丢人。”可爱想去抢回来,被他拦住,左手轻轻拉起她的双手,唇亲吻她的指尖。
  ……
  可爱愣了一下,脸颊红得更厉害了,不过这次多半是因为害羞。
  “这是可爱用心做的,怎么会丢人了。穿棉的地方,迟点稍微补两针就行了,这么好的枕头,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叔叔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他笑着亲吻她眼角的一点点湿湿的泪迹,稍微能动的右手轻抚她柔软的发丝。
  “你真的喜欢?”她仰头看着他,心里还是不太相信。
  “当然了,只要是你做的都喜欢。不过,以后不许做了,这手指戳得让人心疼。”他是真的心疼,尤其是那双白嫩得好像玉葱一样的手指,都被戳了4,5个红点,手指头还有点肿,就特别不舍得。
  “既然可爱送了这么好的礼物给叔叔,那么礼尚往来,带你去吃顿好的。”他其实一早就想带着可爱在威尼斯的街头逛逛的,只是之前的事情,和自己最近真的比较忙,所以就耽搁了。他让老易开车去一个水上的餐厅,那是一个各国美食结合的餐厅,一般只接待会员和重要外宾。季莫是属于重要外宾的,所以去那里不需要预约,直接就可以享受vip的待遇。
  餐厅的名字是“ridge”(桥),也寓意着各国关系友好的桥梁纽带。
  他们坐在窗口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水上和岸上的全部风光,远处连接着大海的出海港,有不少富丽堂皇的游轮,有些停靠下来休息,有些则重新踏上了旅途。
  可爱探着头看着那艘最大最豪华的游轮,上面还打着“赌船”的字样。
  “叔叔,那艘船好大!”季莫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笑了笑说:“哦,那是世界赌王大赛专用的船。”
  “赌王大赛?!”可爱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比赛,就像是只有电影里才有的镜头。
  “嗯,一年一度的,游轮是赌业协会会长李明辉旗下的产业。”季莫看着那船,就知道今晚向烨肯定在船上。因为他本身就是千门中人,所以才会精通易容术。
  “竟然还有这种协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她以前只关心商场和娱乐圈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去看其他的新闻,所以现在听季莫说起,觉得非常新奇。
  这时候,服务生把他们点的菜式都端了上来,有中菜,也有西餐,还有日式的刺身拼盘。这里的食材都是最新鲜的,厨师也是各国的一级厨师,所以就好比是z国古代的满汉全席,应有尽有,味道还特别美味。
  可爱最喜欢的是生鱼片,配上特有的酱油和芥末,那种冲上头顶的辛辣感觉真是爽的叫人掉眼泪。
  在这种地方吃东西,意大利的特色甜点自然是少不了的。
  季莫帮她点了一份affogato(阿芙佳朵),这是一种在雪糕或意式冰果里浇上饮料一起食用的甜点,中文译名是:溺水。
  可爱选的是香草雪糕,然后注入加了果汁喝糖浆的白兰地,再浸入各种水果和植物香料,吃起来特别清爽可口。
  正吃着,突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蓝蔓姿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出现。
  “莫莫,好巧呀,没想到在这里也可以遇见。”她穿着红色的露背连衣裙,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加靓丽,身材看起来比昨天更多了几分*和惹火。
  莫莫?
  可爱听着这称呼有点刺耳,拧着眉看向季莫。
  他的脸上平静淡定,朝着蓝蔓姿礼貌地做了个点头礼:“你好,蓝小姐,未免引起不必要得误会,我希望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或者是季先生。”
  “哦,我明白。”蓝蔓姿笑着点头,说,“你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再用学校里的昵称了。”转头看向可爱,望着她面前的affogato,说:“哇,affogato!可爱,你也喜欢香草味的呀。”
  “香草味的怎么了?”可爱蹙眉,表示不解。
  “没什么,就是想起中学的时候,学校附近也开过意式的甜品店,莫莫,哦不是,是季先生还特地请我吃过。当时就爱上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她说得特别兴奋,听起来带点小悸动,有意向可爱表达着自己和季莫的交情很不一般。
  ……
  可爱的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拧着眉看着手边的东西,用力戳了几下,发出勺子碰撞杯子的响声,在这西餐中是极不礼貌的。可是她就是做了,表情很是不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带着果粒的冰淇淋,这种低俗的东西不吃也罢!”说着,就把杯子放到一边,而且故意就用力推倒打翻了。
  季莫知道她生气了,挥手示意服务生过来处理。
  蓝蔓姿被她的这句话,噎了一下,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低俗吗?在这间餐厅,应该不存在低俗的东西哦。不过即使是低俗的东西,能上得了台面,被这样的餐厅写入菜单,低俗也就变得高雅了。”
  “是啊,就像有些人,明明很低俗,但是进了这种餐厅,就自以为高雅了,其实言行举止依然只是一个下等人!”可爱很不客气地回击。
  “你……”蓝蔓姿知道她是在指桑骂槐,暗讽自己低俗。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叔叔,这晚餐你一个人吃吧,我先回去了。”她倒不是生季莫的气,只是想到蓝蔓姿说以前季莫请她吃过甜品就很不爽,不等他说话,直接就起身走人了。
  “可爱!”
  ------题外话------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拉肚子,没力气呀没力气,╮(╯▽╰)╭抱歉,可能会更新延迟,但是一定会保证更新的,么么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