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跟你赌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126
  “可爱!”季莫一下子站了起来,可因为腿还没恢复,差点就摔了下去。小说
  蓝蔓姿眼疾手快,连忙扶着他坐下:“小心,你担心的话,我帮你去找她。”声音很柔,说着就要离开。
  “不用了。”季莫毫不迟疑地拒绝,琥珀色的眸子透着明显的冷意:“你只会让她更生气。”目光越过她,看向正在询问服务员的男人,淡淡道,“我想你朋友在找你了,最好别让人家等太久,这是不礼貌的。”挥手示意服务生买单,留下一脸难堪的蓝蔓姿。
  “少爷,怎么就您一个,小姐呢?”老易因为刚才离开了一会儿,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周围并没有发现可爱的身影。
  “被她不喜欢的人气走了。”季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能追踪到她的手机信号吗?”
  老易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说:“小姐这会儿正在飞速移动中,目标地点是……”停顿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地朝着海港处看了一眼,说,“是大海!”
  “大海?”季莫震惊,蹙眉道:“她想干什么?”心里满是担心,连忙道:“立刻去追她!”
  5分钟前,可爱气鼓鼓地从餐厅走出去。谁知刚到出租车站点,就看到有一群人从远处的巷子里追了出来,同时一个东方女孩在她附近的水果摊旁躲了起来。
  她看到可爱,眼里顿时一亮,朝她勾了勾手指,嘴里发出“皮皮”的声音。
  可爱疑惑,但也知道她在叫自己,可能是同时东方人的缘故,她便走了过去:“你叫我?”
  她才刚到那女孩面前,就被拽着蹲了下去:“是我,晓玲!”
  噗……
  可爱有点懵,看这脸完全是陌生的,但是那声音很明显就是她的同班同学兼死党李晓玲。
  “你……”
  晓玲知道她不太相信,拉下领子,露出易容的面具线,一切立刻就明了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那些是什么人?”可爱无比惊讶,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全都是穿黑衣服的保镖,来势汹汹。
  “他们是巴顿家族的看门狗。”晓玲小心翼翼地朝着周围看了一眼,正好有辆摩托车停在她们对面的路边,于是道:“可爱,你会开摩托车吗?”
  “会一点,怎么了?”她在m国的时候,虽然不能主修喜欢的课程,但是一些叛逆女孩所会的抽烟、喝酒、打架子鼓、骑摩托车,都尝试过,不能说精通,只能说会。
  “那就好,等会儿你去开那辆摩托车,往海港处开,我们去那艘最豪华的赌船上避一避!”说着,就把手上的背包交给可爱,“这个,帮我拿着。我先跑,你开着摩托车来追我。”
  “等等。”可爱颠了颠包的分量,还挺重的,拉住她说:“这里面是什么?”
  “水晶鞋,我借来欣赏几天,迟点给他们送回去。”她说的无比轻松,好像这种事对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借来?”可爱圆张着嘴说,“你偷的啊?”
  “我都说会还回去了,那就不算偷了。”晓玲一脸认真,看着那些人接近了,连忙道,“哎呀,他们来了,你快点去开摩托车,我先跑了!”说完,就朝着海港的登船口跑去。
  “在那!怪盗淑女,别跑!”那些黑衣的保镖立刻一窝蜂地追了上去。
  可爱趁着这个空档,背上背包,截了那辆摩托车就往晓玲的方向追去。
  “哎,我的车,我的车!”车主大叫着,想拦下她,结果收到了可爱丢出的几张大钞,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可爱猛轰油门,追过了那些保镖,然后伸手到晓玲面前:“上来!”
  晓玲抓着她的手,借势坐到她身后:“可爱,把油门拉到底,我们跳进中间那艘快艇上。”
  “跳得到吗?”可爱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跟拍大型动作片似的。
  “放心,我试过很多次,绝对可以!”晓玲抓着她的手,猛地加大油门,车子简直就像是离弦的箭,直冲目标物。到了码头边沿,可爱本能地想要减速、按刹车,被晓玲制止,车子就载着两人成抛物线似地凌空飞落。
  啊——
  “咬紧牙,千万别叫,小心咬到舌头!”晓玲在空中时大声说着,抱紧了可爱,直直地朝着快艇落去。
  “噔”的一声,海面溅起了不小的làng花,两人睁开眼睛,稳稳落在了快艇中央。
  哦耶,跟她计算的丝毫不差。
  她为了偷这双水晶鞋,已经踩点了好几次,知道那辆摩车托每天什么时候会在,也知道最大速度以后,车身能载人飞跃多远的距离。一切都精准无比,堪称完美。
  “好了,我们去出发去赌船。”晓玲走下摩托车,拉响了快艇的马达,朝着岸上的保镖们,摆了摆手,做了个鬼脸,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再见。”
  可爱看着她那欢脱的样子,长长松了口气,刚才真是惊险万分呀。
  “对了,上那船需要有邀请函吧。”可爱看着那巨大豪华的赌船游轮,觉得想上去有点危险。
  “没事,跟着我就可以了。”晓玲把快艇开到船的后侧方,那里竟然开着就一个小的船体通道,就是停放快艇的地方。晓玲把进去以后,登船,关闭了通道开关。
  “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进来?”可爱跟着下船,看了一下周围的设备,显然晓玲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熟悉。
  “因为我本来就在这船上呀,就是听说巴顿家族做了双漂亮的水晶鞋,所以打算借来看看。”她接过可爱拿下来的背包,打开来看了一眼,说:“看,确实挺漂亮的。”
  “额,晓玲,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听他们叫你怪盗淑女。”可爱对她充满了好奇,这简直好像是在看漫画,让她不禁联想到“柯南”里面那个牛掰的基德。
  “那是我妈妈的外号,但是她现在金盆洗手了,就成我的了。”她换了一身普通的小礼服,同时又给了可爱一件,让她换上,“穿上吧,我带你在船上逛逛。”
  可爱点了点头,本身也因为蓝蔓姿的那些话,不太开心。干脆就在这里散散心,解解闷,况且刚听季莫介绍的时候,就有点好奇,想着可以上来见识一下,毕竟“赌王大赛”从来没有看过,不知道是不是有赌片电影里那种高超的技能。
  晓玲拉着她往楼上走,脸上的面具并没有卸掉。一般这种怪盗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都会戴一张假面具。
  她把可爱带进了游船的三楼,这里的正厅有摆放了各种赌博机器,百家。乐,骰子,俄罗斯转盘,show—hand都有。
  “怎么样,玩几把试试?”晓玲拉着可爱,猜大小的桌面,努了努嘴,心里有点技痒。现在的她跟学校时候完全不一样,眼里闪着灵动的狡黠,那眼神仿佛可以洞穿一切。而在学校的时候,她是那么稳重,沉默,看起来好像不太合群,其实不过是对自己身份的伪装。
  “我不会赌。”可爱玩过万家乐,赢过钱,但那完全是靠她惊人的计算能力,几副牌,心算出全部的概率,然后押注。但是这种模式真的很累,当时学的时候,只是为了培养自己在财务上的计算能力。
  “不要紧,有本钱吗,我们去换一个子。”
  可爱拿出了500块钱,晓玲就换了5个的筹码,然后回到赌桌前,听着骰盅里的响声,确定是五五六,大,便押了1个筹码在大的位置。可是等开骰官打算开盅的时候,有听到骰蛊中的骰子动了一下,连忙把另外4个筹码,押在三三三,豹子的台面上。
  “开,三三三,豹子。”骰官大声报出数字。
  可爱惊愣无比,豹子的赔率是1赔18,也就是400一下子翻了18倍,直接就7200到手了。
  “晓玲,你怎么做到的?”她见过电影里的高超赌技,现实是第一次见。
  “靠耳朵,听多了就知道了。”晓玲收回筹码,撇了撇嘴问道。
  “玩!”可爱无比坚定地回答,在她耳边小声道:“你能赢多少?”
  “这里只能玩到100万,超过了就要去别的桌子上了。”她简单地解释着规矩,灵动的大眼睛朝着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她,才放心地看向赌桌。
  可爱拍了拍她的肩膀,玩心大起:“那先赢到100万。”她也想过个瘾,看看晓玲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好。”晓玲无比自信,将筹码一次又一次放定,最后连骰官都不敢开骰子了,所有人都跟着她下注,骰官已经赔了将近三千万了。
  顶层的监视器开始关注晓玲她们,监控室的保全人员对着这条赌船的会长李明辉说:“老板,那两个小姑娘太厉害了,要不要把她们带上来?”
  李明辉朝着屏幕看了一眼,轻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蹙眉道:“荃叔,去把小姐带上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儿,那臭丫头就会捣乱,赢他的钱一点都不手软。
  “是。”李荃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往楼下去。
  这时候,追着晓玲的那些巴顿家的忠犬上了船,全部都挤进来3楼的大厅。
  晓玲一看这情况,连忙拉着可爱蹲下:“糟了,那些人追来了。我得躲一躲,这些你拿着,他们见过你,所以也找个地方躲一下。半个小时后,我们在5楼的洗手间汇合。”说完,就从桌下面溜走了。
  “喂……”可爱无语地叹了口气,抱着那些筹码站起来,就看到那些忠犬朝着自己走来。她没办法,只好一个劲地向后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哇,对不起。”她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自己的熟人山口介一。
  哦,不,是自己前世金沅菲的熟人。
  男人穿着最传统的黑色和服,细长的凤目冷淡地扫了她一眼,甚至没有伸手去扶她,完全当她是空气似的,往前走去。
  那些赶过来的忠犬们正好跟他打了个照面,想推开他去抓可爱,结果被他的手下一招就打趴在地。
  “该死的,你们和那丫头是一伙的吗?”为首的巴顿保镖怒斥一声,抡起拳头打向山口介一。只听到“喀拉”一声,那人手骨脱臼,直接被山口的手下丢到了一边。
  可爱心里惊叹,悄悄向后退了两步,想不声不响地开溜,耳边传来了季莫的声音:“可爱。”
  “叔叔?”她有点意外,张着嘴叫了一声,心想自己这么快就被找到了,多没意思,干脆拔腿就跑,先跟晓玲汇合再说。
  “可爱!”季莫蹙眉,就知道小丫头会来这招,不过因为是在船上,所以不怕找不到她。转头向老易使了个眼色,立刻追着可爱离开大厅。
  人群中,山口介一看着一切发生,细长的眸子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那是季莫?”
  “好像是。”他的副手藤田冲躬身回答,“我听说他确实来了威尼斯,洽谈公务。”
  “那女孩是谁?”
  “应该是他收养的孩子,前特种队队长郝毅的女儿。”冲回答。
  “找到那个女儿,带她来见我。”山口介一说得特别简洁,见手下人得令离开,自己则走到电梯处,直接上5楼豪华厅。
  可爱一路小跑着来到5楼,看看没有人追上来,就绕进了厕所,随便找个一个空的隔间坐在里面等着。可是过了很久,她肯定已经超过半小时了,还不见晓玲出现,怕她被那些人抓了,便探头探脑地透出去看了看。谁知,山口的手下早就等在门口了,她刚露出头,就被抓了个正着。
  “喂,你们干嘛抓我?”可爱用日文发问,心里觉得莫名其妙。
  这个山口有病啊,不会她改头换面了,还能认出她是金沅菲吧!
  藤田冲他们不予回答,直接把人带进了豪华厅。这个厅里的一注就是上千万,基本上都是真正有赌技的人。
  可爱被带到了山口面前,生气地甩开那些人的手,水眸满含怒气,语气很不客气:“山口介一,你干嘛抓我?”
  这样直呼其名,让山口和他的手下都有点意外。
  他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凤目依旧冷沉:“你知道我?”
  “当然,不就是山口组的总长嘛。”可爱全程说的都是日语,赌桌对面的向烨惊愣地看着眼前景象,连忙写了张字条交给服务生,让他转交给坐着轮椅的季先生。
  向烨因为没有易容,以自己的本来面目上的赌船,所以没有人知道他是当红影帝k。king,可爱当然也就不可能认出他了。
  “口气倒是很狂,季莫告诉你的?”山口对于她那口流利的日语颇为意外,细长的凤目认真打量着她,倒是挺喜欢她的眼神的。
  很干净,看起来也非常坚定。
  “不是,我一直都知道你。”可爱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说:“是沅菲姐告诉我的。”
  ……
  山口沉默了片刻,道:“你认识沅菲?”
  “是啊。”
  “她告诉过你,我和她的事?”凤目微微眯起,带着一抹慑人的危险性,似乎是在判断她言语的真实性。
  “她救过你,在m国的黑道厮杀时。”这可一点都难不倒她,因为她就是金沅菲嘛。
  山口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笑意:“她竟然会告诉你。”
  “是啊,所以,看在她的面子上,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可爱的眼神直直地和他对视,眼里没有丝毫畏惧。
  “不放,但我可以承诺不杀你。”他眼角的余光留意到季莫从电梯处出来,正朝着他们的赌桌过来。
  “可爱。”
  季莫已经从向烨的字条上知道山口介一带走了可爱,所以表情没有太多的意外,显得无比从容。
  “季先生,别来无恙。”山口起身,以日式礼仪点头打招呼。
  季莫同样点了点头,说:“山口先生,她是我的小侄女,感谢您帮我找到她,现在请您把她交给我吧。”
  “人可以交给你带走,不过这是‘赌王大赛’,如果直接就这么带人离开,是不是太失礼了?”他说的是在场都听得懂的英语,语调很低沉,不缓不慢,让人深刻体会到他阴沉的性格。
  “你想怎么样?”
  “既然是赌船,这里是赌桌,就赌一局吧。”他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眼神却毫无笑意,冷厉摄入。
  季莫朝着周围看了一眼,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回复,包括自己的死党向烨。
  “我只是来找人的,并没有带赌本。”他笑着回答,并不想跟山口赌。
  “没关系,这里什么都可以作为筹码,包括你的命。z国三军总指挥的命,少说也值10亿美金吧。”山口的话,引起了全场的震惊,但是在这条赌船上,确实可以赌命,而且没人会追究责任。
  季莫几不可见地皱眉,没有立刻回答。
  “当然,季先生如果怕死,可以不接受我的挑战,这样这个小女孩我也不会还给你。”他笑了笑,表情很淡很淡,挥手想让藤田冲把人带走,就听到季莫接受道:
  “好,我跟你赌。”他的回应,让所有人倒抽了口气。向烨无语地看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爱没想到他会接受这种不合理的赌约,蹙眉道:“山口,你开出这样的赌码,未免太卑鄙了!”
  “我有让季先生选择,哪里算是卑鄙。而且季先生曾经是亚洲区的少年赌王,绝对有实力跟我赌命。”他不喜欢女人在耳边呱噪,挥手示意手下把人带走。
  “唔……”可爱皱着眉,还想说话,就被带出了富贵厅。
  季莫没有出声阻止,只是坐到赌桌前,语调柔和,表情也如往常一样平静无波澜,眼角的余光却看向一旁的向烨,示意他去救人。
  向烨吊儿郎当地想要离开,刚到门边,就被山口的手下拦了下来,太阳穴被一只点38口径的左轮手枪抵住。
  “向先生,你最好留在这里,我不喜欢有人趁我不注意做小动作。”
  向烨无奈地举起双手,朝着季莫耸了耸肩,一副“自求多福”地表情。
  季莫地唇角动了动,问道:“你想怎么赌?”
  “show—hand,一局定胜负。”他挥手,把自己的赌本放到桌上:“这里是10亿美金,你的命也算10亿,我输了那丫头和钱都归你。”
  “好。”季莫接受他的要求,说道:“但是我要切牌。”
  山口抬手,示意他随便。
  荷官把牌送到季莫面前,等他切完牌,准备当回发牌器中,就听到山口道:“等等,我也要切牌。”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