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最强对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我也要切牌。&”山口介一勾起一侧的唇角,细长的凤目冷冷地盯着季莫,留意着他脸上细微的变化。只见他的瞳目微微收缩了一下,手指也很小幅度的弯曲了一下。
  山口便把自己选出来的那张牌放到最末端,伸手示意荷官开始发牌。
  季莫看着桌上的两张牌,台面上的是张黑桃2,底牌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张梅花5。山口那里台面上的是红心k,底牌是一张黑桃5。
  “季先生黑桃2,山口先生红心k,山口先生说话。”荷官尽职地喊道。
  山口介一凤眸深邃,嘴角噙着一抹极为浅淡的笑容。双手将桌上的筹码全部推至赌桌中间:“既然是一局定输赢,我show-hand。”这时候,全场响起一片喧哗声。
  季莫抬眸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静默从容,手指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桌面,对着荷官说:“发牌。”
  荷官连忙给他们发上第三张牌,季莫是黑桃3,山口是黑桃k;第四张牌季莫是黑桃6,山口是梅花k。此时,台面上的胜负已经完全趋向山口介一。因为在旁观者看来,他的底牌如果是k,那么就是铁支,也就是4条k;即使不是,也有可能是葫芦,也就是三k带一对对子,最差也是三条呢。而季莫牌面上看,可能是同花顺,或者只是同花,也可能是一把散牌。
  此时,大家都在为季莫的性命担心着。可爱看着大屏幕上的画面,表情显得无比凝重。双手紧握成拳,水眸留意着身后的藤田冲,随时准备把他撂倒。
  季莫依然无比淡定,点头示意荷官:“继续。”
  荷官给他们发出最后一张牌,是合着的。山口拿起另一张牌,遮着看了最后一张牌,是张黑桃a。他直接就把那张牌摊到桌面上。
  季莫同样看完了自己的牌,摊开放到桌面上,是一张黑桃4。
  众人一阵哗然,这也就意味着,他绝对有可能是同花顺。也就是黑桃2,3,4,6,只差一张黑桃5了。
  山口看着他的牌面,勾起一侧的唇角,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很可惜,你拿不到同花顺,也拿不到同花。”他直接亮出一张黑桃5,“你要的牌在我这里,我是三条k。”
  “没有同花不要紧,只要是顺子就足够赢你了。”季莫亮出底牌,虽然是梅花5,可却是一副最小的2-6的顺子。在show-hand的规则里,只要是顺子就可以赢三条。
  “怎么还会有顺子,我明明已经……”山口站了起来,看着季莫的牌面,凤目半眯着,显然有些不解。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眼神瞬间变得阴鸷:“你是故意让我切牌的?”
  “我知道我只要提出切牌,你就会觉得我想拿同花顺,或者是‘铁支’,可实际我只是把抽出来的牌放回原位。而你,为了不让我拿到同花顺和铁支,就退而求其次地选择让自己拿三条,可你万万没想到这牌里还有一副最小的顺子。”季莫的嘴角扬着一贯优雅的浅笑,琥珀色的眸子从容淡定。
  “你从一开始就在引我入局,包括你脸上哪些细微的表情?”山口记得自己切牌的时候,季莫的脸上有过瞬间的阴霾,好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会输一样。
  “兵不厌诈,这是z国的一句古话。”季莫笑了笑,显然是承认了他的猜测。
  “z国人真狡猾!”山口用日文冷嗤了一声,脸色阴沉,很不服气。可是赌桌上向来都是愿赌服输,即使不甘心,也只能感叹自己棋差一招。
  “现在可以把可爱还给我了吗?”季莫认真地跟他对视,声音不愠不火的,但给人的感觉却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山口不惧这种压力,漆黑的凤目直直地与他对视,冷声道:“冲,把女孩交给他。”
  藤田冲把可爱带了出来,看着山口的眼色,放开手。
  “可爱。”季莫看到她,紧悬的心总算放下,扶着她的肩膀认真检查。
  啪——
  脆生生的响声,让所有人呆愣。向烨有点艰难地做个了吞咽的动作,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和惊吓。
  季莫竟然被甩了耳光!
  可爱怒瞪着他,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你是猪啊,竟然赌命,会死的知不知道?”紧接着又是一巴掌,黑亮的眸子死死瞪着他,看起来无比委屈。
  季莫愣愣地看着她,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哄还是该劝,脸颊红的发烫。
  “可,可爱……”
  下一秒,她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嚎啕大哭起来:“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呜……”
  “额,这不是没事吗,傻丫头。”季莫真的被她吓了一跳,连忙抱着她柔声安抚:“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从口袋里拿出手帕为她擦着脸上的泪珠。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你有事,我,我怎么办?呜……”可爱抽泣着,连说话都不顺畅了。
  季莫的心都快被她哭碎了,轻轻将她的头按在xiōng口,手轻抚她的发丝:“好了,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
  “实在抱歉,我不觉得你们没事。”山口说的是标准的中文,动了动手指,他的手下就拔枪对准了季莫和可爱。
  “山口,你这是什么意思?愿赌服输。”季莫把可爱护到身后,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琥珀色的眸子深沉锐利,冷冷地跟山口介一对视。
  “是啊,赌桌上你赢了,我也把她还给你了,但现在是我们的私人恩怨,我没打算放过你。”说着,做了一个手势,让手下去抓人。
  “山口先生。”一个高亢洪亮的男声从门外传来,两个黑衣保镖整齐干练地拉开大厅的豪华木门,李明辉步履沉稳,率领全船的武装警察来到他们面前。
  “船上是不能私带武器的,您这样让我很为难。”李明辉的身边跟着晓玲,此刻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穿得是一身工作人员的白衬衫黑西装,背手而立,神情严肃庄重。她看到可爱,向她传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背手而立静静注视自己的父亲。
  “李先生说笑了,这里哪有什么武器,都不过是仿真的打火机而已。”山口阴沉的浅笑,只是一个眼神,手下人立刻扣动了扳机,吓得在场一些富贾直接捂着头蹲到了地上。
  可是枪声没有想起,真的只是打火机点着了火。
  李明辉抬手扶了扶眼镜,周围的船警也第一时间收起了武器。他的脸上保持着生意人特有的和善:“山口先生是‘千阳’号的贵客,希望可以好好享受这次的旅途。如果您确实有私人恩怨需要解决,我可以安排小船送你们回岸上。但如果在船上闹事,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这话不缓不慢,礼数周全,始终笑脸相迎。
  山口冷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明辉走到正中央,似乎是在向在场全部的人说自己的规矩,但其实只是说给山口一个人听的警告:
  “或许在场很多朋友在自己的地盘可以叱咤风云,但这里是在海上,我的赌船,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要上了我的船,都将一视同仁。有不守规矩的,我会直接把你们丢下海,说到做到。”眼角的余光瞟向山口介一,微微颔首道:“山口先生,希望您能帮我一起维持好船上的秩序。”
  “当然,很乐意为您效劳。”山口不想和李明辉起冲突,虽然他不是什么让人闻风丧胆的角色,可毕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他还可能有隐藏的实力,加上彼此之间有业务往来,也就卖他这个面子了。
  季莫礼貌地朝着李明辉点了点头,就听他道:“荃叔,带季先生去客房休息,不要让闲杂人等sǎo扰他们。”
  荃叔躬身上前,带着他们离开大厅。
  山口没有说话,只是眼看着他们乘坐升降电梯离开。
  “总长……”藤田冲凑上前,等待他的指示。
  山口抬手阻止他做任何行动,凑到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便笑着道:“李先生,我也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了。大家继续玩吧。”用了日式专用的点头礼,带着自己的人走出大厅。
  李明辉看他离开,暗暗松了口气,儒淡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女儿,示意她:去吧。嘴上又对着在场其他人,道:“大家继续安心玩牌吧,晚上8点顶楼还会有‘太阳团’精彩的表演,届时可以出席观看。”说完,稍微跟一些比较有名的客商闲聊了几句,才离开。
  甲板上,向烨因为留意到山口和他手下耳语的细节,就偷偷跟着上来查看情况。
  “通知c港船立刻过来,总长说这次绝对要生擒季莫。”藤田冲说的是日文,偏巧向烨精通各国语言,所以直接就可以听懂。
  他拧眉,想立刻通知季莫离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拴绳墩,发出了闷哼的金属声,心道不好,就看到好几支暗镖朝着他的位置飞来。
  向烨连忙闪身躲避,堪堪避过。
  “向先生?”藤田冲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他头顶的金属梁上,嘴角一扬,从手里发出一连串的忍者镖。
  我擦!
  向烨凌空越到下一层,避开了他的飞镖,同时从口袋里抽出自己的金色扑克牌,“唰唰唰”地挥手发出,打中了除藤田冲以外的好几个山口的手下。
  “喂喂,有完没完,这么追很累的!”向烨冷不防地冒着日语,想摆脱他,却被紧追不舍。
  “您不跑,不就不累了。”藤田绝对不可能让他把山口的计划泄露出去的,不管他跑到哪儿,始终咬着不放,还在没人的时候,施放暗器。
  “你妹的,这么追我,别人还以为你爱上我了呢!”向烨一直都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即使生死关头,依然可以轻松开着低俗的玩笑。
  藤田被他这话惹生气了,比之前更加穷追猛打了,手里的暗镖从5支齐发变成了10支齐发。
  ohmy。god!
  向烨躲闪的同时,也挥出自己的金色纸牌,耳边不停的传来纸牌和暗镖对消、碰撞的声音,眼角的余光也可以看到两种金属在空中激起的火光。
  该死的,真缠人!
  向烨暗忖着,不想继续被追逐,一个拐弯后,又突然闪身出现,两人正好面对面地发出各自的暗器。黑暗中,向烨感觉到自己中了一镖,同时藤田也好像被伤到了,一时没了声音。
  “嘶……”向烨拔出了左肩上的忍者镖,丢到地上,紧按着自己的伤口往前走。突然,他意识到这镖上是淬了麻药的,只是十几秒的时间,就开始觉得手脚发麻,完全不由自己控制了。
  藤田确实中了两镖,拔出来以后想继续追,看到地上留着一支沾了血的暗镖,料定向烨也受了伤,便召集了几个手下,寻着血迹搜查,无论如何要把向烨找出来。
  “糟了,这次得阴沟里翻船了。”向烨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脚步虚浮,跌跌撞撞的,“臭狐狸,被你害死你。”他倾斜着身体倒下去,看到前面有个较小的人影,手一伸,把人一起扑倒在地上。
  晓玲原本是要去客房看可爱的,正走着,就被人扑倒了,心里生气,想甩他一巴掌,就看到自己的衣服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喂,喂喂。”她把人一把揪起来,拍他的脸,鼻间问到了麻药的味道,知道他是因为麻药晕倒了。耳边听到窸窣的脚步声,探头看去,是山口介一的人。
  他是山口介一在找的人,那么应该就是好人了。
  晓玲因为可爱和季莫的事情,对山口相当反感,现在看到他的手下想找这个受伤的男人,就决定救他。于是抓起他的衣服,直接就往救生船舱里拖。把他整个人装了进去,盖上桅布,自己则走出去,装成船上清洁人员拖地擦玻璃。
  藤田来到晓玲身边,礼貌地鞠了一躬,用不太熟练的中文问道:“你好,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棕色头发,穿着黑色西装的醉汉从这里经过?”
  “额,是一个很帅的帅哥吗?”她眨巴眨巴眼睛,认真确认。
  “算是。”藤田点头。
  “哦,他到下面去了。”晓玲指着前面的楼梯说道。
  “谢谢。”藤田立刻领着手下往楼下找。
  晓玲看他们离开,才长长松了口气,回到救生船舱把人拖出来,搬回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6003的特等舱客房里,季莫坐在轮椅上,让可爱枕着他的膝盖坐在地毯上,手轻抚她的后脑,听着她的哭声渐渐变小了,才柔声开口道:“好了,傻丫头,眼睛都肿成两个小核桃了,还哭?”双手捧起她的小脸蛋,动作轻柔,如视珍宝。
  “谁让你直接赌命的,如果输了怎么办?!”她当时看得心惊胆战,想起来都后怕。
  “你对叔叔就这么没信心?”他的眼神温柔如水,澄着对她慢慢的宠溺。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是担不担心的问题。”可爱嘟着嘴瞪他,心里真的是又气又怕。
  “嗯嗯,知道可爱很担心,很生气,要再打两下吗?”他把脸凑上去,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由着她打。
  可爱嘟着嘴,真的就扬起手,想要再打,结果从高处落下,停在了靠近他脸地零点几公分处,轻轻mō了mō他红的还有点发烫的脸颊。
  “疼不疼?我是不是出手太重了?”撇了撇嘴,双手捧着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仔细看着,唇缓缓凑上前,轻轻吹着。
  “不疼,我比较关心可爱的手疼不疼?”他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可爱的举动他也完全不生气,反而有点高兴,这是她对他的关心,即使行为过激,但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感情非常强烈。
  她摇头,抽出自己的手重新捧住他的脸颊,将额头抵住他的:“答应我,以后都不可以做这么危险的事,赌桌上哪有永远不败的神话,稍有偏差就真的会丢掉性命的。”
  “嗯,叔叔答应你。”他笑着点头,琥珀色的眸子专注地望着她,彼此的眼睛里都只能看到对方的倒影,“另外,我和蓝蔓姿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做出了解释,不希望可爱胡思乱想。
  “我想的什么关系?”她撅起嘴巴,装作不明白他说什么。
  季莫捏她的鼻尖,说:“我和她不是初恋,只是同学。”他说的是实话,当时可能对她有过照顾,但只是出自对她的同情。
  蓝蔓姿从小的家世就不好,在孤儿院长大,进了学校总被欺负。他是个有正义感的孩子,当然就会出手帮她,结果可能在这个过程里,被误会了,有了他们是男女朋友的传闻。
  “谁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我就是生气她那种态度。”可爱就是看不惯蓝蔓姿,从以前就是。你说她人也不丑,演技也还行,偏偏喜欢靠炒作和勾搭富商来上位,真是很没水准。
  “因为礼服的事吗?”他挑眉问道。
  “k。king告诉你的?”可爱想也知道肯定是k。king那个大八卦说的。
  季莫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可爱对向烨的感觉很一般,甚至有点轻视,这让他心里挺得意的。
  “叔叔,你和k。king这么熟,有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可爱的好奇心陡然生起,水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是期待地等着他的回答。
  季莫曾经答应过不会透露向烨就是k。king的事,这也是他们可以一直做朋友的原因。于是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
  “没有。”
  “真的?”她表示怀疑。
  “当然。”
  可爱算是接受了这个回答,手轻轻按压着他还缠着绷带的右手,帮他做着小范围的活动,全当是术后的复健运动了。
  “那你觉得他会是长什么样子?”她歪着头,发挥想象,“总是易容成帅哥,我猜他一定长得很难看,那种麻子脸,或者满脸青春痘,所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说这话的同时,晓玲房间的向烨也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打了个喷嚏。
  噗——
  季莫立马就笑出声了。他真的很难想象在向烨的脸上出现麻子和痘痘的情况,那个自恋的货,如果真的变成这张脸,估计直接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正说着,房外传来老易的敲门声:“少爷,船到了,可以走了。”他听了季莫的吩咐,联系了罗毅安排了船过来接他们。
  “那就先回去吧。”季莫看向可爱,见她点头,便伸手把她扶起来。
  可爱推着他离开房间,从最底层的快艇登陆处离开“千阳”号,老易则开着摩托艇尾随在他们身旁。大概过了5分钟就看到了罗毅停靠在海中央的小型船,船身上吊着登船用的绳梯,就在他们准备登船的时候,身后突然迎上来一艘中型游轮“万盛”号。
  山口就站在船头,双手一挥,甲板上出现了一排手执ak47的黑衣男人。
  “季莫,识时务的话,就立刻束手就擒,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双手环xiōng,动了动手指就打落了季莫面前的登船绳梯。
  紧接着有在他们的快艇周围挨着打了个圆形,对他们采取震慑威吓的方式。
  可爱看到山口的船在快速靠近,绝对不能做瓮中之鳖,一把将季莫从轮椅上拉下来,不等他反应,手刀直接落在他的后颈处。
  季莫看可爱的最后一眼,是带着怒气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肩膀。可爱拉下他的手,让他趴在快艇的船尾,用原本就盖在那里的大帆布扯出一点覆住他,就着夜色,几乎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紧接着跟老易交换了一个眼色,将季莫的外套丢给老易,一个飞身跳上摩托艇,大声道:“叔叔,抱紧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她是故意大喊着让山口介一听到,借着夜色的掩护,带着穿着季莫外套的老易引开他们的火力。
  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密密麻麻,无比激烈的响起,同时罗毅也让手下拿出全部的武器,一方面为可爱做掩护,一方面向山口的船发起攻击。
  一时间海面上火光四射,衬着漆黑的夜色,就好像是焰火和繁星,时隐时现,照亮了海上的夜幕。
  罗毅趁着这个时候,跳到快艇上,把季莫救回船上,紧接着就接通了通讯器,询问下一步的指示。
  “易叔,我已经把少爷救回船上了,现在过来接应你们。”说着就要开船去追他们。
  “不要来接我们!”可爱大声喝斥,驾驶着摩托艇左避有闪地穿梭在飞驰的子弹中。她明明应该害怕的,但此刻却早已忘记了害怕,只希望季莫可以平安无事。
  “罗毅,你假装追他们打一阵子,就绕回港口去!”可爱果断地下达命令,以现在的情况,他们和山口介一的火力差得太多了,根本不能硬拼,能救一个是一个。实在扛不住了,她就举手投降,大不了告诉山口,自己就是金沅菲!
  不管他信不信,都能让他纠结一阵子。
  罗毅听着她的吩咐,左右为难,这如果不救,季莫醒过来,一定会直接把他“就地正法”的!
  “易叔,我……”
  “小罗,按照小姐说的做!我们不会有事的!”老易的使命就是保护季莫的安全,至于小姐,他也一定会拼死保护的。只要他这把老骨头活着,就一定不会让她有事。
  罗毅一听,连老易都这么说了,只好接受了这个命令,假装追击山口,跟可爱他们汇合,其实目标是港口靠岸。
  老易拿起摩托艇上的机枪,朝着身后的高处扫射,偶尔会打落1,2个船员,但是基本上没有多大用。
  “小姐,等会儿你跳下海吧,我一个人把他们引开。”他看着后面紧追不舍,不希望可爱有事。
  “叔叔的手和脚都受了伤,你觉得山口会相信他能独自驾驶摩托艇吗?”可爱只有在危急时刻,才变得分外冷静。
  “可是……”
  “不要再说了,叔叔不在,我最大,你必须听我的!”她冷嗤一声,态度强硬,带着令人折服的霸气。朝着后面看了一眼,用日语大声质问:“山口介一,你想不想知道沅菲姐跟我评价你的一句话?”
  山口听着她的喊声,示意手下人停止开火,道:“她说了什么?”眉心微蹙着,心里似乎是挺在意的。
  藤田看着他,眼神有点惊讶,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事能够令总长出现那种在意的表情。
  “想知道的话,就下船来听,我接受面对面的交谈。”可爱微昂着下巴,眼神锐利锋芒,无比坚定,即使在黑夜中都如星辰一般闪着光亮。
  “总长,她是想引你下去,千万不要上她的当。”藤田冷静的提醒,看山口的样子有点反常,心里不禁担心起来。
  “怎么了,我们就两个人,一个还是伤员,你这么多人,不敢跟我一个小姑娘面对面说话吗?”可爱是清楚山口的心性的,故意用话激他,语调听起来带着几分轻视。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说了,我可以饶你一条命。”山口也担心这是小丫头的计策,不敢轻易下船。
  “哎,枉费沅菲姐对你的评价这么高,原来是个没胆识的男人,真太叫人失望了。”可爱唉声叹气,摇着头表现出对他的瞧不起。
  山口介一不自觉地拧眉,朝着她道:“她对我的评价真的很高?”
  “是啊,她说你虽然是黑道,但是并不是什么大jiān大恶的,而且……”可爱故意拖长了尾音,吊着他的胃口,话锋一转,说,“唉,算了不说了,我看你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沅菲姐真是看错你了。”
  可爱故意重新发动摩托艇,说:“你继续追吧,反正今晚要么是我们运气好逃出生天,要么就是你打死我们,帮我们收尸。”
  “等等!”山口挥手让手下丢下绳梯,“我下船跟你谈。”
  “总长!这是她的计策!”藤田上前阻拦,不想他上去冒险。
  山口看了他一眼,凤目阴冷深沉,满含着渗人的寒芒:“我当然知道,可是区区一个小女孩道,“不过以洁儿你现在的身价,我恐怕会签不起你哦。”                    “嗯,‘乐飞’可是我的老东家了,我会给个友情价的。”她是那时候金沅菲带出了的影后,也是金沅菲让她改签其他公司的,因为这样会更有利于她的发展。                    投新东家“在线”三年,确实也有了不错的成绩,各种大奖的影后桂冠几乎拿全了。目前娱乐圈唯一可以跟她抗衡的,真的就知道蓝蔓姿了。                    不过,蓝蔓姿从出道到现在一直都是在骂声中前进的,也就是被骂红的,属于最典型的话题女王。                    “那不如零片酬客串了,也好帮可爱赚一点人气。”傅昕的眼神转向可爱,对于她现在是公司重点包装的新人。                    薛洁儿留意到他看可爱的眼神,嘴角的弧度不觉深了许多。这是属于恋爱的眼神呀,傅昕爱上可爱了?                    不远处的庭院里,k。king和自己的经纪人陈恪正跟同剧组的导演说这话,看到了可爱,就端着酒大步走了过来。                    “嗨,刚才没事吧?”他的语调轻快,带着些许小滑头一样的玩世不恭。                    “嗯。”   &nbs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