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不需要解毒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姬靖远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某女安静的躺着,把玩着一串贝壳,他有些颓然,她真的中毒么?
  “公主,”
  “坐。 ”
  “公主,听说你中毒了,让飞霜给你看看吧!”
  “好啊。”晨夕大大方方的伸出手给眼前的忧郁的少年把脉,哎,真是忧郁的少年啊,那双眼装满了忧郁。
  许飞霜手指轻轻的搭在晨夕的手腕,换了几个手指,最后,他收手了,朝姬靖远点点头,“二公子,公主的却中毒了,不过我只诊出三种,曼陀罗,花叶万年青,含羞草。”
  晨夕淡淡一笑,“是哪种曼陀罗?我听说,黑色曼陀罗的话语是: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凡间的无爱与无仇,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如果是美丽的曼陀罗花的话,我希望是黑色的曼陀罗花毒。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如今她喜欢黑色曼陀罗了,多么贴切的话语,形容以往那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她真是太精准了。
  姬靖远和许飞霜都一脸古怪的看向她,这是什么态度?担心还是不担心?
  “公主,花叶万年青的毒性会损害你的嗓子,我想我们先解决了花叶万年青的毒素吧!”
  晨夕看了许飞霜一眼,“六公子,你为什么一直那么忧郁呢?是不是公主府让你觉得忧郁?”
  许飞霜眼神一愣,随即低下头,“不是,公主救了飞霜,恩情比天高,此生都还不清,怎么会因为公主,飞霜是——”
  “个性使然么?天生就是忧郁的孩子?”晨夕做起来拿起大海螺放在耳边静静的听了一阵子,露出温柔的笑意,“这个,说是这样的听就能够听到大海自由的风声,送给你玩吧!”
  许飞霜有些局促,愣了半响才伸手接过大海螺,“谢谢公主,那——”
  “我的身体不需要你们担心,不管是谁给的药我都不会吃的。”
  “公主——”
  晨夕挥挥手制止他们说下去,“我的存在对于你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这个世上,谁的存在都不重要,一个人倒下去了,还有别的人补上……永远都没有人是不可或缺。我,也是最近才领悟到的道理。”
  姬靖远呆呆的看着她的侧影,透过那熟悉的脸,他好像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容……这不是真正的赤阳公主!
  赤阳公主是嚣张跋扈的,是不服输的!
  “下去吧,我想休息了,或者,你们想侍寝?”
  许飞霜脸色微红,赶紧告退。姬靖远看了她片刻也离开了,他们都不想要侍寝……
  晨夕呼口气,这就好,没有人想要和她滚床单就好!
  把铃铛挂在窗口,风儿一吹就响起亮丽的音符,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
  “公主,公主,夏国皇上派人来请你进宫。”芯儿匆匆的走了进来在房门外汇报。
  “就说我身体不好,想在家里休息休息,改日再进宫谢恩。”
  “哦。”
  芯儿快步离去,晨夕轻叹一声,夏国皇上也这么紧张她啊!
  那也是,十万的兵权啊,怎么会不紧张呢?
  “公主,皇上给你赏赐了千年灵芝一朵,百年何首乌一支,千年人参一支,还有……”
  “拿去库房放着吧!”
  “是。”
  晨夕安静的躺着,关心,或者落井下石,序幕已经拉开了,她等着看戏和机会。
  “公主,皇甫公子飞鸽传书。”
  “说什么了?”
  门外的人僵立了一会才打开信纸,不太敢看里面的内容,林俊臣走上前拿过信纸推开门走进去,“皇甫公子说他不日就会回京看望公主。”
  又一个着急的人呢!晨夕唇角扯落了无边的笑容,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讥笑他人的举动。
  “公主,你变了。”伴随着斯文的语气,一个身影缓缓的走前来。
  晨夕抬眼看着走进来的林俊臣,“是你啊?哪里变了?说说看。”
  “你——”林俊臣犹豫了一下,“变得难以捉mō了。”
  “只是这样么?”
  不只是这样,你还变得不像自己了,可是,这话林俊臣没有说出口。
  “五公子,这个时间了,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我——就是来看看公主身体怎么样?”
  “听说了许飞霜给我把脉的结果所以来担心我了?”
  林俊臣皱眉看着她,现在她的语气好像就是不相信他是真的关心她一样。
  “俊臣,你说,我真要死了,谁会为我流泪呢?为我流泪是又是伤心还是喜极而泣?”
  林俊臣心中一震,这一刻,他好像感觉到了眼前的这个女子看穿了一切人的把戏一般。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颤栗,这样的赤阳公主也是他不熟悉的。
  嚣张跋扈的赤阳公主是简单易懂的,也是容易被设计的。
  此时看着她那蓝色的眸子,就好像能够让人从沉睡之中觉醒一般,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公主,人一死,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也是,所以我也不需要在意谁真心谁假意了。只要我好好的活下去,完成自己的事情就好。”
  “公主是不会死的,就算六公子解不了,皇甫公子也会想办法解决的。”
  晨夕走到窗边,伸手拨弄了一下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十分的悦耳,漫不经心的问:“他很厉害吗?”
  “嗯,我们做不到的,他都可能做得到。”林俊臣的话里似乎还带着一些无奈。
  晨夕忽然嘻嘻笑起来,“你羡慕他呀?”
  “有点,谁不羡慕他呢!”
  晨夕忽然摘下风铃,拿到林俊臣的眼前,“这个,给你玩吧!”
  啊?这东西是女人的玩意吧,他要来做什么?林俊臣迟疑的接下,又听她说道:“好了,拿了我的礼物就回去睡觉吧,别吵着我了!”
  汗,她把他当做要礼物的孩子了么?林俊臣头上冒起黑线提着风铃离开了。
  晨夕又去拿了一个风铃挂上,为了备用,她一共要了八个风铃呢!
  “公主,夏国五公主派人来说是想借六公子去她府上给她看病呢!”
  都已经晚上了,还借什么人?晨夕依着窗歪着脑袋,“铃儿,若是平常,我会怎么回答她?”
  “以前的话,公主都是说没空,叫五公主请御医。”
  晨夕微微一笑,“那么这次,你就告诉她,说六公子今晚要守着我,没空看她,让她找个驸马好好陪着她过夜吧!”
  铃儿在外面呆了呆转身离去了,公主没变啊,不,变得越来越嚣张了。
  没多久,许飞霜来了,他就一句话,“公主今晚需要我守着,飞霜自然要守着,不能让公主受伤了。”
  原来忧郁的美男也是固执的美男啊!晨夕让铃儿给他在屏风外打了一个地铺,让他爱守就守。
  许飞霜的眼底闪过一抹挣扎,却还是躺下去了。
  没多久他听到了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松口气,她睡着了么?
  又等了一会,许飞霜轻轻的走进去,坐在床头接着夜明珠的光芒看着熟睡的面容,睡着了她看起来是如此的柔弱无助,眉间还带着莫名的哀伤和忧郁,可是,为什么一醒来她就是那么的让人不愿意靠近呢?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