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贵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难不成玉海大师是什么出名人物?
  “公主,这可是难得的佛缘,你随这位了心大师前去见玉海大师吧!”
  晨夕秀眉轻拧,“好吧,你们在这里等一会。”
  姬靖远这一刻也想不通,天下闻名的玉海大师为什么会单独约见赤阳公主?
  晨夕跟着那了心大师来到一个厢房,意外的很宽敞,一个身材粗壮的和尚……嗯,看他那样子,晨夕很想问:这是不是一个酒肉和尚啊!
  “女……赤阳公主?”那大师显然有些吃惊自己邀请的有缘人居然是天岚国大名鼎鼎的赤阳公主。
  晨夕傻了傻,不是他邀请自己来么?
  “阿弥陀佛,赤阳公主请见谅,师叔只是算出了今日这个时辰会有贵人来到我们灵隐寺,没有想到是赤阳公主。”了心大师称心诚意的说道。
  贵人?晨夕苦笑,算了,就坐下来听听禅语吧!
  玉海大师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才道:“赤阳公主天降异象,今后只怕会影响到天下苍生的福祉了……希望赤阳公主来日多一份佛心,少一分戾气。”
  这话听着真是不舒服啊,说的她好像是妖孽将乱世一般!
  晨夕有些不满的看向玉海大师,“大师多虑了,晨夕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
  玉海闻言苦笑,“赤阳公主不必忧心,老衲只是希望赤阳公主将来能够带给圣星大陆更多的福祉,并没有别的意思。 公主命格奇特,将来必是大福之人!”
  “希望大师说的一切都是准的吧!”有福气当然好。
  “赤阳公主,今日下山你将遇到你这一生的贵人。”
  ……
  晨夕无言以对,对着一个和尚她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听着就是了。
  玉海大师说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又抓着晨夕念了一段佛经,这才放人。
  这么一来,晨夕就被玉海大师个扣留了半个时辰之久,姬靖远带着人在外面等得那是越发的古怪了。
  玉海大师是得道高僧,多少人想求见一面却无门。
  今日却主动邀约了赤阳公主,这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茶水喝过了几杯,终于看到了宫晨夕的身影,“公主!”
  晨夕看了姬靖远一眼,打个哈欠,“走吧,我困了,睡觉去!”
  额!
  姬靖远越发的难懂了,公主脸上无悲无喜,到底玉海大师说了什么?
  走出灵隐寺晨夕回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带着人下山而去。
  “皇甫公子,”
  来到半山腰忽然听到前面的护卫恭恭敬敬的喊声。
  晨夕眨眨眼,皇甫景皓来这里做什么?
  片刻之后,皇甫景皓出现子她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公主这是要回府了?”
  “嗯,你来做什么?”
  皇甫景皓坦然道:“给军队里的兄弟求个平安。”
  晨夕微微一愣,她一点都不觉得他是一个信佛的人,这会突然正经八百的听到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连带着脸色也有些扭曲了,半响才道:“哦,是么,那你去吧!”
  她是那么随意的应了他几句,然后又是那么飘然的和他擦肩而过。
  也没有回头再看一眼,似乎,他们只是路人。
  皇甫景皓真的有些懵了,赤阳公主这是真的放弃了他?
  如果是真的,他倒轻松了。
  姬靖远看到皇甫景皓也简单的点点头行礼,然后跟着晨夕下山。
  他比皇甫景皓还要惊讶晨夕的态度,谁不知道赤阳公主喜欢皇甫景皓,公主府里虽然已经有了六个公子,可是哪一个也得不到她的真心,只是普通的夫侍罢了。
  而往往皇甫景皓冷落了宫晨夕的时候,受罪的就多半是公主府呆着的人了。
  ……
  下山之后晨夕坐上了马车,闭目养神,姬靖远就坐在她对面,越是打量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人的气质怎么可能突然就变了呢?
  忽然,车外传来一声惊呼,“有刺客!”
  姬靖远拔剑推开车门,就看到十几个黑衣人围杀这公主府的护卫,这次晨夕出来只带了八个护卫,来人的武功显然不一般,不消片刻公主府的护卫就倒下了一半。
  姬靖远持剑加入战场,他的剑法极好,晨夕看着那剑光闪过就是血液纷飞的情景,这人的武功还真是不错。
  他不是不喜欢她么?为什么要努力救她?
  哗啦一声,寒气逼来,晨夕下意识身子往后仰,看着一片剑光闪过她的眼眸,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是削过她的脸面。如果她倒得不及时只怕就是被人一剑拦腰劈断了。
  仰望着蒙面的刺客,晨夕蓝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看着他长长的剑变成了垂直的方向要刺向她的心窝,柔柔一笑:“生死一念间。”
  刺客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却随即狠狠的刺下——
  “公主——”姬靖远在前面被围困着看着这一幕大惊失色,血拼着要杀出重围。
  刀光剑影之间,那刺客忽然瞪大眼死死的盯着宫晨夕,晨夕却是慢的移开来,坐起来,从容不迫的神态,张扬的红发迎风飞舞着。
  而那刺客就在她坐起来之后砰的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了,甚至他的手保持刚刚握剑的姿势。
  晨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说了,生死一念间,如若你刚刚心善不要动手或者不要那么精准的对着我的心脏,这一刻你就还有活命的机会。”
  那刺客死不瞑目,瞪大的眼睛看着晨夕,有着不甘和难以置信。
  可晨夕已经不再看他,只是那么淡定的坐在被毁了的马车上,然后又在马匹惊吓之前跳下车。
  一身白衣越过地上的伤着,她看着的方向是姬靖远的方向,公主府的护卫太少,敌人的人数多了一倍,身手也好过公主府的人,只有姬靖远那么一个高手撑着,自然情势不利。
  姬靖远看她无恙心中一喜,剑也越发的狠戾起来,他虽然不喜欢赤阳公主,可是,他却不能容忍有人想要杀她!
  晨夕捡起地上的一把剑,拿出袖袋里的丝帕擦了擦,顺手舞动了几下,感觉有些重,起码有十斤吧!
  这样的武器一点都不适合她,不过,她还是想帮帮姬靖远。
  长剑划过掌心,染上了黑色的血迹,瞬间,那银剑也变了黑色,
  恍如一把黑色的长剑,光亮刺目。
  那些见宫晨夕没有死就再度围了几个过来的刺客,他们的眼神是凶狠的,动作也是利落的,五把剑同时刺向了晨夕的身体,晨夕妖娆的笑了,她手中的剑不过的朝着五人快速的划了一道圆弧,明媚的阳光下只见几道黑色的光芒飞射……
  砰砰砰——
  五个人同时定住身,同样的不可思议和死不瞑目,直挺挺的倒下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