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谁是谁的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走出不远的距离,他的这番话也听到了,而且,她也怀疑皇甫景皓是故意让她听到的,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却听到皇甫景皓冷冷的说道:“身为公主的夫侍,竟敢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其罪当诛!”
  水烟脸色惨白,不知道为何,她觉得这个男人比赤阳公主还有骇人的气势。
  犹如此时,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给自己辩解。
  晨夕咬咬唇停住脚步,皇甫景皓!
  皇甫景皓看了一眼停住脚步的晨夕,唇角勾起一抹冷酷:“北堂家也有罪,养不教父之过,我会上书请夏国皇帝好好教育自己的臣子的,至于你,胆敢勾引三公子,罪该万死!”
  “皇甫景皓!”晨夕忍无可忍,转头愤怒的瞪着他,“这是我的公主府,不是你的!”
  皇甫景皓与她对峙,毫不让步,不卑不亢道:“公主,景皓只是按照涯女国的规矩办事,公主虽然身在夏国,一日未嫁人,就是涯女国的名符其实的公主,公主府的人也就得遵守公主府的规矩!”
  “我愿意饶过他们,怎么,这点事情我还做不来主?”
  “不,景皓只是不希望公主一次次的坏了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公主执意如此,只怕要不了多久,公主就会成为天下人欺负的对象!随便什么女人都敢勾引公主的夫侍,最后,公主难不成要帮着这些不守规矩的夫侍养别人的孩子?
  养一个没什么,可有一就有二有三,夏国放荡的女子可不少,公主的夫侍要每个人都把持不住,只怕偌大的公主府都装不了他们种下的子孙根了!”
  “你——”晨夕一口气堵在心间,发作不出来,皇甫景皓说得很有道理。
  这次她纵容了北堂君莲,下次就有可能是别的男人,饶过了北堂君莲却不绕过其他人说得过去吗?
  到最后……
  六个夫君个个都是不喜欢她的,她能够怎么管束?难道他们不愿意滚床单,还要彼此一辈子守活寡?
  皇甫景皓冷酷的目光扫过一旁的林俊臣和许飞霜,“五公子和六公子应该懂得这些规矩,却由着公主胡闹,不进行劝谏,可谓不忠!如今还和一个风尘女子混一起愚弄公主,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来人,拖下去,每人三十大板!”
  晨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一个将军,还是直属于她的私人将军,居然当着她的面要处罚她的夫侍?
  “住手,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晨夕冲上去喝住现身的四个暗卫,拦在林俊臣两人面前。
  皇甫景皓冷哼一声,“公主难道还不明白规矩是必须遵守的吗?身为上位者就该有上位者的认知!先皇吧公主托付给微臣,微臣就有义务监督公主,忠言逆耳利于行!”
  晨夕气得牙根都打颤了,如此放肆,如此张狂,他还毫不谦虚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十万精兵由她统帅,他可以这么放肆吗?
  xiōng口一起一伏,她再一次感觉到身为棋子的悲哀,这赤阳公主真是可怜虫,什么都要被一个下属安排好,偏偏还瞧上了人家!
  真是可笑之极!
  望而不得,求而遭弃!
  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滑落,晨夕感觉到了浓浓的悲哀和屈辱,她倔强的看着他,“我知道,你就想让和他们上床罢了,然后给你生下一个傀儡继承人,你好更加便利的操纵十万精兵为你真正喜欢的女人尽心尽力……”
  皇甫景皓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公主,你又说气话了!”
  啪——
  鲜红的掌印赫然留在了皇甫景皓的脸上,晨夕狠狠的看着她:“我告诉你,我就算死都不会让你们如愿的!十万精兵我不稀罕,你想抢就抢,天下人的唾骂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和你的情人夺取江山之后天天腻在房间里寻欢作乐不就听不到了,一个男人不够满足她,你可以多找几个男人伺候她,就像对我一样!”
  “公主!”皇甫景皓脸色变黑。
  晨夕挥挥衣袖擦掉眼泪,冷笑起来,“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想让我做棋子,你当我真是姐妹情深才代替皇姐来夏国做人质的?”
  皇甫景皓几人都是脸色大变,水烟更是恨不得自己不在场,这种皇家密事她实在是一点点都不想听到啊!
  “微臣竟不知公主一直都是那么怨恨着我的,”
  “恨?”晨夕呵呵笑起来,“错,错了,没有爱何来的恨?我从来就不爱你,以前不爱,如今不爱,将来也不爱!我只是讨厌你们罢了。人啊,可以有野心,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如果要靠着卑鄙无耻的行径来得到那就是无耻!”
  皇甫景皓看着眼前的宫晨夕,他觉得他还是第一次认识到了真正的宫晨夕,以前的那些通通都是假象。
  一直以为自己聪明的人,想不到却早已被人当做真正的戏子玩弄在鼓掌之间。这种感觉,很生涩,他还是第一次尝到。
  林俊臣和许飞霜僵立在原地,至于护卫和水烟都几乎停止了呼吸,他们怀疑赤阳公主再说下去她们待会还会不会有命。
  怔忡之间晨夕眼中的泪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傲,想冬雪寒梅一般傲然独立在枝头,不肯为任何人低头。
  这样的她一样让他惊讶,他已经太久没有在赤阳公主的面前失态了。
  “你怕公主府会被带坏了也简单,我休掉北堂君莲,其他人以后也效仿他的话我照旧休掉,如此,你可满意?”
  皇甫景皓呆愣了好半响,休掉?
  这话实在是太让他惊诧了!赤阳公主这些年来虽然任性,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半响他才回神沉声问道:“你舍得?”
  晨夕嗤笑一声,眼神暧昧的瞄了他一眼,红唇一勾:“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北堂君莲虽然听俊俏的,可是,本公主需要美男还会缺吗?我相信总有人是真的想成为我的夫侍的,为了钱或者为了权什么的。或者说,皇甫将军舍不得?”
  皇甫景皓剑眉一皱,“这话何解?”
  “呵,我觉得啊,六个夫侍里,没有一个是真心喜欢我的,可他们呢,对你却是欣赏和尊敬都有加,所以啊,我忍不住会怀疑,他们是不是都喜欢你了!”
  呃……
  在场的人都黑线了,尤其是林俊臣脸色黑得如锅底,许飞霜一向忧郁惯了,所以这会一如既往的忧郁倒让人分不出他有没有恼怒。
  皇甫景皓脸色更加阴沉,她居然如此想!
  “唉,其实呢,断袖也没什么可耻的,爱一个人怎么有错呢?只要不要卑鄙无耻的用下流手段,真诚的爱慕对方那是没错的。本公主不会怪罪任何人的,所以,你们几个要是真心相爱我乐意成全,只是很讨厌你利用我啊!”
  “你——好,好,很好!”皇甫景皓连说了三声好,由此可见他心中有多愤怒。
  晨夕灿然一笑,十分纯真无辜的看着他们道:“不用你夸我,本公主有自知之明,我呢,不是很好,但是也绝对不是坏人的。”
  噗——
  三男几乎不约而同的想冲过去掐住她的喉咙不要听到任何一句话了,可是他们的涵养又生生的压制他们不能动怒,不管如何,她是公主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