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妖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众人先是被杀人的呼声惊吓然后又被眼前诡异出现的大火惊吓,这么一来,人群更加混乱的四处逃散,躲到安全之处也有不少人心中好奇探出一头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却蓦地听闻半空传来一道严肃而苍老的声音:“尔为妖孽,竟敢出来乱世,还不快快伏法——”
  “咦,什么人,说什么妖孽呢?”
  不远处的人群窃窃私语着,一边三两人成群的打望着被火圈困住的人。
  晨夕冷漠的听着,果然,没多久拿到声音又在半空响起了:“妖孽,你竟敢附身——”
  嘭是一声,一道人影从晨夕他们对面的酒楼屋顶滚下来,直挺挺的倒下,喷了一口血却是没死的。
  诸葛静泽恼怒的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对着晨夕轻声道:“估计就是他在暗中搞鬼,想破坏公主的名声。”
  晨夕瞧着地上的那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脸有些感叹,为老不尊啊!居然想用鬼神往她头上泼脏水。哼,也不看看她是谁!
  笑眯眯的走前去望着他柔声问道:“这位老人家,你这是怎么了?”
  老者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人影,“你——”
  “你好啊,我叫宫晨夕,是涯女国的赤阳公主,今日刚好路过丰城,不知道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无端的从屋顶滚下来莫不是活得太久了,觉得骨头散架了?”
  老者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死死的盯着她。
  晨夕微微一笑:“老人家,别这样看我,你的声音和刚刚千里传音的人挺像呢!莫非就是你在暗中装神弄鬼的吓人?”
  “宫晨夕!”老者吼了一声,
  “哎哎,别动怒,一把年纪了,还喜怒无常的话容易气死的,瞧瞧你老人家,虽然你有一身不错的武功,也能够让自己的声音传出别处吓唬人,可千不该万不该在大街玩弄人啊,万一伤到哪个孩子或者妇孺,你忍心么?”
  “我没有!”
  晨夕皱着眉不悦道:“本公主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既然一早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不该装神弄鬼的吓人,更不该在我的面前耍花样!”
  老者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诸葛静泽伸手点穴了,直接喊了暗处了两个护卫出来拖着前去尉迟将军府了。
  许飞霜早已在他们对付老者的时候把那一圈怪火给熄灭了,他这会终于明白刚刚闻到气味觉得古怪的原因了,这些东西被人事先撒好了一圈,只要一点火就能够引燃。
  在人群慌乱之下很容易动手脚的,是什么人既然用如此低贱的手段想伤害赤阳公主?
  收拾了老者诸葛静泽扫了四周一眼,看到退却的百姓微微皱起眉头:“公主,我们还是先去尉迟将军府吧!”
  “嗯,事情总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
  无心贪恋街上的风景,晨夕几人随后赶到了尉迟将军府,尉迟老爷一收到信儿就马上带人出来迎接了。
  虽然晨夕是赤阳公主,不过尉迟将军一家都是夏国的子民,所以不必对她行君臣之礼,只是尊敬的招待就行了。
  “尉迟洪英见过赤阳公主。”
  晨夕微微打量着眼前的大叔级别人物,浓眉大眼,威武强壮的身材,一看就是武将的料,不知道他的儿子是不是也长得这般威武?“呵呵,打扰尉迟将军了,本公主路过此地人生地不熟又听闻尉迟老将军风度不凡,便想来拜会一下尉迟老将军。如有叼扰还请将军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赤阳公主莅临寒舍,乃是我们尉迟一家的荣幸,公主请。 ”
  “将军请。”
  客套着走进了尉迟将军府,晨夕看着那雅致却不时格调的庭院布局,有些迷惑起来,这将军府的院落倒多了几分文雅,不知道是谁设计的。
  “公主,那老家伙意yù自尽呢!”
  北堂君莲匆匆前来汇报,他本是先来安顿好赤阳公主的临时住处,却不想没多久就看到护卫押了一个老家伙回来,听护卫说了外面的情况他就猜到了有人想对付宫晨夕了,便多留了一个心眼看着那老家伙。
  还好他留心了,不然那老家伙只怕要咬舌自尽了。
  晨夕秀眉微颦,“他可说了什么?”
  北堂君莲看了尉迟将军一眼轻声道:“他信口胡言,竟敢说公主你被妖孽附身了!”
  什么?
  晨夕扯扯唇角好笑起来,他说得算是对的,不过她可不认为对付是抓妖的,只怕是有人想害她呢!
  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尉迟洪英,笑着问:“是么,敢情他还是神算子了,尉迟将军让你见笑了,素闻将军见多识广,不知愿不愿意陪我一同审问那个刺客?”
  尉迟洪英沉声道:“赤阳公主乃是我夏国的贵客,如今让公主在丰城受惊已是我的失职,自当好好的帮公主找寻刺客!”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听听他的说辞吧!”
  一行人来到尉迟家准备的小院,那老者也被拖上来了,为了防止他自杀北堂君莲已经让人塞了他的嘴巴。
  晨夕看到老者阴鸷的目光有些无奈,这都什么事啊,她还没有回到涯女国就开始被人盯上了。
  坐上主位她半眯着眼看向老者,用刑是不好了,毕竟这可不是自己的地盘,万一弄得不好会让人说是屈打成招呢!
  得想个办法,晨夕抿着唇,五指在发丝间揉按,意图让自己的脑袋更清醒一些,“不知道你为何要诬陷我?难道你不知道诬陷一国公主是死罪吗?”
  “哼,你是什么公主,你根本就是妖孽!赤阳公主被你附身已然遇害,你这妖孽识趣的就赶紧离开,不然今日老夫收拾不了你,回到涯女国女皇也不会放过你的!”
  女皇?
  晨夕脸色一沉,难道是涯女国的人派出来的人?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再抬眼,她依旧是笑意莹然,不过那笑容之中多了一种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那双蓝眸似乎比往常更为明亮了一些了,眼色也深了一些,幽幽的目光射向老者,老者傲然的对上晨夕的目光,似乎已经准备了杀身成仁。
  “哼,不过是一个被买通的剑客,居然想害我?可笑之极!”晨夕冷冷的说完又对尉迟洪英说道:“尉迟将军,能不能请你的人去抱几坛子酒来?”
  尉迟洪英一愣随即点点头:“自然可以,公主想要什么酒?”
  “越烈的酒越好。”
  尉迟洪英让人抱来了几坛子上好的女儿红,晨夕二话不说就让人给老者灌下去,灌了两坛子之后,那老者面色泛红,目光迷离,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了……
  晨夕满意的挥挥手示意护卫停止灌酒,然后再度看向老者轻声问道:“本公主再问你一次,是谁让你诬陷我的?”
  “诬陷?谁——”老者似乎有些头疼,伸手拍着脑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是越来越感觉那双蓝色的眸子在他的心间来回鞭笞着他的灵魂。
  “说吧!”
  “我——我是长公主的人!”老者忽然醉醺醺的说出了那么一句话,只是这么一句话已经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包括皇甫景皓,他的脸色可以说比任何人都难看。
  姬靖远的脸色也一样难看,低声喝道:“你胡说什么?长公主怎么会伤害自己的亲妹妹!”
  老者摇摇头,笑笑,似乎真的醉了:“切,你个小子知道什么啊,长公主自然是担心赤阳公主回国之后会对她日后继承女皇之位造成威胁,所以一得到夏国皇帝要放赤阳公主回国的消息之后就苦思冥想了。这办法还是长公主的得力谋士兰公子想的呢,那样出众的公子竟然想了这样的办法……呵呵,真是让老夫也是有些惭愧啊!”
  兰公子?
  晨夕又记下了一个敌人的称呼,淡定的笑着,听着,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之外,眼下她已经不奇怪了。
  本来她就不认为本尊的那个皇姐是什么好鸟,这会她更加确定本尊就是一个傻瓜,被人家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那种!
  想不到她才离开夏国不到三天,这消息就传到了涯女国,看来她身边真是有不少长公主的眼线。
  如今减了那么多人,不知道留下的四个丫鬟和六个小厮之中还有没有她的人。
  瞧瞧,人家长公主的人气多好啊,不仅仅皇甫景皓这个大牌人物关心着,连姬靖远这般温润的男人也紧张着呢!
  对着她,姬靖远可从来没有露出这般紧张的神情呢!
  再想想,姬靖远好像是女皇送给她的人,难道没有送她之前姬靖远是相好长公主的?心中划过几个念头晨夕终是没有开口问他们一句,只是看着那老者继续问道:“你可还知道些什么事情,如果说得我满意,可以饶你。”
  “我——”老者似乎迷惑了,犹豫的看了晨夕一眼,对上那双蓝眸又再度迷失了,喃喃自语道:“还有,还有……我不知道了。”
  哦,看来这只是一颗杀人的棋子,并不是亲信。
  晨夕挥挥手:“尉迟将军,这个人交给你处置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