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大公子的心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诸葛静泽叹口气:“六弟两次都不在身侧,没有的当场查看,死后尸体都被焚化了。 ”
  “她有意掩盖痕迹?”不然为何要焚化了敌人的尸体?尉迟青岩的心沉重起来,如果说他没有一点想为妹妹讨公道的心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自家妹妹也有理亏的地方,可是不管如何,当日赤阳公主也不该将他的妹妹绑在大街上任人观赏啊!
  简直丢了尉迟家的脸面,可是,如今听来,她却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女子,这仇还报不报了?
  “再跟你说一个事,北堂君莲似乎对公主改变态度了,我猜测是你们夏国的皇帝对他有所交代吧!也许你可以试探一二。”
  尉迟青岩闻言更加纠结了,北堂君莲不可能无辜对赤阳公主改变态度的,如果是君命那么,是不是代表皇上是站在赤阳公主这边的,如此他岂不是更加不能轻举妄动了?
  “行了,我就在你这里吃晚饭吧!”
  尉迟青岩诧异的看着他:“你不是该陪着赤阳公主吗?”
  “呵呵,公主今晚招北堂君莲侍寝呢,用不着别人。”
  “咦,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子酸味了?”尉迟青岩忍着笑调侃道,
  诸葛静泽白了他一眼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往他的睡椅上躺下了,双手枕着肩膀,他心思飞远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宫晨夕是在皇宫里,那一天,女皇生辰,大摆筵席,他跟着父亲一同进宫,吃饱喝足之后他觉得大人说话甚是无聊,便一个人走出去了御花园闲逛。
  不想碰上了一个小女孩,她穿得很美丽,虽然她的头发和别人不一样,眼睛的眼色也不一样,可他看着她却觉得那个时候的她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她就是一个发光体,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那时候,他认出了她,因为涯女国的人都知道赤阳公主是天生的红发蓝眸,不过,公主不认识他,看到他有些好奇,追着他问了好一些宫外的趣事,他说话的时候她的眸子闪亮闪亮的,分外动人……
  最后她还拉着他的手问“大哥哥,我出宫了找你陪我逛街行不?”
  他开心的点点头,他觉得赤阳公主真是很可爱,那一年,她九岁,他十二岁。
  可没过两年太上皇就过过世了,他也始终没有等待赤阳公主出宫游玩,再过了一年,赤阳公主却是被送去了夏国,说是为了两国交好,和夏国互换质子。
  那个时候她才十二岁,他已经十五岁了,他知道质子的意思是什么,那个时候,每每想到那张可爱的脸他的心里就有些泛疼。
  可他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他的母亲虽然是当朝的礼部尚书,却无法改变赤阳公主前往夏国的事情。
  就这样,他在涯女国,她在夏国,时常听到有人传回消息,说赤阳公主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渐渐的,赤阳公主在大家的心目之中成为了一个娇蛮的女人,他始终不相信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会变成刁蛮任性的女子。
  三年后,女皇要给她选夫侍送过去伺候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跟母亲示意送他前去。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劝说女皇的,反正他是如愿了,那个时候他想着反正以他的身份都是要配皇女的,不如选一个自己可心的。
  而他对皇家的那些皇女们都没什么好感,只有赤阳公主那九岁的可爱模样依旧记在他的心底。
  只是,世事无常,他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她真的变得刁蛮任性了,而且很多时候根本不讲道理。
  最重要的是她早就忘记了那个夜晚,也忘记了他的存在。
  默默的守着她,不知道何日那个再见当初那个模样,如此蹉跎岁月,他却一不小心的就蹉跎了三年。
  三年啊!
  转瞬即逝,在他想着放弃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发现,她变了。变得不再任性也不再刁蛮,而且有些让人看不透。
  她对一向执着的皇甫景皓死心了,却也对任何一个男子都无心了。这让他很好奇,想一探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情让她改变了?至少他想要一个真相!
  “喂喂,无缘无故的跑来别人的地盘喝闷酒这算什么事啊?”尉迟青岩久久不见某男开声忍不住抱怨起来。
  诸葛静泽瞥了他一眼,凉凉说道:“没有我今日还会有你么?”
  嘁,尉迟青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男人啊,每次都拿旧事说,也不看看你自己用一次的恩情要挟了我几次了?”
  “那也得我有能耐才能够让你妥协啊!”诸葛静泽大言不惭的说道。
  尉迟青岩表示无语了,算了,反正他每次都说不过他的,由着他吧!真不知道他诸葛家伙看上宫晨夕那个女人哪点了?不过,如果让赤阳公主看到他这副无赖样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他有兴趣了?切,在外人面前一副贵公子的形象,每次到他这却是无赖、jiān诈的讨厌人!
  ……
  诸葛静泽这厢在借酒浇愁,晨夕这边好巧不巧也议论到他身上了。
  北堂君莲很中肯的讲述自己的意见,“公主,大公子据说是对你有心的,我这些年瞧着他也真是对公主有心的,不如公主怀柔政策,尽早把他收为己用,凭他的才华和家世相信对日后公主在涯女国会有很大的助力。”
  诸葛静泽对她有心?晨夕翻翻白眼,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在她的印象之中诸葛静泽就是那种贵不可欺的王子一般的人物,他独立一角,让人不敢轻易上前冒犯,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高贵的气息……
  那样的男人会对赤阳公主上心?她表示很怀疑,“这件事以后看着办吧!眼下我们要商量下如何建立自己的信息网吧!”
  “公主想这么做?”
  晨夕瞧着他犹豫了半会毅然问道:“你可愿意和姬靖远一起私自去涯女国京城呆着打探消息?”
  北堂君莲愕然的看着她:“公主希望我和二公子一起?”
  “嗯,你没有发现他对那个刺客供认长公主的事情很震惊么?我觉得他也许对长公主有心的。”
  额!
  北堂君莲愣了愣,姬靖远和长公主有没有过去他不知道,不过姬靖远确实是长公主送来的夫侍,难保有什么猫腻。
  又听晨夕继续说道:“你一个人面对他们也不太安全,不如让许飞霜和你们一道?我觉着他应该算是身家清白的人。”
  闻言,北堂君莲连翻白眼,这是什么理论啊?“公主,你何以见得六公子是清白之身?”
  “没有证据,我直觉罢了。”
  一脸黑线,北堂君莲真的无话可说了。
  晨夕瞧着他有些不满:“怎么,你不相信我?”
  “公主,这不是我相信不相信你的问题,而是……算了,加上他也好,至少他不是长公主的人,就凭这点也可以牵制一下。”
  “嗯,那你一切小心,我需要的是一个有效率的消息组织,你利用你的才智给我建立一个严密的组织,如果有什么大难题就送信来找我,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
  北堂君莲看着眼前的女子红唇一张一合,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的计划,心里闪过一抹念头:这是一个上位者,如果她上位,涯女国说不定能够更加繁盛!
  想归想,他还是很用心的记住了她所说的一些事情,两人一直商谈了半夜,晨夕感觉今晚说话太多了,桌上的一壶茶都被她给喝光了。
  “公主,夜深了,该就寝了。”北堂君莲看了一下夜色,已经是月升中天了。
  晨夕点点头,慵懒道:“的确,我也觉得累了,今晚,我睡床,你睡……睡椅吧!”
  北堂君莲愕然的看向她,以前他们并不是没有侍寝过,赤阳公主在房间里的身段还是勾人的,如果抛开一些私人情绪,只是男女之欢的话,他不能否认赤阳公主的身子是极为勾人的。
  可是,这个公主忽然说这样的话,对他来说还真是很震撼!
  这代表什么意思啊?
  晨夕却没有留下来给他解惑,直接绕过屏风走进里间往床上一躺,呼口气,很快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北堂君莲愣是站了好半响才明白赤阳公主是真的不需要他靠近前去了,可让他谁睡椅为什么啊?要是不喜欢就直接让他离开呗!
  想了想他还是走进去脱掉鞋子轻轻躺上去,伸手温柔的抱向晨夕,就在将要碰触到赤阳公主身体的时候一道低喝响起:“你想做什么?”
  北堂君莲的手僵在半空,“我想应该伺候公主的……以前都是如此。”
  晨夕闻言眉头皱起,本尊之前都是如此么?
  那他不应该反感么,为什么她都说了让他睡椅躺去了还跟上来?“今非昔比,三公子不必委屈自己了,我们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就好,我说过,会放你自由的。”
  “公主莫不是嫌弃君莲了?”
  背后传来某人有些沉闷的声音,晨夕心中暗叹,无奈之极,却不能发火,“与你无关,今后我都不会和你们几个……发生男女情事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