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不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北堂君莲听了这话无法继续了,坐起来怔怔的看着床上的侧影,“公主这是为何?”
  “不为何,就当我厌倦了吧!”
  “公主——”
  “别说了,既然你们都无心于我,我何必勉强,我——我可是赤阳公主,用不着求着人来喜欢自己。”
  最后一句晨夕说的很没有底气,不过她还是得硬撑。
  反正她以后不想和这些个男人滚床单了,一是不习惯,二是不打算让皇甫景皓如意,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愿意和没有感情的人发生*关系。
  北堂君莲听得她那冷淡的声音也说不出是庆幸还是遗憾,不过他却是自觉的走到睡椅上躺着了。
  “委屈你一晚吧,以后我会让人在房间准备睡塌一个。”
  那意思是以后得继续装咯!
  北堂君莲苦笑,这算什么事啊?
  一夜无梦,晨夕睡得很踏实,也许有北堂君莲在,又是确定可信的人,她睡得比前些日子都要好。
  当她醒来的时候,北堂君莲已经穿戴整齐的在一旁拿着一卷书阅读了,
  风流迷人的桃花眼,眼波流转,晨夕发现他看书很快,没几下就一页翻过去了,难不成这就是一目十行?
  感受到她的注视北堂君莲放下书本看向她,微微一笑:“公主,你醒了?”
  偷看人被抓了一个现行多少有些不自在,晨夕干笑了一声应道:“嗯。”
  “来人,进来伺候公主梳洗。”
  一声令下,屋外守着的两个丫鬟就一次走进来给晨夕穿衣梳发。
  “公主,今日想穿什么颜色的衣裳?”
  “淡蓝色的吧!”
  “公主,今日已经是八月初八,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呢!”铃儿一边给她穿衣服一边轻声的说道,眼中闪着兴奋。
  中秋节?
  晨夕微微一怔,花好月圆么?想不到这个世界也有中秋节,呵呵,可惜,她只怕要用李白的月下独酌了!
  “公主,中秋节夜晚丰城有烟火庙会——”
  “到时候你们自个出去玩吧,注意安全就是。 ”
  铃儿和芯儿一听皆是欢喜的道谢,喜滋滋的又给她摆弄了一番,把她打扮得清丽脱俗,晨夕看了一下镜中人微微叹息道:“佳人窈窕,奈何有妖。”
  铃儿不解:“公主,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今日出去逛逛丰城。”
  北堂君莲看着一身淡蓝色衣裙的她有些傻眼,这样的她真的很美!
  不是说那张脸有多漂亮,而是她的周身的神韵,自有一股慑人的气质。
  赤阳公主是越来越让他迷惑了,真感觉和以前大不一样。
  晨夕缓缓的走出小院,经过将军府的若干小院的时候都让将军府的一干下人看傻了眼,皓如白雪的肌肤,火红的长发随意扎成一束,发尾散在肩上,一双像蓝宝石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只见她舒雅自在的缓缓走来,明丽圣洁,仪态不可方物。一袭淡蓝色的纱裙摇曳生姿,倒映在众人的眼眸里,如此不凡!
  原来赤阳公主如此美丽,以前都听说赤阳公主刁蛮无理,如今看着却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啊!
  晨夕这一身姿映入刚好走出院子的尉迟青岩和诸葛静泽眼中也同样让他们两个的目光顿住了。
  再看到她身边一脸笑意的北堂君莲,诸葛静泽的脸色不由自主的沉下了两分。
  北堂君莲瞧着叹口气:看来他得加把火啊!
  心念一动,他笑嘻嘻的说道:“公主,中秋节那晚就让大公子他们几个出去逛逛吧,我来陪公主可好?”
  晨夕没有多想,只觉得和他一起也好,至少是可以相信,也不必伪装,遂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诸葛静泽的脸色瞬间沉了,中秋节那样的日子她只要他陪着是想说明说明吗?那样的日子她居然只要他——
  诸葛念头让他分外的不爽,对上北堂君莲的目光也火热起来,当然,是敌视的火热,不是感情好的意思。
  “不过,今日才初八,还有七天才十五,先办些事再说吧!”
  北堂君莲笑意连连,点头应道:“公主放心,君莲一定竭尽全力而为,那今日我就先不陪公主了,逛街的事情就让大公子奉陪吧?”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是,公主外出也要注意安全,别让人欺负去了。”
  晨夕翻翻白眼:“谁敢啊,你去忙吧!”
  两人这一来一去的看得诸葛静泽分外起火,在他面前显摆,想要告诉别人他们之间有多恩爱?
  哼!
  晨夕瞧了他一眼皱皱眉,“静泽,你有事吗?”
  “无事。”
  “那正好,陪我出去走走吧!”
  诸葛静泽冷着脸走前来,“公主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
  尉迟青岩感觉自己好像有了错觉,刚刚他都怀疑眼前的女人是不是赤阳公主呢!这气质和一年前见到的那个完全不一样啊!
  感受到他的视线晨夕疑惑的问道:“他是?”
  诸葛静泽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公主,他就是尉迟少将军青岩,我和他曾经相识,昨夜便和少将军谈了谈。”
  “哦,原来是尉迟少将军啊,失敬。”晨夕淡淡的一笑。
  尉迟青岩诧异的看着她,诸葛静泽解释道:“少将军,公主前阵子受伤了,忘记了前尘往事,所以不认识你了。”
  失忆了?
  那就是连一年前的事情也忘记了?那他还不要给妹妹出气?
  晨夕瞧着他脸色有些复杂的,似乎在思考问题的样子就没想打扰人家了,直接往外走,“静泽,走吧,出去走走。”
  诸葛静泽看了北堂君莲一眼,转身离去。
  北堂君莲看着他们的背影莫名的笑了笑,这是不是真心其实真的很容易试探的。
  在他的印象之中,诸葛静泽就是最维护赤阳公主的一个了,如果要成大事,诸葛静泽这个人是不容错过的。
  尉迟青岩没有错过他的莫测的笑意走过去拉着他往自己的院子里走,走进书房直接关上门。
  “你老实说,为什么态度改变了?”
  北堂君莲甩开他的手,“你觉得谁能够让我改变态度?”
  尉迟青岩疑惑的看着他:“难不成真是皇上吩咐的?”
  “你好像得到什么消息了?”北堂君莲眼珠一转,了然,“多半是诸葛静泽告诉你的吧?”
  “谁说的不重要,你跟我说,皇上什么意思?”
  “让我好好伺候公主啊,还能够有什么事情?”
  尉迟青岩一脚踢过去,怒道:“少诓我了,皇上没有下令,你小子会乖乖的听从赤阳公主的吩咐?”
  北堂君莲抱脚直抱怨:“太狠了你!”
  “快说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啦,皇上就是要我协助赤阳公主,不管她做什么都要我帮着。”
  不管做什么?
  尉迟青岩皱起了眉头,他们的圣上为什么要维护赤阳公主?主动放她回国就算了,还对北堂君莲下如此命令,真是奇怪,一定有古怪。紧紧的盯着北堂君莲:“没有别的事情瞒着我?”
  “没有了。”
  尉迟青岩沉默的坐着,颇为纠结,却又听北堂君莲说道:“少将军,我希望你对公主尊重一些,包括你的那个妹妹,一年前的事情你也不能全怪公主,本来看上别人的男人就是无理的。她那样折腾公主让人绑了她也是情有可原。”
  哼,就是说他妹妹活该呗!
  ……
  这边,晨夕和诸葛静泽带了两个护卫在大街上游逛着,诸葛静泽的脸色已经又恢复了往常的高雅。晨夕也没有太在意,虽然北堂君莲是说了他对赤阳公主有心,可是谁知道那真心有几分?
  忽然,一个小人儿从一个巷子里冲出来和晨夕擦肩而过,幸得诸葛静泽扶着才没有撞到,温雅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公主,小心。”
  晨夕倒在他怀中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味,不说熏香,说不出的味道,味道却是挺舒服的,心中暗想:原来这个时代的男人就已经懂得用香了,和现代的香水效果差不多,甚至应该说更好吧!
  “公主,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晨夕站好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又继续前行。
  走了一会晨夕感觉不对劲,伸手mōmō腰间的钱袋——不见了!
  “糟了!”
  诸葛静泽被她突然开口吓了一跳:“公主,怎么了?”
  “我钱袋不见了。”
  诸葛静泽皱眉很快想起了关键,脸色沉郁,“我想多半是那个小子偷了,担心公主受伤却没有想太多。”
  晕,撞一下偷钱,这把戏可真俗!晨夕撇撇嘴,“算了,反正也没什么钱,我只放了几个铜钱在里面,由着他们折腾吧!”
  哼,本来挂在腰间的钱袋就是用来做摆饰的,她可没有显摆的爱好,觉得这圣星大陆的人真是奇怪,明晃晃的把钱袋系在腰间,不是摆明了让小偷来光顾么?
  诸葛静泽见她不追究也不想多事,带出来的护卫就两个,还是跟着她比较安全。“公主,前面的一家酒楼听说不错,要不要进去试试?”
  “好啊。你来过么?”
  “嗯,以前和少将军去过几回。”
  几回?看来他和尉迟青岩关系不错嘛,奇怪了,为什么尉迟青莲没有看上她这个贵公子,反而看上了萧冰那个大冰块呢?
  ……
  ……
  【昨日太忙了,没有时间更新,请大家包涵,周末倾云努力补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