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女皇密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不太安宁的过了那么一夜,次日却从皇甫景皓手中拿到了一道密旨,那是涯女国的女皇写的。
  言简意赅,就是让她呆在曦城暂时不要到京城去,美名其曰:夏国让她归国其心可疑,保险起见,要求她和皇甫景皓带领十万精兵守在曦城,随时注意夏国的动静,万不能让夏国侵入涯女国。
  看完密旨之晨夕嘴角的裂开的嗤笑越发大了,这女皇得到消息了,不想着见见自己的女儿,反而使劲的往外推……
  呵呵,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公主,女皇也是为了涯女国的安危——”
  晨夕看着皇甫景皓冷笑起来:“你是不是当我是傻瓜,蠢蛋!还是说,我是那种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的白痴?”
  “公主!”
  “滚,滚得远远的,我最讨厌虚伪的人!”宫晨夕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对着皇甫景皓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痛骂。
  皇甫景皓黑着脸出去,诸葛静泽表示他很同情某人,不过他觉得公主变聪明了,他很高兴。
  女皇不用说都是担心公主回去惹出什么风波影响了长公主上位的,同样是公主,为什么女皇可以那么偏心呢?
  “公主,之前你说的事情,我考虑好了,我愿意配合公主!”
  晨夕怒气消散之后听到这样的话忍不住笑了,盯着诸葛静泽道:“你这是在可怜我还是安慰我呢?”
  “随便公主怎么看,反正静泽是愿意跟随公主了。一辈子,永不背叛!”
  永不背叛!
  这很难做到呢!
  “公主,今夜我陪你吧!”
  噗——
  宫晨夕被这句话吓得从睡塌上直接蹦起来,对上诸葛静泽诧异的目光又淡定的站着,呵呵一笑:“我躺累了,跳起来运动运动……”
  诸葛静泽也不揭破,只是静静的望着她,晨夕觉得自己里外都要被人看透了,分外的不舒服,“好吧,你乐意就陪睡吧!”
  “公主,今晚我也陪睡如何?”花子炫凑前来插话道。
  晨夕喜不自禁,赶紧点点头,“好啊,有伴!”
  诸葛静泽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公主,花公子只是一个外人,让他侍寝似乎不合规矩。”
  “那就让公主收了我呗!”花子炫毫不在意的说道。
  宫晨夕很想爆一句粗口问他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随口就是让公主收了收了的。
  太无耻了些。
  诸葛静泽也不恼怒,只是淡定的瞧着她:“若是公主想要添个新人也没什么不可的,算来,公主今年还没有添新人呢!”
  额!
  不要把她说成色女好不好?
  宫晨夕很是无奈,前途似乎听灰暗的。
  这些给夫侍要怎么处理好?
  要不先把长公主送的夫侍给休掉?
  就是姬靖远和萧冰了,姬靖远可以,萧冰这才刚刚救了她的命,于情于理都不能休呢,那先拿姬靖远开刀?
  晨夕搔搔头挺为难的,“那个静泽啊,公主的夫侍犯了什么样的错就会被公主休掉?”
  诸葛静泽一愣,古怪的看着她:“公主为何问这个?”
  “哎呀,你快说吧,我就想知道。”
  “私通、背叛、忤逆。”
  晨夕听着笑了,“这么说,三公子就……”
  诸葛静泽低下头,“三公子是夏国皇帝所送,公主凡事得宽容一些,”
  “哦,我没有计较他啊,很大方呢!”
  姬靖远会为了长公主背叛她么?期待着,萧冰似乎还算有点情,诸葛静泽摆明了是对本尊有情的,五公子和六公子态度不明。

  唉,休夫路还是有点漫长呐!
  “公主,这些事情先不必考虑,重要的是你——”诸葛静泽看了花子炫一眼收住口,没有说下去。
  晨夕打个哈欠,“我困了,睡一觉再说。”
  花子炫翻翻白眼,“公主,你这两天睡得够多了,再睡不怕成小猪了?”
  “你——懂什么,别吵我,我要睡觉。”
  宫晨夕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们任何一个,其实她是昨日火势下为了不让身体太过烧伤运气了冷毒来抗衡,不然,怎么可能被困在铁笼子里那么久只是毁了衣服,弄伤了一些手臂和皮肤。
  运毒过久就会产生后遗症,嗜睡。
  诸葛静泽看着眼皮打架的她,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不由担忧起来,难不成是昨日受了别的伤?公主以前的身体挺不错的,没道理这么娇弱。
  “来人,去请六公子来一趟。”
  诸葛静泽此时还不知道许飞霜几个是替身,只是担心了便想到了许飞霜。
  等到许飞霜来到的时候他才想起一个问题,昨夜他似乎就没有给公主治伤,药都是他和萧冰弄来的。
  “六弟,公主怎么样?”
  六公子低着头叹口气,他的医术根本比不上许飞霜,这是赶鸭子上架呢,还好,他本身懂那么一点点医术的,“公主没有大碍,只是惊吓劳累,需要多休息,过几天就无事。”
  “没有受内伤?”
  “没有。”
  替身六公子呆了一会就离开了,诸葛静泽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怎么回事,今日感觉六弟的气息不一样了?
  “大公子,三公子来了,说是要见公主。”护卫来报。
  “请进来。”
  诸葛静泽看到走进来的北堂君莲又是一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着诸葛三公子也感觉有些古怪,怎么回事?
  “北堂君莲”走进来看了一眼,发现宫晨夕睡着了微微一叹,“大公子,我本想和公主商量一些事情,既然公主睡着了,就等她醒来我在来好了。”
  “你——要不要留下来照顾公主?”诸葛静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了这么一句。
  其实他是不喜欢北堂君莲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是被赤阳公主主动要求得到的夫侍,而他们几个都是女皇长公主送的。
  不能不说公主的心中是有他位置的,就算他对公主不冷不热,可公主偶尔看着他的时候也会流露与凝望皇甫景皓一样的眼神。
  “不必了,大公子看着公主我很放心,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替身北堂君莲看了宫晨夕一眼,遗憾的走出去。赤阳公主的命格似乎改变了,君莲要他做替身却是让他为难不小呢!不过,如今看来,似乎挺有趣的。
  晨夕这一睡又是大半天,醒来之后吃过饭没待多久让水烟弹琴了一会又睡着了,让诸葛静泽看得眼睛都直了,真是太能睡了,严重怀疑昨日是不是烧伤了别处。
  “大公子,公主真的无事么?”
  “应该没有。”诸葛静泽也不确定了,可六弟都说了,应该没事吧!
  水烟忧郁的看着躺在睡塌上的宫晨夕,眸光之中闪烁着莫名的色彩。
  皇甫景皓外出回来过来探班的时候看到宫晨夕在睡觉脸色微微一沉,不着痕迹的给她把脉,半响松开手,看了一边伺候的水烟一眼:“公主今日感觉可好?”
  “还好,公主吃了饭听了一会琴又睡了。”
  皇甫景皓伸手抱起睡塌上的宫晨夕,站起来经过水烟身边的时候忽地一脚踢过去,如果不是水烟反应快,差点就被他给一脚踢中了肚子飞出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