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该死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诸葛静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皇甫——”
  “她该死!”
  “她——”
  皇甫景皓冷冷的看着他,“你也失职了,既然看不出公主被她下毒了。 ”
  什么!
  诸葛静泽愕然的看着他,又看向水烟,何时下手的?饭菜汤水都是他和萧冰经手的,检查过无事才给公主喝,怎么会有毒?
  不过皇甫景皓的本事他一向相信的,他既然说了自然就是十有*是真的。
  水烟捂着肚子痛呼起来,片刻下体就见了红,诸葛静泽一看心中一惊:难不成小产?却见她委屈之极的哭诉道:“皇甫公子冤枉奴婢了,奴婢哪里会对公主下毒手?”
  “滚出去,以后消失在公主面前!”皇甫景皓丝毫不为水烟的楚楚可怜而感动,他就是故意踢中她的肚子,故意毁了这孩子的。
  北堂君莲是赤阳公主的夫侍,如果让水烟生下了公主夫侍的孩子,那么,这绝对是一个耻辱!
  尊贵的赤阳公主不管怎么样都不允许受到如此的玷污,她既然有胆子做出这等事就必须承受相应的后果。
  “呜呜,皇甫公子误会奴婢了,奴婢真的没有害公主——”
  晨夕子啊她的哭泣声之中渐渐转醒,一醒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吓了一跳:“水烟,你这是——来人,快请大夫!”
  晕死,北堂君莲没有走多久,这水烟要是小产了她怎么交代啊!
  皇甫景皓压住她的手,沉声道:“公主,她的孩子保不住了。”
  什么!
  “怎么回事?”
  诸葛静泽看了皇甫景皓一眼,只消一眼,他便明白了皇甫景皓是故意的,于此,他无话可说。
  晨夕看着他们皱起眉头,“说,怎么回事?”
  水烟捂着肚子忍着疼痛哭诉道:“公主,奴婢没有下毒害你,真的不是我……呜呜,皇甫公子误会奴婢了。”
  下毒?
  晨夕目光转向皇甫景皓,他却是波澜不惊的神态,很是不屑的看了水烟一眼,“公主,大公子自然不会下毒害你,近身伺候的就是她最有嫌疑了,而且,我有证据。”
  “唉,不管怎么样,先请大夫给她看看吧!”
  皇甫景皓冷冽的扫了水烟一眼,那冰寒的气息几近让水烟全身僵硬起来,“既然公主仁慈就请大夫来看看吧。”
  “不如让六弟来——”
  晨夕目光一闪打断诸葛静泽说道:“这是妇科病,让将军府的人去请一个大夫吧!”身边的另外一个六公子根本就是替身,怎么敢让他出手。
  没多久,将军府的人带来了一个大夫,那大夫把脉之后就脸色沉重,叹息道:“回公主,这姑娘的孩子已经死在腹中了,只能引出来,不然会对母体造成更大的伤害。”
  水烟一听脸色顿时惨白一片,刚刚那剧痛袭来她就担心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想不到……皇甫景皓,都是他害的!
  蓦地,水烟抬眸怨恨的看向皇甫景皓,他们无冤无仇,为何这个男人却要杀了她的孩子?
  这可是她的依靠啊,这个男人却是一脚踢没了。
  晨夕对此很是惋惜,北堂君莲……唉!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轻声道:“那就请大夫开药吧,另外,派两个丫鬟照顾水烟姑娘一阵子,好好养伤。”
  “公主,奴婢无辜被伤,请公主为奴婢主持公道。”
  皇甫景皓冷哼一声:“就凭你肚子的孩子和三公子有关就不该留下了,公主饶你一次,你不思悔改还敢对公主下毒,死有余辜!”
  晨夕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他为何如此肯定水烟对她下毒?
  说起来,她这些日子的确有些反常,本以为是精力透支,如今想来却不是了。“这是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一些。”
  “公主,我刚刚给你把脉发现你体内沉积了一些毒素,是一种慢性毒药,不会让你死去,只是多服用半个月就会让你一辈子变得痴傻。”
  痴傻?
  晨夕这会呆了,谁要那么毒,让她变成傻子?
  诸葛静泽闻言脸色大变,紧张的看向皇甫景皓:“如此皇甫将军可是有法子——”
  “时日尚早,自然是有的。”
  那就好,诸葛静泽真怕这火烧未死,又来一个更加刺激的。
  皇甫景皓冷眼扫过水烟之后又补充道:“公主,这种药我见过,味道也问过,水烟的身上就有。”
  水烟大吃一惊,“你胡说,我身上哪里有什么毒药?”
  晨夕看着她的神色暗叹,终究是有目的的,不过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目的。蓝眸定定的看向水烟,轻柔的声音缓缓问道:“水烟,你这是为了谁对我下毒呢?”
  水烟大惊失色,委屈的看着她:“公主,奴婢没有,奴婢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奴婢感念——”
  “水烟,我相信皇甫将军是不会用这事跟我开玩笑的。”
  水烟闻言低下头,黯然道:“如此说来,公主就是认定我下毒了?”
  见她不肯认皇甫景皓一点也不急,伸手一挥,那把古琴就瞬时变成了破烂,断为两截,一阵扑鼻的香味传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闻到了。“公主,这是一种蛮夷之族出土的香粉,单独使用无毒,可是如果和她怀中的某种药相融合就会产生奇效了。”
  水烟闻言脸色灰败,皇甫景皓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她怀中的药单独用是没有毒的,只是和古琴散发的香粉混合吸入了就会产生毒性,夷族称之为百日返童散,意思是用过百日之后就会变得痴傻,回到无知儿童时期。
  晨夕看水烟的脸色也知道她心里有鬼了,疲倦的按按太阳穴,“水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知道你是为哪般?”
  水烟心知无法再辩白,垂下头沉默了好一会才抬头,她看着宫晨夕的目光里有恨、有妒忌、也有羡慕,良久才悲笑起来:“公主问我为何?公主一定想你都放过我和三公子的私情了,水烟怎么不知恩图报反而恩将仇报对吧?”
  “不,我从来没有期待过你知恩图报。”晨夕淡漠的看着她,眼眸里一片淡定,“我做任何一个决定都只是凭心而作,至于别人会怎么样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水烟闻言更加绝望了,“原来公主的心里从来就不曾把我当过一回事,呵呵呵……也是,赤阳公主是什么人,何须对我一个青楼妓女在意。可是,公主可知我为何怨你?”
  “为何?”晨夕对这个还是有点兴趣的。
  “因为公主让三公子对我冷了心思。”
  呃!
  晨夕傻眼了,北堂君莲对她冷了心思?这话何解?又听水烟补充道:“以前三公子对我还是有几分情义,怜惜我……可自从公主知道我怀孕开始,又故作大方的放了我们,三公子就再对我没有一丝柔情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