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夜枭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淡漠的看了那说得最尽兴的黑狗子一眼,笑笑,“子炫,走吧,本公主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趣味在夏国的百姓之中既然如此低下了,真是大开眼界。 ”
  “公主,我想这位兄台可能是不懂女人心,所以就以为人人都跟他一样只喜欢样貌低下的,不懂得欣赏好的。”花子炫振振有词的帮着解释道。
  这话引来了人群一阵嘲笑声,不少人看赤阳公主虽然贵气逼人却完全没有传说之中的那么那么毒辣,便有不少人大胆开口说出了一些黑狗子的日常窘事。
  因为家境贫寒,所以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妻生子,整天游手好闲的,就连逛青楼也没银子去。
  众人说得越多,黑狗子的汗水就流得越多,脸色也愈发难看。
  隐隐约约之中,晨夕似乎还听到有人说这黑狗子是被家中的嫡母赶出来的,因为他犯了错事,为了不拖累家族的声誉,便把他逐出族谱。
  晨夕忽然觉得有些可怜,这人也许不是天生的坏人,挑挑眉,轻声道:“你本名叫什么?”
  黑狗子咬着牙抬头看了她一眼,“司天乐。”
  这名字不错啊!晨夕笑了笑,“以后你跟着我办事可好?”
  什么?
  不要说黑狗子了,就是其他人都愣住了,赤阳公主这是玩什么呢?难道是想收到自己身边慢慢教训一番报仇?
  萧冰却看出了她的神色,知道她是真的想留着这么一个人,不由皱眉头:“公主,他始终是夏国子民,不如给夏国国主一个面子,让他自生自灭吧!”
  “不,我想让他将功折罪,以后就负责给我养马!”
  黑狗子听到养马二字立时看向宫晨夕,“公主,你真的要小民养马?”
  晨夕微微一笑:“我不说谎话的。 ”
  “好,小的愿意!”
  咦?
  这倒有趣了,明知道可能有危险还凑上去,这黑狗子不怕死了啊?
  人群之中一阵阵窃窃私语散发开来,“难道这小子要翻身了?”
  “难说啊,听说这黑狗子以前没有离开司家的时候对养马还真是有几套呢!”
  ……
  忽然,人群之中走出一个锦衣少年,看着衣冠楚楚,模样端正,对着宫晨夕就行了一个大礼,“草民司凤英拜见赤阳公主。”
  晨夕不太喜欢莫名其妙的人蹦出来,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句:“何事?”
  司凤英看了司天乐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公主请恕罪,原本我是司天乐的二哥,我们同父异母。本来是没有关联了,不过终究是血缘难断,看到他犯下如此罪行不敢包庇,这次他信口雌黄必定是收了jiān人的好处,还请公主切莫把他放在身边,免得将来做出更大的祸事来。”
  司天乐看到司凤英出现的那一刻眼神就不太好,这会听了他的话就更加难看的脸色了,不过他却没有吭声反驳。
  司凤英自说自话了一会,瞧着这赤阳公主还没有什么反应不由急了,难道这赤阳公主缺养马的人?想了想他又提议道:“如果公主是想找一个养马的马夫,那么草民愿意效劳,草民认识不少养马技术很好的人……”
  晨夕轻叹一声,萧冰不悦的扫了司凤英一眼,这人看似聪明可惜,他不了解公主的性子,公主是那种别人越反对她越有兴趣的人。
  当然,这是本尊的性子,如果晨夕得知萧冰的想法一定会抱屈的,她还没有那种被虐倾向。
  “公主,实在不是草民不给面子,他以前真是太糊涂了,被母亲赶出司家之后就越发的变本加厉起来兴坏,没钱娶妻却是经常对一些落单姑娘意图不轨,多次被人责打依旧不悔改……”
  司凤英滔滔不绝的数落着司天乐的罪行,每一条都足以让大户之家心生恶感,这也是司天乐这些年找不到事儿做的重要因素。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晨夕没有兴趣听下去,瞥了他一眼:“你说完了没有?”
  司凤英一怔,讪讪道:“小民说完了,希望公主仔细考虑……”
  “住嘴!”萧冰实在是恼怒得很,本来他还可能有机会劝赤阳公主放弃司天乐这个人的,可如今,只怕公主已经打定主意要带走司天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指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他一定一脚踢飞了这个愚蠢的家伙。
  司凤英被萧冰的冷冽给吓了一震,再不敢说话,晨夕却是笑开了,“说完了就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本公主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插手。”
  什么意思?司凤英怔怔的抬眼看向宫晨夕,心中很是愕然,听她的语气似乎他说那么多都无用了!
  晨夕又看了司天乐一眼,“听他说了这么一会,我猜你的养马技术定是不赖的,从现在起就跟着我吧,只要你有真本事,这次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了。”
  司天乐眼底闪过一抹异彩,“谢过公主恩赐!”
  司凤英紧张的劝道:“公主,三思啊!”
  萧冰手臂一挥,冷声道:“让路,别挡道了。”
  晨夕也不知道萧冰为什么不高兴,不过目前她并没有照顾六夫感觉的心情,所以就忽略了,他开道她就悠闲的走出去呗。
  走了几步却被司天乐喊住了:“公主,为表诚心,在下愿意认罪,之前小民所说的一切都是收了一个女人的钱特意要抹黑公主的名声,有一个女人给了我一百两银子,要我带几个人四处抹黑公主!”
  花子炫叹口气,“真是无趣了,这样就说真话了,你就不怕公主是诳你的?”
  司天乐看了宫晨夕一眼,“如果这是公主让小民说实话的手段,小民也认栽了,公主手段准,甘愿上钩!”
  这人有趣!
  晨夕回头对着他微微一笑:“跟上吧,以后你就是我的马夫,我那十万精兵需要的战马可不少,希望你能够有本事照料好!”
  闻言司天乐大喜过望,当众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小民谢过公主知遇之恩,再斗胆请公主赐名给小的,以后小的唯公主是从!”
  晨夕想了想,“那就叫夜枭吧!”
  “是,夜枭拜见公主!”
  “行了,别跪了,我闲时不多,走吧!”
  司天乐,不,从这一刻起,他就是夜枭了,不是司家的人,也不是那个街头黑狗子了,他是赤阳公主的马夫夜枭!
  司凤英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瞪大了眼睛,难道这赤阳公主的爱好真是与众不同,还是说她是傻子?他都说得那么直白了,她竟还敢用这样不堪的人?
  夜枭走了几步,在茶棚的出口回头看了他一眼,齿牙一笑:“二少爷,十年之内我必来找你们叙叙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