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要用他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在马车里倚着车窗悠闲的欣赏着月色,尉迟青莲本想与她同车的,不过在得知萧冰骑马之后就打消了主意,而且还坚持要跟着萧冰骑马。
  晨夕懒得应付她就交给萧冰和尉迟青岩两人看护她了,说是如此,可很显然尉迟青岩是想成全他妹子的一片心意的,他始终都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萧冰他们身后,尉迟青莲则是想着法子跟在萧冰身边。
  论骑术,尉迟青莲其实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挨得住萧冰那时快时慢的节奏,连着晨夕看着都觉得可怜。
  不过萧冰一向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尉迟青莲非要撞南墙她也阻拦不上。
  “公主,你为何不让大公子与你同车?”对于宫晨夕拒绝了所有夫侍的同车跟随,意外的选了他同车花子炫很是好奇。
  “不为什么,因为你比较有趣!”
  额,他有趣?
  花子炫狐疑的看着她,莫不是他在看戏她也一样把他当戏来看了?“得了,能够让公主感兴趣也算是在下的荣幸了,不过公主就不担心那个尉迟青莲把你的四公子给勾去了么?”
  晨夕撇撇嘴,“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能够被人抢走人不算是自己的人?”
  花子炫搔搔头,“这话我还真没有听过!”
  晨夕懒得理会他的眼神,这个男人一定有目的的。
  不过她却有些舍不得赶走他呢,反正她身边都是一些别人安排的眼线,多一个不知根底的又如何?也许,一湖水搅得更加混她才更有闲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公主,不如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好啊!”
  花子炫放低的声音带着一抹魅惑,让人放松下来,晨夕听着听着就打起哈欠来了,最后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花子炫看着她那放心的睡颜愣了愣,她就不担心他是刺客啊!
  叹口气,把她扶好到睡塌上,牵上薄被盖上,手指不经意的触mō过她的脸皮,柔软细腻,有一种温热缓缓传入心间。
  蓦地,他缩回手,苦笑!
  这是怎么了,他还会为她犹豫了?
  坚定了信念,他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的时候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晨夕均匀的呼吸里也吸入了那香气,片刻之后花子炫才收起小瓶子轻叹一声。
  如果她不是赤阳公主该多好?
  可惜,这个世上永远都没有如果。
  ……
  翌日,晨夕昏昏沉沉的醒来,揉揉眼睛掀开车帘发现已经是艳阳高照的时候了。
  心中微微一愣,她睡了那么久?
  按按额头的眩晕感,她清声开口道:“停车!”
  车队立即停了下来,诸葛静泽纵马赶上来,“公主?”
  “静泽,这附近有小溪么?”
  “前面不远就有一条小溪,公主想洗漱的话我们有水……”
  “嗯,先让人给我送水洗漱一番,然后赶去前面的小溪,我想洗洗。 ”
  诸葛静泽看看日头停顿了一下点点头,“好,前面正好是一处林子,日头太晒了,让大伙休息一会。”
  车队在林子里停了下来,晨夕拉着诸葛静泽前去小溪洗浴了。
  一入水,晨夕就感觉到了一通透心凉,这林间的小溪真是美妙,十指在水中来回不停的划动着,蓦地,她的身子绷紧了,无名指指尖出现了黑色,这是中毒的迹象!
  皇甫景皓不是才给她解了水烟下的毒么?怎么这会又中毒了?
  心中叹息,她拨弄着溪水,慢慢的洗去了指尖的黑色,待指尖的黑色洗漱褪去之后,她看到溪水一些游动的小鱼飘在了水面……
  这赤阳公主的身份还真是让人眼红啊,下毒就层出不穷的!
  许是被她浓重的叹息牵动了心,诸葛静泽背对着她问道:“公主,可有什么心事?”
  “静泽,你上前来吧!”
  诸葛静泽依言走前来,心里有些意动,公主已经疏远他们好久了,这些日子就没有哪个夫侍真正的亲近过公主了。
  对此他有一种既高兴又复杂的感情,这么一瞬间,他有一种期待,希望赤阳公主是想让他亲近的……
  “静泽,你看,这些鱼儿死了呢!”
  什么!
  诸葛静泽被她清冷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之中,低头一看,果然是看到漂浮在水面的一些小鱼,“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晨夕安静的望着他,缓缓道:“君莲离开之前曾经说过你是所有夫侍之中对本公主最为诚心的一个,你说,这话我可以相信么?”
  诸葛静泽平静的脸面出现了裂痕,有些激动的看向她:“公主心里可信静泽的心?”
  “我从来不曾听过你的心声,又谈何信与不信?”
  “公主——”诸葛静泽深吸一口气,“公主,静泽一直就是对你有心的,只是公主对静泽无心而已!”
  “为何?”
  诸葛静泽觉得自己似乎又开始了一轮新的赌博,苦笑道:“公主,难道一点都不记得你九岁那年在宫里与我相遇的事情?”
  九岁?晨夕傻眼,拜托啊,就算本尊在世,也不一定记得儿时的事情吧!
  这男人怎么回事啊?
  看她的神色诸葛静泽就得到了答案,黯然道:“公主果然不记得,也难怪,公主又怎么会记着那么微小的事情?”
  “你傻了,我前阵子不是说了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么!”
  诸葛静泽一呆,对啊,他怎么把这个事情忘记了,尴尬的低下头,就算没有失忆公主也不会记得吧,不过,他宁愿失忆忘记也不希望是太过不在意而忘记。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君莲已经去办事了,如今留在身边的那个三公子不过是我们找的替身。”
  平静的话语犹如大石投入湖心,荡漾着一圈圈的波纹,诸葛静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半响才憋出一句话:“公主……你为何突然告知静泽?”
  “因为我想来想去身边也就只有你还那个信几分了,所以就赌一把,看看,你究竟是对我好还是对女皇陛下好。”
  “公主——”
  诸葛静泽是聪明人,明白刚刚那句话是多么的紧要,这是公主要选择他的信号么?
  “唉,别发呆了,跟我说说,这两日谁最有机会对我下毒?”
  诸葛静泽想了想认真说道:“公主,我觉得是花子炫的嫌疑最大,皇甫将军再如何也不会公主下毒的。我听母亲说过,当年皇甫景皓当着群臣的面发过誓:今生定要护你周全,与公主共存亡。”
  诶?还有这事?
  “所以,他不会害公主性命的。”言外之意,性命之外的东西他可能就会谋求了。
  晨夕对此表示很无奈,皇甫景皓也真是一个悲催的臣子,居然被人逼着发下如此誓言,难怪他对本尊没有喜欢之意。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