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弃子如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橙红的烛光下,只见他潇洒的跳下马,单膝朝着晨夕跪下清声道:“臣保护公主不力,让公主被人掳到此等烟花之地实在该死,如今又救驾来迟,罪加一等,请公主降罪!”
  诸葛静泽和萧冰闻言都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本来萧冰已经给公主来青楼找了借口,可皇甫景皓这么两句话就把公主的处境再度推入了深渊,就算此刻他们在争辩,也会落人口实了。
  晨夕听了皇甫景皓的一番话之后就笑了,伸手摘下头上的垂纱斗笠,夜风拂过,那火红的长发迎风飞舞,明明是在这俗气的地方,可众人看向她的时候却感觉到有她那么一站的地方,却是那么的张扬正气!
  “赤阳公主,”
  “她是赤阳公主!”
  ……
  人群之中传来阵阵的窃窃私语,而挽香楼门口揽客的老板娘和小厮一干人忽地吓得齐齐跪下:“小民参见赤阳公主,无意冒犯公主,请公主恕罪!”
  这么一来,赤阳公主深夜出现在青楼的消息便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谁也更改不了。周围的议论声也越发热烈起来。
  晨夕眸光淡淡一扫,最后定格在了皇甫景皓身上,这个男人啊,他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的淡定自若,仿若一切已经在他的把握之中。就像此刻,他说出了如此看似情急的却把她推入了深坑之中,他却依旧那么淡定的表情,好像他只是说了该说的话,做了该做的事情。
  诸葛静泽心中的愤怒已经难以抑制。晨夕听到他五指掐的卡卡响回头温柔的看了他一眼:“别急。”
  再度看向皇甫景皓的时候,她勾勾唇。笑得很灿烂,“皇甫将军办事越来越没准头了,如此无能又只能帮我掌管精兵,今日起你就降为一个普通的士兵,帅印交给我吧!”
  皇甫景皓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但抬头对上晨夕的时候却是很平静,“是,公主。属下谢过公主不杀之恩。”
  晨夕轻笑起来,“你之所以不死。那是因为大公子和四公子对我忠心耿耿,一直守护我左右。片刻不离,帮我制服了歹人。所以,你要谢就谢他们两个。”
  萧冰抱着剑冷笑,他想几句话就定了赤阳公主的污名,可公主也一样几句话就扭转了局面,还同时收回了帅印,这一次,还真是不知道谁输谁赢啊!
  目前看来。显然是公主略胜一筹。
  皇甫景皓面色平静的交出了帅印。晨夕递给诸葛静泽吩咐道:“检查一下,免得皇甫公子被人设计掉包了。”
  “是!”诸葛静泽这下真的很愉悦了,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公主,确实是十万精兵的帅印,这是先皇留下的,昔日我也看过。”
  “嗯,那你就收好来吧。”
  “是。”
  晨夕看了一眼依旧单膝跪着的皇甫景皓心中有些凄然,本尊生前那么仰慕他,就算是盲目的追爱,可本尊对他的感情却是真心实意的,他不领情就算了,为何还要勾结别人来害她?
  “公主,回客栈休息吧,很快就要天亮了,此处离曦城就余下半天的路程了。”
  “好。”
  晨夕惋惜的看了皇甫景皓一眼,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弃子了。
  晨夕这一走,也不管那些逛青楼的人怎么看,怎么说,反正她留给众人的背影就是一个英姿飒爽的骑马背影,惊呆了许多男人。
  回到住宿的客栈,柳斐然身上的毒依旧未解,晨夕说很累了,明日再说。
  柳斐然没有反对,等晨夕一走,他立即吩咐穆天傲去请大夫来看。
  穆天傲请了,还请了两三个,可没有一个有办法的,甚至连柳斐然中了什么毒他们也查不出。
  这深更半夜的,穆天傲一时间就算有人脉也不可能让人从别处赶过来了。
  柳斐然叹口气,“你去找大夫是不是没有人拦你?”
  “没有,我很小心……”不对啊,再小心他的功夫是不可能和帮助媲美的,不可能一点都不惊动赤阳公主的人,这么说来,宫晨夕是故意让他们折腾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穆天傲和柳斐然两人的脸色都黑了,整个儿就是他们被人当戏看了。
  “柳帮主,过得如何?”
  月色下,一个人影吊儿郎当的出现在他们的客房门口,柳斐然看到来人,沉下脸:“是你,她还真舍不得杀你啊!”
  花子炫嘻嘻一笑:“那自然,本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说着还故作潇洒的打开纸扇在倚在门口扇啊扇,
  他那得瑟样让柳斐然看着觉得分外碍眼,“说罢,你来做什么?”
  “呵呵,你说呢?”
  柳斐然懒得理会直接躺下去,爱说不说。
  花子炫瞧了穆天傲一眼撇撇嘴:“你怎么好好的站着了?难不成公主对你青睐有加,给你家帮助下毒却留着你逍遥?”
  穆天傲白了他一眼,“花阁主,麻烦你不要误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眼光有问题!”就不懂这个男人看上宫晨夕那个女人哪点了,死活赖在人家身边。
  柳斐然叹口气,“天傲,你出去守着门,我和他谈谈。”
  穆天傲鄙了花子炫一眼走出去,让他走进来。
  花子炫一脸灿烂的笑着:“怎么样,打赌算是我赢了吧,你可比我惨烈啊,还赌上了自己的两个手下,我可只是自己一人栽了哦!”
  “愿赌服输,你想要什么?”
  花子炫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外头,附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柳斐然越听脸色就越复杂……
  最后,他用一种很是可怜的目光看向花子炫:“喂,你该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她吧?”
  花子炫耸耸肩很无辜的模样,“我也不清楚啊,反正是看她顺眼了,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拿人钱财就与人消灾嘛,收谁的钱不是一样呢?干嘛不选一个看得顺眼的人来收钱办事?”
  切,看得顺眼?柳斐然很想说他脑袋秀逗了,宫晨夕那个女人哪里就看顺眼了,分明就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主。
  不过想到皇甫景皓那一出他又幸灾乐祸了,“想必你也听说了今夜发生的事情吧,皇甫景皓那一招可是堂堂正正的告诉世人赤阳公主被人抓到青楼了哦,你想赤阳公主日后的名声会不会越传越出名?”
  哼,那个家伙根本就是叛徒!
  他对付宫晨夕那是收人钱财,没有什么忠义可言,可皇甫景皓明明就是涯女国先皇给宫晨夕选定的大将军,应该一辈子忠于她,却……
  想到日后的坏影响他就有些牙咬切齿,脸色也阴鸷起来,看得柳斐然大为惊讶:“喂,你不会真的看上了宫晨夕吧?”
  花子炫没好气的瞪着他:“与你无关,你直说答不答应我刚刚的提议?”(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