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殃及鱼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晨夕躺在睡椅上,初冬的太阳还是挺温暖的,她喜欢这样静静的躺着,什么都不做,只是听取大自然的声音,缓缓的,柔软的……抛开所有的烦恼。
  “公主看起来挺惬意的,恭喜公主多年心愿得以实现了!”萧冰冷冷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气息也是冷的。
  让晨夕感觉身边的暖意都被驱散了,不满的睁眸扫过他,“多谢了。”
  萧冰低哼一声,“公主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这一天吧?yù擒故纵,让长公主误会你对皇甫景皓厌倦了,不想要了,做出要驱逐他的模样,刺激她心慌了,正好达成了你的愿望。”
  晕死,听了他的话感觉自己还真是为了男人心机深沉啊!晨夕扯扯唇角,本不想解释什么的,不过在看到他眼底的那抹黯然之后她忽然觉得无奈,“既然你都认定我是这样的女人了,不如离开我去寻找你喜欢的女人吧!我自愿放你离开,不必担心先皇的使命,皇奶奶在天有灵会赞成我的决定的。”
  萧冰浑身的气息变得如寒冬腊月的刀霜一般迫人,他死死的盯着晨夕:“你说真的?”
  “真假在你心中,不在我口中。”晨夕懒懒的闭上眼继续休息,她不想làng费时间解释太多,如果一个人相信你,自然不会一味的追问你。若是不相信你,解释再多也是徒劳,她的人生不需要在解释之中度过。
  别人怎么看她,都不会影响她的生活,她只要按照自己的意识生活下去好了。
  “宫晨夕!”
  “嗯。我在呢,有什么就说。别跟我生气。说实话,我这个人比较懒,不会每一件事都去解释一番的,再则,我为什么要解释,你眼睛瞎的,看不到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都看不懂的话,我解释再多你也不会懂。你是人才,是武功好。我还知道你有国师的天命,可是。那又怎么样,有能力的人都可以对我发脾气,给我脸色看?”晨夕虽然是闭着眼睛的,可是身上的气息却是冷的。
  她不想和他计较了,他还上火了,对这她吼什么啊?她有什么错,她穿越过来之后就一直被他们为难,冷眼就不要说了。
  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对她是诚心的。时不时来一个暗杀。就连公主府的下人也敢在私下议论她的是非,好像对皇甫景皓不好就是她吃醋,因爱生恨什么的……
  这样子的乌烟瘴气……
  晨夕心中越想越气。蓦地坐起来对着院门口喊了一声,“给我去把三公子、五公子和六公子找来!”
  萧冰对她的怒火有些发愣,好像这些日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动怒了。
  片刻之后,北堂带着另外两人前来就看到一幅怒火腾腾的画面,心中一惊:果然是内院要起火啊,公主还不信他的话,唉!
  “北堂,你马上去遣散公主府所有的人,重新招募一些人进府伺候,以前留下的人要一个不留的打发了,多给他们三个月的月薪,算是补偿。 ”
  “一个不留?”北堂连云诧异的看着她,这是为什么啊,主子起火了为何殃及下人们?
  晨夕冷着脸:“没错,一个不留!我需要的是心中只有我一个主子的人!”
  北堂愕然的看着她半响,随即明白了,公主府的下人以前只是听从皇甫景皓的吩咐,所以心中难免会形成一种习惯,把皇甫景皓当做主子。显然,今日不知道是谁挑起了火烧起来了,“公主,你决定了我就去办!”
  “嗯,去吧,另外,允许他们把自己的衣物和床被带走!”
  “是。”
  “你们三个赶紧去,日落之前我要清空公主府的全部下人,除了护卫。”
  北堂连云带着两人离开,小院子里的气息依旧如寒冬般冷冽,但那不是萧冰释放出来的冷意了,而是晨夕散发的。
  “萧冰,去给我去大街最好的酒楼买一只醉鸭回来,不,两只。马上去,这是本公主的命令!”
  萧冰努努嘴,还是转身离去了。
  院子里顿时空顿下来了,而内院伺候的两个大丫鬟铃儿和芯儿都跪下来求情。
  “公主,请你不要赶走奴婢啊!”
  “你们放心,是说了,月薪会给你们多发三个月的,这三个月,你们可以找到新的工作。”
  “公主——”俩丫鬟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晨夕不为所动,依旧躺下她的睡椅,“走吧,你们的心思不在我的身上,何必留下,皇甫景皓不日就要与我成亲,你们不必留下了。”
  俩丫鬟心中大惊,脸色苍白,再不敢多说一句,失望的离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晨夕叹口气,走吧,走得干干净净才好。
  一刻钟之后,皇甫景皓来了,他有些忧心的看着她:“公主,你决意要打发是所有的下人吗?”
  “嗯。”
  “好,这件事我也来安排怎么样?公主府有些人无依无靠的,多少是我牵连了……”
  “我只是要他们离开我的公主府,至于他们日后怎么过,谁要好心收留他们那都不是我关心的事情。”
  皇甫景皓叹口气,“谢谢公主,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北堂连云在打发下人的时候让护卫们监督着,因为他们的强悍,下人们也不敢闹什么,况且也多得了三个月的月薪,吵不得,卖身契公主还无偿的烧了,让他们成为自由人,所以也就无人敢闹了。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偌大的公主府已经冷冷清清了。
  晨夕只觉得安静的环境真是太妙了,
  忽然一阵悠扬的笛声把她吸引了,那如高山流水一般的音符让她身心都感觉到了自在,闭着眼睛享受笛声。
  就在笛声的悠扬之中,她缓缓入睡了。
  安静如斯,沉默如斯。
  花子炫来到公主府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安静,第二个感觉是太安静了,第三个感觉:出事了!
  看了门口的护卫一眼:“公主呢?”
  护卫认得他是公主的客人,遂很客气的说道:“公主子在正院。”
  花子炫只觉得平静得让人忧心,倏然冲进晨夕的院子,看到那睡椅上的人儿,提起的心终于放下,轻轻的走前去,“晨夕——”
  沉睡的人儿睫毛扑闪了一下,可终究没有睁开眼看他,反而弯弯唇角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花子炫叹口气,“原来是睡着了,我以为——”
  手轻轻的拂过她的脸上吹起的发丝,取下身上的披风给她盖上,蓦地,他的手被晨夕无意的拉住,然后,她就没有再放手。
  花子炫愕然的看着自己的手,随即感觉她的手心泛冷,心中涌起一股怜惜:“笨女人,怎么不进去屋里休息呢!”轻轻的反握住她的手,手心传递的温暖让晨夕唇角的笑意更灿烂了一些。(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